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追渊十万年 > 第14章 我就是神!

追渊十万年 第14章 我就是神!

作者:南天一老翁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20 03:33:12

“来!多吃点儿!”妇人捡着筷子为少年连连添菜,那模样可是恨不得把整盘儿都给端过去。

“这两年在山里受苦喽。指定是吃不饱穿不暖。你说你这娃娃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当初我跟你爸那都是在气头儿上,再怎么讲你都是我们俩的亲儿子啊。”

男人见之探出手去皱着眉头拨开了妇人筷子。

“干什么干什么?一个人儿在盘子里挑三拣四的,这饭还让不让人吃了。”

说罢他直接抄起盘底,然后满脸欣笑的把半盘儿炒菜全都刨进了少年碗里。

“哎哎哎!这感情我就不是亲生的呗?”鹿灵儿坐在一边痴望二人那是目瞪口呆。

“这赶明儿我也整个离家出走!哎有家不回,就是玩儿!我气死你们老两口儿!”

小男孩儿看着少女的泼皮模样嘿嘿傻笑,鹿星河则是将自己的那碗丰盛食粮同其调换过来。

夫妇二人都是尬笑上脸,这顾了后头却忘了前头。得是少年回来了,二人兴奋过度,冲昏了头。

鹿灵儿看着自己弟弟的举动“噗呲儿”露笑。

“还是星河对我好,一点儿都不像我那捡了西瓜丢芝麻的亲爹亲娘哎。”

妇人闻之捡起木筷在她脑袋上敲打敲打。

“傻妮子怎么没大没小呢,这不是星河回来了喜事一件嘛。我跟你爹活着可不就是盼头儿你们两个茁壮成长?这下好了,星河回来了,咱这一家也算是团聚一堂了。加上波铃咱可就是五口儿人呢。这以后啊谁也不准再偷偷溜走。有什么事儿呢,咱得好好商量。娘啊,以后天天给你们下厨做菜。”

“哦吼?这太阳打西边儿出来啦?”

男人满心好奇的望向妇人。

“你这,自从嫁过来也没见你炒过几次菜啊。”

妇人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

“不会我可以学啊,你看咱家不管是星河还是灵儿,他(她)们哪个不能独当一面?换别人家找个炒菜师傅那或许还真就有些困难。可是搁咱家里哦,两个大厨在位呢还怕我学不会做菜?”

听着二人拌嘴不断,那桌前三位都是笑着摇摇脑袋低头吃菜去了。

任谁也没发现鹿灵儿欣慰的笑意下,还掩藏着丝丝失落感。

“哎哟,这今天谁下的厨啊,刚进村口儿可就闻到这肉香飘逸喽。当真寻着味儿可就过来啦。”

屋外那个男人哈哈笑着推开前门,见到来人鹿穹跟齐芳赶忙起身就要上前相迎。

倒是鹿灵儿皱着眉头不知来人是谁,直到看见其背后跟着的少女,这才恍然初醒。

“哎哎哎,今儿个不讲究什么礼数嗷。就是知道鹿家今天团聚,特意过来沾沾喜气儿。”

鹿家后辈见到自己父母起身,自然也是不能坐在桌上。

金易婷冲着鹿星河微微一笑,身侧还跟着小胖墩儿蓝田云虎盯着满桌好菜口水直流。

前几次通风都是由少年身边那个小男孩儿代为传话,对于鹿星河本人,二人也只是老远观望,直到今天三人才算是真正的当面相见。看着少年不再稚嫩反而英俊几分的面庞。

就连金易鳞都是感叹颇长。

这就是那个轻轻松松替自己解决心腹大患的男孩儿?这就是那个让各路族老闻风丧胆的杀手?这就是那个仅用一块儿泥巴就杀了蟒筋牛的怪人?这就是那个消失三年出手惊天的绝世妖孽?

不像。跟他记忆中的那个魔头,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这妥妥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少年啊,又怎么可能做出那些惊吓鬼神之举呢。

“金伯,来了就一起吃呗。婷姐虎仔儿你们也别愣着啊,自己拿凳子嗷你们知道在哪儿。”

金易鳞笑着点了点脑袋,转而将目光放在了波铃身上。

男娃不过是盯着他眯了眯眼,这男人心里却就寒颤连连面色惨白。

时至此刻他才算是收起了架子,背着的双手迎于腹前,满脸堆笑的走近鹿穹同对方落座谦让。

“哎,哥哥你这些年都去哪儿啦?我跟婷姐三番入山可都没有发现你留下的生存迹象。莫不是哥哥你本就不在山上而是我们寻错了方向?”

金易婷跟鹿灵儿搭手去后厨加餐加菜了,虎仔儿则跟鹿星河还有波铃坐在偏桌闲聊起来。

“hai~你小子倒也没找错方向,可是山上跟在村儿里不一样啊。每每驻足过后我都得把尾巴给清理干净。那边儿野兽繁多。若是留下蛛丝马迹便有可能命丧九泉,不得已而为之呢。”

实际上,少年清楚的知道这俩家伙同行四回,单行合计七次有余。

而每每上山呢,他又会以最快速度靠近二人以便于暗中实施保护工作。

想来金易婷是有过察觉。

自从那次她被妖兽追杀到险死还生后,少年再也没见她踏入北山半步之多。

所谓千里眼顺风耳也不过如此,定时不定点的探查村中风声,这是他一开始就部署的特别后手。

“野兽?我怎么就没在山上见到过野兽呢?”

鹿星河闻之哈哈一笑,他同波铃对望一眼转而再度看向隔桌少年。

“等过两天闲下啊,让波铃带着你去后山长长见识。”

说到这儿少年表情十分严肃。

“不过仅此一回。我还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那地方没你想象的那般好混。我也不会说禁止你上山什么的题外话,总之量力而行,千万不要把性命丢在山上。”

虎仔儿听得暗自发慌。

“哥哥你别吓唬我,你知道我从小儿胆子就不是很大呢。”

鹿星河闻之又是摇头笑笑,波铃在一边也是笑的合不拢嘴,跟这小胖子聊天儿还真是兴致高昂。

“嘿,聊什么呢,你们几个小家伙儿也能谈论什么族中机密不成?”

空出手来的两名少女同样落座,欢声笑语中,陪菜送酒。一晚上下来众人都是酩酊大醉。

“哎哟,这顿饭给我撑的哦。”

波铃望着屋外天色见亮拍拍肚皮躺在了地上,饱嗝儿一个接一个,它对这种感觉很是享受。

蓝田云虎趴在桌上打着呼噜,金易鳞靠在墙上小憩不醒。

至于两名少女还有鹿星河的母亲,早在半夜头昏脑涨时三人便是进去里屋遁入梦乡。

鹿穹半醉半醒依然在那里夹菜入口,他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挂着些许忧愁。

“爹,菜凉了,我去后厨给你热一热吧。”

“什么时候动手啊。”

少年低头沉默,没有说话但不管是鹿穹还是波铃,那都是心知肚明。

趁金易鳞还没醒过来,这是最好的动手时机。

“去吧,临走前看看你娘还有你姐。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征途,这个村子太小,锁不住你。”

波铃站起身来望向少年比之鹿穹更为忧心忡忡。

他知道少年在离开前除了要对付那帮土鸡瓦狗外,一定会去北山找一个人。

或者说,一只在北山无人敢惹的疯兔子。

“没事儿。”他欣慰的冲二人笑笑。“兄弟替我给家里照应照应。”

他没有继续客套那些面子话,他跟男孩儿都清楚,这一走那后面的路可就是谁都看不着。

波铃闻之重重的点了点头,鹿穹再斟一杯酒,将其递给少年晃晃悠悠奔后院儿去了。

“臭小子,出去给爹好好的争把风头。要是跟那武老二一样被人打残喽回来,你索性就直接死在路上得了,咱鹿家丢不起那人。你啊,好自为之吧。”

……

刀尖上有浊血滴答,这是一间村中早年存放储粮的巨型仓库,现今已然废弃化作他人藏身之所。

“你!你做这么多就不怕遭报应嘛?!”

那三个男人浑身哆嗦着望向面前少年,仓库中一共有三十来号名角儿打手。

从这家伙进门开始算起,不过半柱香光景,现如今却只剩三人满心彷徨。

至于其他人嘛,已经没有机会再感受到这种绝望同恐惧交加相辅的悲凉感觉了。

“我们这里只要有一个人出去,那你就会遭遇漫无止境的追杀。再若动手,你可计算清楚喽。”

少年刀锋斜下脸上笑意盎然。

“那走啊,我想看看你们仨到底谁先走呢。”

三人闻之都是面面相觑,枪打出头鸟儿的道理他们警惕在心。

随着少年每一步迈出,三人便是无助的后退一步。

不知觉已经被逼至墙角,可一连数十步的路程,却就是没人敢率先跑路。

“别。别杀我。”

那心态几乎崩溃的青年猛地上前一步“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少年手起刀落,猩红的血液溅在幸存者脸上,二人皆是面无血色可还是强行拎动手中锋刀。

“给条活路都不行嘛?”

“照你们的话讲……”

刚说到一半儿其中一人快步上前,临近少年就要一刀斩落,突袭下手这是他们唯一的活命机会。

只见鹿星河刀掷空中凌空反接,锋刃调转双刀相撞皆是两断。

还没由得对方做出下一步攻击举措,少年以断刀之刃轻松滑过,那人捂着喉咙痛楚了得。

眼见二人交手一刻,那最后一名老者也是狠心咬牙打算拼上一把。

而就在少年送人归西时,后者大步上前冲着少年小腹一刀刺下。

然而没等刀尖抵达,鹿星河侧身踹出,避开锋芒的同时一脚便将老头儿踹飞出去。

老人满眼不甘的破墙而出,滚落在地口中咳血连连。

五脏具碎,那是一种说不出滋味儿的苦涩感。已经没了痛楚,可肚膛里却有火热尚存。

“照你们的话,若是让你们跑喽。那以后,我鹿家的安全系数岂不又得降低几分。”

他又一次掐起手指,借着昼光灿灿自顾呢喃。

白净的男孩儿搭配白净衣衫,哪怕刚刚宰了三十好几条鲜活性命呢。

浑身上下滴血未沾,完全不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模样。

“蓝田氏。熊家。金家。拓岚氏。这回应该算是杀干净了。夜黎五老倒是个棘手的活儿。至于那些族老跟村长嘛。”他歪着脑袋略作思衬。

“只要夜黎氏族废了,那剩下的,可就不归我负责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