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荒芜之上 > 第030章、错了没有?

荒芜之上 第030章、错了没有?

作者:花间两壶酒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35:11

暖黄的灯光下,女人似笑非笑,妩媚的面容向他贴近了。

“晋哥,有些事情纵然过去了许多年,可一旦爆出来,也足以引起社会轰动。”

秦晋垂着眼眸,未曾答话。

似乎是在拒绝回答,又似乎是在心虚些什么。

隐隐之间,申酒已然猜到了几分。

手指轻轻划过男人的鼻尖,她勾唇低笑,“我是不是……把你杀人挖心的事捅出来了?”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秦晋目光一颤,连藏在被窝里的手也不觉抖动。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冰山脸,风轻云淡,“九年前你在殡仪馆见到的那个人,的确是我,但我并不是去斩草除根。”

“我当时过去,是因为听说申晴的妹妹要去辨认尸首,我怕时家的人对你不利,所以也跟着过去看看。”

“那会儿你嚷嚷着要给你姐姐验尸,我捂你的嘴,只是为了不让你被时家派过去的人下手。”

所以,她真是把他杀人挖心还想斩草除根的事给捅出去了?

所以,他承认了九年前在殡仪馆把她捂到窒息的就是他?

当年姐姐死的时候,申酒是十分怀疑的,一到殡仪馆就嚷着要验尸,结果闹完差点让人捂死,还是狠狠咬了那人一口才得以逃脱。

尔后王秀出现,嘘寒问暖的说她是伤心过度多虑了,此事就这么糊弄过去。

此前,申酒也未曾再多想。

直至半年多前,去给姐姐上坟,时家曾经的保姆告诉她,姐姐的心脏捐赠给了杨雪,而且杨雪还跟姐夫时越有婚外情,但换完心脏以后就把时越给踹了,时家人也因此移民意-大-利。后来申晴的尸体还是杨雪的朋友——秦家少爷给处理的。

人是在死后第五天给送到殡仪馆的,时间,地点,那股熟悉的味道,那个一闪而过的背影都吻合。

思绪从记忆中抽身,抬眸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睛,申酒不觉发出一声冷笑,讥讽的反驳他,“秦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不过,我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这些名门望族向来只手遮天,我能做的,可能就是……给你做情人,让杨雪膈应。”

当然,还有……勾引杨泓,有必要的话,她也不介意勾搭杨雪的爸爸……

真特么是个烂人啊……

申酒痴痴的笑着,转了个身,顺手关上了台灯。

黑暗中,眼泪顺着眼角眼角滑下。

真没想到啊,心底深处最让她害怕的不是被秦晋扔到狼山,而是确定了他是害死姐姐的凶手,确定了……他们再无半点可能。

“真忒么犯贱!”怒骂了一句,她重重一脚踹到秦晋腿上。

秦晋没说话,也没有反抗,只任由她一顿猛踹,直至申酒停了手,才缓缓搂住她的腰,凑到她耳畔,发誓的语气,“阿酒,你要相信我,我当初若真是去害你的,在你进秦家的第一天就该害你了,为什么还要护着你?”

“我他妈哪儿知道?”

“乖,别骂脏话,胎教不好……”

“睡吧……”

他轻轻抚上她的小腹,感觉到女人身体在颤抖,又握住了她的手,温声细语,“阿酒,你其实已经相信我了是不是?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所以要乖乖的,别再让自己受伤,好好生下这个孩子,我们还像从前一样。”

秦晋絮絮叨叨的,声音温柔又深情,恰如多年前那个疯狂的夜晚,他也是这般抱着她,叫她乖乖的,说以后他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说他会爱她一辈子,说他会娶她做老婆,让她不要哭,不要闹……

那时候申酒被哄得七荤八素,晕晕乎乎就应了下来……

后来想想,真他妈恶心啊……

竟有人把强-奸说得那么深情款款……

这一夜,申酒睡得很不好,一整个晚上脑子里都响着秦晋曾经的温柔……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脑袋疼的厉害。

吴妈递过来一片曲马多,颇为无奈的指责她,“申小姐,你看看吧,让你自个儿注意身体非不听,这会儿受罪了吧?以后可别再作了,你现在有孕在身,也不能乱吃药,这要是再弄出点儿毛病来,容易一尸两命的。”

“放心吧吴妈,我死不了的。”贱人都没死,她怎么可能先死?

纵然怀孕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说起来,杨泓出事之后,她都没有去看过他,而且这几天杨泓也没有主动联系她,八成是知道她怀孕了,对于她先前说过的话产生了怀疑。

好不容易上钩的鱼,怎能轻易放走。

吃完了早饭,申酒简单的梳洗下,顶着一副憔悴面容就出了门。

咚咚咚……

走到杨泓的住处,她更是表现得可怜巴巴,带着浓郁的哭腔,“杨泓,你在家吗?”

听到声响,杨泓没有理会,他觉得自己之前脑袋被门挤了才会相信那女人的话!居然还帮忙劝他二姐离婚,甚至去秦家大闹,害得秦家人如今对他二姐处处挑刺。

反观那朵被‘强迫’的白莲花,竟是怀孕了,仗着肚子里那块肉,撺掇秦家老太太把他二姐赶出门了。

正如他二姐所说,申酒那个女人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小三,为了上位,没什么干不出来的……

“杨泓,你在吗?”

彼时,外面再度传来申酒哭哭啼啼的声音,她伏在门上,眸光阴冷,声音却是楚楚可怜,“杨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利用了你。可是我没有……”

“我没有办法,我不能不要这个孩子的。”

“我知道我这样好恶心!我很没有道德,可我真的不能堕胎,我要是堕胎了,我妈妈会被赶出家门的。”

“你不要……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申酒开口闭口就是怀孕堕胎的,话说得模棱两可,抽抽搭搭一个劲儿哭,声音不大,却足以引起周围邻居注意。

杨泓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平时动不动就带女人回来,邻居的大妈听了这动静,以为是杨泓把人肚子搞大了不愿意负责。

还没等杨泓赶人的话出口,他门就被大妈一通敲,一边敲还一边骂他,说什么肚子里的胎儿也是条命,他这样让人打胎是要遭报应的,大妈那嗓门儿老大了,像是要搞得整栋楼都知道他杨泓把人肚子搞大了不负责。

杨泓郁闷极了,被大妈给嚎得实在没有办法,这才骂骂咧咧的开了门。

“哎呦,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够缺德的。”

大妈提着个菜篮子,阴阳怪气的咕哝了一句,眼看申酒进了门,这才下楼去买菜。

杨泓这会儿还拄着拐杖,他一肚子火,张嘴就想奚落申酒,结果申酒一脱帽子,他顿时又惊住了,骂人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绷着脸问她,“你这是怎么了?自己故意把脑袋撞破了?想要借此污蔑秦晋是个变态,让我劝我二姐离婚?”

“这……的确是我自己撞的。”

“什么!”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厚颜无耻的承认了!

杨泓脸都黑了,“申小姐,我发现你这个人脸皮是真的……”

“前几天,我……我故意摔了一跤,想把肚子里这孩子给摔没了……”杨泓满脸厌恶,然而‘厚’字还未出口,女人却低低冒了这么一句。

她两个眼睛红彤彤,声若蚊蝇,却因为愤恨,身体不住的颤抖,“我……我真的好恶心这个孩子!可秦晋非要我生下来!他说……说你姐姐生不出孩子,要我替他们生一个孩子……”

“我是个人啊,我又不是他的生育机器,我自然不肯答应。可秦晋说,我要是不答应,他就要把我妈妈赶出秦家。”

“后来我想,如果这个孩子是不小心掉的,他是不是就不会赶我妈妈走?我就……就……故意摔了一跤……”

申酒边说边哭,说到这里,已然泣不成声。

不得不承认,申酒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美艳又清纯,杨泓虽然厌恶她欺负自己二姐,但是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心里其实是有点儿喜欢申酒的。

何况……他之前也的确看见他那个杀千刀的姐夫对人家的动手,可能是……二姐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就把错误都记到了人家头上。

杨泓一下子有点儿心软了,他半信半疑,脸上依旧保持厌恶,冷哼了声,反驳她道,“申小姐,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谁知道你是不是又搞了一出苦肉计,怎么?还想骗我说秦晋是个变态,让我劝我二姐离婚?”

“让我再去秦家闹一次,让我二姐彻底被赶出门,好让你上位?我说……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啊?”

“你……是这样看我的吗?”申酒眼泪汪汪,声音更小了些。

抿唇望着杨泓片刻,她低低哽咽,“杨泓,我真的没有!我从没有想过要破坏你姐和秦晋的婚姻。”

“你要是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你姐,秦晋之前是不是要拿板砖儿拍死我妈!他表面上说是因为我妈打了我,但是他其实是在警告我!偏偏还有人相信他,你看你不就信了?”

申酒说着,眼泪已经滚了出来,她痴痴的笑着,满面苦涩连带着绝望,“算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你们都是名门望族,我谁也斗不过的。不过还好,只要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以后你就当没交过我这个朋友吧,但之前的事还是很感谢你。”

“……再见……”

申酒抹着泪,跌跌撞撞夺门而出。

一路踏出走廊,走进电梯,最后直至离开那个小区,她才收起眼泪。

然后……删掉了杨泓的微信。

嗡嗡嗡……

果然,不出十分钟,手机响了。

杨泓懊恼的声音从里传来,“你……你干嘛删我微信啊?”

果然上套了,倒真是名副其实的草包。

申酒满眼不屑,声音却极其可怜,委委屈屈回他,“你……不是特别恶心我吗?既然都不能做朋友了,何必再留着?”

“我……我那个……”杨泓仿佛卡了壳,结结巴巴的,扯了好一会儿才把语言组织好,温声道歉,“那什么……对不起啊,我就是气坏了。哎,其实想想我二姐的性格也就是那么回事。她喜欢秦晋喜欢的疯魔了,可从不觉得秦晋有问题,每次有什么,都觉得是别的女人勾引秦晋。”

“也不想想,秦晋是个什么玩意儿,也就在她那里是个香饽饽。就那冰山脸,那个女人会喜欢?他长得都没我好看……”

杨泓如今是极其厌恶秦晋的,见缝插针的拉踩起来,刻意的想要逗申酒笑。

申酒可不轻易笑,对于男人而言,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容易沦陷,越是无法征服的,便越想征服。

她低低抽泣了声,声音显得异常疏远又苦涩,仿若没有听到他的道歉,淡淡道,“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以后也别联系了。反正……我应该很快就可以离开了,再不会给你姐姐造成困扰……”

“很快……我就可以……永远的离开了……”

仿佛故意的,申酒嗓音悲怆而空洞,听得叫人心惊胆战,话说完,她重重的挂了电话,并将杨泓给拉黑了。

杨泓再打过去的时候,回应他的是“正在通话”,他坐在沙发上,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那傻姑娘刚才说的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呢?

离开……永远的离开……

艹!她不会寻死吧!

耳边回响起申酒的悲凉,杨泓感觉后背直发凉,踌躇片刻,他赶忙打电话给好友。

“喂,周奇!你现在立刻给申酒打个电话!你……你跟她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说,让她立刻到我家来。”

“你麻痹!我自己能打,还用得着你?”

“额,明白了,吵架了吧?你被嫂子拉黑了?是不是在外面偷吃被发现了?”

“……”杨泓无语了,一想到申酒临走时那满脸的绝望他就焦灼,直接用吼的,“周奇你打不打?你要不打,咱们这朋友就没法做了!”

申酒是在几分钟后接到周奇电话的,支支吾吾的应了几句,她并没有立刻折返,而是在杨泓住的小区门口转悠了半个多小时,这才不紧不慢的返回去。

看到申酒完好无损的出现,杨泓不由松了口气。

小心翼翼的关上门,他的语气都变得温和了许多,轻声细语的问她,“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你真打算把这孩子生下来啊?”

杨泓皱着眉头,轻轻向她靠近了,叹息道,“你不能什么都答应,你这样他会得寸进尺的你知道吗?”

“那我能怎么办?他会把我妈妈赶出去的,弄不好……还会害我妈妈……”

申酒低低抽泣着,试探的开口,“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我不敢,我真的不敢!秦晋的手段你该是知道的,就算我告他也没有用。我要是自己去堕胎,他肯定会……会打死我的。”

“那你不能一辈子这样啊!”杨泓皱眉,略微思量了片刻,似下定了决心,说道,“下个月,等我好了带你去医院,到时候我安排你出国去。”

杨泓满面愤慨,一副我是英雄的嘴脸,话说着,又轻轻拍了拍申酒的肩膀,安慰她道,“你放心,秦晋不敢拿我怎么样!他还能打死我不成?我们杨家也不是吃素的。”

呵呵,杨家当然不是吃素的,可秦晋也不是啊……

申酒心中得意极了,自觉简直堪比金马影后,脸上依旧楚楚可怜,一边假装为杨泓担忧,一边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

手术是约一个月之后的下午,下午一点,申酒就出了门,杨泓在澄园附近等她。

一路到医院,已是两点半,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轮到了申酒。

明亮的手术室里,四处都弥漫着药水的味道。

“躺上来。”医生冰凉的声音穿透耳膜,申酒身体不觉一震,手下意识的捏紧了。

“姑娘,不用害怕,放松点。”医生叹了口气,心里暗骂现在的年轻人只顾着玩儿,完全不知道负责任。

这下好了吧?跑来医院堕胎,又伤身体又伤心。

申酒没答话,她脸色惨白,有些颤颤巍巍。

分明恶心极了秦晋,分明下定了决心不要腹中孽种,可是躺上手术台的瞬间,脑海里却忽然浮现昨晚秦晋伏在她小腹上的画面。

他说,他听见了孩子的心跳声。

不,这孩子是秦晋那个混蛋的!绝不能留。

咬了咬牙,申酒面无表情的躺上手术台,随着医生冰凉的手触摸到身体,她听到了机器的声音。

很快,腹中这个孽种就要没有了,呵呵,是杨泓带她来打胎的可怪不得她,是杨泓为了自己的姐姐强迫她的……

申酒嘴角勾起满意的笑,缓缓闭上眼睛。

手术灯被打开,医生护士已开始最准备工作,空气里的药水味儿越来越浓烈……

“医生,可以开始了吗?”

嘭!突然一声巨响,手术室的门被撞得一震。

一瞬间,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都停住了,下意识的朝着外面看去。

“什么人啊?”

“我,秦晋,孩子的父亲……”男人阴沉的声音穿过门板。

天哪!模范丈夫秦大少竟然搞小三?还搞出了私生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