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欲洗禅衣未有尘 > 第280章 只独宠朕一人(大结局)

欲洗禅衣未有尘 第280章 只独宠朕一人(大结局)

作者:不朽的你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44:22

这些言禅衣自然是都不知道的,她一进入大殿中,众人的议论声都停歇了下来,气氛安静的让言禅衣只觉诡谲。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朝臣跪倒一片,整齐划一。

言禅衣穿着带拖尾的龙袍从跪满了朝臣的路中间穿行而过,直到走到高台上的龙椅上,才扬了扬手道,“众卿家平身。”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不怒自威。

她并没有什么好怯场的,虽然上辈子没做过女皇,但也是经常召集部下开会的。这殿中朝臣也不过就是比那时候,多出几十号人罢了。

众人起身,便开始有人提出自家的孩子想给皇上献艺。

言禅衣本来还不以为意,因为之前的宫宴,也总有些爱显摆自家孩子的老臣,会将孩子推出来弹个琴跳个舞什么的。

可不一会儿,言禅衣终于看出了些端倪。怎的今日上前来献艺的,都是男子?且十四五岁到二十一二的都有,虽说谁家还没个儿子呢,可这各个看向她的眼神还带着那么些许……含情脉脉,是几个意思?

言禅衣本来是极饿的,这会儿被这些撩人的小眼神盯着,顿觉面前的盛宴难以下咽。她心中此刻也明白了,这群朝臣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献艺,分明是想给自己塞男人啊?

这些朝臣的观念转变的未免也太快些了吧?以前觉得女人当官都不行,现在不仅赶鸭子上架的逼她做女帝,如今是还要逼她三宫六院的,养一群男子吗?

言禅衣黑着脸,台下的节目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突然瞥见一旁坐着笑的贱兮兮的大师兄,想起他之前说过的惊喜贺礼,于是言禅衣趁着台上一个俊俏少年刚刚弹奏完,赶紧开口道,“听闻越皇今日给朕送来了贺礼,不知是何物?能不能呈上来让朕和众臣们开开眼界?”

左昊一听,忙收敛起了脸上贱兮兮的笑,起身轻轻作了个揖道,“来人,将朕给周皇的礼物递上来!”

很快有个太监端着托盘缓步走入了殿中,托盘上盖着红布,让人看不到也猜不透,这托盘上端的究竟是何物。

左昊一直等到太监走到了大殿中央站定,这才缓缓走到太监跟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掀开了托盘上那块大红的罩布。

罩布一开,众人哗然。只见托盘上,放的愕然是一枚碧绿的玉玺,和一张绯红的婚书。

言禅衣脸一黑,说好的惊喜呢?你这惊喜不止惊悚还很惊吓啊大师兄!

“越皇这是要入赘?”有朝臣已经探究的和身边的人耳语了起来。

“不知道啊,不过听说这越皇是咱们新皇的师兄,师兄师妹的,说不定真是暗生情愫了呢?”

“有可能啊,听说这越皇登基大半年了,也未曾立后,后宫连个妃嫔都没有,说不定就是在等咱们新皇呢?”

“可他们两人在一起,咱们大周不会要改姓越吧?”

“是啊,我们要不要反对一下啊?”

“嘘,还是先看看新皇的意思再说吧!”

言禅衣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只能开口问道,“越皇这是何意?”

左昊笑的得意,视线却是一直瞥向原本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太监,那个小太监只老老实实的低着头看着地,可左昊却能看出她的颤抖和隐忍。

“朕想以江山为聘,自荐枕席,做言帝的皇夫。”左昊微微拱手,眼底都是笑意。

“……”言禅衣很想揍他一顿。

左昊的话音一落,整个忘忧殿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众人鸦雀无声,都静静的看着高台上脸色越来越黑的言禅衣。

“大魏使臣到!”宫门外的小太监朗声通传着,全然不知这大殿里的尴尬。

众人闻言都整齐划一的转眸望向了门口位置,大魏皇帝曾经在大周生活了十几年,这算不得上是秘密。只是大魏兵力强盛,也不知道这来的,是敌是友啊。

言禅衣闻言却是眼眸一亮,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大殿的门口,心中期盼又忐忑着。直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真的出现在了门口,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她的心才终于安宁了些许。

“朕也有贺礼要送上,祝贺大周言帝登基,千秋万代!”未有尘一边说着,一双眸子却是恨恨的瞪向了一旁站着的越皇,满眸的杀意,都不带掩饰的。

众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只静静的看着未有尘身后跟着的大魏丞相风骨,手中亦是端着个托盘。那托盘连红布都没有盖,让人一眼就能看见上面摆放着的,和越皇的贺礼相差无几,都是一枚碧绿的玉玺,和一张绯红的婚书。

众臣虽都迫于魏皇的威压,不敢吱声,可此刻看向他们新皇的眼神,都是星光熠熠的崇拜。新皇登基,邻国的两个皇帝都来送玉玺,送婚书,谁说女人不能当皇帝的?女人当皇帝,打天下都不用带兵的!

言禅衣此刻双眸湿漉漉的,早已经坐不住了。她从龙椅上站起了身,却也不敢朝前走。

“魏皇这是何意?”言禅衣都不知道,自己的嗓音此刻里带着多少哽咽。

“朕愿将大魏国土尽数赠予言帝。”未有尘终于望向了言禅衣,眸中柔情蜜意,嘴角也轻轻的勾起。

“然后呢?”言禅衣深深的吸着气,企图将眼眶里的泪意给吸回去。

“只要言帝肃清后宫,只独宠朕一人。”未有尘的笑意又深了几许,说着话,便朝着高台上的言禅衣伸出了手去。

“朕允了。”言禅衣已经快步走到了未有尘的跟前,握住了朝她伸出的手掌。

瞥了一眼身后看戏的众臣,言禅衣哽咽着道,“来人,摆驾御书房,朕要和魏皇去签订婚书。”

说完言禅衣便低下头去,拉着未有尘快步的走出了忘忧殿。她现在满心的幸福,但还是不好意思在她的臣子们面前乱撒狗粮的。

众臣一部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一部分满脸同情的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越皇。言禅衣不在殿中了,大家也都不拘着了,各自举杯探讨起了今日这宫宴的事。

不是朝臣爱八卦,而是如此离奇的场景,恐怕再活几世,也难得再见了。两国的皇帝都献上玉玺求娶,话本子也不敢这么写啊!

可是,这新皇若是允了魏皇的婚约,他们将来的孩子,该是姓风还是姓言?这大周以后的主子,又该是姓风,还是姓言?

言禅衣一走出忘忧殿,便被人拦腰抱起。她也不想挣扎,只安静的将自己缩进了这个熟悉的怀抱里。她有多想念这个怀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一进入御书房中,两人便不管不顾的拥吻在了一起,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二人一般,又好像整个世界的一切,都与他们二人无关了一般。

………………………………

半年后,三国合并。

大周和大魏两国皇帝成亲那日,大周和大魏便正式并国,国都也迁到了原本就处于两国中间位置的石洲府。

两国朝臣激烈的雄辩了半个月后,国号便被定为了言风,两国皇帝的姓氏。国号看似随意,但其实两国朝臣为了谁的姓氏在前这事,可是争辩的头破血流,最后还是魏皇……也就是现在的言风皇夫风允宸拍了板,这才定下了国号。

至于大越,言风皇帝言禅衣登基那日,大越皇帝便留下了玉玺带走了婚书,嗯……还带走了一个小太监,总之走的悄无声息,徒留一个烂摊子。

大越朝臣顿时乱了阵脚,即便有丞相大人凌宇主持着大局,也内乱了两个月之久。最终,凌宇带着自己的媳妇儿,和媳妇儿的黑甲军,一起平了乱,归顺了言风国。

言禅衣大手一挥,封凌宇做了个宇王,将大越的大部分领地都划给了宇王做封地。没办法,凌宇既是她的二师兄,还是她的大姐夫,只能优待啊!

而安星辰呢,接手了外祖的衣钵,成了言风国唯一的皇商,据说她生意头脑十分了得,连鸡屎都卖出了高价格。她还有一个十分疼宠她的相公,仪表堂堂,人称玄机公子。

言禅衣也划了块地给玄机公子,还封了云王,只是这两口子领了赏,却依旧赖在石洲不肯走。言禅衣也没有要逼他们离开的打算,毕竟安星辰大着肚子,长途跋涉的也不合适。

现在石洲的城主府已经扩建又扩建,扩建到不比京城的皇宫要小多少了,连石洲附近的山都被移平了几座。而这石洲的皇宫里也是热闹非凡,宫人多,孩子也多。

除开小霸王星瞳公主,剩下的甜言夫妇的两对双胞胎孩子,不弃的两姐弟,再加上太子言自安,整个后宫热闹的不得了。

言禅衣对自己的妹妹和外甥也是宠的没边的那种,未有尘的那句“只独宠朕一人”,终究是落了空。

言禅衣不知道百年之后,自己还有没有那个幸运,可以于未有尘再寻前缘。她不敢贪心,只贪图眼前的美好,也是一种美德。

如今她每夜抱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入睡,就已经很好。

………………………………

五十年后,竹青山上。

“谢谢你。”言禅衣望着床榻上已经没了气息的老头子,眸中的泪也盖不住她眼底的爱意,和那一闪即逝的死志。

床榻上的他已是垂垂老矣,可即便他满头的银丝,可在她眼中却依然是丰神俊朗的模样。

“谢我什么?”熟悉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她有些错愕又有些呆滞的回过头去,望着半透明的人儿,泪水滚滚而落,嘴角却是带着笑道,“果然你还是年轻的时候要更好看些。”

半透明的未有尘笑了笑,想伸手擦去她腮边的泪,却是直接从她的脸颊处穿了过去。

“别怕,我还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未有尘收回了手,面上却依旧笑的缱绻。

“好。”言禅衣点了点头,原本眸中的死志已经全然散去。

“即便这一世完了,也还有下一世。生生世世,我都会陪着你的。”虽然暂时触碰不到她了,可望着她的眼角眉梢,他便觉得满心甜蜜。

“你……你不是凡人……你不该……”言禅衣有些哽咽,想起玄清散人给她的真相,她便忍不住颤抖。

“不,我情愿生生世世都是凡人,只要有你在身旁。”未有尘在她的身旁静静坐下,声音缱绻又绵长。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