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总裁你穿错马甲了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好白菜要被猪拱了

王燕继续在不停地训斥易可欣,易可欣觉得烦,便挂了电话。

她转过头对陆庭非说:“把车钥匙放保安那里就可以了,我们先走,不必等他们过来。”易可的欣知道她妈妈的性格,如果是她妈妈过来的话,她们今天应该去不成了,至不得她去不成了。她妈妈有被害妄想症,老是以为自己这么漂亮的女儿,别的男人都在挖空心思想要对她的女儿做点什么,就是陆庭非这样的正人君子,也不例外。

陆庭非没有偷听到易可欣的电话,因为赶时间,也没有过多地去解读他的这句话。

王燕怒发冲冠。

她气呼呼地从车子上下来,易可云要使劲跑步才可以追上她。

“妈妈,你等一等我,我都追不上你了。”易可云使劲地在后面喊。脚步有些踉跄,虽然这么年轻,却还是跑不过老妈,王燕就像一阵风一样,奔到街的对面,伸手在那里拦车。

“等你追上我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你看看你姐姐,真是,这么单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掉价,怎么可以单独跟一个男人外出,我的天呀,这是要败家的节奏呀,怎么这么不了解男人,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跟了他出去之后,就一文不值了,他以后也不会再对你那么上心了……”王燕嘴里碎碎念,感觉天就快要踏下来一样,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易可云气喘吁吁地来到妈妈的身边。“妈妈,你干嘛呀,要这么急吗?”

他都跑得有虚脱了,想不通为什么五十多岁,还能够这样子跑步,简直就是健步如飞呀,平时要她去挣钱干活的时候,她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唉声叹气的,这痛那痛的,哎!易可云拿眼睛看向王燕。

王燕一手招车,一手插在兜里。一脸的落寞,仿佛世界末日。易可云的话她是听见了,也毫不在意,只是淡淡地说,“两个小孩都随他爹,傻子一样,一点情商都没有,你看看罗,一次就会被别人搞定,以后就是一棵烂白菜了。”

她说完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的士来了又走,没有几个空的。王燕的手渐渐地耸拉下来。

易可云奇怪地问,“妈妈,什么烂白菜,谁家的猪拱了谁家的白菜,哪里的,听不懂啊。”

王燕瞟了他一眼,忽然放大音量,“被猪拱了就是烂白菜了呀,不值钱了呀,你这个蠢子,还不知道吗,傻吗?你倒说说看,哪个被猪拱了的大白菜,还能卖得上好价钱?”

易可云不明就理。

他狐疑地望着王燕,好像不认识似的,过了一秒钟,他才愤愤地质疑,“人家的白菜被猪拱了管你什么事,看你这要生要死的,好像天要踏下来似的,而且,白菜本来就不值几个钱,拱了就拱了呗,难道还要怎么样?”

易可云说完,来了一辆车。

王燕先打开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易可云刚刚开始也想坐在后排,想了想,把头一扭,转身打开了前面的副驾驶位置,偏着头,坐了上去。

他可不想坐在后面,跟妈妈坐在一排,老是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让人迷糊。

司机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两个人,低声问道,“请问你们去哪里?”

王燕在后面抢先说,“去高铁站,麻烦你给我开快点,我要去车站抓人。”

“抓人?”司机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有人犯法了吗?”

易可云噗嗤一笑,把头昂起,“没有人犯法,有人犯病而已。”

易可云中介调侃一句而已。

司机吓了一跳,转过脸来看向易可云,“什么病,羊癫疯吗?哎,不过,这个病也确实是难搞,无论是哪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发病的风险,特别是车站这种人口密集的地方,好恐怖的。”

易可云又笑。

“笑个鬼。”王燕在后面一点也不服气。

易可云不理会妈妈的话,轻轻地侧身,跟司机耳语,“是有人得了神经病,胡言乱语的。”然后,她看了看后面,“她今天就是有点语无伦次,你别信她的话,慢慢开,没有关系的。”

司机谨慎地看了看后面一眼,心里忽然一紧。

莫名其妙,感觉后背有射过来的复杂的目光,似是要把他吃透。

王燕的目光里不但有着悲伤,还有一点点凶恨。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从今以后,都要跟她做对了。如果好白菜被猪拱了,以后,这颗白菜就不是一棵完整的白菜了。

她这下半辈子,能不能风光,就看这棵白菜了,她自己这一辈子,是不可能再有什么建树,卑贱穷苦一生,眼看着就要靠这棵大白菜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快点,快点,司机,我确实很急的,我要去抓人,抓到了,就会幸福后半辈子,抓不到,这后半辈子,就没法活了。”王燕忽然一阵急似一阵。

易可云回过头看了看,“妈,你急什么?姐姐只是跟陆庭非出去有事情,你不要担心。”

就是,有什么好担心的。

司机不敢回头看,只管专心开车。

王燕也不管司机是个外人,有话直接就往外面倒,“你知道什么,孤男寡女一起去外面,你说会发生什么,那不就是好白菜给猪拱了,还能咋的。”

司机没忍住。

噗嗤一声笑了。

易可云也没有忍住,把嘴巴咧到耳根上,“妈妈,原来你说的白菜,是说姐姐呀,哈哈,真是好笑了,陆庭非他是猪吗?”

易可云没有想到,妈妈就这样形容自己的女儿,也还那样把陆庭非打比喻。

“开快点。”王燕在后面吼。

司机吓了一跳。

手都有点打哆嗦。

“美女,不要这样吓唬人好吧,好危险的。”司机慢慢悠悠的说,还故意把车速放慢了一些。

从王燕的话里,他已经猜测出了一点半点,这个妈妈,在他的眼里,应该就是一个棒打鸳鸯的坏妈妈。

所以,他把车子越开越慢。

“怎么这么慢,你难道就不怕我不给你钱?!”王燕显然是感觉到车子越来越慢了,竟然从座位上直起身子说。

“开快危险呀,前面就有查车的,你想顺利到达,就乖乖地坐在后面,不要多话。”司机从小是吓大的,一个王燕,还能把他怎么样。

王燕心急如焚。

她从兜里拿出电话。

刚刚开始,拨了易可欣的电话。

易可欣见是妈妈的电话。

没有接,直接挂断。

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一定没有什么好事情。

易可欣最烦她妈妈这一张嘴,一辈子都没完没了,让她不得安宁,小时候也是那样,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她要叨叨半天,要死要活的。

后来,她渐渐地长大,妈妈也是没完没了的。每一个时间段,都有每一个时间的各种唠叨。后来,她也就烦了,最烦,每当妈妈唠叨,她就会自动关闭自己的耳朵。

这样一个女人,偏偏是她妈妈,她也没辙。因为出身不可选择,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远远地逃开。

“竟然挂我电话。这个天杀的。”王燕在后面嘀咕。她一生气就会骂自己的儿女为天杀的,好像只有这样骂了才能解气似的。

“你又骂谁呀,小心以后,她不拿钱养你。”易可云在前面讥笑着问,有时候,妈妈骂姐姐,他也会抱不平,有时候,也会调侃几句。

“你滚远点,她如果这样子的话,以后怕是她自己都养不起,还有钱养我。你以为你姐姐真的那么厉害,人家愿意出一百万年薪请她,还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这个年头,人家专门的计算机毕业,到处都是,你姐姐可是学会计出身的,只是自己进修了一些计算机专业而已,怎么可能跟那些专业的相提并论。我从来就不相信她真的有多厉害,能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王燕还想说,易可云轻轻地咳了几下。

这妈妈也是,不管什么地方,什么场合,都会竹筒倒豆子一样,把家里的事情,事无俱细地说出来。

也不知道要保留一点**。

而且,她说的话,也不是全对。

易可欣虽然没有专门学习过计算机系,但是,他在这方面花的时间,却并不比别人少,因为她的刻苦与勤奋,她在这方面的造诣是非常可观的。

那次比赛,她能够在那么多的专业人士堆里得奖,就能够说明一些。

妈妈怎么能够这样诋毁自己的女儿。

那可是她的亲生女儿。

易可云瞟了司机一眼。

司机专心开车。他们之间说的话,他除了对那一百万年薪感兴趣之外,其他的他都不感兴趣。

为什么要感兴趣,跟他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他又何必去操那份闲心。

他可不像那些八婆一样,一天到晚家长里短的。

有什么意思?

别人的事说起来,是不是想彰显自己多优秀多出色。

他自己都活得很累了,还要去管别人的事,那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吗?

他用眼睛的余光也看了易可云一眼。

然后很自然的加快了速度。

车子里的气氛比较尴尬。

各怀心事。

王燕刚刚说了很多,没有人理她,自然觉得没趣。也不再说话,只是一颗心猛烈地跳动。

易可云在想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要她跟一个男孩子去外面,还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天啊,难道遇到了什么要不得的大事?!

不然的话,姐姐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的。

怎么办?

易可云的脸上,渐渐阴转多云。

他到现在,才突然担心姐姐的安全。

“到了。”到达目的地,司机如释重负。

王燕飞快地打开车门。

易可欣付完钱,跟在后面。

“在哪里?在哪里?”我们总不能这样漫无目的,在这里到处找啊。

易可云刚刚下车前收到姐姐的留言,知道车钥匙在西区肯德基旁边的那个保安亭那里。车子也停在西广场。

“向西,向西走就行了。”易可云不忍心看着妈妈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开始指点她。

“向西,向西干什么?她们现在不是应该在这车站广场上吗?去西广场干什么?”王燕疑惑归疑惑,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上。

易可云不说话,只是紧紧地跟着王燕在后面走。

王燕嘴里一阵唠叨,“这个傻子,如果是遇到我年轻的时候,她这样不听我的话的话,我一定会把她赶出家门的,让她到外面去流浪。”

王燕年轻的时候,脾气火爆。

易可欣稍微有一点点不顺从,她就会暴跳如雷。

老易好一点,每一次都是王燕暴躁得像一只狮子,最后,老易来收拾残局。

“你年轻的时候,是厉害,看到你生气的样子,我就发抖。”易可云说的是心里话,这个女人,在他的大半个记忆里,都是凶暴的,而且,嘴巴还唠叨过没完,他不知道,别人的家里,妈妈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

有时候,他也很奇怪,为什么妈妈会有这么暴的脾气。

“你现在也可以赶她出去,让她流浪在外面呀,又没有人没收你这个权利,你一直都可以有这个权利。”易可云边向前走边说。

远远地,他看到了陆庭非的车,还有不远处的那个保安亭。

“车在那里,妈妈,你先去那边,我到保安亭拿钥匙。”易可云心里竟然有小小的激动,他考了驾照也有一段时间了,就差一辆车练练手,他们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开着小车上学,他准备以后毕业赚钱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一部车。

王燕却很失落。

悻悻第走过去,在车子旁边转悠了一圈。

还是没有绕过自己的心里阴影,自言自语地感叹:“不得了,好白菜怕是真的要被猪拱了,怎么办呀,这样被拱的话,以后就只能烂掉在自己家的土里了,根本就无人问津了,都怪那个陆庭非,看不出来,不声不响的,却隐藏得那么深,完犊子了,被他占了大便宜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