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上邪 > 凌晨不用等,我来不及…

上邪 凌晨不用等,我来不及…

作者:蓝家三少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3:59:15

“自然是好看的。”傅子音急忙摇头,“这上头的纹饰真好看,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

宋睿如释重负,瞧了瞧她轻触喜服的模样,转而冲着明江使了眼色。

“都下去吧!”明江手一挥,寝殿内的所有皆快速退下。

殿内,再无旁人。

“小音,你能不能试试这套喜服?”宋睿低声问,“我想看看,你穿红衣的样子。”

傅子音皱眉,往后退了一步,“可这衣裳不是给你的太子妃做的吗?我若是穿过了,怕是不吉利,到时候传出去,她定然会生气的。”

“我知道,等到我立妃,你就要走了,权当是我最后一个心愿。”宋睿苦苦哀求,“小音,此地一为别,怕是相会无期。”

傅子音愣了愣,这是实话,这一去怕是再也没有相见之期了,“可这喜服……”

“你与她身段差不多,且试一试!”宋睿道,“若是不合适,我能让他们尽快去修改,这样也不会耽误立妃大典。”

这么一说,倒也是。

“那我试一试,你莫要说出去,免得到时候惹出祸事来。”傅子音小声的叮嘱,“我与那姑娘的身段未必相似,若是不大合适,你也莫要着急,许是到了她身上就合适了。”

宋睿站在那里,含笑望着小丫头抱着大红喜服,进了屏风后面,走的时候,他明明看到了她唇角的笑。

每个女子都喜欢大红喜服,一辈子嫁心爱之人,成一生一世之好,这是怎样幸福的事情。

拂袖落座,宋睿瞧着桌案上的碧玉嵌琉璃的木槿花簪子,指尖轻轻拂过,脑子里是当日在傅家时候,傅子音说过的那些话。

她的母亲,他的姑姑,也有这么一枚簪子。

那簪子,据说是她父亲赠予母亲的,后来母亲便一直戴着,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曾摘下来过。

过了半晌,屏风后面有了动静。

宋睿兀的站起身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屏风那头看。

一袭红衣,嫁衣如火。

小妮子本就皮肤白皙,这会被大红喜服衬得,更是娇艳欲滴,合着她面上的羞怯之色,真真是好看极了。

“这衣裳倒是做得极好,严丝合缝的,既不勒着又不太松垮。”傅子音走出来,只觉得面上灼得厉害,连呼出去的气都是滚烫的,“这喜服做得很好看,便是到了太子妃那儿,亦没什么大问题。”

宋睿看得痴了,就这么站在原地,半晌都没吭声。

“不好看吗?”傅子音一怔,站在梳妆镜前转了个身,双臂微微摊开,瞧着自个的腰身,瞧着喜服的花纹,“我倒是觉得挺好看的,你觉……”

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让傅子音僵在原地,双臂依旧展开,一时间忘了收回。

“喜服只有穿在你身上,才算好看!”宋睿适可而止,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及时往后退了一步,“真好看!”

傅子音的脸愈发红得厉害,“你、你……”

支支吾吾了半天,她也没舍得骂他,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不要脸。”

“我真希望自己更不要脸一些,不要顾及那么多。”宋睿无奈的叹口气,“这喜服果然最适合小音,严丝合缝的,几乎就像是为小音量身定做的。”

傅子音抿唇,“你莫要胡说,我试过了,这就去换了。”

“等下。”宋睿又叫住她。

傅子音愣怔,“怎么,还有事?”

“别动!”宋睿将碧玉簪,轻轻的簪在她的发髻上,“嗯,这样会更好看点。”

傅子音皱眉,瞧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间凝着淡淡的欢喜,尤其是这枚簪子,让她想起了母亲发髻上的那枚碧玉簪。

爹赠予母亲,母亲一直戴着,两人感情甚笃,瞧着让人好生羡慕!

“喜欢吗?”宋睿站在她身边。

小小少年,娇俏的小妮子,这般年岁便已经甚是登对,遑论以后长大了,会是怎样的天造地设。只可惜,时不相逢。

“喜欢。”傅子音是真的喜欢。

宋睿点点头,“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送我的吗?”傅子音问。

这桌案上的东西,不都是准备送往护国、将、军、府的吗?擅自留下一样,皇上会不会生气?他们会不会被追究?

宋睿仿佛看穿了她的思虑,当即解释,“这桌案上的东西,的确是要送去护国、将、军、府的,唯独这枚簪子,是在我得知你意欲来京陵城时,让人专门为你准备的,与谁都没关系,只跟你有关,所以你大可放心收下。”

许是怕她不收,宋睿又加了一句,“宫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带不走,这个……算是赠别之礼。”

“嗯!”傅子音抬步朝着屏风走去。

宋睿定定的站在那里,目色微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终是与寻常人家的孩子不同,即便尚未及冠,但长年累月的多思多虑,让他格外的敏感,想得比谁都多。

望而不得是什么滋味?

这就是。

不多时,傅子音便换下了喜服,左不过没摘下发髻上的碧玉簪,她是真的喜欢这枚簪子,所以真的想戴着它。

宋睿点了点头,“这样很好。”

“嗯!”傅子音点点头,“我喜欢这赠别礼。”

宋睿心内酸涩,面上依旧挂着淡然浅笑。

赠别赠别,什么时候不需离别,那才是真的好。

可惜,她现在留在宫里,对谁都没好处,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她?唯待春风吹,一朝登绝顶。

傅子宁来的时候,正好是宫里的奴才,捧着各种赏赐往宫外送,这阵仗倒是不小,一溜的奴才走过去,瞧着好生热闹。

“啧啧啧!”傅子宁摇头,“真热闹!”

这里越热闹,他家妹子估计心里越难受,而宋睿……应该也好不到哪儿去。

无奈的叹口气,傅子宁缓步朝着东宫行去。

谁知,到了东宫才知道,傅子音去御花园溜达。

“想来也是,眼不见为净。”傅子宁双手环胸。

明江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傅公子说笑了,太子立妃乃是好事。”

“好不好的,你家太子殿下心里清楚。”傅子宁歪着脑袋,瞧着一言不发的宋睿,“太子殿下,您高兴吗?”

高兴?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要再打趣我了,我有事要与你说。”宋睿道。

傅子宁随着他进了寝殿,瞧一眼搁在桌案上的喜服,当即愣了一下,“不对啊,这赏赐都送出去了,怎么这喜服还在这儿?”

“是啊,喜服还在这儿呢!”宋睿深吸一口气,指尖轻轻拂过喜服上面的纹路。精致的并蒂木槿花纹路,瞧着何其栩栩如生,“这是小音喜欢的纹路。”

傅子宁点头,“对!怎么你们皇家现在也赶巧,要用这种纹路?往常不都是富贵牡丹?龙凤呈祥吗?你是太子,按理说……”

“我不喜欢那些。”宋睿瞧了他一眼,“接下来我要说的事,烦劳子宁兄牢记在心。”

傅子宁皱了皱眉,“这么严肃?这么认真?肯定是大事。你确定我这人靠得住?别到时候,所托非人哦!”

“除了子宁兄,我还有谁可托付?”宋睿意味深长的笑着。

傅子宁揉了揉鼻尖,“你可真看得起我!”

宋睿点了点头。

傅子宁:“……”

寝殿关着门,明江在外头守着,也不知道这二人到底在说什么?

然则,谁都没想到,御花园那头却出了事,且出在了傅子音的身上。

“不是我。”傅子音梗着脖子,“我没有!”

小糖忙行礼,“六公主,这真的不是傅姑娘弄的。”

“不是她还能是谁?”六公主——宋扇,冷笑两声,瞧着自己个脏兮兮的裙摆,“明明是她故意踩了本宫一脚,还敢否认?”

当时人多,一行人走在九曲廊桥上,也不知是谁踩了宋扇的裙摆,等着宋扇怒骂一声,所有人都撤开了,唯有傅子音还站在那里发愣。

正是因为这一愣,以至黑锅落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我没有!”没做过的事情,傅子音绝对不会承认,“方才又不是我走在你后面,你是后脑勺长眼吗?这都能看到是我踩了你的裙摆?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莫要血口喷人。”

宋扇是众多公主之中,最受宋玄青欢喜的,因着其性格泼辣,又是宠妃所生,在宫里更是无人敢轻易得罪。

如今被一个什么身份都不是的傅子音顶撞,面子里子都扛不住,自然不肯善罢甘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太子哥哥的人。”

“六公主,太子殿下还在东宫等着傅姑娘回去,您……”

“啪”的一脆响,小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扇倒在地。

宋扇居高临下,“本宫话都没说完,你个狗奴才也敢抢茬,是活腻了吗?来人,给我拖下去,好好的打一顿。奴才们都是贱皮贱肉,不好好收拾一顿,委实不知道该怎么当狗。”

“住手!”侍卫冲上来的时候,傅子音就挡在小糖身前,“我看谁敢!”

宋扇上前,“你想造反吗?”

“我不想造反,但小糖是我的人,就算是狗,能欺负她的也只有我。”傅子音咬着后槽牙,别以为她文文弱弱的就好欺负,明珠姑姑不在,她照样能扛起,“公主要打奴才,只管找您身边的那些人,别来动我的人!”

“混账,这是皇宫,不是你傅家!”宋扇愤然。

傅子音双手环胸,“幸好这不是傅家,不然,谁敢在我的地盘上龇牙咧嘴,我一定拔光她的利齿,让她知道乱咬人是什么后果。”

“你敢把本宫比作狗?”宋扇面色骤变。

傅子音弯腰将小糖搀起,“你骂别人是狗,那你跟狗说话,又是怎么回事?若非同类,何来同言语?做人留点口德,便是给自己留颜面。”

宋扇嚣张恣意惯了,哪里经得起这般教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你居然敢以下犯上,你居然敢教训本宫?”

“我没有教训你,也懒得教训你,你是我的谁,我犯得着管你的闲事?”傅子音淡然自若,搀起了小糖,“走,我们回去。”

宋扇咬着后槽牙,“把她给本宫拦下!”

侍卫快速上前,将傅子音与小糖包围其中。

“主子?”小糖骇然,“您莫要着急,不管发生何事,您都不要再说话,让奴婢来!”

语罢,小糖扑通跪地,“是奴婢不慎,请六公主放过傅姑娘,责罚奴婢!”

责罚?

“现在是责罚你的问题吗?”宋扇冷眼睨着傅子音,“以下犯上是死罪,你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路女子,也敢在宫里逞凶?就算有太子哥哥撑腰又如何?你犯错在先,这是宫里,宫有宫规,谁也护不住你!”

宋扇趾高气扬的模样,让傅子音瞧得很不舒服。

“来人!”宋扇直指傅子音,“把她给本宫抓起来,丢进暴室,好好的教教她,什么叫宫规森严!”

傅子音瞧一眼围拢上来的侍卫,默默的取出东宫令,“不要命的只管上,我看你们有几条命!她一个公主,早晚是要出宫嫁人的,你们也敢帮她?”

难怪小白一定要塞给她这个东西,原来……真的可以救命。

“东宫令?”宋扇愕然,“太子哥哥居然把这东西都给了你?”

傅子音撇撇嘴,“你怎么没有公主令什么的?你倒是拿出来啊!来来来,咱们比一比,看谁的令牌材质很好,分量更重。”

宋扇险些将银牙咬碎,真是没想到,太子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一个臭丫头,瞧着这丫头生得极好,五官精致不说,拿着东宫令时的冷飒之气,生生将她这位傲娇的公主给比了下去。

思及此处,宋扇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傅子音!”宋扇切齿。

傅子音歪着脑袋瞧她,笑盈盈的开口,“公主知道我的名字,那说明……公主是故意找茬的,毕竟我成日待在东宫,往日也都是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别的地儿都不熟,宫里的人更不熟。”

宋扇心虚,到底是年纪小,脸上的情绪是真真藏不住。

“我不管公主是因为什么缘故找我麻烦,还请公主三思,莫要跟东宫为敌,不值得。”傅子音搀起跪地的小糖,“起来吧,我们回去。”

眼见着傅子音转身,宋扇冷声低喝,“傅子音,你以为你赢了吗?”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赢了,毕竟我这个人最讨厌赌,输赢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傅子音抬步就走,“谁弄脏你的裙摆,你找谁去,别没事找事的,寻我麻烦,你我素不相识,没必要闹成这样。”

宋扇冲上前,当即拦住了她的去路,“什么叫没事找事?”

“难道不是吗?”傅子音又不是傻子,虽然与世无争,但不代表脑子进水,“公主无缘无故的,不会找我麻烦,就因为一个脚印,跟东宫的人动手,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宋扇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了劝,抬手便是一个耳光子扇过去。

“主子!”

小糖骇然。

然则,下一刻,傅子音快速扣住了宋扇的手腕,脊背顿时一阵寒凉,差点……差点挨了一巴掌,这宫里的女人真可怕,一个两个的都喜欢打人耳光。

“我又不是你的奴才,你凭什么打人?”傅子音狠狠的将人推开。

别看宋扇凶神恶煞的,可到底比不上,打小跟着明珠跑的傅子音,当即被推得一个踉跄,险些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

所幸,周遭众人搀扶及时。

“好言相劝你不听,与你无话可说。”傅子音是真的生气了,“再惹我,小心我不客气了!”

反正是要走了,还怕什么刁蛮公主。

“你、你敢对本宫动手?”宋扇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傅子音翻个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一点常识都没有,这叫自我保护,人若是连这点本能都没有,那就是真的傻子!”

“走!”傅子音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宋扇倒是不想罢休,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刚迈开步子,忽然腿肘骤疼,整个人以极为狼狈的姿势,快速往前扑。

底下人,惊声尖叫。

“公主!”

傅子音愕然转身。

只见着宋扇扑跪在自己的身后,这一转身,正好……好似宋扇在跪拜她,向她行礼,而且这姿势嘛,嗯,格外的标准。

傅子音眨了眨眼。

宋扇愣了愣神。

两个人小姑娘,大眼瞪小眼。

刹那间,周遭一片死寂,谁也不敢吭声,只眼巴巴的瞧着这诡异的一幕。

傅子音:“……”

这是什么个情况?

宋扇:“……”

为什么会突然腿软?

众人:“……”

有点滑稽。

场面,略有些尴尬。

最终,还是傅子音先开了口,待了几分无奈的尴尬,“知道错了也就罢了,不必行此大礼,公主的宫规……还真是挺特别的。”

说完,撒腿就跑。

这个时候再不跑,等着被抓吗?

身后,传来宋扇歇斯底里的骂声,“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扶本宫起来!一帮废物,一群废物!本宫要你们何用?”

傅子音无奈,宫里的主子们,都是跪倒了便爬不起来的?

这事,八成和自己的那些叔伯姑姑有关,却也是宋扇活该,让你嚣张!

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