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大唐好伙计 > 第六百四十一章:凶手就是你(大结局)

大唐好伙计 第六百四十一章:凶手就是你(大结局)

作者:礽七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4:02:44

孔若还没有反应过来,反而又惊又喜道:“啊,师兄......你怎么也来了!”

孔箫难得神情郑重道:“师父知道你到了镜湖,怕你不回峰,特地让我来接你回去。”

孔若终于反应过来,她顿时有些慌了神:“师兄,我......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要不你先回去......”

“胡闹!”一声呵斥,客栈的屋顶再次出现三个人影,却是孔若的五师父,六师父还有七师父三人。

“既然都到了镜湖了,哪有不回峰的道理。”五师父再次开口。

“这......”孔若愈发地不知所措起来。

就在这时,眼前人影一错,孔箫突然闪到了纪渊的旁边,一把短剑抵在了纪渊的后背:“至于这位姓纪的,就不用跟去了。”

孔若一脸恼怒:“师兄......你做什么,快放了他!”

孔箫却破天荒地没有答应孔若:“师妹,你乖乖地跟师父们回峰,我自然就放了他。”

“你......”

孔若俏脸涨的通红,一脸地愤怒,她环顾了四周,一脸深情地看了一眼纪渊,才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声道:“好,我跟你们回去。”

......

两个月后,将近年关,已经是寒冬腊月,今日的长安城却热闹非凡,年初的时候,吐谷浑再次兵犯凉州,李世民隐忍了一年之后,终于决定出兵,反击吐谷浑。

于是李世民即任命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又分别任命兵部尚书侯君集、刑部尚书李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右卫将军李道彦、利州刺史高额生等五人为各道行军总管,统由李靖指挥。

大军于今日开拔,李世民亲自登上城头为众将士送行,场面可谓杜观之极,一时之间士气大表。

林英自然也在送行的队伍之中,李靖作为三军的统帅,此时年岁已高,他的夫人也就是红拂女张出尘,自然放心不下,于是也跟着大军同行,作为他们二人最为疼爱的小女儿,夫妇二人自然依依不舍,一番叮嘱之后,才挥泪告别。

送走了李靖夫妇之后,林英回到了安宁草堂旁边的小院,很快就有下人前来搬东西,如今李靖夫妇都不在长安城,林英只得住回卫国公府。

很快一切收拾完毕,林英临行之前,回头看了看旁边的院落,安宁草堂已经关门三个多月,偶尔只有石竹和玉竹两个小姑娘前来打扫一番,而安宁草堂旁边的那个院落,更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林英叹了口气,她每日巡逻都经过清风楼,从那边得到的消息和自己一样,那个人消失了,从扬州城消失了踪迹,再也没有回长安城。

......

长安城花灯遍地,灯火通明,大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酒楼商贩,吆唱不断,一片盛世繁华之景。

身为长安第一楼的清风楼,自然更是热闹非凡。

而此时的花月容却独自一人,斜靠在后院摘星楼的栏杆之上,一个人自酌自饮。

下面很快传来小黑的声音:“花姐姐,礼部侍郎的徐少爷,鸿儒书院的柳公子,申国公的三少爷他们又分别来邀请你一起去逛花灯了。”

花月容没好气道:“不去!就说我来那个了,不方便外出,也不能饮酒。”

小黑为难道:“花姐姐,这个理由你除夕的时候刚用过,这才半个月,不太好糊弄过去啊。”

花月容轻轻地“哦“了一声,秀眉微查,愈发地不耐烦道:“那就说我现在在陪客人,身份的话就说是,卫国公的三公子,现京兆府总捕头林英。”

花月容仰头又喝了一大口酒,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怒气冲冲道:“姐姐在这里守身如玉,你却在外面带若两个小丫头风流快活,真是没良心的狗东西。

哼,真以为姐姐嫁不出去,你再不回来,姐姐可就要去当王妃公爵夫人了,到时候给别人生个大胖小子,喊你纪叔叔,气死你。”

......

长安城京兆府,今日虽然是元宵节,众捕快仍旧没有闲着,一个个吃完晚饭之后又按例开始准备上街巡逻。

捕快一个个牢骚不断,一边悬佩着腰刀,一边嘟嚷着。

铁无私正准备发挥自己副捕头的威严,好好训斥众人一番,谁知京兆府大院子里突然鸦雀无声,然后就是“咣当”之声不断,却是众捕快手里的兵器纷纷掉在了地上。

铁无私一脸疑惑,见众人都盯着门口,不禁也看向门口。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青衣女子,扎着个高高的马尾,腰间佩着把短刀,身材修长,容颜清丽,神采飞扬。

众捕快一个个都张大若嘴巴,仿佛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铁无私率先反应过来:“老......老大......你怎么穿女装了?”

林英瞪了众人一眼:“我本来就是女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都这么惊讶干什么。”说着,率先转身,“一个个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跟我去巡逻。”

方辛在一旁嘀咕道:“是姑娘当然都知道,可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啊!“

各上,铁无私悄悄靠近林英,笑嘻嘻道:“老大,你这是受啥刺激了!”

林英却抬头看向皇城方向,脸凝重道:“铁无私,明日我要去办一件大事,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而且我必须要以女儿身去办,这件事不论成功与否,将来我可能都不是京兆府的总捕头了,到时候新捕头来了,你可要好好做事了。”

铁无私一脸不满地嘟要起来:“老大你这是啥话?什么叫好好做事,好像你在的时候,我不好好做事似的,还有为啥你不当总捕头了,就一定是派别人来,我难道就不能被提拔......等等......”

铁无私终于后知后觉,“老大,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不会要嫁人吧?你可不要想不开,你要......要不要再等等?”

林英轻经地叹了口气:“不等了。”

铁无私愈发焦急起来:“老大,你可要三思啊,虽然那姓纪的不是个东西,一个人玩失踪,但是他人品还算不错的,人也长得还可以,你就再给他一......一次......”

林英不耐烦地打斯道:“我不是嫁人!”

铁无私松了一口气,马上又问道:“那......那是做什么?”

林英淡淡地道:“其实很简单,就是找一个人,查一个案子,还当年一个真相。”

“哦,这样啊!”这本来就是林英的专长,铁无私终于放下心来。

......

同一时间,长安城的皇宫里,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相互偎依着,站在皇城的高处,眺望着长安城的万家灯火。

长孙皇后披着红色的披风,一阵寒风吹来,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李世民一脸关切,柔声道:“外面风大还是回屋吧。”

长孙皇后却撒娇道:“今日是元宵节,长安城雅得这么热闹,再陪我多看一会儿嘛!”

李世民有些无奈。

长孙皇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轻声感慨道:“陛下,你那幅明月清风图我也看过,如今的长安城此时此景,不正是如那图中所绘吗?这盛世果然如那作画之人所愿。”

李世民长叹一声:“可是却不如朕所愿,朕想要的除了天下,还有你。”

长孙皇后柔情四起:“陛下,其实你不说,臣妾一直都知道,从你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你就知道臣妾的天命,你想逆天改命,可是终究是天命不可违,就......就不要逆天而行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李世民一脸地戾气:“哼,朕偏不信这狗天命,朕能来到这大唐,就证明了天命可违,历史可以被改写,等过了一段时间,纪渊回到长安堿,朕会命他继续寻找长生不老药,如果找不到,朕就自己炼制,既然杨广能炼制出来,朕当然也能。”

长孙皇后知道自己劝阻不了,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才轻轻地说道:“对了,那纪渊似乎消失了一段时间了。”

李世民冷哼一声,嘴角微扬道:“他怎么可能会消失,他从扬州城一路向北,带着两个丫头,一路连破大案,黄河女鬼案,尘缘寺人贩案,登州舞弊案,现在可是闯出了大名堂,江湖都称他为“纪青天’”

长孙皇后会心一笑:“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

三个月前,镜湖无名客栈屋顶,孔箫用短剑抵住抠啊吗的后心,孔若答应了他的要求之后,便决绝地转身,准备跟着众师父回仙隐峰。

就在这时,孔箫突然悄声地对纪渊道:“射我!”

纪渊猛地惊醒,当即右手向后一伸,扣动机括,袖雨瞬间带著寒芒射向孔箫。

孔箫声惨叫,整个人向屋顶下面跌去。

这一下事起合促,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纪渊却抢先步拉住孔若,轻声叫道:“快跑!”

孔若如梦初醒,马上拉着纪渊跳下屋顶。

七师父跳下屋顶去救孔箫,五师父六师父却紧随其后追了上来。

谁知二人刚落到院子里,又是一把银针射向二人,二人匆忙避开,紧接着从角落里拐出一个女子,却是孙宁。

纪渊赶忙又一把拉住孙宁,三人一起夺门而逃。

六师父还待要追,五师父却突然说道:“等下!”

说着递给六师父一张纸条,却是刚刚银针带过来的。

六师父接过纸条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纸条上写着:“二位如果想要和我相认,那就来追我们!”

六师父失声道:“她......她都知道了!”

五师父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客栈院子的墙角,七师父拍了拍躺在地上装死的孔箫:“好了,他们跑掉了,你就不要再演了!”

......

三个月后,正月十五元宵节。

沧州城里灯火通明,正在举办千灯会,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突然一声惊呼:“杀人了,杀人了,有人被杀了!”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很快当地的府衙捕快便赶到了案发现场。

然而现场却有一个白衣姑娘在检查尸体,而在那白衣姑娘旁边,还站在一个男子和红衣姑娘。

虽然两个姑娘都容貌极美,府衙的捕头出于职责,还是勃然大怒:“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乱动案发现场,还不速速离开!”

白衣姑娘却丝毫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继续检查尸体。

而男子和红衣姑娘却异口同声地问道:“你这个捕头,居然不知道我们是谁?”

捕头有些懵,弱弱的问道:“你......你是谁?”

“纪青天!”

“青羽侠!”

红衣姑娘一脸恼怒地瞪着男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纪青天土死了,青羽侠才好听!”

男子毫不示弱:“明明纪青天知名度更高,现在大江南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红衣姑娘丝毫不让:“那就问孙姐姐,孙姐姐赞成哪个就是哪个!”说着二人齐齐看向白衣姑娘。

白衣姑娘一脸无奈。

男子极其霸道道:“我是一家之主,你们两个都得听我的,这件事我说了算。”

红衣姑娘仍旧鼓着小嘴:“谁说你是一家之主的?“

捕头气急败坏打断二人道:“你们不要吵了,在这沧州城,都得听我的。”

这时,白衣姑娘却朝男子和红衣姑娘眨了眨眼睛,然后朝人群之中使了使眼色。

男子会意,陡然举起一枚令牌,递到捕头面前:“不,你得听我们的,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说着他一转身,指着围观的人群,“凶手就是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