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 ☆、53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53

作者:太后归来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0 08:54:08

早晨九点,从伦敦飞往北京的航班在首都机场上空盘旋,准备降落。

安适无声的商务舱里坐着一位闭目小憩的男人,侧颜英俊而静谧。

男人的身份并不普通,不久前他刚荣获了欧洲绘画大奖,成为国内颇受瞩目的新锐画家。

年纪轻轻就已声名大噪,不仅是因为他自身杰出的画功,更是因为相传他的老师是傅爅,同时他也是傅爅多年来唯一收入门下的弟子。

傅爅又是何等人物。

虽然已经神秘隐退多年,但仍旧被后辈们封为画界不可超越的传说。

能够成为傅爅的弟子,必定有过人的天赋。

种种华丽的头衔加冕在这位年轻画家的身上,也使得他此次获奖回国,受到了空前热烈的关注度。

*

唐萤站在接机通道前遥遥相望,等待了近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一个打扮得相当低调的男人朝这边走来。

她振奋地挥起双臂,高声喊:“萧老师!这边这边!”

萧泉注意到了,抬腿走到她跟前。

他脱下墨镜,俊朗的面上稍显倦意,“小唐。”

唐萤笑语嫣然,热情祝贺道:“恭喜萧老师又获大奖!”

“运气好罢了。”萧泉谦虚一笑,转而问:“画展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放心放心,一切都在筹备当中!”唐萤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她说完,想起什么,语气又变得犹豫起来。

“萧老师……那幅画你确定要展出吗?”唐萤不太确定地问。

萧泉淡淡瞥她一眼,言简意赅:“展。”

唐萤一小会儿没说话,还是难以理解,“一定要放在主展位吗?毕竟不是什么名家名作,会不会有点浪费资源啊。”

“她值得起那个位置。”萧泉将墨镜戴上,双眼重新隔离了外界,“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

唐萤明白他的意思了,也不再多言,“好的,我会看着办的。”

“麻烦你了,小唐。”萧泉对她露出一个微笑,随即说:“我先回酒店休息一阵子,下午我陪你一起去做采访吧。”

“不用了不用了。”唐萤忙不迭摆手说:“您倒时差比较辛苦,您好好休息,我自己去就行了,也不是什么难差事。”

萧泉思考片刻,点了点头,“好,那就交给你了。”

*

出发之前,唐萤先回画廊再次检查了一遍布置的进程。

不久后即将举办的画展会是这间画廊的首次公开亮相,意义非凡,唐萤作为策划之一,责任重大。

画廊规模并不算太大,但胜在装修得别出心裁,每一扇展墙纵横交错,桔黄色偏暖的光线从高处洒下来,富有艺术气息。

一幅幅色彩或斑斓或沉重的画作有序地排列开来,其中除了萧泉近年来的新作以外,也不乏另外几位妙手丹青的经典作品。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将是一场水平极高的画展。

然而,在整间画廊位置最重要的那个展位上,却装裱着一副名不经传的画。

唐萤去年刚毕业,也算半个专业人士,有一定的鉴赏功底。

眼前的这幅画拥有着近二十年的历史,仍旧保存得非常完善,虽然画法稍显过时,笔触也并不是非常成熟,却莫名能够传达出一种引人入胜的力量。

唐萤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被其中的哪一点所打动。

关于这幅画的更多信息还有待她进一步探究,目前唐萤只知道画的名字是《他站在夏花绚烂里》,作者叫做何冉。

唐萤对这个名字并非毫无印象,多年前画界曾经有过一位昙花一现的实力女画家,名叫何漪华,据传这位何冉正是她的亲侄女。

然而仅凭这层薄弱的关系,还不足以支撑起将她的画在这样的重要场合展出的原因。

唐萤不止一次的向萧泉表达过自己的疑惑,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复——不要多问,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就行。

今天,她终于要去解开这个谜题了。

唐萤的心情含着几分期待。

*

按照萧泉给的地址,最终唐萤找到了这家花店门前。

门口摆着一排排高脚架,花团锦簇,装饰得很是温馨。

阳光穿过两扇透明的玻璃门,零零星星地洒在店内的奇花异卉上,露珠闪烁,芬香袭鼻。

店主不在,看店的是个年轻小伙子。

唐萤推开门,旁边一只招财猫笑眯眯地说着:“欢迎光临。”

唐萤前脚刚迈进店里,一个小女孩突然莽莽撞撞地扑到她的身上,声音甜甜地叫了声:“爸爸。”

似乎是感觉到手里抱着的大腿尺寸不对,小女孩立马松开了手,一脸茫然地看着某处。

唐萤也愣了神,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看店的男子连忙走上来把女孩牵走,哈腰给唐萤道歉:“对不起啊,她眼睛看不见,听到开门声音就以为是我们老板回来了。”

唐萤释怀地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站了一会儿,男子又询问:“你需要买些什么吗?”

“噢,我不是来买花的。”唐萤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自我介绍道:“我叫唐萤,跟你们老板约了时间来采访他的。”

“哦。”男子很快记起来了,“老板刚刚出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让你稍等下。”

唐萤点头说:“好的,没问题。”

男子领着她到店里面坐下来,招待周到地端上茶水。

方才撞到唐萤的那个小女孩一直抓着男子的裤腿,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后面。

唐萤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几眼,小女孩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净,耳朵小巧,眼睛圆溜溜的。只可惜双目无神,像一个失去了灵气的傀儡娃娃。

“她叫什么名字?”唐萤问。

“萧思思。”

“多少岁了?”

“六岁半。”

视线绕着小女孩转了几圈,唐萤按讷不住好奇,又开口问:“她的眼睛为什么会失明?”

“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治不好。”男子语气平平,似乎已经回答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了。

唐萤不禁叹息一声,“好可怜。”

“也不能这么说。”男子笑了笑,“老板把她当掌上明珠疼,什么事都顺着她的心意来,依我看她比很多小孩都幸福。”

唐萤也笑了,“女儿都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不疼她疼谁啊。”

笑完才发觉到不对劲之处,唐萤心里犯起嘀咕:据萧泉说他叔叔并没有结过婚啊,怎么莫名其妙冒出来个女儿?

她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才听男子解释道:“思思不是老板亲身的,从孤儿院领养的。”

“喔——原来是这样。”唐萤拖长了声音,若有所思。

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十几分钟,老板终于回来了。

门口的招财猫再次响起欢迎光临的声音,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萧思思。

她敏捷地转过身子,即使眼睛看不见,却能一下子精准地扑进来人的怀里,软糯糯地唤道:“爸爸。”

唐萤闻声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蹲下身子跟萧思思说话的男人。

即使人到中年,男人的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略微有些驼背,但整体还是瘦削挺拔。

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只不过鼻翼两边留下了两道很深刻的法令纹。或许是因为五官与萧泉有几分相像,倒不会令唐萤觉得陌生。

定睛看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唐萤连忙站起身笑脸迎接:“萧先生您好,我是唐萤。”

男人抬头看她,言简意赅:“你好,萧寒。”

“那个……”对面的男人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却莫名让唐萤感受到了第一次在萧泉工作室里面试时的紧张感。

她竟然语无伦次起来:“我是萧泉的助理,这次来是为了采访您关于那幅画的一些事,希望您可以配合……萧泉应该有提前通知您吧?我听他说起过一些关于你的故事,但还是觉得亲自找你聊一聊比较好。”

萧寒轻微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唐萤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好。”萧寒惜字如金地点头。

他不紧不慢地将萧思思放到地面,先是温和地询问她的意见,“我跟这个姐姐有点事,你先自己去玩一会儿,好不好?”

萧思思撅着小嘴,略有不满,“我要你陪我嘛。”

“听话。”萧寒摸摸她的头,耐心地说:“我很快就好,你先跟着林哥哥,帮他浇一浇花。”

萧思思闹了很久,终于不情不愿地点了下脑袋,“好吧。”

安抚好萧思思,萧寒领着唐萤走进里面的房间,地方比较小,两人面对面稍显拘束地坐着。

唐萤终于逐渐找回了专业态度,有条不紊地打开笔记本,拿出录音笔,朝萧寒点了点头示意。

“您可以开始说了,我会仔细作好记录的。”

*

十月末,北京的深秋。

据萧寒说,这是那个女人最爱的季节。

在金灿灿的枫叶林即将被一片辽阔无垠的白色覆盖之前,清标画廊的第一场画展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

当天,业界多位颇具盛名的艺术家和鉴赏家都莅临现场助阵,不少媒体记者也争相前来报道,只为一睹传说中傅大师的得意门生的真容。

画廊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画廊外边更是排起了长队,堵得水泄不通。

唐萤前几天晚上一直因为这件事紧张得难以入眠,直到此时此刻,亲眼目睹了整场画展的成功举办,心里一颗大石头才算是落了地,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自抑的欣喜。

带着工作证在场地里来回走动,唐萤不厌其烦地向客人们解说着展出的每一幅画。

这一天,毫无意外的,主展位上那副不曾面世的名为《他站在夏花绚烂里》的画引起了热议。

也是这一天,唐萤浓墨重彩地向来宾们讲述了无数遍属于萧寒和何冉之间的故事,直到口干舌燥也没能停止。

那段尘封许久的往事,在二十年后被人重新挖掘出来,依旧充满了无限的遗憾和无奈。

据说直到何冉的遗体被推进太平间里,萧寒也没能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在她过世之后,他没有合适的身份参加她的葬礼。

甚至,他连她的骨灰也没能摸到过,它们就被洒向了大海。

生死离别的悲剧往往令人滴泪肠断,可唐萤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萧寒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的表情,他脸上的悲伤很淡很淡,淡得几乎无法寻觅,仿佛这些痛苦的经历从不曾发生在他身上。

他说:“她一直都在。”

唐萤始终想不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或许他还一直活在自己的回忆里,又或许他不过是拿这种假想来安慰自己。

*

临近黄昏,画廊里的人流量终于渐渐变少了,这一天对于唐萤来说是忙碌而收获颇多的。

萧泉在酒店设宴邀请了宾客们,她则留在画廊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清场时,唐萤发现一个男人抱着个小女孩站在主展位前,迟迟不肯离开。

她不得不走上前去提醒,“这位先生,不好意思,画廊准备关门了……”

话没说完,她愣了一下,才发现眼前的是位熟人。

唐萤声音很轻,萧寒并没察觉到她的到来。

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眼前的那幅画上,一动不动,完全忘记了外界。

难以言表的情感在他的眼底萦绕不去,相思一点一滴成画,旁人无法渗透。

唐萤不由也看向画面中中站在夏花绚烂里的男人,又扭过头来多看了萧寒几眼。

当年的他,跟现在的他,从侧面来看好像一点都没有变。

画面里,男人认真工作的侧颜留下了一个悬念。

下一秒,也许他会转过头看她。

也许他会冲着她扬手,对着她笑。

也许在收工后,他们会一起去吃一碗面条。

但是又有谁知道呢?

被抱在怀里的萧思思很兴奋,咿咿呀呀地叫唤着:“我长大以后也要当画家!”

这次萧寒倒是回过神来,他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傻丫头,你看不见怎么画?”

萧思思不满地挥舞着小拳头,“我能画,我就能画!”

父女两人其乐融融,唐萤不忍上前打扰。

她静悄悄地回到办公室里等着,直到萧寒牵着萧思思离开,她才走出来。

站在门口,看着男人和小女孩的背影朝着马路的方向淡去。

黄昏朦胧,一阵秋风卷过。

那两人始终手牵着手,渐行渐远,模糊了身影,像是步入一张泛黄的牛皮纸里,被永久地定格在了画面中。

唐萤突然明白过来一些东西。

或许,真的如他所说。

岁月涤荡,可有些东西不会变,就像她一直都在。

当晨曦的阳光洒满你的身体

那是我在抚摸你

当清风拂过你的脸庞

那是我在轻吻你

当天空飘下皑皑白雪

那是我在为你歌唱

当你思念我时

我就在你心底

我一直都陪在你的身边。

夜幕悄然降临,唐萤是最后一个离开画廊的,她缓缓将卷门拉下。

转身前的最后一眼,望向远传那副静默不变的画。

一幅画,讲的是一个永恒的故事,看画的是见证故事的人。

那一年,她仍美丽,他依旧年轻。

他们的爱情或许疯狂,或许荒诞。因为稍纵即逝,才更应该为世人所知。

——————

(全文完)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文/太后归来

2015.09.23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