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三尺红妆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两地相隔

三尺红妆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两地相隔

作者:浅浅的水湾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7-02 14:58:08

等了许久,街道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很快街道上就冷清了下来,林羽琛就躲在一个阴暗的阴影中,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在里面。

良久后,清芳别院的后门终于打开了,白衣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件大氅,看到白衣后,林羽琛也缓缓地从阴影中走出。

将手里的大氅扔给林羽琛,白衣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跟我来吧。”

林羽琛将大氅披在自己的身上,遮住了身形,问道,“出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因为烈火刀门他们,所以司空月最近有点易怒,你要是见了她务必要小心再小心。”白衣提醒道。

“好。”林羽琛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从后门走入清芳别院,一路上有很多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白衣在魔教内一直是很孤僻的人,行事大多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人,手下虽有可以供他调用的人,但是大部分情况他都不会调用,如今这样一个人居然带了人来到这最隐蔽的清芳别院,而且两人还并肩而行,这让许多魔教弟子都惊呆到说不出话。

白衣随意地四下看了一眼,周边的魔教弟子纷纷转过头去,再也不敢看他一眼,林羽琛虽然躲在大氅之下,但是在他的角度还是能看清外面的情况的,他这一路上都在脑海中刻画着清芳别院的路线,以防出现意外。

“到了。”白衣忽然停下了脚步。

林羽琛微微抬起头,面前是一间看起来很寻常的房间,但是林羽琛却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紧张,毕竟这里面的那个人可是一个“疯子”。

白衣转头看了林羽琛一眼,林羽琛回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白衣上前轻轻扣了几下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一个很悦耳的声音,“进来。”

白衣没有推开那门,那扇门就自然而然地打开了,白衣回头给了林羽琛一个眼神,示意他跟上,便率先进了房间。

“他是谁?”

听到这句话,白衣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林羽琛还没有进到房间里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住了,压得他完全喘不过气来。

“送信的。”白衣忙回道,“给你送信的!”

即便是面对司空月,白衣也没见有多么恭敬,依旧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白衣说完,林羽琛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瞬间小了一些,总算是比刚才要强一点了,过了一会儿,林羽琛也开始继续向前走去。

进到房间后,林羽琛将大氅摘下,露出了自己的面目。

不过当他看到眼前的两人时,林羽琛有些意外,转头看向了白衣,露出了询问神色,因为眼前的两个女人让他有些混乱。

这两个人一定就是黄嫣嫣和司空月,就外貌而言,林羽琛也能分得清两人谁是谁,可是司空月的外表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最多也就是四十岁的样子,可据北宸说,司空月应当是和他年纪相仿才对。

“她修炼的功法特殊,可以驻颜,不过死了就会很快老去了。”白衣毫不留情地说道。

闻言,司空月的脸色明显阴沉了下来,不过似是念及白衣的重要,司空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地瞪了白衣一眼。

“你要给我送信?”司空月转过来对林羽琛问道,那个样子像是要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在林羽琛身上一样。

“他是我师弟,你要是想对他不利,休怪我现在就解了封印!”白衣上前半步道。

司空月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玩味地笑容,“你师弟?哪个?林羽琛还是路遥?”

“林羽琛。”林羽琛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你很出名,在我看来你们这一代里最出名的就是你们剑宗的三个弟子了。”司空月笑道,不过看起来笑容很不自然,似是她很不喜欢笑一样。

林羽琛不知道要怎么会,所以干脆就选择了沉默,见状,司空月随手拿起手边的茶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说道,“客套话就说到这儿吧,信呢?”

林羽琛从怀中拿出那封信,忽然间那股忐忑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司空月也没有等林羽琛把信交给她便随手一吸就把信吸到了自己的手中。

司空月的表情本来很平淡,但是在看到信封上写着的那几个字后,整个人都变得狰狞了起来。随之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都好像在迅速降低着。

“啪嚓”一声,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忽然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不知何时,司空月身边的那个桌子已经被涅盘火烧成一堆黑灰,彻底消失不见。

“这封信是他亲手交给你的?”司空月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是。”林羽琛再也没有了那种忐忑的感觉,很镇静地回道。

“他人在哪?”司空月紧接着问道。

林羽琛坚决地摇了摇头,“我答应过那位前辈,不说出他在哪。”

“我要你说!”司空月猛地站了起来,她所凝聚的涅盘火似是不受控制一般涌向了四面八方,很快整个屋子都起了火。

“奶奶。”黄嫣嫣轻唤了一声,她的境界不算高,至今只在入玄境,这涅盘火她完全受不了。

“快走。”白衣一把拉住林羽琛向外退去,刚退出一步,又一把拉过黄嫣嫣,三人在房子坍塌前的最后一刻才跑出了房间。

前后不过十息的光景,大火就完全吞没了这间房子。

这样的大火自然吸引了许多魔教弟子的注意力,院子里已经站了许多人,涅盘火很快就将房间烧成一片废灰,司空月就站在废灰当中,一点事也没有,她手里的那封信也丝毫没有损毁。

“都给我滚!”司空月声音不大,但是充满了怒火,那群魔教弟子瞬间作鸟兽一般四散而走。

林羽琛三人没有动弹,司空月缓缓地走到林羽琛面前,一双凤目死死地盯着他,“最后问你一遍,他人在哪?”

“不能说,”林羽琛完全不打算松口,“而且我告诉你又能如何?你去找他?你觉得你能找得到他?”

“为什么不”司空月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她低下头,看着手里完好无损的信,以她的涅盘火的威力来说,别说是一封信,就是一万封也是顷刻间就会被烧的一干二净,可是这封信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还是看看这封信的内容比较好。”林羽琛淡淡地说道,同时向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想离这个“疯子”这么近。

思考了许久,司空月最终还是打开了那封信,那封信并不长,只有一张纸,刚刚写满的程度。

司空月很快就读完了,可是读着读着,她的眼角就止不住地流淌出泪水,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一样。

“奶奶。”黄嫣嫣急忙跑到司空月身边,不停地安抚着她。

如果让魔教的其他人看到如今的场景,绝对会当场吓死,一直以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教主司空月居然哭得像一个小女孩一样,这是任何一个魔教中人不敢想的事情。

在遥远的另一边,离岛上,北宸正在入定修炼当中,他身边坐着的是一同入定的小徒弟轩晨,忽然间,北宸紧闭的双眸一下子睁开了,那一瞬,他那双眼睛像是星辰一般。

“你看到了我的信吗?”北宸喃喃道。

一旁的轩晨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随之也挣开了双眼,“师傅,怎么了?”

“师傅今天很开心,不想修炼了。”北宸笑了笑道。

轩晨眨着眼睛,他有点不太理解师傅的话,因为师傅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紧接着,轩晨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因为就在他眼前的师傅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在轩晨的眼中师傅像是变成了明玉,完美无瑕。

北宸曾对林羽琛说过,隐宗修炼需断情绝爱,北宸一直以来也正是这么做的,可是断情不等于无情,绝爱也不等于无爱,只是他将自己仅存的情爱都给了一个人,又将这份情爱深深地藏在了心底。

如今,这份情爱终于得以让那个人知道,北宸最后的心愿也已经达成了,所以在这一天他成就了圣境最圆满的境界。

良久后,北宸睁开了双眼,平静地看向东方,又过了许久,北宸带着还有些迷糊的小徒弟来到了外面,难得地从岛上拿出了一坛酒,更难得的是还给轩晨倒了一点。

“从明天起,你就可以开始学习剑法了。”北宸笑着对轩晨说道。

轩晨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但是能够练习剑法就是他最开心的事了,隐宗的剑法并不精妙,修炼剑法也只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感受剑,日后再修炼御剑指杀的时候也能更好上手罢了。

轩晨只是喝了一口酒就晕倒了过去,北宸笑了笑,自顾自地继续喝着,目光一直看向大海另一边的东方,像是能穿越千万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