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戒不掉你 > 许星尧番外

戒不掉你 许星尧番外

作者:许君三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2 15:08:41

许星尧番外

即使去了纽约, 许星尧还是会频繁地想起时薇。

或倔强的, 或扬唇笑着的, 又或许是冷着脸的, 她的模样在脑海里来来回回, 许星尧无法驱逐。

忘记一个人, 真的很难。

01

纽约的气候很干, 比北京还要干,秋天时降温极快,一晚上能降10度, 许星尧不太喜欢这样的气候,秋冬时很少出门。

但和他一起合租的室友们都极爱浪,晚上会去参加各种party之类的, 每每他们去玩, 还要叫上许星尧。

“一起去吧?

嗨一下,你也该忘记你之前喜欢的那个人了吧。”

“对啊, 星尧你是真的长情。”

许星尧最终还是起身, 默默地穿好衣服:“走吧。”

他倒不是对这些party多有兴趣, 只是室友们也是好意, 盛情难却,他不太擅长拒绝别人, 还是答应了。

就这样, 他和室友们经常晚上一起出去浪, 他在party里也是坐在暗处安静喝酒的人,不热络不活跃, 很符合他的性格。

有一次,深夜11点,许星尧他们的party刚结束,他们笑闹着往回走,讨论着晚上party哪个女生的颜值最高,许星尧对这种话题兴趣不大,他静默地跟随他们走在后面。

夜里的冷风吹到身上,钻心地凉,许星尧吸了一口气,只想快点回去。

就在此时,他前面的室友们脚步停住了。

许星尧也站住,顺着室友们的目光往前看,他们看到了前方的一个女生,女生和一群美国青年似乎起了争执,那群美国人不客气地推了一把这个女生,女生被迫往后退了一步,而后她又毫不示弱地推了回去,一点都没有势单力薄的自觉。

让许星尧不自觉地想起了时薇。

前面的女生穿着很酷,宽大的黑色皮衣,脚上是一双经典的八孔马丁靴,她利落的银色短发在路灯下很醒目,左耳上的白钻耳钉熠熠生辉,如果不是她的身形单薄,侧脸秀气,其实都不太能看出来是一个女生。

“我想起来了这女生是谁了,是黎颜。”

“原来她就是黎颜,得得,那咱们走吧,不用多管闲事。”

许星尧的室友们本来还是想帮忙的,“黎颜”的名字一出,大家都不再看那边,准备继续往回走,许星尧回忆了一下,他似乎之前没听过黎颜这个名字。

那边的形势已经越演越烈,美国青年们神色不悦,逼近黎颜,推推搡搡的,许星尧实在看不过去,往那边走去,他出声叫住美国青年:“你们一群男人欺负个女人,这样好么?”

美国青年们被他吸引住目光,黎颜听到声音,也转头看了许星尧一眼,这样一来,许星尧终于看清了黎颜的正脸。

有点失望,她和时薇完全是不一样的。

时薇妩媚张扬,一颦一笑都充满风情,而黎颜的五官立体深邃,鼻子挺立秀气,野性洒脱的长相中又带着点属于女生的清秀,有点中性风,和时薇的长相迥然不同。

但既然都站出来了,许星尧只得继续:“你没事么?”

黎颜扬眉看了他一眼,没应声,那些美国人不耐烦了,有个美国青年伸手想拍黎颜的肩,黎颜感受到那个人的触碰,二话不说,迅速地一把抓过那个美国青年的手,一拉,再往上一拽,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后,刚才还站着的美国青年已经躺在地上哀哀叫唤了。

黎颜指着地上的美国青年,冷声问那群美国男人:“谁还想试试?”

美国男人们面面相觑,都瞬间安静了。

刚才黎颜的过肩摔动作太快,许星尧完全没反应过来,他怔怔地看着她,脑海里忽然想起来了关于黎颜的传言——

在留学圈子里很出名的一个女生,喝酒抽烟,惹是生非,脾气暴躁,然后,她还是跆拳道黑带八段。

许星尧明白刚才室友们的反应是为什么了。

黎颜,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02

后来许星尧总是能偶遇黎颜。

他和黎颜是同专业大类,一些专业选修课是一起上的,他之前上课都是坐在角落里,没怎么关注别人,这件事之后,他开始注意到黎颜。

很奇怪,黎颜明明和时薇不太一样,可他总能从黎颜身上找到时薇的影子。

可能是她身上的那股飒劲,有点像时薇。

黎颜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上课喜欢做中间靠窗的位置,她很少听课,玩玩手机,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偶尔还会戴着耳机望向窗外,她教室的窗外是高大的翠绿树木,树叶遮天蔽日、郁郁葱葱,将教室都笼罩在一片阴影和清凉之下。

黎颜在望着树木出神的时候,神色有着些许的寂寥,衬得她深邃凌厉的五官都变得有些温柔起来。

许星尧依旧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黎颜。

他也不是故意看黎颜的,但有时候上着课上着课,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就会落到黎颜身上。

连他的室友都调侃许星尧:“你怎么总往那个方向看,醒醒兄弟,老师在正前方啊,你不会看上黎颜了吧?

她可是匹野马,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许星尧问:“她是哪种类型?”

这把他室友噎住了:“……就是,像男孩子一样的女生,不对,可能比男生还酷。”

许星尧低下了头:“不是。”

他不喜欢这种类型。

他只是在透过黎颜,看另一个人,那个他喜欢了很多年的人,怎么忘也忘不掉的人。

03

选修课期中考试的时候,要求分组作业汇报PPT,好巧不巧,黎颜和许星尧分到了一组。

下课后,他们留在教室里讨论PPT怎么做,黎颜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没什么耐心的样子,许星尧给她说自己的思路:“我们可以先从趋势进行分析,得到近些来的文献进展……”

黎颜忽地转头看向许星尧,许星尧对上她的眸子后,一下子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黎颜有一双极干净的眼眸。

纵使她打扮得多中性风,她的这双眼眸都是属于女孩子的,清澈而澄净。

黎颜看他这个反应,似乎觉得有趣,她弯唇笑了:“你叫许星尧?”

“……恩。”

黎颜轻佻地拍拍他的脸颊:“弟弟,你脸红了。”

许星尧更尴尬了,他脸皮薄,性子软,很容易害羞,脸红不红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他强行转移话题:“我们继续讨论PPT……”

黎颜却没有耐心听,她的手很好看,指节纤长清瘦,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她不轻不重地用指尖敲了下桌子:“别讨论了,我问你,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出来帮我?”

她上下打量着许星尧,许星尧长得很奶狗,容貌俊秀,眉眼温和无害,脸颊边的酒窝忽隐忽现,一看就很好欺负,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打过那群美国青年的样子。

许星尧顿了下,实话实说:“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黎颜笑得眼眸都弯起来:“像你初恋是不是?

这位弟弟,你的搭讪方式太老套了。”

她手压着桌子,站起来,懒懒散散地伸了个懒腰,白钻耳钉的光夺目耀眼,她继续道:“平日里没少在后排看我吧?”

……许星尧的脸更红了。

原来这也被她发现了。

黎颜扯唇笑笑:“看在你这么可爱,那天晚上又出来帮我的份上,姐姐以后带你玩吧。”

许星尧知道她误会了,误会自己对她有意思。

但这种东西,许星尧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只得沉默着,任由黎颜抽走他的手机,她半靠在桌边,用他的手机加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加完后,她随手把手机扔回给他:“ok了。”

半晌,她又眼带笑意地凑近他的眼睛看:“成功要到我的联系方式,你别太开心啊。”

04

选修课的期中考试PPT,最后全是许星尧一个人做的,黎颜基本没参与,她不喜欢学习,她最多在每次上课时,给他带一杯无糖可乐。

她非常喜欢可乐,连带着也觉得许星尧会喜欢可乐,哪怕他一次也没喝完过。

许星尧发觉,黎颜其实是生活在自己世界的那种人,她觉得怎么样便是怎么样,所以她活得恣睢又任性,特立独行,得罪了别人也无所畏惧,她身手好,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打十也不再怕的,这更是她无所畏惧的资本。

就连对许星尧也是,她觉得许星尧喜欢他,便经常处处带着他吃喝玩乐,还仿佛是她对他的恩赐一样。

其实许星尧只是不好拒绝而已。

黎颜曾带着他半夜在高速公路上飙车,高速公路上没什么人,有同样年龄的美国佬轻佻地冲黎颜吹口哨,黎颜扬唇笑笑,似乎不在意美国佬的挑衅。

下一秒,她猛踩油门,他们的车直接冲了出去,一路风驰电掣。

许星尧在副驾上死死地握着安全带,面色苍白如纸,他不敢制止黎颜,只能看着黎颜大秀车技,她的车技很稳,花样百出,那些美国佬都被她秀到了,摇下车窗冲两人伸出大拇指,夸赞道:“Perfect!”

黎颜唇边带笑,她转方向盘的动作极帅气,连偶尔骂“**”的时候侧颜都带着凌厉,两人飙完车飙到后半夜,黎颜非常尽兴地停下车,许星尧解开安全带,跌跌撞撞地下车,只觉得自己命都快没了。

他头晕得厉害,蹲在马路边上吐得昏天暗地,黎颜无奈,嫌弃地给他递纸巾:“你也太不行了吧。”

她从车里拿了瓶矿泉水递给许星尧,让许星尧漱漱口,许星尧吐过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多了,他额头上都是冷汗,虚弱无比,黎颜帮他擦了擦汗:“你可以么?”

“没事。”

黎颜认真地打量他半晌,感慨道:“你还挺能扛的。”

还有一次,黎颜在凌晨4点时一时兴起,把许星尧叫出来,说她想去海边看日出,许星尧半梦半醒间接到了电话,以为自己在做梦:“今天温度很低,没做什么准备,要不算了吧。”

电话那边的黎颜说:“那我自己去。”

许星尧瞬间清醒了许多,她一个人去海边……许星尧咬咬牙,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一起去吧。”

黎颜来接的他,两个人很快驱车到了海边,暗沉而广袤的天空下,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寂静而辽阔,零星的星星偶尔闪亮,给夜晚带来一丝微不可见的光,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黎颜靠在车边,望着辽阔的天空抽了一支烟,烟雾袅袅中,她的脸看不真切,她的身影在暗夜中影影绰绰的,许星尧坐在车里看她,每当这个时候,他看着黎颜,都会想起来时薇。

黎颜要比时薇野的多,也比时薇活得放纵和快乐。

不知道时薇现在,是不是和穆辰在一起,他们此刻在干什么?

时薇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恰在此时,黎颜开了他旁边的车门:“你又在走神。”

她抱臂看他:“在想什么?

我发现你经常走神,还经常看着我走神。”

许星尧摇了摇头:“没什么。”

每次走神,只不过是在想时薇。

黎颜也不再追问,她又从兜里掏了盒烟出来,她动作熟稔地打开打火机,从烟盒里抽出支烟叼在嘴上,她一头银色的短发,眯眼点烟的样子很像不良少女,许星尧想了下,还是劝道:“少抽点吧。”

黎颜笑了下:“这就开始管我了?”

话是这么说,黎颜还是把刚刚点燃的烟掐灭了,她皱起眉头,抬眸看了眼海边:“太阳怎么还不出来?”

凌晨的温度低,黎颜只穿了个黑色的连帽加绒卫衣,冷得跺了跺脚,许星尧终究还是于心不忍,把自己的牛仔外套脱下来,从后面披到她身上:“你穿着吧。”

黎颜诧异地看他一眼:“你不冷么?”

许星尧里面穿的很单薄,他肤色很白,脱了外套以后,脸上立刻染了点浅红,鼻尖都冻得微微发红。

“我没事,你是女生,你穿厚点。”

黎颜也不再客气,她稍微拢了拢他披在自己身上的牛仔外套,外套上还带着许星尧的味道和温度,源源的暖意从外套上传过来,她的心好像也变得温暖了些,她看着许星尧,声音比平日里低一些:“很久没有人和我说这句话了,你是女生。”

她脾气差,打扮得也很中性,干仗更是毫不手软,男生们都会有点怕她、对她敬而远之,许星尧却依旧把她当成女生一样怜惜。

许星尧的声音在夜色里有点温柔:“你就是女生。”

黎颜忍不住笑了,唤他的名字:“许星尧。”

“恩?”

她说:“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了。”

05

那天清晨,日出还是没看到,纽约秋天的温度实在太低了,两个人都冻得不行,还是没等到日出便回来了。

回来之后,许星尧感冒了。

他发了高烧,请假在家,喝了退烧药以后沉沉睡去,他做了很多很多的梦。

梦里一片混乱,迷乱的人影走来走去,嘈杂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地响着,吵得人头疼,梦里的场景也一直在变换着,一会是凌晨的海边,黎颜和他说“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的场景,一会又变成了时薇,时薇拎着生日蛋糕,笑意吟吟地递给他的情境……

他的心情也苏子和梦境的变换起起伏伏,和黎颜在海边时,许星尧其实有些不知所措,黎颜说她好像有点喜欢他了,可他还没有忘记时薇,无法开始下一段感情,这本身对黎颜也不公平,可最后他依旧什么也没解释,有些话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怎么说都很伤人。

而在梦里看到时薇时,他仍旧会欣喜,可下一秒,时薇切完蛋糕后,给他亮出了自己手上的戒指,她唇边带着笑意:“我结婚了,星尧。”

许星尧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

……

许星尧闭着眼在梦里挣扎着,他眉头紧锁,清秀的脸上有一层薄薄的红晕,额头也都是细密的冷汗,黎颜趴在床边看他,问他室友:“他这么睡有多久了?”

“四、五个小时吧。”

许星尧的室友们站在他们旁边,瑟瑟发抖地回答。

就在半个小时前,黎颜大力地敲着门,硬生生吵醒了这房间的所有人,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找到的许星尧的地址,许星尧室友们被吵醒,没好气道:“谁啊?

不知道这都是男生吗,女生不能进来。”

黎颜在门外说:“许星尧是因为我生病的,我来照顾他。”

“他都喝了退烧药了……”一个室友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然后黎颜便直接闯了进来,她丝毫不顾那些裸着上身、睡衣都没穿的男生,径直奔到许星尧住的屋子前:“他住这间么?”

看清是黎颜,别人哪里敢拦,室友们抖着嗓子点头:“……是。”

于是,黎颜推门而进。

她发现许星尧在睡觉,动作不自觉地轻了些,在等了许星尧一会后,许星尧还没有苏醒的迹象,黎颜有些担忧了,她将手轻柔地放到许星尧的额头上:“他不会烧傻吧?”

室友们其实很想去自己房间里休息,却又不敢走,只得站在这里一起陪黎颜。

他们回答:“不会的,他已经退烧了。”

又等了一小时后,黎颜没耐心了,她摇了摇许星尧,把许星尧生生摇醒,许星尧在迷蒙中睁开了眼,朦胧间,他看到一张女生的脸,女生神色担忧,许星尧下意识地唤道:“时薇。”

室友们全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时薇,这明显是个女生的名字。

黎颜眯了眯眼,回头问他的室友们:“时薇是谁?”

室友们齐齐摇头:“不知道。”

“不认识”“他可能在说梦话,你别在意。”

……

想也知道,这群人都在瞒着她。

黎颜眼眸里的温度冷了下来,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许星尧,许星尧神思逐渐地回笼,他的瞳孔聚焦,也看清了面前的人,不是时薇,是黎颜。

黎颜神色不太好看,她说话很慢,咬字清晰:“许星尧,我问你,时薇是谁?”

许星尧大脑还有些混沌,他极慢地眨了下眼,声音轻柔:“我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

顿了下,他继续补充道:“我之前和你说过,你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时薇就是那个人。”

06

黎颜没有再主动找过许星尧,也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选修课的期末考试要求,要求把期中考试的PPT完善,增加广度和深度,撰写成小组paper的形式,许星尧下课时只得继续找黎颜,黎颜却像是压根没看见他这个人一样,拿起包便走。

许星尧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在自动贩卖机买了易拉罐装的无糖可乐,看着她边走边喝,她喝干净最后一口可乐之后,终于回头看他:“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许星尧开口:“期末考试的这个paper作业……”

黎颜直视着他,她的银色短发被风吹起来时,头顶上的几根立着,让她显得有些躁:“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我,我们再来谈作业。”

许星尧应道:“好。”

“你之前其实根本不是想搭讪我,是吧?”

“恩。”

“你每次走神的时候都在透过我,想她吧?”

许星尧回答得有些艰难:“……恩。”

“你从来没对我有意思,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

许星尧说不出来话了。

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黎颜手上用力,易拉罐让她捏到变形,她一抬手,用力将变形的易拉罐掷到他脚边,易拉罐与地面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清脆响亮,她冷冷地看着他:“没人告诉过你,放不下前任的时候,别来招惹其他女生吗?”

许星尧徒劳地为自己辩解:“我没招惹……”

他的话惹得黎颜更大的火气,她的声音是女低音,发起火时音调显得压抑:“你没招惹?

那我邀请你时你不会拒绝么,陪我去飙车的是谁?

在海边给我披衣服自己感冒的又是谁?”

许星尧沉默了,不会拒绝一直是他的问题,而且,因为她的气质有点神似时薇,他其实从未想过真正去拒绝。

他走近黎颜,轻轻地拽住她胳膊,小声道:“对不起……”

话还没说完,黎颜直接顺势扯过他胳膊,反手一按,两人都听到了一声脆响,许星尧痛得闷哼一声。

他的胳膊被黎颜弄脱臼了。

黎颜退后一步,冷眼看他:“别碰我,我嫌脏。”

许星尧疼得冷汗直冒,他忍耐着疼痛,费力地说:“期末的paper作业……”

“你写吧,不用带我名字,”黎颜没再看他一眼,只给许星尧留下了她的背影,她单薄清瘦的身形,惹眼的银色短发,逐渐远去,一如他初见她那样。

她的声音远远地从前方传来:“这课的分,我不要了。”

07

许星尧和黎颜依旧还会在学校偶遇,现在的他们更像是陌生人,或许比陌生人还不如,擦身而过的瞬间,黎颜的眸光不会在他身上停留半分。

许星尧走出好远后,还是会忍不住回头看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他对黎颜很内疚。

上课的时候,他目光落在黎颜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室友们在他眼前摆摆手:“你不会真喜欢上黎颜了吧?

怎么天天盯着人家看?”

许星尧回过神,摇了摇头。

人的感情真的很奇怪,之前黎颜天天主动来找他时,他动不动会想起时薇,也没太把黎颜放在心上,可现在,他每天想起时薇的时间越来越少。

反而是黎颜,许星尧每次偶遇黎颜,看着黎颜对自己的漠视态度时,心都会不自觉地抽痛。

这种痛感不强烈,却持久而微妙,他分不清是内疚的成分多一点,还是其他什么成分更多。

纽约的秋天很快过去,冬天在飘散的雪花中来到,这一个秋天,许星尧都和黎颜没什么交集,他们一起选的那门选修课,他依旧还是把黎颜的名字写了上去,算是一种变相的补偿。

哪怕许星尧知道,这样的补偿,黎颜压根不屑要。

关于黎颜,他大多数都是听别人说的,听说她又和美国人们打了一架,她几乎没受伤,那些外国人好多被她揍得送进了医院;听说她有次在校园里帮人抓小偷,后来小偷被她打到求饶……

没有他的日子里,黎颜还是活得那么肆意飞扬。

不知道为什么,许星尧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世上果然没什么人离了别人便活不了。

只是,他一想起之前他和黎烟冻得蜷缩着在车里等海上日出,在公路飙车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怀念。

更多的情绪是悲凉,他们关系曾那么亲近过,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08

这学期的课程结束后,纽约久违地下了一场大雪。

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住地面,洁白又温柔,仿佛能把这世间的苍凉和冰冷都掩藏掉一样,时间静止,天地安静。

夜晚,许星尧从超市里买了一些日用品,他拎着日用品的袋子往回走,他走得很慢,低头看着自己在雪地上踩出的一个又一个脚印,听着鞋底踩在枯枝上的嘎吱声,享受着静谧的时光。

他走到拐角处时,从前面的巷子里走出了黎颜。

黎颜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短款机车风外套,她手里拿着两瓶酒,一瓶一瓶地对瓶吹,她仰头喝酒的样子很A,只是她的脚步虚浮,明显是醉了。

醉到没注意到身后的许星尧。

这么晚,她还喝醉了,即使是跆拳道黑带八段,也不一定能够自保,她树敌又那么多,许星尧实在放心不下,跟在她身后,想把她平安送回家。

这样一前一后大概走了半个小时,黎颜喝完了手中的酒,她把酒瓶远远地扔进垃圾桶,一次投中后,她还大声笑道:“中了哈哈哈哈。”

醉得像个女疯子。

许星尧无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他继续跟着她走,七拐八拐之后,黎颜终于到家了。

她从衣服兜里掏出钥匙,摸索着想开门,她找了很久也找不到正确的钥匙,蹲下去把钥匙往锁孔里插,却怎么插也插不进去,黎颜嘀咕道:“你快进去啊,给我进去。”

许星尧看不下去,还是现身,帮她找到正确的钥匙,门应声而开。

黎颜看到许星尧的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她变得很乖,呆呆地站着,直到许星尧和她说话:“门开了,你可以进去了。”

她才有所反应。

黎颜鼻子一皱:“你为什么总要多管闲事啊?”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鼻音。

许星尧有些心软,喝醉的黎颜要更可爱一些,他扶住她,不回答这个问题:“你喝多了。”

顿了下,许星尧又换上说教的语气:“以后不要再喝这么多了,很危险。”

黎颜顺势半靠在他的身上,她短发上染了点雪花,衬得她肌肤白皙,她不高兴道:“你凭什么管我?

我爸也管我,不想我做音乐,把我送到这语言不通的破地方读书,不管我喜不喜欢。

你也要管我,你又不喜欢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许星尧大概知道了她的一些过去,她这么放纵不羁,可能也是对她专横父母的一种反抗。

也是个可怜人。

许星尧有点心疼,语气放软:“你好好休息吧。”

黎颜乖乖地被他扶到沙发上坐好,在许星尧要走之前,她开口叫住他:“许星尧。”

“恩?”

“我觉得你其实已经喜欢上我了。”

黎颜的眸色认真:“你每天上课还是会偷看我,而且也不怎么走神了。”

月光映着雪色,她的黑眸亮如星辰,唇形秀气,容颜很美。

许星尧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09

第二天,黎颜主动来找的许星尧。

清醒以后,她又恢复成飒而A的样子,她懒洋洋地挡在他面前:“昨晚你送我回家的吧?”

她的黑眸咄咄逼人,仿佛能看透他,许星尧的脸红了,他偏过脸不看她,小声道:“恩。”

黎颜笑弯了眼:“弟弟你总是脸红啊,不说实话可不乖,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上课偷看我,还跟踪我,这回不是我自作多情吧?”

这又是个许星尧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

他不得不承认,他好像现在……确实对黎颜有点心动了。

黎颜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把手上的一杯橙汁递给许星尧:“谢谢你送我回家,知道你不喜欢可乐,那尝尝橙汁?”

许星尧望着她手上的橙汁出神,黎颜也是在改变的,之前的黎颜,她以为别人喜欢什么便是什么,而现在,她开始察觉到别人的喜好,也逐渐地学会了关心别人。

黎颜抬眸看他:“我听过一句话,忘记前任的最快方式,是开始下一段感情,所以,我们试试?”

许星尧有些犹豫,他还没做好准备,但他也没办法再拒绝黎颜第二次,他已经让黎颜受伤过一回,这次,他不想再伤害她。

许星尧低声说:“我有时候依旧会不自觉想起她,你会介意吧……”

“没事,”黎颜的眸里似乎藏着光:“你喜欢她多少年?

三年?

四年?

还是五年,最多也只有这么多年而已,而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年,十年,甚至二十年,足够你忘记她。”

安静半晌,许星尧开口,他答应道:“好。”

黎颜都不介意,他没理由不同意,他也会尽可能的忘记时薇,然后好好地、全心全意地去爱黎颜。

黎颜心满意足地笑了。

她像只找不到孤林的野鸟,无处可去,其他人都把她当成异类,害怕她,远离她,只有许星尧会温柔地和她说“你是女生”,也会怜惜她。

现在,他的眼里已经有了她。

所以,她会用漫长的余生,让他的眼里只剩下她。

野鸟归林,她终于找到了她的林。

就让他们在这片世外的森林中,重新开始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