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道为观止 >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9章:月殒

道为观止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9章:月殒

作者:说阿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7-02 15:24:10

“不要...”

“不要...”

“月姬,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月姬...”

阴暗潮湿的山洞,伸手不见五指。

原是瑟瑟发抖的李奈何,此时却冷汗淋漓。

迷迷糊糊的他,看见了月姬。

那个身披月袍,头戴月冠,笼罩在月光下,孤独的女人。

两百多年前,李奈何是在第一次遨游星海时,遇见了这个让她终生难忘女人。

月色如水,她亦似水。

她要李奈何,带着她离开那孤寒的月宫,陪着他一起仗剑天涯...

她是李奈何的第一个女人。

可是,她死了。

死在无情的天罚之下。

临别前,她说,公子执剑,杀意纵横,这样不好。我死后,便化作公子扇,永远的陪伴在公子身前。

二十年后,李奈何亵渎了天道。

纵是生命残存了下来,却重伤了道基。

从此,他沦为风流公子,玩乐于天地之间...

战意,泯灭了。

意志,沉寂了。

她用生命化作的公子扇,被他永远的葬在心头。

从此,公子无扇。

阴暗的山洞里,泛起了盈盈的月光。

李奈何光滑洁白的胸口,照映出一柄折扇的轮廓。但见这轮廓逐渐清晰,月光映向山洞,那通体月白,泛着点点星光的公子扇,静静的浮在李奈何眼前。

展,则漫天星辰失色;

收,则幽渺万籁无声。

浩瀚月色无穷尽,点点星光尽风流...

“月殒...”

这是李奈何为了奠念月姬玉殒,而取的名字。

月姬消殒,是为月殒。

“是你吗...”

月殒有灵,闪烁着月色,落入了李奈何的手中。

“对不起,让你蒙尘两百年。”

“以后,不会了...”

...

“我的哥哥...”

“李某人?”

“李天意?”

“妹妹炼好了助兴的药,你可要珍惜哟。”

肥猪来了。

她拖着沉重如小山般臃肿的身子,踏着碎天裂地般的步子,跑来了。“这是妹妹在万邪祖箓里找到的好东西,会让你欲罢不能,欲仙欲死。”

“天意?”

“某人?”

“哥哥?”

“莫怕莫怕,很好喝的,妹妹我已经喝过了,现在轮到你了。”肥猪咯咯的笑声,让得本就暗黑的环境,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

“肥猪,把衣服还给我!”

“别急嘛,哥哥...奴家还要用你,增加万年的修为呢。”

肥猪的笑声愈发狰狞。“到时候,我先杀了你,再去衍月宗,杀死陆长生全家,为我儿报仇,嘿嘿嘿嘿...”

从肥猪第一次称他李天意的时候,李奈何心中就有了疑惑。

此人断不会是陌生人,而且还是最近才有过接触的。

和陆长生有关,为儿报仇...

沈从...

“沈浮,你是沈浮?”李奈何大惊,跳起脚,满心不敢置信的看着黑暗中那两颗绿油油的眼睛,心中的惊愕,久久不能平静。

“你怎会变成女人?”

“你不提我倒是忘了,我为男人的时候叫沈浮...”肥猪的眼中,狠厉再现。“但是,你知道的太晚了,我要和你双修。”

“凭你?地灵境的修为吗?”不久前,肥猪好像提过万邪祖箓,李奈何也就释然了。

邪门外道,总会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变数。

“我纵横天下三百年,你却当我是花瓶?”李奈何冷笑,就算法力被封禁,又当如何?

月殒,神兵排行榜,排名第七。

纵然李奈何修为受限,操控月殒,发挥不出万分之一的威能。但对付地灵境的肥猪,足够了。

莫说肥猪只是地灵境,就算他是天灵境。

有月殒在手,李奈何也悍然不惧。

“万邪祖箓,算是你的机缘,你若沉寂百年,专心修行,我李奈何倒也敬你是个人物。而你,不过才潜藏了两个月,修为不过地灵境,就想着复仇?”

李奈何冷笑。“那是你想瞎了心!”

“你好美,哥哥...你好美...”

突然,肥猪疯了似的,朝李奈何扑来。那两颗绿油油的眼睛,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赤红色。

“药?”

“她说她喝了药?我次奥...”

“哥哥,你真好看!”李奈何躲了过过去。

早已意乱情迷的肥猪,就这样机械的扑、抓...

“月殒!”

突闻一声断喝,月殒闪现。

李奈何手执月殒,揶揄的笑道。“肥猪,既然你觉得我这么好看,那么,我要你的命,这点小小的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不过分,哥哥,真好看...”

“倏...”

月光掠过,星光流连,猪头落地。

肥猪沈浮。

卒!

...

神庙前。

“奈爷,阿奴儿错了,阿奴儿真的知道错了,阿奴儿再也不离开奈爷,再也不离开了...”阿奴儿狠狠的扑进李奈何的怀中,紧紧的环抱着李奈何,哭声肝胆欲裂,听的李奈何,心都碎了。

“乖,没事了。”

李奈何抚了抚阿奴儿的青丝,满是宠爱的说道。“这是意外,谁能想到那个人会是沈浮?”

“好了,别哭了。”

说着,李奈何走到苦乌身前,将苦乌扶起来。“这本就是一场意外,你这一跪,我心里倒是觉得不是滋味了。”

“刚哄好阿奴儿,你还让我来哄你?”

“不...不用。”

山洞,就在山坡另一侧的断崖下方,也怪不得他们隔了两个时辰才找来。

人都撒向四面八方,谁能注意到脚底下?

还是阴慝儿靠谱,它梳理了肥猪离开后,周围所有的蛛网。再映出镜像,一个一个的比对,足足筛选了两个时辰...

“长生,素素,连你们也惊动了,真是抱歉。”李奈何走到陆长生夫妇身前,拱手致礼。

“师兄,她没把你怎样吧?”素素关切的问道。

“奈爷,人没事就好。”陆长生回礼,转而愤然道。“沈浮这个畜生,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那日沈从风被他抬回家中之后,便被沈浮这个畜生取了性命。”

“那可是他亲生的儿子啊,真是丧心病狂!”

李奈何点头,算是承了陆长生的情,便见他从袖袋里,掏出一块黑玉,递到陆长生手中,并附耳上前,悉悉索索的说了些什么。

“奈爷此话当真?”陆长生听完李奈何的耳语,嘴角高高扬起,再也落不下去。

“你不想?”李奈何反问道。

“想,做梦都想。”陆长生喜道。“今天长生便和奈爷,不醉不散!”

“好,不醉不散!”

***

水榭。

小荷露尖角,鱼儿水面游。

月色如水。

送走了酩酊的陆长生,李奈何坐在廊亭里,遥望夜空。

今晚的月色,格外的美。

阿奴儿捧着纱衣,从身后悄悄给给他披上,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的陪着他。

李奈何牵起阿奴儿柔荑般的玉手,捂在胸口。

月殒。

心思流转,公子扇突兀的浮现在李奈何眼前。

“好漂亮的公子扇...”

阿奴儿目光灼灼,看着李奈何将公子扇握进手中。“嗯,这样就完美了,阿奴儿早就觉得奈爷手里缺些什么,原来是缺一柄公子扇。”

“两百多年前,有个人,跟你说过同样的话。”

“她叫月姬。”

“给我讲讲你和她的故事,好吗?”阿奴儿的头,深埋进李奈何的胸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