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铁血豪侠 > 第一章 闯荡江湖

铁血豪侠 第一章 闯荡江湖

作者:潇洒老弟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7-02 15:24:14

时值六月的天,天气闷热,山间小路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正在啃着牛肉,手里还拎着葫芦,嘴里哼着欢快的曲子,慢悠悠的向前走着。让过往的行人也频频回头注视,只因为这孩子哼唱的曲子真好听。

少年从怀中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俊朗的脸庞微微一笑,这是他之前路过赌馆帮忙得来的。有了这些东西,就全当行路盘缠,少年心里一喜,举起酒葫芦仰头畅饮起来。

走了六七里地,少年隐隐约约听见一阵叫喊声,声音有些凄惨。这让少年非常的惊讶,发现声源在一里外的草丛里,少年品性善良,担心有人碰难事,急忙迈开大步走上前去看望。

容等少年走近一看,只见六个彪形大汉正在围打一个老者,那老者穿得锦衣玉帽,看身份就是大户人家。这六个大汉短衣襟打扮,一个个凶神恶煞,老者口里不住的喊着求饶,这些大汉咧嘴大笑,异常跋扈。少年剑眉紧皱,当即大声呼喝道:“都住手!”这一声喊话,如同晴天霹雳,六个大汉包括被打老者,全都大吃了一惊,六个大汉急忙停手。

少年利用这机会上前去搀扶老者,见他嘴角溢血,被打的鼻青脸肿。手里牢牢的抓着钱袋,看了少年一眼,老者急忙道:“多谢小友相救。”少年道:“老人家您快走。”老者神色惊慌,知道少年一片好心,忙道:“怎地?你想缠住他们?不可啊,小老儿可不能连累你,你快走吧。”

“嘿嘿嘿,原来是个毛头小子,把吓了老子一跳,你还想路见不平仗义相助哇,在老子这里可行不通。”说话的是个三十来岁的黄脸大汉,抱着膀子看着眼前的少年。身后的五个大汉仰头大笑,先前他们以为来了什么江湖好汉,等仔细一看,是个眉清目秀的俊少年,几个人倒是虚惊了一场。

少年怒从心中起,喝声道:“着实可恨,你等恃强凌弱,怎可欺负一个年迈老先生,也不怕被人耻笑么。”少年双手紧握着拳头,怒视着六个大汉。

黄脸大汉回过头,六个大汉同时冷笑,黄脸大汉嬉皮笑脸道:“怎么,你小子还想教训我们几位呀,你小子有这个本事嘛。”说着,还挥了挥大号的拳头,以示威胁。

身后的五个大汉仰天狂笑不止,在他们看来,这少年就是羊入虎口,自身都难保喽,竟还想路见不平一声吼。

“老人家快跑!”少年低喝一声,拉着老者就跑。六个大汉神情皆是一愣,没想到这小子出其不意打算逃跑,六个大汉分两拨追了过去,顷刻间就把一老一少围在中间。

黄脸大汉笑呵呵道:“嘿嘿,小子你挺狡猾啊,敢和我们弟兄叫板,今天正好教训你怎么做人。”少赶紧把老者护到身后,心里非常紧张,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显得很从容。

少年喝道:“欺负老幼算什么本事。”黄脸大汉怒道:“老子从来就做欺负人的勾当,一个老棒子和一个小畜生,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少年怒道:“不要为难老人家,他这般年纪啦,禁不住你们毒打。”

六个大汉仰天狂笑,黄脸大汉眼珠一转,说道:“放了这老东西倒也可以,能有什么好处啊?”老者忙道:“小伙子不要相信他们。”黄脸大汉过来一把推倒老者,嘴里怒道:“老东西给老子放本分点儿。”

少年赶紧扶起老者,怒视着黄脸大汉,口中喝道:“混账,不就是想要点钱财之类么,给你们拿去,不准再欺负老人家了。”说罢,少年从怀里拿出十两银子,扔给黄脸大汉的手中。

六个大汉很是惊讶,没想到眼前衣衫褴褛的少年身上竟有十两银子,黄脸大汉眼珠一转,继续道:“嘿嘿嘿嘿,这只能让老东西自己走,至于你小子嘛......”少年气得直咬牙,哪还不清晰对方的话外之音,却又无可奈何,从怀里拿出另外十两银子,开口道:“大丈夫言而有信,这下可以放我们走了罢。”六个大汉眼冒精光,今天可是小赚一笔呀。

“哎呀孩子你好糊涂啊,他们这是在诈你呢,你就是拿出一千两银子,他们也不会放了我们爷俩。”老者唉声叹气,急得直跺脚。

黄脸大汉嬉得意的笑道:“嘿嘿嘿,这老棒子说对了,老子从来都讲空话,臭小子,你倒是傲啊,先前的气势哪去了。”黄脸大汉一甩头,其他几个大汉向少年围拢,少年心里慌张,脚步连忙往后退去。

六个大汉不怀好意的笑着,少年双手紧握着拳头,忽然大喝一声,一个跟步上前,竟将黄脸大汉扑倒在地。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少年大喊道:“老人家快跑。”少年骑在黄脸大汉身上,探手用力掐着对方的脖子,黄脸大汉吃了大亏,其他几个大汉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老者有些慌张,还在看着少年。急得少年喊道:“您快走!不要管我,迟了谁也走不掉,不要犹豫不决。”老者无奈,急忙往出跑,少年大喊道:“你等不许追,你们老大在我手中。”五个大汉被他一喝,一时还真没敢去追,一个个面面相觑。

没想到少年的力气这么大,黄脸大汉顿感呼吸困难,颤声道:“你们废......废物啊......快过来帮......帮忙啊,老子快要......要归位了。”五个大汉这才跑上前,有俩人一把抓住少年的双臂,还有俩直接把少年抬起来。另一个照着少年的肚子狠揍了一拳,少年感觉疼痛无比,疼得眉头紧皱,但未哼一声。

这会儿黄脸大汉刚缓过气来,面色憋得通红,心里多少有些惶恐,他没想到一个俊朗的小孩子气力这般大,仿佛从阴间走了轮回。

“臭小子,老子差点命丧你手,阴沟里翻船,今天老子结果了你。”黄脸大汉站起身,来到少年的面前,满面的怒气,眼露凶光。黄脸汉从怀里拿出一把刀子,小刀寒光闪闪,少年知道躲不过去了,仍是面不改色,剑眉高挑,紧盯着黄脸大汉看。

突然,一阵马蹄銮铃声响起,铃声悦耳动听,少年和六个大汉皆是一愣,都看向銮铃声音方向。

前面是一匹大白马,马鞍桥上端坐着一位美少女,看年龄十五六岁,身材高挑,体型不胖不瘦,光洁的脸蛋粉里透红,柳眉弯弯,双目如同宝石,身披一件红衫,腰里悬着佩剑,这姑娘生得标致大方。

再看美少女身后,跟着十匹青鬃马,十个男子身披蓝衣,腰悬铁刀。分两侧在美少女的身后,这些人个个都人高马大,显得很有气势。

美少女看见六个大汉抓着一个俊少年,看样子是要行凶,美少女柳眉一挑,策马赶奔过来,纵身从马背上跳下来,动作十分灵敏。

少年看在眼里,暗赞道:“好一个侠女啊,相貌和武艺都是上乘。”口中喝彩道:“好身手!”

美少女走过来,红衣飘飘,气质非凡。六个大汉看得有些痴呆,不由自主异口同声道:“好美的姑娘!”

美少女道:“你们六位这是为难人,快放开他。”说话声音清脆响亮,却又美妙动听。

黄脸大汉冷笑道:“漂亮的姑娘,要你多管闲事啊,识相的赶紧走开,这小子惹到了我们弟兄,正好哥六个出出气,闲杂人等不许管事。”

美少女淡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依我看,几位大哥大人大量,就网开一面,别为难这位兄弟。”女子这一笑,格外的美丽动人。

黄脸大汉冷声道:“笑话,莫非姑娘和这小子是夫妻嘛?若真如此,我们弟兄可以网开一面,不知是不是露水夫妻。”他这话一出口,其他五人仰头大笑。六个人不怀好意的盯着美少女,眼神里满满的污浊。

少年闻听大怒道:“住口,不准轻薄这位姑娘,你们几个混蛋不说人话,道德败坏,实属武林败类。”

美少女被他们说得满面通红,怒火燃烧。黄脸大汉让少年一说,有些面红耳赤,抬起拳头就要下手。忽然,黄脸大汉惨叫一声,身子飞了出去,身子一歪,登时晕死过去。

五个大汉大惊失色,看出手之人,正是眼前这位美少女。五个大汉互相一对眼,拿出小刀就动手。美少女微微冷笑,早抬腿踹飞了一个,身子‘咕咚’摔在地上,也是昏迷不醒。反手打翻一个,登时晕了过去。其他三人一声惊呼,被美少女一个扫堂腿全部撂倒,三个大汉头部着地,遭到了磕碰,全部晕了过去。美少女出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少年看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嘴吧,目光紧盯着美少女看,眼中充满敬佩的神色。美少女正好抬头,看见面前少年,虽说他衣衫褴褛,但却是眉清目秀,又被他目光注视,不知为何内心竟有些紧张,微微低下头,连她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可能让对方误会,少年忙拱手道:“多谢姑娘仗义相救,在下董宽感谢姑娘。”说罢,董宽欠身施礼,表达对人家姑娘的尊重。

美少女微笑道:“客气啦!实在看不惯欺负人的行径,你怎会和这些混蛋发生冲突,看你也不像惹事生非的人。”

董宽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呀,是这么回事......”

董宽详细的说明了经过,美少女听得义愤填膺。暗想道:“他不会武功,却不惧怕恶势力,萍水相逢,却敢勇于救人,真是难得呀。随即怒喝道:“这几个混蛋真可恨,还要拦路抢劫,更要行凶作恶,杀了他们几个。”说完,匣中长剑已经亮出,寒光闪烁,就要结果六人性命。

董宽忙制止道:“姑娘不可!你已经教训了这几个混蛋,万万不可再伤人性命,还请高抬贵手。”美少女娇嗔道:“你呀就是太善良啦,人善被人欺啊,赶快回家罢,好与家人团聚。”

哪知,美少女的话音还未落,董宽神色悲伤,脑瓜缓缓低下,泪水在眼圈里打转。美少女微微一愣,不知为何,看见董宽伤心,自己竟然有些心疼。

“别伤心啦!是不是我方才的语气说重了?”美少女轻轻拍着董宽的肩膀,轻声细语的安慰着。

董宽摇着头道:“几句话语让在下就不快,岂不是心胸过于狭隘,只是让我想起了父母双亲,心中实在难受,在我十岁的时候,爹和娘就离开了我。”美少女才知他身世悲苦,低声道:“实在对不住,是我让你想起了伤感往事。”董宽摇摇手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还要谢谢姑娘方才的搭救之恩。”美少女微笑道:“客气,我叫云水清,论年龄应该比你大。”

董宽道:“在下今年十四岁。”云水清微笑道:“我十五岁,正好年长你一岁,我叫你阿宽,你可以喊我清姐。”董宽点头轻声道:“清姐!”水清姑娘甜美一笑,脸庞甜美动人。

“你们稍等一会儿,先原地休息。”水清姑娘朝着一众随从吩咐道。众人齐声应道:“是!”

云水清转过头道:“阿宽,和姐姐说说你的身世经历。”

二人坐在一块石头上,董宽缓缓说道:“小弟是大同府董家村人氏,原本一切安好,在我十岁那年,家乡闹了瘟疫,村庄人口几乎殆尽,双亲也离我而去。可小弟却没有任何病状,当时我年幼无助,幸好邻居洪叔和洪姨收留了我,还替我料理了父母后事,他们夫妇没有子嗣,待我如同亲生骨肉,那段时光我非常快乐,可惜好景不长啊,我十三岁时候,洪叔夫妇也相继离世。从那以后小弟就离开家乡,一个人在外行走飘荡,有时碰见农户做农活,就去帮帮忙,还能赚一些钱用,这一大年我一个人行走江湖,四海为家,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这潞州城境内。”

云姑娘静静的听着,很同情他的遭遇,泪水从美目划过。真是世事无常,每个人都有一段伤心的往事。云姑娘很惊讶,董宽一个人能支撑到现在实属不易,对董宽的经历,云姑娘既同情又佩服,足可以看出他很坚强。

“阿宽,和姐姐回云家庄罢,我父母他们很好客的,不要一个人孤零零游走了,这江湖人心险恶,稍有不慎就会丧失性命。”云姑娘劝说道。

原本只是萍水相逢,人家就如此厚待自己,董宽心下十分感动,觉得暖洋洋的。遂开口道:“清姐好意小弟心领啦,但小弟漂泊自在惯了,我还是打算浪迹天涯。”

二人很投缘,望着天色不早,董宽就要告辞离去。云姑娘叫住他,从行囊里拿出三百两金子,董宽心里好生感激,但哪里肯要。

云姑娘道:“阿宽,一个人在江湖行走不容易,这些钱财对你有帮助。”董宽几番拗不过,只好接下金子,拱手道:“大恩不言谢,小弟以后若是发达,定会还回钱两的。”云姑娘娇嗔道:“你呀,总是那么的客气。”又言道:“这些金子你用黑包裹兜着,千万别让人发现。”

董宽莞尔一笑道:“小弟记下啦!天色不早,清姐多保重。”云姑娘道:“阿宽,如若有为难之事,速来云家庄找我。”董宽非常感动,轻轻的点点头,和云姑娘辞别。

董宽的身影逐渐消失,云姑娘轻叹口气,心中很挂念。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云姑娘自言自语道:“阿宽!你多多保重。”

在这个时候,那六个昏倒的大汉已经醒了过来,看见眼前的美少女,六个人吓得惶恐不已。

黄脸大汉仗着胆子问道:“这小姑娘,你究竟是何人?”边说话边往后退,其他五人亦是如此,都见识到了云姑娘的身手,如何不惊恐。

云姑娘看了看五人,微笑道:“怎么,想找本姑娘的晦气么?说也无妨,在下云水清,家住潞州府云家庄,你等大可以登门来拜访。”

“什么!”六个大汉吓得浑身一颤,好悬没摔倒。

武林中谁人不知哇,云家庄是北方武林镖局的总舵。庄上有两位庄主,大庄主云广林,人送绰号‘铁刀太保’。二庄主云广平,江湖人称为‘圣手金刚’。这二位庄主武艺高强,掌握着北方武林镖局的事务。黑白两道朋友不少,号召力很强,掌管北方镖局十余年,北方地界的山贼流寇听说是云家庄的镖,从来不会动手脚。

“哎呀呀,原来是云家庄的千金云姑娘,小的等六位有眼不知泰山,先前就是误会。”黄脸大汉满脸赔笑,边说边退。一挥手,五个大汉跟着他狼狈逃窜,消失的无影无踪。

且说董宽,行走二十余里,感觉腹中发空,正好看见前面有家面馆,周围并无其它。董宽快步走了进去,店内的人不算多,董宽吩咐店伙计,就上了二楼。

二楼用餐的人不少,董宽坐到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时景不大,店伙计端上一碗热汤面,还有一盘酱驴肉,还沏了一壶茶水。董宽大口的吃起来,没多久,就把桌上食物消灭的干干净净。

“伙计来结账。”董宽喊道,店伙计笑道:“来啦!”

董宽从黑包裹里掏金子,他手里一着急,从包裹掉出三十两金子。店伙计非常惊讶,看这位衣衫褴褛,钱财可不少。董宽急忙捡起,付了账离开客店。

吃饱喝足,董宽慢悠悠的向前走着。此刻天色渐暗,道路上也没有什么人,董宽心里想着云姑娘的恩情,自己以后一定报答人家。

“嘿嘿嘿,站住!”身后响起说话声音,董宽刚回过头,发现了三个中年男子,一个个不怀好意。

这三个人生得很滑稽。中间这人是矮个子,身高不满五尺;左边这人身高九尺多,身材极瘦,长着两撇八字胡;右边这人是个秃头,身材肥胖无比。三个人不怀好意,之前在客店用餐就有这三位,董宽就知道来者不善。

矮个子男子道:“小兄弟,快把你身上的金子拿出来,我们保你无事。”

董宽心里一惊,都怪自己大意,先前吃饭结账的时候,金子不小心从包裹中掉了出来,准是这三个家伙瞧见了。三个贪心的家伙显然是起了歹意,一路暗中跟随。

董宽赔笑道:“三位说什么呀,在下身上并无值钱的。”

八字胡男子瞪着眼睛喝道:“少要胡说,适才你在客店结账,金子从怀中掉了出去,我们哥三个可全瞧见了,你不许隐瞒,速速拿出来。”不知不觉,三个人手里多出一把锋利的小刀。

见势不妙,董宽撒脚就跑。光头男子喊道:“这小子耍我们,揍他。”三人速度很快,跑了三里地就追上董宽,秃头男子一把按住董宽。

矮个子男子笑道:“让我来搜身。”董宽使劲挣脱,光头男子笑道:“哟,这小子力气不小。”矮个子男子刚蹲下身子,董宽胡乱一踢,正巧踢在矮个子男子的小腹上,矮个男子未加防备,摔了个狗啃屎,疼得龇牙咧嘴。

八字胡男子埋怨道:“你真笨,让我来搜身。”上前踢了董宽一脚,董宽疼得直皱眉。八字胡男子从他怀里拿出了包裹,清点下足有三百两金子,他表情非常的兴奋。

有人喊道:“光天化日,怎敢劫财。”

有人附和道:“胆大包天的贼子。”

说着话,一男一女的中年人出现。男子穿着白色衣衫,相貌英俊,手里一把钢刀;女子穿着橙色衣衫,生得千娇百媚,手里一把钢刀。

此刻董宽暗喜,江湖上还有与清姐一样的侠义之士,能仗义出手相助。董宽急忙站起身,护住身上的黑包裹。

这三个愣了愣,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出现的中年男女。中年男女拔出钢刀,寒光闪动,唬得三个人身子乱颤。

八字胡男子趁机狠踹了董宽一脚,董宽站立不稳,仰头摔翻倒地。八字胡男子夺下黑包裹,撒腿就跑。

矮个男子忙喊道:“老三,你干什么去?”八字胡男子也不答应,继续往前快跑着。

光头男子恼怒道:“奶奶的,老三这厮分明想独吞。”说着,他和矮个男子追上去,二人拦住了八字胡男子。

矮个男子怒声道:“老三,你莫非想独吞不成嘛。”八字胡男子赔笑道:“老大、老二,这三百两金子,小弟我买些酒肉,咱们仨一块吃,你们两位可不要多想。”光头男子冷声道:“放屁,你分明私心过重,想要独享金子,快点拿出来,大家一起来平分。”

八字胡男子从衣袖中拿出锋利小刀,嘴里大喝道:“闪开,这是我拿到的,与你二人何干。”矮个男子喝道:“老三,咱弟兄可说好了,只要抢得财物,大家坐地分赃,你可不能独自享受,坏了彼此规矩。”

八字胡男子咧嘴一笑,往前走了几步,满面赔笑道:“老大,兄弟是开个玩笑,你二人还当真啦。”

矮个男子说道:“这样最好,拿出金子来,哥几个......啊呀!”只听一声惨叫,小刀插在矮个男子的心口窝上。矮个男子瞪大眼睛,表情愤怒,用手点指着八字胡男子,登时毙命。

这一举动,让董宽和光头男子全然震惊。

“你奶奶的混蛋,敢杀老大,你混账。”光头男子反应过来,嘴里不停的咒骂,上来就扭打对方。

八字胡男子趁势一刀划伤了对方手臂,光头男子大气,狠力一拳打在对方脸上。八字胡男子发出一声惨叫,面部被打得挪移,还吐出了几颗血牙。

“我和你拼喽。”八字胡男子好似疯了一样,奋不顾身的冲向光头男子。

此时的董宽都傻眼了,整个人愣在了当场。看着二人扭打在一起,相互打得头破血流。光头男子抡拳乱打,将八字胡男子打得鼻口窜血,但光头男子受伤也重,也是嘴角喷血。两个大喊大叫着,终究还是光头男子技高一筹,将对方打得口中求饶。

八字胡男子慌忙道:“小弟知错,小弟知错啦,恳请哥哥饶命哇,请不要再打了。”

光头男子冷笑道:“你以为老子是给老大出气额,老子是为了自己,你结果了老大,倒让老子省了事,结果了你,金子可都是老子的。”八字胡男子忙求饶道:“别!我们是兄弟啊,请哥哥高抬贵手饶命,金子都给你。”哪知光头男子一声冷笑,淡淡的道:“世上没有任何一对兄弟的交情能值三百两金子。”八字胡男子忙道:“是,哥哥既然得了金子,就饶过小弟吧。”

看着八字胡男子哭着求饶,光头男子松开对方,得意一笑,起身去拿起沉甸甸的黑包裹。

“啊呀!”接着一声惨叫,一把小刀扎在了光头男子的软肋之上。八字胡男子贱笑起来,他这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光头男子无力的坐在地上,手中紧攥的黑包裹也撒了手。还瞪着双目看八字胡男子,又看了看地上的黑包裹,眼神中充满不甘,他已然没了气息。

八字胡男子慢慢爬过来,急忙从地上拿过沉甸甸的黑包裹,踹了光头男子一脚。他一字一句的道:“金子全是我的啦,你说得对,世上没有任何一对兄弟的交情能值得三百两金子。”

他这些话语董宽全听在耳中,董宽的内心波澜不已,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对董宽的震撼极大。

“这些金子全是我的啦,全都是我的啦,全都是我......啊唷!”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发出。

董宽大惊失色,再看八字胡男子头一歪,后背狠狠的挨了一刀,伤口很深,随之断了气。临故去的他瞪着大眼睛,手里紧紧的攥着沉甸甸的黑包裹,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可是董宽已经听不清楚了。

董宽这才注意到,刚刚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面色狰狞,让原本英俊和娇媚的脸庞变得丑陋不堪。出手伤人的正是中年男子,中年女子在旁得意一笑。

中年男女看了眼地上的董宽,也不理会他,直接拿起沉甸甸的黑包裹。

董宽如梦方醒,原来这二位也不是善类,此时才露出本来面目。这对男女是在等候这三个家伙自相残杀,好坐收渔翁之利,难怪迟迟没有出手。

中年男子得意笑着,说道:“三百两金子,两个人分总比五个人分要好。”中年女子轻轻一笑,妩媚迷人,不过她的目光盯着黑包裹。

董宽看在眼中,立刻知道这女子有私心,暗自想独吞。

“啊呀!”中年男子痛叫一声,他的后背狠狠的挨了一刀,伤口非常深,出手者正是中年女子。

中年男子惊呼道:“娘子你这是为何。”他目光里尽是不可思议之态,又带着几分怒意。

中年女子狞笑道:“世上没有任何一对夫妻的感情能值三百两金子,一个人分总比两个人分要好。”中年男子悲声道:“我那么爱你,你居然谋杀亲夫。”

中年女子冷笑道:“你背着我私会野女人,别以为我不知,老娘早想找晦气啦,得到这三百两金子,姑奶奶一个人会过得很滋润,放心罢,逢年过节时,妾身会多给你点些香烛。”

都说最毒妇人心,说话间,中年女子出手又是一刀,砍在中年男子的小腹之上,登时鲜血涌流。疼得中年男子连连发出惨叫,身躯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痛楚让他乱地打滚。

旁边的董宽目瞪口呆,看得出二人是夫妇。董宽很是困恼,他虽未成亲,却认为夫妇情感应当深厚,难不成夫妻的感情不如区区三百两金子么。一瞬间,董宽终于明白了清姐说的江湖险恶,兄弟、夫妇整日相处,忽而转瞬变脸,暗下毒手却令人防不胜防。

中年男子忙道:“娘子,我是活不成了,念在你我夫妻一场,让为夫自生自灭好嘛。”言语近乎恳求,甚是可怜。

中年女子咧嘴一笑,说道:“你蛮横惯了,想不到也有服软的时候,罢了,谁让人家是女人,你流血过多,反正也活不成了,你自生自灭罢,姑奶奶可不奉陪喽。”

“啊呀!”接着一声凄惨发出,却出自中年女子之口,她缓缓的倒下了。

董宽吓得目瞪口呆,仔细一看,中年女子的胸口中了两支铁镖。她嘴角流着黑血,明显是镖上有毒,毒已入骨。

出手者正是中年男子,他利用最后一口气,扬手打出了两支毒镖,结果了妻子的性命。

董宽发现,这对夫妇都是睁大了双眼,两双眼睛还在注视着地面的黑包裹眼神中尽是不甘和忿怒。

先前还是好好的五个大活人,只是为了争夺三百两金子就变成这般结果。看着手里的黑包裹,董宽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五个人的尸首,董宽摇了摇脑瓜,他迅速起身离开。

天有不测风云,大风卷起,雨点纷飞。这时候天色已黑,董宽顶着雨水往前跑,因为他看见前方有一处废庙,只好先到此避雨。

废庙里凌乱不堪,有些年头没打扫了。董宽从怀中拿出一些干粮,拿着水壶喝起水来,无论如何也要填饱肚子再说。董宽确实口渴饥饿,大口的吃着喝着。

外面雷声四起,电闪不断,雨势愈来愈大,风声怒吼。董宽点起一堆火把,回想着今天经历的事,震撼极大。忽感身心都疲惫,不知不觉间,他已然进入了梦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