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神本凡欲 > 虚假的真实 第九章 选择

神本凡欲 虚假的真实 第九章 选择

作者:冰尘之心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7-02 15:24:23

“陛下,我不是有意的……”李梦琪倒是个镇定之人,知道自己大显已至,心情竟然又平静下来,准备细细的与皇帝解释。

“不用多说,朕了然于心。”御帝此言一出,即便是镇定如李梦琪脸色也是瞬间阴霾,仿佛如鲠在喉,毕竟连解释都不愿听了,那只怕是要杀头了……

“先起来吧。”御帝放下文书站起身来面向李梦琪,语气虽平淡,但是其天子的威严毋庸置疑。

李梦琪不敢说个不字,哪怕在心中,现在也是不敢生起这一念头,这位皇帝陛下面向自己,面带微笑,表情平淡无奇却又不怒自威,可想而知,这样的皇帝,才是最为可怕的,所以这会儿也只好缓缓起身,看看御帝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御帝双手背后,缓步环绕仔细打量着李梦琪。

或许是因为心中太过于平静而产生了幻觉,李梦琪脑感觉自己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它说这古怪的皇帝这会儿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敬畏,而且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敬畏,过了一会儿又说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变得怜悯起来,他在看一个死人。

这奇怪的感觉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一时间摸不着道便又陷入了沉思。

“皇帝历代都是如此,你也会一样吗……”皇帝一看李梦琪又陷入了沉思,不知为何一时感慨,嘴里发出如蚊子般细微的嘀咕声。

“李梦琪,这是你的名字吧。”皇帝拍了拍李梦琪的肩膀,说道。

“是!是……是吗?”李梦琪被这一拍,神志瞬间清醒回来,不过这会儿说起自己的名字时却是产生了疑惑,这真的是自己的名字吗?

这就是皇帝的威严所在吗?只不过是见个面而已,连自己名字是啥都有点不清楚了,这一细想倒是差点把李梦琪吓倒了。

皇帝知道他误解了自己,便和善的笑了笑,说道:“说实话,朕不喜那些繁复礼节,奈何大臣们都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可以的话,朕真想与来谏言的有智之士同坐畅谈。”

李梦琪听了一愣,觉得这皇帝似乎挺亲民的,然后终于是记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嘴角微微抽动,欲将南月州兰城的所做所为报告于皇。

可发现自己就这么直接插嘴说话甚是不脱,若是还有一线生机,自己可不想因为一时鲁莽就将他断送了,便只能将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别胡思乱想了,放心,朕不会害你。”皇帝微笑着轻声说道。

“真的?”李梦琪鼓起勇气,小声的问了一句。

“想杀你早就杀了。”御帝微笑着回答道。

李梦琪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却也听出来有几分道理,不过依照曾经听到的那些老年唱本来看,上面描写的皇帝心机太重,说不定……

“那我待会儿是跪着说还是站着说啊?”李梦琪思维暂时放下去,觉得还是先将正事说完要紧。

御帝一听神情略显温怒,有些烦躁的问道:“为何你一定要跪下?难道站着说话不好吗!”

李梦琪有些想反驳皇帝,你们这些皇帝不都是这样的吗?可突然脑袋一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来和他告密的吗?既然是告密,就已经下意识的无条件相信他了不是,那为什么刚见面就对他疑心疑鬼的呢?

“那么……你来是要说什么呢。”御帝看他这样想下去怕是又要陷入深思,便直接引入话题,将他的神志拉回来。

李梦琪正想说时,忽然感觉脑袋里好像凭空窜出什么东西来,产生阵阵刺痛,似有一千之爬虫在啃食着他的脑髓,可奇怪的是,感觉是脑袋疼又感觉不是脑袋疼,就像平时你感觉有个地方痒痒,伸手去扣时却总觉得扣错了位置,总是止不住痒。

痛苦越来越强烈,让李梦琪忍不住用双手狠狠的敲击脑袋,想要将里面的东西挖出,正面容痛苦之际,脑海里忽然出现两个声音,一个叫他现在立刻自爆,刺杀御帝,一个叫他身体放轻松,静下心来。

御帝此时只是坐在椅子上将书桌上的文书继续拿起来看,不过神情却是在这一刻阴沉下来,眼瞳一缩,棱角分明的脸上随着浑身的颤抖微微的抽搐,真有那帝王一怒浮尸百万的样子了。

珠帘里紫檀木的浴盆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隔着珠帘,热气在浴盆里蒸腾,散发出缭绕的云雾,如轻纱一般渲染着迷蒙的心情。

浴盆里,玫瑰浓郁的香味伴随着薰衣草沁人心脾的香味,窜入鼻中,有一种舒适、放松的感觉,让人不禁放下戒备,全身心的沉醉其中。

当然,这都是蓝柔若的臆想。

真实的情况是:一个大盆里一锅水,水里满满的是因做汤用的调料放多了而显现出的橙黄色,时不时上下起伏的蔬菜让人更加觉得这是一锅汤,而面前懵逼到有些可爱的蓝柔若却不得不成为其中的“主菜”

“我真的要躺进去泡个一两个小时吗……”蓝柔若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香气流着口水喃喃自语道。

回想以前,蓝柔若每次沐浴确实是方才臆想的画面,可今天色老爹先是送了自己一件神奇的衣服不说,还让自己的洗澡水变成了汤,一桶香气扑鼻到让自己忍不住想噗的一下进去放肆大喝的汤,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然想归想,至于做嘛……抱歉,容我想会儿!

拉上浴帘,躺在坚硬的木桶旁边(还没进去哦),闭上眼睛,小声呢喃道:“汤匙、汤匙,烫烫汁汁,我进去后会不会有大勺把我舀出来吃掉呀!”

“可若是不进去的话,老爹回来闻不到我身上的气味肯定会发飙的……”

一想到这,蓝柔若屁股就隐隐作痛,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声音呜咽的几乎要哭出来似的。

“呜~人家不想被打屁股!”

“嘤嘤嘤~人家也不想下饺子!”

忽然啪的一声,几滴水渍掉到蓝柔若身上。

抬头一看,正好又有几滴水渍掉落下来,蓝柔若知道那是火候到位后破开的水泡所溅射的汤汁。

即使是泥地沼泽之中污渍,身上的留仙裙也只需要一个念头便能恢复如初。

但蓝柔若还是想避免再次沾染到汤汁,便将衣服脱下,心神一动让它还原成本来的样子,一枚戒指便凭空出现在自己手中。

一枚古朴不太引人瞩目的戒指(在这个世界这种戒指确实不引入瞩目),在灯光的照耀下,材质不明的水晶上闪着光泽,细看居然有只栩栩如生的凤凰雕刻在上面,呼之欲出,做工倒是十分精细,只是透光看里面的裂缝,那年代只怕比她还大了。

戒指显出后,蓝柔若鼓起肉嘟嘟小脸,明显生气了,冷哼一声,说道:“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还说是最近为我特别制作的,就这年代怕不是穿越回来后拿的!”

(蓝柔若的意思是,这会儿穿越到过去放在那里,等回到未来后把它拿出来。)

不过,她还是捧着戒指走向自己的闺房,找了条丝巾,一圈一圈又一圈小心抱好,放到自己刚刚清空的装首饰的紫金盒子里,生怕它不小心掉落于地会“砰”的一声碎了。

“哼!我只是泡澡的时候不想看见它而已,才没有别的什么心思!”蓝柔若双手抱胸,闭着眼睛嘴硬道。

蓝柔若收回视线,伸了个懒腰,摆出一副毅然决然的表情走出屋子穿街走廊,一路小跑向浴室里的“那锅汤前去,大概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吧。

冰尘来到空气潮湿的浴室,深呼吸一口气,弯着腰,目光扫视木桶周围似乎在寻找什么。

过了会儿,蓝柔若看到几块随意拜访的烂木头时摇摇头,叹了口气,说:“这几天关门大吉,木料也快没了,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木料是很重要是,因为每年熬过了冬天,入春之后有段时日反而更冷,蓝柔若小时候艰难的那段岁月倒是切身体会,每到那个时候,单薄的身子就会冻的跟铁一样僵硬,蓝屏风说那就叫倒春寒,跟沙场上的回马枪一样厉害,所以很多人会死在这些个鬼门关上,蓝氏一家能在那段艰苦的岁月活下来,到也是个奇迹。

蓝柔若又来到桶边趴着,面露挣扎之色,忽然咕嘟一声,桶里冷不丁的又冒出几个气泡,溅蓝柔若一脸,却也并没有影响到她。

“算了,早去晚去都是去,还是下去吧……”

随着蓝柔若一脸的生无可恋,在原地轻轻的脱下衣物露出那婀娜多姿的苗条身材,小手一甩,衣服轻轻的便落在衣架上,纵身一跃,像个熊孩子似的重重的跳在浴桶里。

忽然,

“啊!!!”一男子凄惨的尖叫声响起。

“呀!!!”蓝柔若惊悚的尖叫声回档在整个浴室。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