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人类安可 > 第30章 圣诞节:吻和别离

人类安可 第30章 圣诞节:吻和别离

作者:梦长LD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5-23 15:44:56

你怔在原地,微张着嘴,看着门边的女特务,过了好一段时间,你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但你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她眼睛一点。女特务似乎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丢下烟头,走上前来,像往常一样大剌剌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喂,干嘛啦,睡着啦?”

你伸出手想要触碰她的脸,举到半空却又收回,心里是数不尽想说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干巴巴地说了一句:

“你不守信用。”

女特务眨眨眼睛,忽一转身,仰天栽倒在沙发上,舒服地翘起二郎腿,一边拍着你的手,一边理直气壮地说:

“女人都是善变的,你还是太年轻啦,my dear Mr.睿!”

你忽然反抓住她的手,把她吓了一跳,你转过身去面对着她慢慢蹲下,把她另一只手也牵过来,拢在手心里,放在她的大腿上。女特务有些惊奇地看着你,却没有抵抗。你俩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握了一阵,你慢慢地把头靠在她的手上。

女特务把手抽出来,任由你枕在她膝盖上,轻轻俯下身来,抱着你的脑袋,像是个哄小孩的幼儿园老师。

她的声音终于不再那么活泼了,像是带着一点点鼻音。

“乖啦。”

……

……

……

“按照预定计划,我的最后一站是美国的波士顿动力公司大楼……当我到了那里,我才发现他们总部里竟然有那么多台不同型号的量产机器人原型机,于是,我就产生了一个非常棒的想法……Wow……This is so delicious……”

刚咬上第一口烤鸡腿,女特务的脸上就写满了深深的震撼,似乎连话都不会说了。你想着她这趟出行只带了不到一个月的干粮,天知道她都在靠吃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生存下来,不由得觉得有些可怜又有些好笑。

“你吃慢点,别噎着了。”

“来不及了,吃了饭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咱们边吃边讲……”

女特务给你讲了一通她在美国那头的遭遇。当看到这群成批的机器人之后,她立马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她要把这批现成的机器人全部带回真塘。

按照她原先的计划,取得所有智能机器的源代码后,她还要在真塘重新制作机器人,这是一项相当耗时耗力的工作,再加上她剩下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很可能倒计时结束前也只能造出那么一两台,对你未来的生活帮助也有限。但如果将这些原型机全部带回去的话,就能轻而易举地实现真塘各种生产行业的全自动化了。

唯一的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机器人带回来。一台人形机器人的重量大约在一百五十公斤左右,私人飞机无法承载这么多台的重量,唯一可行的方法其实只有轮渡。于是,女特务便在波士顿公司将所有机器人充好电后,领着浩浩荡荡的机器人大队往码头进发,她挑了一艘大型货***控机器人完成了整船的检修之后正式出发,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海上航行之旅。

女特务也不尽是全能的,她没有过独自一人在海上航行的经验,犯了一些错误,她误判了航线,一度导致船只搁浅,甚至还遭遇了一场颇为严重的海难……由于长期缺乏维生素的摄入,她患上了败血症,在船上一病不起,险些死在海上,全靠着青霉素吊着最后一口气。即便是这样,她也没能完全恢复过来——她的右眼因为病毒感染而失明了。

历经千辛万苦,女特务的船才回到了亚洲大陆,她在维多利亚港登陆,又开了一辆重型卡车,跨越几千公里方才回到真塘。

吃完晚饭,女特务带你去到避难所停机坪所在的地方,当初被她开走的直升飞机丢在了首都,如今停在那里的是一辆风尘仆仆的重型卡车。她将车门打开,里面整齐地堆满了黑黄相间的机器部件。

女特务要你打开手机录像,记录下来你俩合力组装一台机器人的过程,你俩花了大约两个小时将一台波士顿动力贝塔原型机组装完毕,这是一台高约1.9米,重三百斤的人形机器,能够做出奔跑、跳跃、旋转等高难度动作,运输各种重物更是不在话下,只要熟悉了编程,甚至可以教会它定时放牧,耕种。

做完这些,女特务又抬头看了眼夜空。她说她的时间不多了,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你大概算了算,当时间来到0点07分的时候,她就会再次从你的世界中消失。

但你们几乎剩不下太多温情告白的时间了。女特务还有很多要教你的事情。她在船上的两个月,用手机整理好了所有关于编程和计算机语言的知识,只有学会了这些并根据现实状况将所有的机器人重新编程,这一卡车的机器人才有真正的用武之地。你很想再跟她说些什么,说说家里养的羊又生了几只,什么时候该剃羊毛,说说雪莉和星期天的近况,但你只能认真听她讲解,因为你不希望她这半年的努力被你浪费掉。

将要讲的事交代得差不多了,你俩又马不停蹄地为她的“消失”做最后的准备。

根据女特务和你见证过人类消失的场景,当倒计时结束的时候,并不只有人类会消失,实际上,消失者身上的所有衣服物品都会随之不见。考虑到人类消失后存在着去到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女特务很早就做好了准备,在你还没认识她之前,她就用一种高性能纺织纤维缝制了一件特制的“portal suit(传送服)”,其特点就是防弹,耐摔,抗冲击,容量极大,而且充气式拉链的架构使得这件衣服虽然极难穿上,但极易脱下——只要一拉胸前的环扣,整件衣服就会变得松松垮垮,直接滑落。

你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帮女特务把传送服穿上。传送服里面装了一把冲锋枪,一把手枪,大概两百发子弹,足够吃一个星期的压缩饼干,两壶水,还有应急用的绷带,抗生素,指南针,你想象不到的,想象不到的东西,应有尽有,真的是耗尽心思做足了准备。女特务志得意满地,艰难地在你面前转了一圈,炫耀她的曼妙身姿。

“怎么样?我的主意是不是相当天才?”

你沉默了一阵,检索着脑海里的记忆,答道:

“像是屎黄色的米其林轮胎人。”

女特务冲你吐舌头扮鬼脸:“到你走的时候没人帮你穿这衣服,有你好受的!”

说完,她又想要弯下腰去抱星期天,但这件衣服实在太难活动了,她费了好半天劲都蹲不下来,你忍不住笑出声来,在她满满幽怨的眼神中抱起星期天凑到她脸上,星期天兴奋地摇着尾巴对着她的脸一阵狂舔,女特务痒得格格直笑。

“好啦,好啦,坏狗狗!”

而后,她又转头看向一直在旁边蹲坐着的藏狼雪莉。气氛忽然就这样变得凝重起来。一人一狼对视了一阵,女特务忽然吁了口气,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宝宝,过来。”

雪莉缓缓走向她,温顺地低下头。女特务弯下腰,摸了摸她雪白的毛发,轻声念叨: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而后,女特务又站起来,叉着腰说:

“好啦,张思睿同志,在我走之前,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

你放下星期天,呼了口气,看着她,一时间竟想不到要说些什么,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向角落里的圣诞树,拿出放在底下的礼物盒,交到她手上。

“到了你再打开。”

她呆呆地看着手里的礼物盒,抬起头来:

“现在打开不行吗?”

“不行,现在还是平安夜。”

“可是已经过了0点了诶……”

“不行就是不行!”你有些气急败坏了。女特务噘着嘴“切”了一声,将礼物盒塞进传送服里。

“小气鬼。”

你正想驳句嘴,她忽然往你这头踏出一步,用一个标准的过身摔把你摔倒在地。她身上穿着厚厚的传送服,巨大的重量竟然把你压得动弹不得。女特务坐在你的身上,高举双手:

“耶!我赢了!”

“谁要跟你玩摔跤啊!快起来……我要断气了……”

女特务俯下身来,一本正经地扯着你耳朵,说:

“张思睿,我也给你留了圣诞礼物,悄悄放到你房间里了,你也要到了明天再打开,听到没有?”

你忽然愣住了。

“还有,”女特务沉默了一阵,说:

“既然我都要走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什么秘密?”

女特务深吸了口气,说:

“其实你刚来的那天,我给你肚子上做了手术,不是为了摘除盲肠,而是往肠子里面放了可以遥控的塑胶炸弹。”

“哈?哈??????”

看到你惊慌失措的表情,女特务奸计得逞般地大笑起来,又拍拍你胸口。

“安啦安啦,我是放在你小肠里的,没过几天就被你拉出来了,我也是以防万一而已嘛,没什么坏心思的!”

“你管这叫没什么坏心思?!”

你气不打一出来,女特务忽然俯下身来,捧住你的脸,吻上你的嘴唇。

你的心神在一瞬间被震荡成一片空白。你能感受到一点湿热,柔软的舌尖强行地叩开你的牙齿,和你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你全身发软,动弹不得,无数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在体内炸开,仿佛身体的温度都接近沸腾的状态。

你颤抖着伸出手,拂过她的脸颊,摸着她后颈的头发,若有若无的香气伴随着唾液的味道激荡着你的感官,你和她忘我地在星空下篝火旁圣诞树前相拥着亲吻着,你伸出舌头抵住她的牙齿,她像野猫一样咬住你的舌尖,轻微的痛觉让你变得更加野蛮,你们吻得几乎都让彼此断了气。

不知过了多久,女特务终于坐起身来,你看到她凌乱的红色长发下,碧绿的眼眸已经浸满了眼泪。她微微张口,用你完全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三个字。你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你睁大眼睛,身体却忽然一轻。

一切都归于寂静。

你从地上坐起身来,像是做了一场冗长的,甜蜜的,悲伤又浪漫的梦。

0点07分,女特务倒计时终于走到尽头。

她消失了。在你眼前消失的。一如你当初在监控室看到的那样:没有一点迹象,没有一点征兆,既不会像灭霸打个响指后那样化成沙子,甚至连一缕风都没有,就这样突兀地,直接地消失了。

像是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样。

你怔怔地在原地站了很久,突然转身跑到自己的屋子里,拿起放在床上的那个圣诞礼物盒子,将外包装撕开,然后再次露出惊愕的表情。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罐用福尔马林泡着的盲肠。你看着那节盲肠,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女特务恶作剧得逞的坏笑了。你又好气又好笑,拿起那个罐子,才发现这个礼物盒底下还有一个夹层,当你打开时,发现里面放的是一个银制皮带扣,还有一朵很漂亮的小花。

花的名字是“勿忘我”。

“勿忘我。”

你反复念着这三个字,回忆起女特务临走前的口型,终于明白了她想要说的是什么。

你怎么会忘记她呢?张思睿。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了。你拿起那支勿忘我,轻声,坚定地说:

“等我。”

此时此刻,你仍然不知道的是,一场浩荡无常的命运正在牵扯着你和这个女人。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你才会和她相聚,这一切,现在的你都还不知道。

哈喽,张思睿。

你又要开始独自生活了。但至少,在你死去之前,我们还可以自言自语一段时间,不是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