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末世列车[无限流] > 240 番外十九

末世列车[无限流] 240 番外十九

作者:赵安雨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03:33

2023年春天

“姓名:徐青竹,蓬莱——玲珑塔,2025年3月10日09:00计数:壹”票面是红色的,方方正正和普通火车票没什么不同,徐青竹强自镇定着把它翻过去,发现另有几行小字:

要求:停留在玲珑塔中

时限:七天

归程:2023年3月20日09:00

这是什么意思?玲珑塔又是哪里?她慌乱地想把用黑色绳索挂在脖颈的车票摘下来,后者却像附骨之疽般不肯离开。

新型诈骗手法?魔术?综艺节目?几分钟之后徐青竹放弃努力,看看手表刚好九点整,把注意力集中在身周:置身之地是长方形密封车厢,有个带床铺的小小隔间,对面则是宽敞车门,两端也各有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门户,显然能通往其他车厢。

我明明在出差的高铁上啊?打个盹儿的功夫怎么到了这里?徐青竹本能地用指甲狠狠掐自己一下,可真疼,印痕都出来了——不是梦。

试着推动对面宽敞门户,可惜动也不动。再到两边敲敲打打,左边杳无音讯,右边却传来慌乱敲打——是人吧?瞧着门户上的拉手,徐青竹想发力却有点害怕,又缩了回来。

九点整了——哎?怎么回事?刚才就是九点整,自己没头苍蝇似的在车厢里折腾,起码过了十分钟,怎么还是九点整?徐青竹惊呆了,左边却忽然传来动静。

砰砰,规律且有力,徐青竹直觉认为敲门的人很有自信也很有理智,比右边那人强得多了,咬咬牙开了门:总不能这么憋在里头。

果然是个满身劲装的中年男人,扔下句“十六号”便径直朝对面走去,砰砰敲打起来。他腰间小腿鼓鼓囊囊,像是带着武器,徐青竹明智地闭紧嘴巴。右侧小门也开了,果然是个惊慌失措的中年女人,男人叫她“十七号”便继续朝下一个车厢进发。

足足经过六个车厢才停下来:面前小门怎么都敲不开,也不知里面的人是死是活。“傻B”成年男人骂了几句,又说了句“都机灵点”就大步踏回来路。

怎么办?徐青竹和另外六人面面相觑,只好互相使个眼色跟着他走了。她自己车厢左边也是空的,又径直走过四节车厢才看到其他人: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神色紧张地说着什么,见到中年人都露出笑容。“大迟,才这么几个?廖队朱队刚把地儿腾出来。”

被称为大迟的中年人也笑笑,转身对着七人说:“都把嘴闭上,最后给你们提问时间;每人两分钟自我介绍,十六号,你先来。”

他们是疯子?不,不像,起码有两人受过专业训练,其他三个也身手灵活;背包和行李箱都结实且便于携带,个个都带着武器——用几秒钟判断的徐青竹犹豫一下还是开口了。“徐青竹,北京人,25岁。本科毕业,职业是策划,也兼职市场,英语口语还行……”

大迟不耐烦地上下打量她:“练过没有?有什么特长?”

练过?要打架么?徐青竹连忙点头:“每天跑两公里,每周三次健身房……”

“这边。”大迟指着车厢左方,把目光投向后面:“十七号,快点。”

那位中年女人很有点胖,自我介绍是会计,话没说完就被安排到车厢右方。其余五人只有两个加入徐青竹行列,另外三个都不太合作,嚷着“你们是干嘛的?”大迟单手一翻,一柄明晃晃的开衫刀被举在眼前,这三人顿时不敢吭声了。

大迟哼了一声,收起刀子拎起脖子上车票:“都看见了吧,以后只要这上头出现任务,所有人都得照做。你们是三等座第一场,回到蓬莱再进任务就得组队了。”

“蓬莱?”“三等座?你是几等?”“玲珑塔是哪里?”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立时把先来的五人惹烦了。

一位看着像首领的男人喝道:“让你们说话了吗?不愿意听滚蛋!”

好汉不吃眼前亏,眼见形势诡异的徐青竹便闭上嘴巴,其他几人也安静下来。只听大迟又说:“都记着点,每场任务二十四个人,三个五人队加九个新人。这场是玲珑塔,廖队和朱队两个二等座,我们是三等座,队长是这位冯队。”

没有一等座么?徐青竹本能地想提问,好在大迟已经答了:“一等座轮空,回蓬莱你们就知道了,一等座统共才十来队,大半任务遇不上。行了,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这场是灵异任务,凶险的很,都放机灵点,别碍事,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灵异任务?闹鬼的?平常从不看恐怖片的徐青竹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壮着胆子问:“师傅,请问,任务分几种?除了这个灵异的还有别的吗?”

大迟随口答:“物理任务,不闹鬼——快到站了!”

果然,对面宽阔车门忽然玻璃似的亮堂起来,能看到外面景物:是古代!不是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倒是灰墙黑顶的宋元城池,倒有点像央视播放的《水浒传》玲珑塔,塔?宋朝的塔?徐青竹满脑袋浆糊,瞧瞧身旁两人,壮着胆子朝最近一位看上去和善些的年轻男人说:“师傅,请教一下,我们该怎么办?”

“快下车了。”年轻男人指指脖子上车票,友好地笑笑,“我们也是三等座,都得在塔里待七天七夜呢,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再说吧。”

张大眼睛细看,徐青竹发现他车票背面字迹和自己完全相同,倒是放下心来。冯队和大迟正聊着另一节车厢的二等座,听起来对方很厉害,三个人都有守护神——那是什么东西?

冯队又说,“要是廖哥他们早点杀了护塔幽灵,能带你们四个出去碰碰运气就好了。”大迟也挺憧憬,却不太敢抱希望:“他自己队里还有两个人呢。听说过么,廖哥手里不但有护身符,还有福哥留下来的鹅卵石和一枚天马羽毛。”

冯队瞪大眼睛:“扯呢!谁传给他的?”大迟唉了一声,“骗你干嘛?廖哥在任务里头救过张一鸣的命,上场张一鸣闯出鬼门关,第七天临上车把羽毛和护身符都留给廖哥了,全蓬莱都知道。”

“福哥是谁?”徐青竹小声问年轻男人,后者也压低声音,悠然神往:“一个特别牛B的人,传说高僧转世,早早出蓬莱了;他那队牛B的没边,有个女的带着两条神龙……”

车门豁然洞开,冯队头一个跳下去,大迟和另外两人紧随其后。眼瞧着年轻男人毫不迟疑地跳下车厢,徐青竹咬咬牙,和身旁两人互相点头,敏捷地跳了下去。

于此同时,北京。

北京建国路万达广场X栋X层,没错,蓬莱文化公司!郭明明抹去额头汗水,一头推开大门冲到前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我~”

前台小姐礼貌地起身,“您好,您预约了吗?”

“约了约了,我和孙总约了。”郭明明喉咙快冒烟了,还好前台很有眼力地端来杯水,一口气喝掉。“他说在国外出差,暂时回不来,问题我实在没办法等,就直接过来了——只有孙总能处理吗?”

她显然不是第一个这样冒失的顾客,前台矜持而礼貌地说:“很抱歉,我没法回答您,所有顾客都是预约好才能安排业务,您这样直接过来的话,我们没法接待。”

孙总也是这么说的——郭明明泄了气,试着拨打孙总电话,依然“不在服务区”,索性趴在台面不肯走:“拜托,有没有其他负责人?你们这么大公司不会只有孙总一人吧?遇到急事怎么办?”

前台有点不耐烦,却立时欢欢喜喜迎到门口:“沈总,您来了。”

咦?被称为沈总的是个一身黑衣的北方男人,个子很高,挺拔笔直像棵白杨树,满脸胡须的缘故看不太出年纪。

等等,他也是这间公司的人?根据介绍自己来的同学的亲戚的朋友说,这家公司在地下相当有名,不管超度诵经还是驱魔除鬼,只要接下来的任务没有完不成的,当然收费也着实不菲。朋友还说,他们总是三人成行,最少也是两人才肯动身,于是业务足足排到几年后,这次能打通孙总电话也是看在老客户面上。

眼瞧着沈总坐到对面小客厅沙发,拿了个充电器插在手机上,又熟门熟路从冰箱取出一听冻咖啡,郭明明悄悄溜进去——前台小姐像是沏茶去了。

“我到公司来了,你慢慢逛,我是走不动了。”沈总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又带着点好笑:“逛完了找我来吧——吃饭?你定吧,吃什么都行……晚上?晚上不行,我得找小柏去,梁瑀生也在呢,好好好,你也来。”

他女朋友?不太像,语气没那么亲密,又不肯吃晚餐;可也挺哄着的,也许是妹妹?郭明明八卦地判断着,盯着这人面孔移不开目光——可真帅啊,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第二个电话好像是打给那个小白还是小柏的。“你那边什么时候完事?晚上喝点酒吧,难得你俩不带孩子,就住在我那儿——等等,算了,姜杏在呢……不是,这丫头过生日,非得跟着我……我?公司这呢,卢文豪老孙都不在,我手机没电,过来充充电……新世界?什么牌子,你给我发过来……等等,这么多?网上买不行吗?”

这人目光温和,瞧着脾气也好,果然三句两句就被对方说服了,“行吧行吧,折腾我吧,老赵胖胖一双,你家彤彤一双,雷雪厚厚一双……都乘以2?穿的过来吗?”

饶是满腹愁绪,郭明明都快笑出声了,紧接着一哆嗦:挂断手机的沈总目光锐利地直射过来,令她如坐针毡,背后冷汗都下来了。这人不简单,绝非温室花朵,倒像经历过风雨的荆棘,她定定神,“你好,我姓郭,和孙总预约过,今天直接过来了。我有急事……”

“孙总在国外。”沈总简单地答,不动神色地上下打量她,“恐怕你得等几天。”

郭明明一急,直接冲到他对面,双手合十行礼:“我知道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我是鲁思云介绍来的,去年你们帮她把前夫赶走了,我是说,死去的前夫……”

沈总“咳”了一声,站起身朝里走了几步,又回身望着她,郭明明这才回过神来,紧紧跟在后头。关上小会议室的大门,沈总才压低声音:“既然是熟人介绍的,那就好办了。老孙和卢文豪在韩国昆池岩,事情不太顺,可能还得别人赶过去帮把手,你的事情得朝后排。”

郭明明连连摇头,眼睛都红了:“我知道,孙总也是这么说的,可我真的挺急的。请问能不能插个队?我付加急费!”

“不是钱的事。”沈总朝后靠在椅子上,摇了摇头:“这行有这样的规矩,忌讳太多,得有个先来后到,摸清来龙去脉才能接单子;说直白点,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不是想办就办的。”

“拜托帮个忙吧。”郭明明急得语无伦次,额头满是汗水,“我老家的事,山上有个山洞。我二爷爷家里有牛有猪有鸡有鸭,先是鸡鸭都死了,然后是牛和猪,都成木乃伊了……”

沈总无奈地摇头笑笑,起身往外便走,郭明明救命稻草般揪着他衣服不放:“后来人也不行了,送到医院说是败血症,从血库输血才保住命,是个大蝙蝠鬼魂,我二爷爷说的,白天进山洞却什么都没有。我觉得不科学,也回去看看,亲眼见到山洞里钻出只鬼魂似的大蝙蝠,牙有这么长,扒在我堂叔脖子上吸血……”

哎哟,郭明明鼻尖忽然撞在宽阔结实的背脊上,还挺疼——沈总突兀地停住脚步。几秒钟之后他回过身来,眼中迷惘而悲伤,像是透过重重云雾看到很远的地方。

“确定是吸血鬼?”他声音很低。

郭明明点头如捣蒜,“我亲眼看见的,我堂哥举着火把护着我逃走的,绝对不会错,第二天回去,我堂叔血都被吸干了……”

她心中忐忑,忽然听到一句“你老家在哪”,半天才回过神来,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谢谢,谢谢……”

几分钟后,忽然接到徒弟电话的柏寒大惑不解:“怎么了百福,你不是不管公司的事么……老孙他们出事了?那晚上还聚么……算了吧,你一个人怎么行,我们跟你去吧……”

挂掉电话,面前李程啪啪拍着巴掌,朝着身旁妻子张彦说,“怎么样,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柏寒道儿深得很,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

室友死党张彦也惊讶地说:“喂,你真的和什么江湖人士来往?你现在家大业大上有老下有小,遇事多为彤彤想想。”

柏寒一个头两个大:“哪里的事,就是公司遇到点事,随便问一声。”

李程压根不信:“蒙谁呢?我可看出来了,你认识那几个哥们都是见过血的,不是善茬。”

我自己好像也不是善茬子——柏寒当然不肯承认,“梁哥做生意嘛,肯定认识朋友多一点。”

李程挤兑她:“您现在生意也不小,梁瑀生先不提,说起来保护流浪藏獒,连官方组织都替您站街助威,摊子越来越大,哎,别说,藏獒跟她还挺亲,上次进到保护所里头,那藏獒有的跟狗熊似的,前呼后拥跟着她走,真是邪性。”

柏寒咳嗽两声,把注意力拉回正经事,朝着茶几上的笔记本指指,“你觉得怎么样?”

说到老本行,李程立刻来了精神。“我觉得吧,就冲你这写法,肯定扑街。”

“为什么?你不是说挺有意思么?”柏寒奇怪地说。

“确实有意思,写几年能抢我饭碗。”李程可是灵异题材大神级别作者,恭维几句便指点江山,说的头头是道。“问题你这几个主角没劲,没意思。”

“这么说吧,你这属于无限流,就是穿梭在不同任务世界里头完成任务。前几年流行过,现在不行了,太小众。你这俩主角吧,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一个有异能一个没有……”

柏寒嘟囔着:“不是异能,是能防御鬼魂的圈子。”

“对啦,死就死在这圈子上。”李程一拍大腿,“换个牛B点的技能行不行,比如什么刀什么剑,无限空间也行,技能兑换力量加点,哪怕扔几个地雷呢,破圈子管个屁用?就算圈子牛B,得收钱吧?不能白进吧?这就有的可写了,你得安排几个女配角,保护一次就得接触一次,嘿嘿嘿嘿。”

柏寒忽然觉得沈百福还是挺善良的。

李程说的口沫横飞:“还有,这俩人之间必须暧昧起来,一个单恋另一个,或者互相暗恋却被坏人拆开了——这么说吧,单纯的跟张白纸肯定不现实,得有戏剧性嘛。还有,男的起码三个暗恋者,他自己还得喜欢三个,女的也是,起码三个男的为她大打出手……”

忙完百福的事情,年中大聚、济南小住,回到杭州已是初夏。原本只是打发时间,几年下来梁瑀生的公司倒越弄越大了,又和他原来的老板、XX点评网的水荣剑和老板娘赵斐合作弄了个APP软件,业务步入正轨,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女儿彤彤在父母家里过暑假,西藏藏獒的事情又不用常去,柏寒除了跟着他去公司坐坐,便清闲下来,要不要跟雷雪似的开家小店?

踱过满地板乱滚的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宝珠,柏寒坐在电脑前浏览网站,写点什么的心思又冒出来。几年时间过去了,在蓬莱度过的日日夜夜不但丝毫没有褪色,反而日渐鲜明;活下来的伙伴和逝去的旧友,十八个任务结交的新朋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总是不经意间浮现在脑海里。

笔仙世界里幸存的女生怎么样了?泰坦秘境中的美杜莎依然动辄把别人变成石头么?鬼王墓里的弥尘大师和石生活下来了么?青木原树海里的大黑狗旧主人小田切助先生还好吗?撒哈拉沙漠里的小铁珊结婚了吧,堂姐铁芸和顾队怎么样了?泉眼好起来了么?不夜城里的罗智明可还等着我拜入蜀山派呢。夜行僵尸里的彭玉明祖孙在幸存者基地过得不错吧?德古拉伯爵里那个漏网之鱼阿尔曼被抓住没?苦海幽州里的宋振秋从此和妻儿幸福生活在一起,两脚羊里的赵琴娘和张黎明也团聚了,徐福东渡里的孟寒山和柳冬儿也转世了吧?酆都里的关星瀚拜入巫山派门下没?玩偶岛里朱利安和米娅两个布偶还在岛上么?百鬼夜行中的安倍晴明可还为绿衣裳女郎伤心么?

许许多多念头像蒲公英种子一般飞扬在柏寒脑海,她闭上眼睛,忽然弯下腰去一手一个把两只满地溜达的小龙拎到面前:这两年它俩一点都没消停,却只找到一个三个头颅的怪鸟,本事越发大了。

“小青小蓝,乖,听我说。”她认真地盯着面前四只射着金光的小眼睛,“咱们在蓬莱的时候,经历过十八个世界,哎,你俩只经历过后面的十四个啦。”

两只小龙点点头。

柏寒摸摸它们,“你俩有没有办法带我回去?随便哪一个都行。”

这个问题像是难到了两只小龙,互相望了两眼,商量似的低声叫了几声,没点头也没摇头,忽然张开四只翅膀飞到她面前。

相处日子久了,柏寒早就明白它们的肢体语言,试着猜测:“你俩可以做到,但是现在不行,对不对?”

眼瞧它俩连连点头,柏寒眼前一亮,“什么时候?”却见它俩又用力摇头,想来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给你们守元丹吃,好不好?”两只小龙又摇摇头,想来还不到时候。

有希望总是好的。

瞧着它俩赶着地板上的宝珠满地乱跑,柏寒又坐到电脑前。第一场任务是行尸走肉,我是怎么跑到高铁上,又是怎么遇到百福的?嗯,那天我辞了职,却只买到从北京到杭州的卧铺,张彦李程还到车站送我来着。好像还看了场电影,是《七月与安生》?

半个小时之后,柏寒泄气地伸个懒腰,走到阳台晒太阳——写东西可真难,她宁愿施展拳脚和敌人打一架,或者指挥大黑狗和阴魂野鬼搏斗,也不愿意和笔杆子打交道。

怪不得李程能挣大钱,哎,不过按照他的神奇思路,自己可也写不来。给母亲家打个电话,哄了女儿几句,再打开朋友圈看看,雷雪家厚厚穿着自己托百福买的新鞋子神气的很,在地板踩来踩去;楚妍家胖胖又长高了,像个小大人似的吃冰激凌。

坚持,坚持!她又溜达回电脑前,磕磕绊绊磨磨蹭蹭总算把第一篇挤出来了,真是废了姥姥劲儿。注册登录,想上传网站——哎,还得有个名字,叫什么好呢?《我在蓬莱的日子》?《我和大黑狗小青小蓝的日记》?《战斗在蓬莱》?

算了算了,还是随大流吧。柏寒打开经常打发时间的晋江网站研究,李程说是无限流?嗯,她打开相应频道琢磨起来,满屏幕末世星际美食无限流,简单直白的很。

得有无限流,还得有末世,还得和列车有关——我们一直在车上折腾嘛。柏寒皱紧眉头,终于决定下来:几分钟后,《末世列车[无限流]》便诞生了。

(全文完)

喜欢末世列车[无限流]请大家收藏:()末世列车[无限流]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