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战争 > 番外五——孔至轩

战争 番外五——孔至轩

作者:云依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17:13

番外五——孔至轩

孔至轩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为了完成这幅画,他已经熬了2个通宵。这次少年组的绘画大赛应该可以准时参加了。

孔至轩用布盖上画,转身离开画室,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他边揉着晕沉沉的额头,边向卧室走去。

而就在他途径父亲的书房时,听见房里异常的响动。他蹙眉停住脚步,现在是凌晨4点,父亲应该早就睡下了,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起。

他放轻脚步,缓缓的贴进房门,房间里的声音比刚才更真切些,这次他可以确定里面有人。

他轻轻的扭动门把,门微微的露出了缝隙,通明的白光从门缝倾泻而出,他透过门缝,往里望去,里面诡异血腥的画面怔的他只能呆楞在原地。脚象生了根般,无法移动分毫,瞳孔骤然间放大紧窒。

父亲正拿着根乌黑皮鞭无情的抽打着跪在地上的母亲。母亲全身*,豪无遮掩,鞭子已经在母亲的身上留下斑斑血痕,一道一条的纵横交错,腐朽糜烂的画面。

母亲紧咬着嘴唇,疼痛扭曲的脸,眼中隐含的泪,而她却没有哼哼一声。

父亲只是癫狂的挥着皮鞭,嘴里一直叫嚷着,“你这个贱人!你该死!你和我上床还想着他,还念着他!你把我当什么了?”

孔至轩无法相信,平时相敬如宾的父母,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是这个样子。他捂着嘴,不停的向后退着,他不敢相信,甚至不愿相信。失神的他碰到脚边的花盆,声响惊动了房中癫狂的男人。

他猛的打开房门,孔至轩被发现了。

他被父亲无情的揪进了房间,狠狠的摔在地上,“你看清楚!你看清楚!*的样子!现在……”父亲把鞭子丢在了他面前,“打!”

孔至轩惊恐的望着父亲,用力的摇着头,“不……不……”

他的拒绝,招来了父亲狠狠的两个耳刮子。他捂着红肿的脸,委屈的眸子升起水雾。

母亲望着自己的儿子,羞愧心疼,心被纠结着,可她明白她的维护与求情,并不能换来什么,反而会使丈夫变的更加的残暴。

“少给我露出那样没出息的表情!拿起鞭子,给我打这个贱人!”父亲残暴的命令着。

孔至轩默默的不做声,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悲戚委屈的望着父亲。

父亲的耐心在顷刻间被磨的精光,他抄起鞭子,无情的打在了,孔至轩的身上。

清脆的鞭响伴随的是身上火辣辣的疼。父亲没有任何的顾惜,鞭子毫无章法的挥打,身上,手上,脚上,还有几道居然打在了脸上。

孔至轩不知道父亲打了多久,渐渐抽离的意识,疼痛也渐渐远离,他听见了母亲的声音,很远又很近,飘忽的,“别再打了!别再打了!他还是个孩子!”是母亲的声音,母亲在恳求父亲的声音,但黑暗再瞬间的淹没,他没了知觉。

孔思翰狠狠的甩了余蜜一个巴掌,咆哮道,“怎么?你终于知道求饶啦!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看来你并不是无动于衷嘛!怎么?”他蹲下身子,抬起余蜜的下颌,迫使她望着自己,“心疼了。你的心也会疼吗?”

终于他放声大笑,笑的刺耳,笑的狂乱。

余蜜瑟瑟发抖的望着他,泪黯然滑落。

接下来的日子,孔思翰不再虐打余蜜,因为他找到了让她痛心的方法。

他喜欢看到她痛心欲绝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喜欢看着她跪在地上乞求的样子。多少年了,她终于肯在他面前低头了。

他要余蜜看着,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辱。

他把余蜜关进笼子里,让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孔至轩被人打,看着孔至轩被一群人奸**,侵犯。

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乞求他的原谅,哭喊着是她错了。

孔思翰笑了,那是心里骤然升起报复的快感,淋漓尽致的畅快舒适。原来报复她是如此的简单,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

全身*被蹂躏摧残的满身伤痕的孔至轩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空洞的眼神,没有了焦距。

余蜜抽噎着,隔着笼子,对着孔至轩伸出手,“至轩,至轩,是妈妈对不起你!”

任由她的呼唤与道歉,孔至轩苍茫的望着前方,最后露出凄然的笑,轻轻的,慢慢的加大嘴唇的幅度,最后他笑的放肆起来,笑的癫狂,笑的声嘶力竭。

余蜜担忧惊恐的望着他的变化,纯净的眼眸瞬间变的黝黑而深邃,阴鸷的骤然浮上,阴寒的让人害怕。

“至轩……”余蜜唤着他的名字。

他慢慢的爬了起来,拾起旁边被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套在身上。他的脸上不再有阳光般的明媚。他更象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撒旦,邪佞鸷狂的令人汗毛竖立。

他转头对她露出阴冷的笑,然后步履蹒跚的步出了房间。

孔思翰今日并不在家中,他大赦赦的来到父亲的书房。

管家看见了大敞开的书房门,也惊异的朝里望去,孔至轩肆无忌惮的翻找着什么,“少爷,没有老爷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入书房。”

管家好意的提醒,孔至轩对他露出和善可亲的笑,他缓缓退出房间,手再搭上门把的瞬间,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刀已经刺进了管家的腹部,而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和善无害的笑。

管家睁大的双瞳直直的射向他,再低头看了看他亲手刺进去的刀,他依旧不敢相信,和蔼温柔的少爷会瞬间变为可怕的魔鬼。

“你管的太多了!”孔至轩猛的抽出刀,血喷溅在他的身上,脸上。他拿起刀,掏出手绢仔细的擦拭着刀上的血渍,笑变的阴冷。

管家骤然倒地,他再最后时刻都不敢相信那个阳光的少年会变为凄厉的恶鬼。

管家死了,警方下的结论是入室抢劫,因为书房被翻乱,管家就是为了制止盗贼的闯入,才被杀死在书房门外。

孔至轩抽泣着,看着管家的尸体被抬了出去。

晚上,孔至轩回到自己的房间,悲凉的眼转变成阴冷的寒。他拿出父亲的笔记,上面有他渴望知道的秘密,关于父亲和母亲的秘密。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他轻轻的扣上日记,笑浮现在脸上,只是那笑却显得那样阴戾,那是野兽嗜血的狂性,让人发寒。

几天后,孔家夫妇在车出游,在途中车祸逝世。14岁的他和姐姐成了孤儿。

他俯着姐姐的身上失声痛哭,哭过了,他冷静异常的望着孔曼珍,“以后就只剩下我们了。”

孔曼珍渐渐的发现孔至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纯真的孩子了,他偶尔会狂躁异常,偶尔会阴冷的让人害怕。以前父亲就夸奖过他很聪明,只是他从来没有将心放在家族的事业上。而父亲母亲的突然离世,他又转变的勤奋刻苦起来,每天都会在家翻阅她从公司里带回来的文件资料。

他会在当天晚上批阅完,让她第二天带回公司。这么大的家业,被他们两姐弟经营的风生水起。外人只当她这个姐姐能干,却不知她的背后有个弟弟在出谋划策,真正厉害的是他。

他在父亲和母亲的车上动了手脚,是的,他要他们死。这是他看了那本日记后所下的决定。因为他们两人的苦要在这里结束。

余蜜的心有所属,却是孔思翰婚后才只的。爱,背上心灵的背叛,痛可想而知。两人的互相折磨,现在变本加厉搭上了他。他们的恨无处宣泄。那他的呢?

韩越,这个母亲倾注了所有心殇的男人,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一定要向你加倍的讨回。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