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的美女巫师老婆 > 第十二章 从落雪,到暮春

我的美女巫师老婆 第十二章 从落雪,到暮春

作者:月池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39:40

在被光芒渲染的好像是天堂一般的暗室里面,蓝幽明轻轻地牵动着妻子的小手,傲然站立在无数人的对峙之中,将自己的嘲弄毫不留情地甩给他们。√八一中文网く★.★8く1くz

“大家好,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蓝幽明这种高贵的姿态,真的就好像是掌控了一切的神圣之子,让在场的人一阵慌乱。

尤其是黑暗居住安姆斯特,他很清楚自己的古堡究竟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他抬起头看看天花板上面出现的那个洞和洞里面流淌进来的光明,想要张嘴说什么,却现自己的嘴唇里面已经干掉了。

自己想要说话,就只有苦涩的味道流淌在整个人世间,这样的形象,这样的外在,绝对不是自己希望也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将自己的软弱这样**裸地展露出来,这是一种可耻的罪恶。

“原来是圣子冕下。”魔法公会的会长,弗洛斯-亨德里斯叹息着说道,声音好像是来自阿尔卑斯山的呼声,这样的清新,这样的美丽。

很难想像这样一个死老头子居然可以出这样美妙的声音,对蓝幽明来说,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雪莉!”美露丝站起身,看着刚才好像是天女下凡的雪莉,上下排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将她的愤怒死死地锁定在他的体内,不容许离开。

“你就是黑暗君主了吧?”蓝幽明没有理会任何的人,确切地说,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存在,他径自看着目瞪口呆的黑暗君主安姆斯特,“说话吧。”

听到这句带着些许恶意的话语,安姆斯特狠狠地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然后狠狠地瞪着蓝幽明,那怨念的眼神,让蓝幽明觉得他居然没有上来咬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冕下……在下是黑暗议会的议长,阿伦-安姆斯特-多礼戴尔-修兰达……”安姆斯特的声音像荡平缓,但是仔细听起来,这种毫无生机的语气,简直就好像是来自九幽的葬魂曲,将这片刚刚被光明临幸过的大地笼上了一丝丝阴缪。

“我对你这种报家谱的无聊行为没有兴趣。”蓝幽明看着带着表面恭敬的安姆斯特,嘴角不由微微扬起,带着一丝自信的冷笑看着这个家伙。当年,就是他将雪莉,将雪莉的家毁灭了的吧?

一想到这里,蓝幽明突然就笑了。他转过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雪莉,那直直的视线让雪莉有点点奇怪,雪莉不由抬起头看看蓝幽明:“夫君,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好笑。”蓝幽明马上将自己心中突然升起的想法狠狠地熄灭在自己的心田里面,对于他来说,过去的年华是一个美丽的岁月,是对自己的肯定,是不可以亵渎的。

听到蓝幽明刚才对自己侮辱的安姆斯特马上抬起头,先是满脸的不可思议,然后他就突然释然地笑了笑。而这一笑,刚才他僵硬的表情完全散去,那窒息的感觉瞬间就从他的身上消失。于是,安姆斯特君主再度笑了一下子,将自信残忍的他拉了回来:“尊敬的冕下,您现在似乎应该还在教廷里面接受凡世的膜拜,不知道为什么要降临我们这里?”

看到自己的上司终于振作起立了,美露丝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尽管最近这段时间很多人都不再把没有力量的圣子大人当成一回事,但是说是这么说——真正面临这样的场景,总会感到苍天之上会有一双眼睛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这是一种自己无法理解也不敢去理解的存在,这是一种无形中的威胁。

刚才美露丝就一直害怕自己的上司会中了这样的仙人套,所以她刚才真的警惕害怕的要死,生怕安姆斯特就这样在无形的压力之中屈服。现在想想,美露丝突然现自己很好笑——安姆斯特君主是什么人?一个半吊子巫师还有一个没有力量的圣子,又做得了什么?

“膜拜?”蓝幽明冷笑一声,“本来是这样想的,毕竟没有那个人愿意在这样好的天气来到这个好像是臭水沟一般肮脏的地方。”

雪莉轻轻抓了抓蓝幽明的右手,紧张万分,她知道自己期待许久的景象,即将来到自己的眼前,让自己有这样的脸面去告慰地下的幽魂。

“哦?这样幽静自然的环境,居然伤害到了圣子冕下的眼球,这实在是罪该万死……但是这样的话,冕下来到这里……”安姆斯特还没有说完,他身边的蒂娜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声,“蓝幽明!在东土伏击我们公会的……是不是你们的组织?”

蓝幽明看看蒂娜,再看看安姆斯特,微微耸了耸肩帮:“哦,这个事情,稍微有点复杂,关于你们公会的事情,我稍微知道点,如果你一定要问是不是的话,我会很愉快地回答你——是的,是我当时加入的组织将你们伏击的,哎呀呀,七个一流的高手,没想到连一群酒囊饭袋的对手都不是呢。”

“你这个……”蒂娜咬紧牙关,死死地看着蓝幽明,随时想要将他吃下去,不过现在这个“吃下去”可就是真正的“欲生吞其肉”了。

“切!”蓝幽明冷笑一声,“恨我吧,都来恨我吧……至于议会,哦,这个就有点抱歉了,因为你们的远征军,几乎都是我亲手杀掉的呢。”

“哦?”安姆斯特不由地冷笑,心说你就吹吧,那么强大的力量,就连我自己也要落荒而逃,别说你一个傀儡圣子了,你还一个人杀光?

“冕下,其实刚才在看电视里面直播的时候,我就开始在考虑一件事情。”弗洛斯淡淡地说道,“但是没有想到,我才刚刚想完,事情居然就成真了。”

“你刚才一定在想,若是圣子就在我的身前就好了……”蓝幽明微笑着说道,“是不是呢?亨德里斯先生?这样的话,你们想要杀掉我或是控制我,都很轻松吧。”

弗洛斯长叹一声:“看来,我们的冕下还有很多很多的秘密,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展露出来呢,就是不知道冕下介不介意让我们看看究竟是什么吧,或者说十二圣骑士现在就在您的身后……这样的话,我还真不知道你们教廷居然有这样可以屏蔽能量波动的东西呢。”

“秘密的话……”蓝幽明突然松开雪莉的小手,轻轻向前方走去,刚才抚摸过爱人的右手优雅地挥动起来,就这样走向安姆斯特,“老婆大人,我们应该要开始了……”

听到这句话,雪莉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看上去就好像马上就会感动地哭出来似的,也可能是因为大仇得报而无言地激动吧。

“黑暗君主,安姆斯特……我以西界第十三任圣子的名义,宣判你……死刑!”蓝幽明这个时侯已经走到了安姆斯特的身前,嘴角带着丝丝轻佻的冷笑,就径自看着身前这个一身黑的男子。

听到这句话,安姆斯特愣了一下子,然后就是苦笑,最后则根本就是演化成一种**裸的轻蔑:“圣子冕下,身为圣子,你可能还不懂很多东西。哎,毕竟还是年轻人呀,很多事情都是不知道的……”

安姆斯特的话语就这样戛然而止,无尽的恐惧和震惊涌上了他的心头,不,不止是他,整个会议室里面所有的人都带着无尽的震惊,看着蓝幽明,看着他们的圣子冕下。

蓝幽明的双眼完全变了颜色,不是蓝色,也不是金色,而是左眼金色右眼蓝色。然后一股无论如何都无法抑制住的气势横空爆,会议室里面实力稍弱点的成员当场就一阵窒息,然后就倒在地上死去。

“议长大人,身为议长,你可能还不懂很多事情。哎,毕竟还是白痴呀,很多事情都是不知道的……当然,我知道这不怪你,我们绝对不会用带色的眼神去大量一个智障人士的,这样是不对的,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你!”弗洛斯差点震惊地将自己的假牙吐出来,蓝幽明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真正的圣天子从天而降一般,这种无尽的震撼和压抑感……不会错!他是,他应该是……

“不……不可能……”安姆斯特刚说到这里,一只美丽的手就温柔地刺进了他的胸膛,轻轻地抓住了他的心脏,轻轻地动了一下,就好像在玩弄一个什么玩具。

“尊敬的,伟大的议会大人……”蓝幽明的右手轻轻放进安姆斯特的胸口,没错,是放进,尽管说这是相当血腥残暴的一个动作,但是看在身边人们的眼中,他就是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放进安姆斯特的胸膛而已。

“议长大人,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呢?”蓝幽明的脸上满是迷人的微笑,轻轻将手拿出来,托着手上还在跳动的心脏,“这样的话,我会把你的心脏还给你的哟~”

“呃……还给我……还……冕……求……”安姆斯特现在几乎没有办法说出话了,失去了心脏,就算他是操纵生命的死灵法师,也无法活下去。如果说他不在一分钟内将心脏安回去,并立刻使用死灵禁咒的话,他真的就会这样稀里糊涂地挂掉了。

“说……”蓝幽明的脸色完全沉寂了下来,没有丝毫表情地说道,“为什么要灭掉挽歌协会?当初到底生了什么?如果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的心脏捏碎,不要怀疑我的决心哟。”

“大胆!”美露丝拍案而起,对着满屋子的人们吼道,“你们这群白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议长死了我们都要完蛋!”

一时间一阵的兵荒马乱,无数的议会成员都拔身而起,冲到了蓝幽明的身前,但是他们都没有什么动作,蓝幽明仅仅是释放出了身上的气势,就让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难以抑制地跪在了他的身前。

在西界的冕下面前,一切的抗争都是徒劳,当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要背叛自己的意志的时候,再强大的人也会低下自己的头颅。

“你可要快点哟……只剩下十秒钟了。”蓝幽明轻声笑道,右手微微用上点点力道,正要缓缓地将那个心脏挤碎,他身前的死灵君主突然高喊一声:“我……东土!”

可能是生死之间了吧,安姆斯特在最后的关键时刻释放出了自己全部的能量,硬生生将自己想要说的话就这样喊了出来,丝毫不像是一个失去了心脏马上就会死去的人。

蓝幽明的右手手腕轻轻一抖,心脏就轻巧地安回了安姆斯特的心脏里面,修补了这个破洞,接着他微笑着说道:“那么,继续说下去吧,究竟是什么人呢?”

“东土……一个东土人,是一个东土人挑拨我干的,他说他是徐家的余孽,愿意做我东征时候的内奸,帮助我夺取灵气最足的西北荒地。”安姆斯特马上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一点的迟疑和停顿都没有,“同时他告诉我,挽歌协会的人已经和事务所的人达成共识,会在最后时刻拖我们的后退……”

“放屁!我们挽歌再怎么说也是西界的组织,顶多就是表一下自己的想法,怎么会在这种大问题上犯错误?!”雪莉怒叱一声。

“你当我是白痴吗?”蓝幽明冷冷地说道,“在东征前夕,你居然会相信一个东土人的话,你觉得我会相信?这样的解释,连小孩都骗不了呀。”

说着,蓝幽明缓缓逼上前一步,轻轻地将右手亮出来,好像是在玩亮剑的游戏。

看着蓝幽明的右手,安姆斯特这一刻突然现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势力在蓝幽明的面前似乎完全是一个可笑的笑话,居然是这样的脆弱和无用,他赶忙大声叫道:“不!我说的全是真的,那个徐家的人,我认识的!”

“你怎么会认识徐家的人?”蓝幽明的表情略带惊奇。

“在你们东土的2o22年内战中,其实……其实我们议会曾经参与进去了一点点,当时我专门去了一趟徐家,所以说我知道那天来找我的人是徐家的人。”

蓝幽明面上无喜无怒,直直地看着安姆斯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徐家人,似乎只剩下一个了吧。”

“对,确实只剩下她一个了……”

“徐佳?”蓝幽明随便编了一个名字,心口就把班上的那个女生的名字说了出来。

安姆斯特摇摇头:“不,徐家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她叫徐文月……”

蓝幽明长长地吸了口气,尽管刚才隐隐约约地猜到了什么,但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惊,徐文月……徐文月是什么人?是叶世羽的老婆呀!

那么,当初挽歌灭门事件,岂不是……

蓝幽明制止住自己再想下去,可是他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他听到自己的嘴唇轻轻张开:“徐文月?”

“对,当初我在徐家见到过他。”安姆斯特慌张地说道,双眼紧紧地盯着蓝幽明的右手,就好像这样他的右手就不会**来一样。

蓝幽明慢慢地回过身来,看看站在光芒之中的妻子,然后看看自己脚下的黑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老婆……看来,我需要回去确认点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

在雪莉的一声惊呼声中,蓝幽明轻轻抱起雪莉,自天花板上的羽羽飘走,消失在了那刺眼的光明之中。

而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惊奇地现,号称要反抗教廷的西界黑暗议会的议长,已经躺在地上,安静地死去了。蒂娜紧紧地抓着自己的爷爷,满脸恐惧,生怕他就这样去了。而美露丝则是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想着圣子冕下那美丽的样子,一时间不由地痴了……

###########################################################################

一天后……

当整个欧洲都沉寂在神迹的光芒中,如痴如醉的时候,和他们的信仰最亲近的几个女人却坐在教廷房间里面的床上,呆呆地看着越来越阴沉的天空。

蓝幽明昨天将雪莉送回来之后,淡淡地对妻子们说了一句:“我去趟东土问点事情,明天回来。”然后他就消失了,整整一天没有回来,留给刘淇他们的,只有一个愈加阴暗的天空和窗外的寒风。

没有人知道,蓝幽明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居然跑到昆仑去找叶世羽了,尽管不敌,尽管不想去,但是他真的想要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他想要为自己的妻子讨回一个公道。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雪莉,月宫舞,刘淇还有蓝幽雪三个人就这样呆呆地呆在房间里面,不想出去也没有兴致出去。

“夫君……”离开了蓝幽明之后,似乎就连雪莉的微笑都是这样的苍白无力,带着一种柔弱的伤感,断人心肠。

“放心吧,没事的……我们的老公,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月宫舞说这句话更像是再勉强他自己,在听到雪莉的复述之后,聪慧的圣女冕下马上就明白蓝幽明要去干什么了——他要去挑战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存在的存在!

想到这里,月宫舞的神色中带着点点泪朵,而坐在她身边的刘淇更是知道生了什么,一直以来都无精打采地看着窗外,想象着自己的未来,突然眼泪就这样默默地流了下来:“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什么……只要幽明能够回来,一切都没事的……哪怕他失去一切。”

“幽明哥哥,他不会死的……”蓝幽雪坚定地说道,“就算是对抗整个世界,他也不会有事的,因为他是唯一的……”说到这里,蓝幽雪再也说不下去了,土族的皇女愣愣地低下头,停止了那职位努力说服自己而吐出的话语。

房间里面的的气氛渐渐地充斥着哀伤和无奈,有一种思绪这样涌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这就是忐忑与哀伤。

“对不起……都是为了我,对不起……”雪莉完全充斥在哀伤里面,她整个脑袋顶在墙壁上,用力地哭泣着,哭声渐渐地传远,“夫君,你快点回来,哪怕是一天,我们离开你……也是不行的呀!”

“雪莉妹妹。”刘淇和月宫舞站起身,想要安慰雪莉,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幽雪突然尖叫了一声,她整个人拔地而起,紧紧地贴在了窗户上:“快看!快点看外面呀!”

“外面?”三个女人同时抬起头,看着窗户的外面,然后她们看到点点樱白缓慢而优雅地从天而降,带着天空赐予大地的纯洁,带着灵魂的鸣奏曲,就这样飘落。

西历2o24年1月14日,东土事务所赵风一年一月十四日,全世界下雪。在炎热的布鲁海滨,在干旱的马勒戈壁,在很多很多的地方,纷纷雪落人飘坠,降落在浑浊的大地上,掩盖罪恶。

“雪……难道说,夫君已经……”雪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这样的预感也是很可笑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四个人贴着的窗户突然大开,纯净的元素狠命地灌了进来

随着一阵风雪,蓝幽明带着矜持的微笑出现在了四位女士的房间,他看着坐在房间里面的女士们,轻轻笑道:“好了,亲爱的女士们……现在我似乎无家可归了哟。”

几个少女先是愣愣地相互注视了一下,然后一拥而上,狠狠地将蓝幽明抱住,就连蓝幽雪都抱了上去。

刘淇温柔地说道:“那么,就不要乱走了……”

雪莉笑着说道:“夫君,西界会欢迎你的!”

月宫舞恶狠狠地说道:“即然这样,那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不许再离开我们了!”

蓝幽雪正要接着说什么,但是蓝幽明马上苦笑着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四个女士,微微一笑,吐出一句音标准的话语:“yes,my1ady。”

#####################################################################

后记:

暮春时节,青葱的绿色将整个剑桥染满,一栋栋高大的校舍、教堂的尖顶和一所所爬满青藤的红砖住宅就在这一片绿色之中,美轮美奂,似乎是一个绿色的天堂。

剑河边上,垂柳成荫,丛林拥翠,衬托着剑河的一泓碧水,整个剑桥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绿意葱茏,令人心醉。

刘淇走在河边的小道上,路旁是一排排苍翠撩云的大树和一树树白色、淡紫色的樱花,在阳光的拂照下,显得生机勃勃。

刘淇作为剑桥特聘的语言学教授,不过短短数月,就已经在剑桥里面树立了自己强的人气,谁都无法想象这个如此年轻的少女,为什么会有这样强大的实力。

刚刚走动一个岔道口,刘淇便看到穿着一身民族和服的月宫舞正站在漫天的樱花之中,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自己。

“抱歉,等我很久了吧?”刘淇走上前,略带歉意地说道,“不过没办法,那些学生实在是太会粘人了。”

“呵呵,在这个洋人眼中,我们东方女人的美丽和精致是那些粗疵滥造的东西们无法比拟的哟。”月宫舞笑笑,用纯正的汉语说道。

“不过,还别说,第一次见到你穿和服,真的好美呀。”刘淇走上前,轻轻抚摸着和服的袖口,开玩笑般地说道,“看的我都忍不住想要和你拉拉了~”

“哈哈哈,”两个绝美的少女在剑桥的道上轻声笑着。

“今天是蓝君要来正式过来的第一天……自然要隆重点了。”止住笑声之后,月宫舞正色地说道,“妻子可以为丈夫穿上美丽的和服,是相当幸福的一件事情。”

“恩恩……别说了,快点去吧,估计雪莉那小妮子早就到了……切,什么嘛,对了,你不是伦理课老师吗?那么还和兰兰谈恋爱可是不行的哟!”刘淇一面拉着月宫舞快步前行,一面笑着说道。

“哼!所谓的伦理老师,就是,我说什么,什么就是伦理!”月宫舞无愧于她泼辣的本性,大胆地说道。

两个人在路上开始小跑,走马逛灯般地经过了很多很多的院校,在那些学院和住宅门前的草地上,紫红的、粉红的玫瑰,鹅黄色的旱水仙。还有路灯柱上,住宅阳台上挂着、摆着鲜花盛开的花盆,先得分外美丽。

“剑桥里面的风景,真是繁花似锦,让人赏心悦目呀,仅仅是站在门口,我都忍不住想要进去看看了。”就在校门口,一个小男生牵着一个小女生的手,缓缓地走了进来。

“喂!幽明哥哥,为什么你们还要来这该死的学校?”蓝幽雪不满地说道,不停地摇晃着被蓝幽明牵着的手臂。

“哦,这个呀……”蓝幽明笑着说道,“你不觉得什么事情都不能干的话,会很空吗?”

“没有呀,我们可以去周游全世界呀!”蓝幽雪满怀憧憬地说道,“你看看……我们可以去法国,德国,可以去很多很多地方嘛我们去看日本的樱花啦……哼,上次二叔去救你的时候都不带着我去!”

“我没有钱呀。”蓝幽明突然说了一句,让蓝幽雪差点就这样载过去,“拜托,幽明哥哥耶,你还会缺钱?”

“呵呵呵,你还小……不懂,你真的还不懂的。”说着,蓝幽明轻轻默默蓝幽雪的一头秀,接着就站在门口的等人来接自己。

“小?我哪里小了?”蓝幽雪不服气地瞪着蓝幽明,但是她很快就现自己的瞪视根本就是无用的,因为现在蓝幽明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了一个向他走来的欧裔少女身上,那个少女的头染成黑色,显得无比的美艳,一双蓝色的眼珠就好像蓝家大院里面那优雅神秘的三色堇,穿着一件得体的连衣裙,就这样缓步走来。

“老婆……”蓝幽明轻轻松开蓝幽雪的手,径自走上前去,看的蓝幽雪很郁闷,心说都没听你这么叫过……

“老公~”雪莉好像是小鸟一样,狠狠地装进了蓝幽明的怀抱里面,紧紧地抱着他,“呵呵呵,你终于来了!”

路边的路人都将惊异的目光投在了这一对身上,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一对璧人……不过,那个男的,似乎有点面熟。

在那些人回忆起圣子冕下之前,刘淇和月宫舞同时杀到。

“哇!那是语言学院的院花教授!”

“那个是社会学院……不对,那个可是号称剑桥第一樱花的月宫教授呀!”

然后刘淇就和月宫舞同时扑了上来:“老公,你终于来了!”

一时间,整个现场就这样混乱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女生用纯正的英语大喊了一声:“san1an!”

“啊?圣子……哇,那是圣子,圣-蓝冕下!”

正当所有的人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却现几个人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个八卦却以无比神的度在整个校园里面传开了。

……

“哎呀,真是太可怕了,没有想到居然我打扮成那个样子,还是被认出来了,曾经我一度认为这样低调的话,是不会被人认出来的,但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像我这样的男人,无论到什么地方……”蓝幽明一面笑着,一面“痛心疾”地说着……怎么看都不像是知道自己错了的样子。

“好啦,好啦,兰兰,你就不要再说了!”刘淇轻轻捏捏蓝幽明的腮帮,“不过你也真能够办过来,等着回去的时候要好好谢谢幽图他们。”

“切!那个家伙……”蓝幽明撇撇嘴,“总之呢,接下来的四年里面,我们就要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了!”说着,蓝幽明转过身来,看着四个艾美千娇的少女,“对接下来的生活,我可是相当期待的哟~”

“夫君,你就别说了,路边的人都在看你了。”雪莉有点头疼地说道。

“没事,我们说话他们听不懂,他们没文化的。”蓝幽明哈哈地笑着,心里面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强烈向往,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两个人正用英语告白。

男的说:“托鲁顿克小姐,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照亮了我的心田,请答应我的追求吧!”

蓝幽明听到这句话,不由地撇了撇嘴,心说就这程度的告白,连郑和一个指甲都比不上,泡个屁妞呀!

那个女人的声音,恩,有点点耳熟,她用很媚的声音说道:“滚。”

“哈哈哈!”蓝幽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那个女的实在是太个性了,他转过头想要看看是谁这么彪悍,但是他刚刚转过头去,就看到美露丝-托鲁顿克小姐正站在他身前不到五米的地方,正用相当厌恶的神色死死地盯着缠着他的一个男孩子,看到蓝幽明之后,她随手就一下子将那个刚刚向他表白的男孩子打飞了。

“冕下,终于见到你了。”美露丝脸上带着柔媚的笑容,但是却又显得坦诚无比。

“哦,美露丝?”蓝幽明一看到是她,立刻就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他漫不经心地指指雪莉,再指指月宫舞,这才淡淡地说道:“如果说你想要圣子血脉的话,已经在她们两人的肚子里面了,具体在谁那里还不清楚,所以说以后不要缠着我了。”

“蓝君!”“夫君!”月宫舞和雪莉都满脸通红地喊了一声,觉得羞死了。

出乎蓝幽明的意料,听到这句话之后,美露丝并没有丝毫的失望,她只是微微低下头,淡淡地说道:“圣子血脉吗?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只是想要呆在冕下的身边而已。”

“你……”蓝幽明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美露丝则继续说下去,“因为见证。”

“见证?”

“恩,冕下,正是见证,我们见证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从你孤身奋战弱小无用,一直到奋力拼搏,最后君临天下……其实我是你的见证者。”美露丝微笑着说道,“所以说,没有什么的,拥有纯洁之身的我,将永远都会是圣子的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请让我继续见证您的一生吧。”

“见证吗?”蓝幽明微微偏偏头,正好看到了风之魔导师蒂娜-亨德里斯站在路对面,用温柔的神色看着自己……见证最初的那一点点脆弱,然后渐渐成为坚强。

“不用了……”蓝幽明微笑着说道,“如果说见证的话,有人……而且只有她们,见证了我的全部。已经,不再需要更多的见证了。”

带着点点的微笑,蓝幽明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四个少女:“见证者的话,我已经有了呢……老婆大人……”他轻轻伸出手,牵起雪莉的小手,“你见证了我的无用,我的脆弱,我的缺陷,我的不足……你还会一直见证下去的吧?”

“恩……夫君大人,见证着自己的丈夫一点点从无到强……正是一个妻子必备的素质和职责。”雪莉轻笑着说道,“我在过去注视着你,曾经想过要放弃你,但是最后还是见证了你的一切,既然这样,我们会相守一生的。”

在暮春的剑桥河边,美丽的樱花随风飘荡,荡起一对夫妻的心念,他们就在着美幻如同花之国度的世界中,尽情地拥吻……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