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14章:诡异的小男孩

我有一本生死簿 第14章:诡异的小男孩

作者:三本封神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52:07

医院这边,自从小男孩被带走后,一下午的时间陈阳都没什么心思工作,都是在想着那个小男孩的事。

“现在已经六点了,那对夫妇应该已经发现不对了才是,怎么还不来找自己呢?”

眼看快到下班时间了,那对夫妇还没来,陈阳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打算在等一段时间,要是在不来,他就只能给对方打电话了,绝对不能让那孩子出现意外。

可是没过多久,王丽便来医院找到了陈阳。

“我看你这大忙人比我这总裁还要忙,要是我不来找你,你肯定是不会想起来自己还欠我一顿饭的吧?”王丽有些没好气的道。

陈阳尴尬的摸摸头,他的确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王丽见陈阳要说话,抢先一步说道:“我已经提前问过护士了,你已经下班了,赶紧去把衣服换了,我到外面等你。”

陈阳本还想在继续等等蒋晨武夫妇,可是见王丽这样,他也是没了办法。

连忙去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了,然后在换衣服的时候陈阳还给自己在大学为数不多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二胖,有没有钱先借兄弟一点。”

听着陈阳语气有些急,电话那头的二胖嘿嘿的坏笑了一声,“小子,我在学校的时候你还给我假正经,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早说了让你注意点,你不听,现在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要借钱了吧,对了,那姑娘好不好看……”

陈阳一脸黑线,这家伙是越说越离谱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有没有钱先借我点,没钱我就挂了。”陈阳打断道。

“好……我有,我有,你要借多少,我前几天刚买了些东西,也没剩多少了,一千够了吗?”二胖连忙说道。

“应该够了吧,你赶紧的把钱给我转过来,就这样了……嘟嘟。”陈阳直接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的二胖啐了一口,“这大爷搞得像是我跟他借钱一样,居然还骗我,我看八成就是把医院小护士的肚子搞大了!”

既然要请王丽吃饭,那肯定得去好一点的地方。

陈阳也不知道这一顿饭要花多少钱,希望一千快足够了吧,他的心在滴血。

王丽早就在车上等着了,等陈阳上车后马上就发动了车子。

“王姐,我们这是……”陈阳还不知道王丽这是要带他去哪。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王丽今天似乎是有点不太想多说话,自从陈阳上车后王丽也就只是和他随便聊了几句,其他的时候就是皱着眉头开车。

很快,车停了下来,两人到了一个人挺多的闹事区。

看着陈阳有些发愣,王丽有些不满的道:“难道你以为像我这种人吃饭就必须去高级的西餐厅吗?”

陈阳连忙下车去追王丽,尴尬的摸着头,解释道:“怎么会的,我只是有些意外王姐你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很快,两人到了一家叫‘阿林味道’的面馆。

两人走了进去,似乎王丽经常来这家面馆,刚进门店里,服务员就和她打招呼。

“小丽来了啊,老爷子的病好了些没?这位是?”一个大叔边擦桌子边和王丽说话。

“我爸的病好多了,谢谢林叔关心,我爸还经常念叨林叔您做的面呢,说林叔做的面是东海第一面,其他人做的他不想吃呢,这是我的一位朋友,您叫他陈阳就行。”王丽笑着和大叔说话。

她也不矫情,找了张桌子拿纸巾擦一下就坐了下来。

看着陈阳好奇的打量自己,王丽笑了笑道:“是不是觉得突然就不认识我了?以前我爸特别喜欢带我来这里吃面。听我爸说林爷爷也就是林叔的父亲,他和我爸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所以我爸以前只要想家了就会过来这里吃上一碗面,对了,你要吃什么?”

王丽边说边指着贴在墙上的菜单问陈阳。

见陈阳没吭声,王丽只好给林叔招了招手,“林叔,老样子,我的那碗不要放葱花。对了,他的那碗多给他加两个蛋在多加点肉。”

林叔记下了王丽点的餐,然后就去后厨忙去了。

陈阳看着王丽,似乎这一刻对面坐着的才是真正的她。

而那在东海商圈拥有霸道女总裁之称的她,只是为了掩藏真实的她的一张面具,毕竟商场如战场,很多时候一个言行举止很有可能注定了项目的成功与否。

所以,王丽把自己掩藏在面具之下也是无奈之举。

陈阳看着王丽一直低着头在想着什么事,于是便开口问道:“王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毕竟王丽突然来找自己,而且又一副有心事的模样,陈阳很难不往这方面想。

正当王丽想说话的时候,林叔把煮好的面端了过来。

“趁热快吃吧,要不然等面凉了就不好吃了。”王丽也没继续在想事情,连忙催促陈阳快吃。

见王丽不想说,陈阳也就没在问,开始吃面。

不得不说,这面还挺好吃的,至少里面的加的牛肉够某师傅用一年的量了。

吃完面后,王丽和林叔告别,说等过几天带她爸一起过来吃。

王丽让陈阳上车,打算开车送陈阳回去。

陈阳不打算在麻烦王丽,可是王丽非说让陈阳一个人回去她不放心,害怕陈阳半路上又搞出什么麻烦。

陈阳只好妥协,一个小时后王丽的车在陈阳出租屋楼下停了下来。

“王姐,你要不要陪我上去喝口水休息一下?”陈阳摸着头尴尬的说着。

陈阳本想着今晚是要破产的节奏,可是谁知道最后那两碗面的钱都是王丽付的。

说好是陈阳请人家吃饭,现在倒是成了是他混吃混喝的了。

“不了,你们男生住的地方什么样我会不清楚,等下次你收拾干净了我在去吧。”王丽调侃道。

陈阳屋里虽然做不到一尘不染,但他还是挺爱干净的,从小就这样,他刚想和王丽解释一下。

可是发现王丽却没在看他,而是低头看着手机。

“那个,陈阳……算了,应该是我想多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和我说。”王丽欲言欲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就上了车,看样子挺着急的。

陈阳想了想,然后跑到车窗边上对正在发动汽车的王丽问道:“王姐,我送你的玉坠你已经戴在身上了吧?”

王丽点点头,然后把戴在手腕上的玉坠给陈阳看了看,不解的问道:“我今天一天都戴着,怎么了?”

陈阳见王丽戴着自己送她的辟邪玉,这才安心了不少,但还是嘱咐道:“这玉坠你一定要一直戴在身上,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记得及时告诉我!”

见王丽点头,陈阳这才笑着对王丽挥了挥手,“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王丽的车拐过一个弯道消失在视野里后,陈阳这才收回了目光,他总觉得王姐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刚刚陈阳也在生死簿上看了王姐和王老的信息,都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且他也趁王丽不注意的时候开了通灵眼看了一下王丽的身上,也没发现有什么邪祟。

“难道是我想多了?不过想来王姐身上有辟邪玉,一般的邪祟也伤不了她。”陈阳呢喃了一句也上了楼。

……

第二天陈阳从床上醒来,昨晚上他没睡好,感到就好像是有人踩着双湿脚丫在他卧室里走来走去。

陈阳本想着这声音应该等会就没有了,可是这声音足足响了一晚上,等今天早上六七点的时候那声音才渐渐消失了。

“我去,这是什么鬼。”陈阳俯身用手在地上摸了摸。

此刻,在他卧室的地上正有着无数个小孩的脚印!

而那些脚印上还有些像水渍一样的黏液!

看这密集程度,那小孩应该是在卧室里来来回回走了一个晚上。

想到昨晚上有个小鬼一直在自己屋里转悠,陈阳顿时就吓得汗毛倒竖!

陈阳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想害死小男孩的那个小鬼,不会是昨天自己坏了他的好事所以想报复自己的吧?

陈阳连忙使用通灵眼开始探查卧室,只看到了从地板脚印上冒起的阵阵黑气,并没有发现鬼物的身影,陈阳于是把其他几个房间都看了一遍,都没有。

这可就奇怪了,他昨天就只是来我这里转悠了一晚上什么事都没做?

这小鬼难不成还有这种奇怪的癖好?

陈阳记得我身上也没符箓,小鬼要是想杀自己早就应该动手了,可怎么又走了呢?

陈阳是越想越糊涂,也不知道这小鬼是在想什么。

没想通他也没继续想,连忙洗漱好去医院上班。

上午的时间陈阳都没什么精神,他一直都在担心小男孩的事,正打算要不要给小男孩她父母打电话询问一下情况的时候,陈阳就接到了小护士打来的电话。

“陈哥,昨天那个小男孩的家属带着人来医院了,听说是卫生局的,吴主任已经被叫过去谈话了,你有个心理准备,我听到他们提到你的名字了。”

挂断护士的电话,陈阳心里也没多害怕,他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很快,过人有人来叫陈阳了。

“陈阳,院长他们在会议室叫你过去一趟。”来通知的是和陈阳同期的实习生,叫江书恒,只见他眼神怪异的看着陈阳,那眼神带着讥讽和嘲弄。

你陈阳不是出尽了风头,连院长都夸你年轻有为。

居然在医院使用封建迷信那一套,看你这次还怎么狡辩!

陈阳没理会江书恒,他应了一声就朝着会议室走去。

陈阳敲响会议室的门,里面传来声音,“请进!”

看到进来的陈阳,蒋晨武立马愤怒的骂道:“表哥,就是他,这家伙不会治病不说,还拿一张黄符贴到我小文身上,幸亏我昨天就把小文接出去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小文会被这群骗子折磨成什么样了!”

陈阳刚进门就被指着鼻子骂,心里微微有些不爽,但他也没出声,而是皱起眉头看了眼站在蒋晨武身后的小男孩。

这不应该啊,就算那小鬼离开了,小孩阳气本就虚弱,大人被鬼物缠上都要一连病上四五天,可这小男孩现在居然就没事了。

这太反常了。

陈阳只是不解这个小男孩为什么没事,他根本就没注意到小男孩手里紧紧抱着的洋娃娃和头上戴着的蝴蝶发箍。

也对,谁没事又会去注意一个小孩的穿着和玩具呢?

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把符箓放到桌上,对着院长不满的说道:“李院长,这黄符就是他贴到我侄子身上的,幸好昨天被我表弟发现的及时给撕了,谁知道他是不是想害我侄子!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是宣传这些封建迷信的!”

院长的老脸有些难看,昨天吴主任就有和他说过这个小男孩的事,他也看了检查报告,除了患有重度感冒就没其他的问题了,别说是家属不相信,院长自己也不相信小男孩会突然跳起来掐自己的脖子。

可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昨天小男孩从医院出去的时候还是昏迷不醒的,今天就活蹦乱跳好好的了。

“我看他现在还只是实习期,我也不想太为难他,他这学期的实习肯定是不能合格,而且还要特别在报告上注明他这次所犯的错误,至于学校那边要怎么处理,是开除还是留校观察,我到时候会在和他们商量!”西装男冷冷说道。

院长和吴主任听到西装男的话,气的脸色涨红。

西装男这么做无疑是想直接断送陈阳的医学生涯,要陈阳实习不合格就算了,可现在他居然还要向学校那边反应。

陈阳会不会被开除不知道,反正肯定是要背一个处分,这样一来就影响到以后陈阳毕业工作的问题!

陈阳自然也是非常气愤,昨天要不是自己出手吓退那个小鬼,那小男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不感谢就算了,还恩将仇报,二话不说就是要开除自己,难道有点权力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吗?

但是,陈阳更想不通的是。

听西装男的意思,驱邪符在昨天就被他们给撕了。

那按理说没了驱邪符的震慑,那小鬼应该会再次下手才对,怎么昨晚上小鬼没去找小男孩,而是去找自己呢?

而且奇怪的是那小鬼什么事都没做,就在自己屋里转了一晚上。

“如果你们不同意这个解决方法也可以,我们可走正规程序,今天就当是我来提醒你们的!”西装男见医院没人表态,冷笑一声。

“院长,我可提醒你了,这事情要是闹大了,对我们医院的声誉可是会造成不小的影响,而且,我们也要为了病人的安全考虑,可不要为了个人的一己之私而害了那么多人!”突然,齐浩副院长冷冷开口道。

听到齐副院长的话,在场的医生都是纷纷皱起了眉头。

不帮着医院说话就算了,居然还帮着外人!

就在陈阳来之前,吴主任已经被要求停职一周,如果在这一周内他曾经治疗过的患者只要有出现问题,吴主任就要接受调查,虽然不至于开除,但这么一闹,降职是肯定的了。

而这一切,都是被齐副院长逼迫的!

现在西装男要直接让陈阳实习作废,还要背处分,吴主任是怎么也不干的。

经过几天的接触,他发现陈阳这孩子是真的喜欢医学,是真的想通过医学治病救人,陈阳有一个医者的仁心,这很难得。

院长知道吴主任在想什么,他当然也喜欢陈阳这孩子,可是对方要是把事情在闹大下去,吃亏的还是陈阳。

而且,在过段时间他就要退休了,上位的必定是齐副院长,他现在绝对不能和齐副院长闹僵。

最终,院长只能答应了对方的要求,直接中断陈阳的实习,然他回去等学校的消息。

等蒋晨武几人走后,院长把陈阳叫到了办公室安慰了一番。

告诉他不要着急,他这也是逼不得已,他这边会尽最大的努力拖人找关系让陈阳能继续回来医院实习的。

下午一点,陈阳一个人走出了医院,对于背后的那些冷嘲热讽没有丝毫在意。

不过现在实习黄了,学校那边肯定是要给处分的。

要是毕不了业,那他读这几年的书就真的喂狗了!

心里乱糟糟的,正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的时候,有人却突然喊了他一声。

“陈医生你好,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找你有点事。”

陈阳回过头,看到是昨天那小男孩的母亲,江玉。

见是江玉,陈阳就来了脾气,你们把我弄开除了还不满意,还想把我搞进监狱不成?

可是,看着江玉一脸紧张不安的神情,陈阳皱起了眉头,江玉似乎真有事找自己。

陈阳便皱眉问道:“什么事?”

江玉四下看了眼,见没人注意这边,她才有些不安的开口道:“陈医生,你昨天不是说我儿子出现反常了就来找你。

我发现小文好像变了一个人,变的一点都不像是他了,我昨晚上夜里起来,发现小文居然一个人在厕所里唱歌!

他唱的歌是我农村老家那边很普通的一首童谣,可是我以前根本就没给他唱过!

而且奇怪的是他昨晚上不仅会唱还唱的很熟练,最重要的是,他还是用我老家那边的方言唱的……

可是,我根本就没教过我儿子老家那边的方言!

别说是唱歌了,他连方言都不会讲,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听完江玉的话,陈阳吓得双腿一哆嗦,差点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事情的发展好像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控制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