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伏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尾声

伏龙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尾声

作者:石青秋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52:12

一片残垣断壁上,无数身着戎装的人正在修补毁坏的巨大城墙。

鬼仙修士从土地里慢慢凝练出大块大块夹杂了各种金属的墙砖,再镶嵌进相应的灵砂灵石,他们身边都准备了大堆大堆的金行灵砂和灵石,这都是因为这建木附近的金行元气太弱不得不从其他地方运来的。

将这些墙砖炼好之后,就有膀大腰圆的士兵们将之搬上城墙,在鬼仙法师的指挥下放置好。

能在长城担任士兵,至少人仙武道上都有暗劲大成的修为,这些士兵搬运三五百斤的墙砖都不在话下,一些军官肩扛上千斤也能纵跳自如,原本损毁严重,几乎只能称之为废墟的城墙在这些人的修建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重新修建起来。

当一行两人在这些繁忙的工地废墟上穿行而过的时候,周围的士兵军官都会停下手中的活,肃立对着两人,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个人敬礼。

“将军!”

“将军大人!”

“赛里斯将军大人!”

被称之为赛里斯将军的是个看起来四十多岁,身高体胖,面目和善的中年人,他短发短须,手脚粗壮,如果不是行走间不经意露出的威严,纯看外表就是一个似乎很好相处的工匠或者是农夫,他脸上笑容很和善很有亲和力,没有丝毫谄媚讨好的刻意意味,让任何人在任何时候看到都很舒服。

每一个给他敬礼的军人也都能感觉到了他笑容中的亲和力,胸膛挺得更高了,精神头也更足了。

这位中年人就是这长城守军的最高统帅,赛里斯将军。

正是有了他的率领,长城守军在这十多年来才越发地强大,从来没有失守过一次,即便是建木中的妖兽越来越强,甚至发生了这一次这样的巨大兽潮,但这道守卫南宫领,甚至可以是守卫神州大地的防线也没有崩溃。

长城守军的来源复杂,有些是来搏个出身的散修,有些是来躲避罪责的,还有些世家的旁系子弟,但只要来这里加入了这个集体,多少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认同了自身属于长城守军这个集体的一部分。

在和妖兽几乎无穷无尽的对抗中,修为甚至都成了不是最要紧的,必须有能为战友生命相互掩护的默契,超越死亡的感情联系,才能将数以万计的人凝聚成一个整体,支撑他们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坚持下去。

这种强大的凝聚力自然容易析出有一个代表性的焦点,这位统领长城守军的将军无疑就是这荣耀的辉光中最闪耀的。

虽然他的修为比不上那些世家的真人长老,但正是有他在各大世家之间的斡旋调和,才能换来越来越多的灵石资源,正是有他不断引入墨家的各种新式机关器械,长城守军的力量才会越来越强,面对妖兽的时候损失才会越来越。

更为关键的是,他的鼓励和演让无数出身散修平民的守军都知道自己在为何而战,都能明白自己是这人道壁垒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都知道自己的生与死都是有更宏大的意义的。

“大家辛苦了!”

一路走来,将军也是微笑着不断和周围的士兵校尉们打着招呼,遇到近前吃力的还不时上去搭一把手,这举动还有他极为亲切极有亲和力的笑容让所有人都感觉如沐春风,身上的疲累不翼而飞。

“胡明义校尉,你手上的活计可是这里最要紧的,可是一定要仔细,千万不能出错了啊。”

走到一个正在用法术炼化墙砖的鬼仙附近,将军特意绕过一截废墟,走到他旁边道。

“是的,赛里斯将军您放心。

我这里都看得仔细呢,还专门带了个学徒负责检查。”

这鬼仙校尉点头,对将军能记得自己的名字也不感觉奇怪,这位将军就是如此,军中稍微有些能力和资质的都能记得住姓名和来历,那大大的脑袋里居然塞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鬼仙校尉旁边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册,上面写满了文字,正一脸好奇地看着将军。

将军拍拍少年的肩膀,问:“兄弟,看你是英才营送来的吧?

叫什么名字?

哪里人?”

“禀将军!我是玉衡营第五队一等鬼仙散兵罗文彬!来自夏侯领西北的黑螯镇!”

这少年回答得极有力气。

“嗯,能在这个年纪就被送来做鬼仙散兵,看来你赋不错。”

将军拍拍少年的肩膀。

一般来一等鬼仙散兵至少也要踩到生法境的门槛才行,虽然长城现在缺人,不得不从各地的英才营中抽调大批新人前来,但无论如何这少年的修为都不会太弱。

“你应该知道长城守军的危险吧?

会害怕么?

可会怨怼么?

你这样的资质若是去某家城主大人府中当作亲卫培养,前途可比这强多了。

就算去当散修,不定也比来这长城活得更久,更有出息。”

“将军放心,我们绝不会有二心。

我们自在英才营中所学的修炼之法,所耗费的灵石,都是各大世家用来替长城培养士兵的。

我们入营之前就知晓我们修炼有成之后便要来这长城上守卫人道疆土,若没有这一道壁垒抵挡建木侵蚀,不管是什么散修什么城主亲卫,也一样都要葬送在妖兽口中。

而只要我们在这里坚守上十年二十年,也同样有去担当守卫亲卫的机会。”

少年回答的一样的铿锵有力,这是所有英才营中走出来的新人的基本觉悟。

当然并不是没有那种白白受了世家的灵石栽培,最后却临阵脱逃偷偷溜走的,不过一般这种人的下场都极为凄惨,这下毕竟还是世家的下。

“而且只要能立下军功,可不比什么都强!这次兽灾之中军功最为显赫的几名校尉听已经被伏龙殿招去了,请问将军真的是这样吗?”

到这里,这少年的脸上都泛起一阵不自然的红晕,鼻中的出气也粗了几分。

在绝大多数的民间散修眼中,归墟之月上三神所遗留的伏龙殿便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圣地,能踏入其中可是许多人连做梦都不敢去做的事,因为那对世家子弟来也是极为难得的。

但如今这道通之门居然对平民散修也打开了一道缝隙,那让这些对自己还有几分信心,对前途有所渴望的少年人难免心潮澎湃。

“当然是真的。”

将军笑了,憨厚敦实的脸笑得慈祥又开心,就像一个老农看到田地中成熟的庄稼,但是这笑容在开心中又有几分隐隐的悲戚。

“不过年轻人也不要只想着那些泼的大功勋,要知道将他们送上去的不只是他们自己的修为,勇气和智慧,还有这里葬身于妖兽口中数万同僚战友的性命啊!”

少年将胸脯一拍:“是!将军请放心!我心中也早有准备,南宫家的子弟也要亲身上阵杀妖兽,我们这些军人哪里还有退缩的份?

其他地方也是要在妖兽口中讨生求活,还不如就在长城这里搏个出身!”

“也别老只是想着杀妖兽立军功,你手中的事也是一等一的要紧之事。”

将军拍了拍少年手中的书册。

“你可要看好了,上面每一个都是牺牲在长城守军的兄弟,他们的姓名籍贯来历,绝不能有丝毫差错……因为有可能有一你的名字也会在上面,毕竟这才是大多数长城守军的归宿。”

少年愣了愣,之前还很是激昂的心情便滑落了下来,不过还是点头:“我明白了。”

将军指着旁边正在鬼仙校尉手中不断翻滚,镂刻出一排排文字的城墙砖,道:“葬身于妖兽之口的兄弟们,许多都是尸骨无存,留存在这世间的便只有名字。

所以我们将他们的名字篆刻在这长城的每一块墙砖之上,只要长城还在,他们的名字便在,南宫领,乃至全下的人便都能知道,是这些兄弟们挡在了最前端,他们才能在后生活得安宁祥和一些。”

将军的话语声不大,但是周围的士兵军官都不知不觉地停下了手中的活,站下来仔细听他话。

每个人脸上都多少有些感慨和激昂,这是绝大多数长城守军的归宿,也是他们的荣誉。

而他们更加不会忘记,这一举措正是在赛里斯将军的极力促成之下才得以实施。

少年脸上的激昂平复了下来,神色间有了几许凝重。

人若是知晓该往哪里去,固然是可以将自己如火焰一般的熊熊燃烧,但只有知道了归宿何在,那才能真正地坦然面对一切,包括死亡。

将军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转身走了。

他并没多什么,但周围士兵和军官看向他的目光又更多了几分敬重,对他行礼的姿势也更有力了。

将军一直穿过了正在修建的长城残骸,来到了一个基本上还保存完好型堡垒前。

从堡垒上方插着长城守军的几面大旗来看,这应该是一处负责指挥的所在,只是前面并没有站岗的士兵,似乎全都去帮助修建城墙了。

将军走上前去正要推门而入,忽然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男子开口道:“有客人在等你,森罗殿的。”

这是个很奇怪的男人,高瘦短发,穿着一身极为简单的麻布衣服,赤着双足没有穿鞋,打扮得好像乡间正要去插秧的农夫一样。

他就一直如影子一般跟在将军的身后,完全没有一点存在感,之前的那么多士兵和军官都对他视若无睹,就像看着将军随身的一个饰物一样。

只有那个少年对他多看了几眼,因为这个男人一直都是闭着双眼,好似失明却能行走无碍。

而此刻这个一直闭着眼的高瘦男子突然开口提醒,好像察觉到了连将军都无法察觉到的东西。

将军闻言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周围,确认了没有人靠近这里,这才转身直接推门而入。

因为要应对几乎无处不在的妖兽,堡垒并没有窗户,其中的空间便显得很幽暗,此刻只有几座灵石灯发出幽幽的光芒,将盘腿坐在中间地面的少女照得有些可怖,那原本应该是明艳照人的脸蛋上毫无血色,苍白得宛如死人一样,而且还有半边脸颊已经不见了,露出森森的牙齿和骨骼。

“原来是夜道主。”

将军等身后的男子一起进来之后立刻就将门反手关上,笑眯眯地走上前去。

他脸上的笑容依然还是那样的和气亲善,和在外面面对士兵军官时候一样。

“我之前还在为如何找夜道主而发愁呢,想不到夜道主居然屈尊直接来找我了。

不知夜道主那抽取荒兽残魂的谋划如何……”“别废话了。”

地上的少女飘了起来,就像个没有重量的幻象,托起她身躯的是一片雾气。

而且眨眼之间雾气就扩散到整座建筑内部,少女沙哑的声音在雾气中回荡不休。

“为什么伏龙殿会将入学试验放在建木森林?”

“我怎么会知道?”

将军苦笑。

“伏龙殿招收新人,难道夜道主觉得我居然有能力去干涉这种事情么?”

“那为什么伏龙殿会招收你军中的人?”

少女的声音冰冷漠然,好像死人的呻吟。

“你总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那是南宫家主的意思,我何德何能,能搀和到这么大的事情里面。”

将军脸上的苦笑越来越苦。

“在长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话还能有几分用。

但是伏龙殿那是什么地方?

我连去踏足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又如何能影响他们的决策?

南宫家这次受损太重,想要用此举来激励人心士气,这才冒下之大不韪在这长城士兵中提拔人去,将试验所在放在这建木森林中也是事到临头来才告诉了我一声,我之前也发愁不知道如何来通知夜道主呢。

但是我想着这建木森林如此之大,夜道主又必然知晓心行事……如今看来夜道主难道是遇到伏龙殿那两位先生了不成?”

浓雾中的少女沉默不言,只有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

“……如果是这样,那不知那荒兽残魂可曾抽取到了?

依我看要不就到此为止吧,毕竟惊动了伏龙殿也就是惊动了三神门,我这的长城守军也实在是难以再替森罗殿掩护了……”将军的胖脸上又露出愁苦之色。

“而且在一开始我便给夜道主了,此事实在难以成功……”“所以你就想借着伏龙殿的人来将我灭口?”

少女的声音陡然尖利了起来,一个狰狞的高大人影在浓雾中浮现出来,六只雾气凝聚的手臂全都对准了将军。

“攀上了伏龙殿的,就有机会攀上三神门,那我们这些邪道便是你长城守军的累赘和污点了?”

“夜道主这是哪里话?”

将军一张胖脸上满是委屈,就像诚信的摊贩被人污蔑在货物里掺假。

“我这些年经营长城守军有所建树,也是仰仗着森罗殿各位的相助。

什么邪道不邪道的,那是些平庸之辈的浅薄之见,严格来南宫家墨家这些不也是邪道了?

三神门哪里是我能有资格去攀附得上的?

我日后要和森罗殿合作的地方还多得是,绝不会如夜道主所的……”“你确实是个聪明人。”

少女的声音似乎变得平静下来,不过其中好像开始带上了些森然的古怪意味。

“能在这么多世家之间周旋,即便是有我们帮忙也确实很了不起了。

我甚至觉得绝足道那些蠢货都在被你玩弄得团团转……当然,他们想来都是蠢货,很机灵的蠢货,每能想出一百个去偷去骗灵晶的法子,但他们就是喂不饱的狗,只要用肉香就能诱着他们前进的方向,你和他们合作的很愉快不是么……不过你本质上可能也也比他们高不到哪里去,因为你太注意运用自己的聪明了,以至于忘记了一件事。

在这个世界上,修为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浓雾中,狰狞人形的六只手臂已经把将军给牢牢捉住,一根粗大狰狞的蝎尾落到了他的灵盖上方,少女声音中的阴森之意越来越浓:“这次虽然没有真正截取到荒兽的完整残魂,但索来几缕也不算全无所获,至少用来制作一个先境界的完美灵偶已经够了。

只要不被真人近距离仔细探察就没问题……赛里斯将军阁下,你对我们森罗殿来很有用,不过也只是有用而已,以后就以我灵偶之身继续有用下去吧……”“夜道主……你这……何至于此啊……”将军还是苦笑,就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头顶上即将落下的那根狰狞尖刺一样。

少女那张残缺的脸抽动了一下,白森森的牙齿咧出来的更多了,就像要吃肉的妖兽一样,然后上方那根巨大狰狞的尖刺就朝着将军的头颅直插而下。

她早已留意过,这家伙的修为不过是先境界,实际上整个长城守军本身也并没有真人境界的高手,最多只有南宫家和周围其他几个家族中偶尔过来支援的,她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把眼前这个胖子制成一个完全听命于她的灵偶,这样便能间接将整个长城都纳入森罗殿的掌控中来。

将军摇摇头,脸上的苦笑更甚了。

他什么都没做,但是旁边有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轻握住了那刺下的尖刺,然后一捏,噗的一声轻响,这根尖刺连同后面那具狰狞人像也一同爆碎开来,重新化作一片雾气。

少女如遭雷击,跪倒在地噗的一声咳出一大口血来。

随后她浑身颤抖地抬起身来,看向那个捏碎了整个人形的男人,眼光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惊骇和恐惧。

这雾气人影看似无形,却是凝聚了她所有修为的法道真身,在这人的手中却是如水泡一般被一捏就碎,这简直是比将她整个人都捏碎还不可思议。

“最多只截取了三分荒兽的残魂,还不能将之稳固凝练。

听骸极道上次连个荒兽尸体也炼制不成,看来森罗殿这百余年间当真是没出什么人才了。

慕容千秋想要靠着你们这些猫猫狗狗来帮他迈出那成就圣贤的最后一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话的是那个一直跟在赛里斯将军身边的男子,他在那出手捏住雾气人形的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那是双奇异至极的眼睛,白的地方如同阳光下的新雪一样耀眼,黑的眸子又是一片吞噬万物的黑暗,然后那黑暗中偶尔又有几点光芒闪动,仿佛正在孕育星辰宇宙。

“不……不知道阁下是……”少女的声音连同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即便是她在十五岁时面对那个当着她的面将她两个姐姐的头颅砍下,再将她强暴的世家少主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恐惧绝望过,而她现在明明已经踏入了真人境界,足够俯瞰这世间的绝大多数人了。

可能这才是她恐惧的根源,蝼蚁面对岩石和山峰时感觉可能都一样,只有自身强大到一定的地步,才能感受到更高大深邃存在的深不可测。

在这男子没有出手之前,连她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存在,或者意识到了,但是在更深层次的意识上她根本就不敢去多看多留意,就像没有人没事做的时候会去瞪视烈阳。

“真武外道,墨开阳。”

男子的声音如同在外响起直达脑中,遥远不可捉摸却又一清二楚。

“回去和慕容千秋一声,让他快点,济世教的李如三可已经走在他前面了。”

“三……三神门的人……为何会来护住这家伙……”夜幽影艰难地道。

虽然人前人后可以将三神门不放在眼中,但只有真正面对了,才能感觉到这真正得到了三神道统的修炼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破出三神门,才称之为外道。”

男子重新闭上了眼睛,就像打发个跑腿的厮。

“你走吧,回去和慕容千秋一声让他快点,我已经等他很久了。”

雾气散去,夜幽影消失了。

在最多只有先境界的长城守军中,这位善于隐匿和伪装的尸魂道道主还是可以轻松出入的。

昏暗的堡垒内部只剩下了赛里斯将军和那个男子,将军摇摇头,脸上还是那副苦笑,就像刚刚只是看了出不懂事的孩子胡闹一样,走到中间的桌前坐了下来。

“墨老叔,多亏你了啊。”

将军长叹一口气,将桌上的灵石灯打得更亮了些。

“要不是有你,我这些年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放心,我答应了你的赌约,只要你不去主动招惹三神门和南宫家,我就一定会保你三十年的平安。”

男子淡然答道。

明明他看起来要比将军年轻许多,但是被将军成为老叔却是泰然处之。

“我也挺好奇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对我来这下间有趣的事情不多了,你所做要做的算一个。”

“三十年……还有七年了呢……”将军叹了口气,又苦笑起来。

“看来我也得抓紧时间才行……”“我还能主动帮你出手一次。”

叫做墨开阳的男子忽然又,话语中带着些玩味。

“本来我还以为这次的建木异动,你会请我出手呢。

我虽然不能如南宫家和济世教联手一样直接去压制建木,但击溃十几个荒兽,保下长城还是没问题的。”

“不,您只答应替我出手一次,这样宝贵的机会,我怎么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将军笑道。

“虽然死的兄弟们多了些,南宫领也惨了些,不过也总算借此能将一些年轻俊彦送上伏龙殿去,这最关键的一步也就此完成了。”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让那些年轻人在伏龙殿上学业有成,能替我们觅得良机了。

放心,这七年之中,墨老叔你一定有机会出手的,也一定能看到更有趣的东西。

你得对,这下间无聊了这么多年,是应该变上一变了。”

将军抬头上望,目光仿佛越过了花板,落在了上方穹上那悬挂的归墟之月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