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开花的仙人掌 > 番外篇 何人与我共白首

开花的仙人掌 番外篇 何人与我共白首

作者:凉宵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0:55:01

八月末,H城骄阳似火,易楚擦掉额头的汗滴,把房间的温度又调低了几度。

冷气铺面而来,她因燥热微微泛红的脸颊逐渐恢复白皙。

坐在高脚凳上喝酒的何晟睿回头瞥了她一眼,笑着捞起瓶沁凉的洋酒,在易楚面前晃了晃,“来一杯?”

易楚挑起眉梢笑望着他,眯起的凤眼犹如两瓣漂亮的桃花,言笑间花瓣纷纷,颜色倾城。

她不说话,何晟睿就举着酒瓶看她,两人皆笑得风情万种。

“不用了。”

易楚径直走到冰箱前,拉开最下层的抽屉,拿出瓶啤酒,青葱般的手指扣在拉环,食指一动,清脆的声响击碎了静谧的空气。

何晟睿搭在桌沿的手指轻轻扣了两下,嘴角的笑纹愈发深重。

易楚一口气喝掉半罐的啤酒,啤酒的寒气顺着喉管传到四肢百骸,那双眼在无形中仿佛也染上了几分寒意。

“你生气了。”何晟睿端起杯子小酌一口,语气肯定。

易楚捏着啤酒罐坐到他身旁,眼波流转,脸上已然没了笑意,“离婚协议收到了吗?”

易楚的语气生硬,听来有不可回转的意味。

果然,何晟睿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拉下脸,骏黑的眼里仿佛有火花飞溅。

易楚若无其事地喝完易拉罐里的啤酒,然后抬手把罐子拍扁,拍打时白嫩的手掌被铝皮咯得发红。

易楚拍拍发红的手掌,身体前倾,乌黑的眼里带着几分薄凉的笑意。

“那人在绑架我之前和我谈过条件。”

易楚的声音有些冷,葱白的手指落到颈间,那里的红痕已经消除大半,但细细看来还是有道扭曲的伤痕。

“他说只要我肯配合他,他就帮我结束这段婚姻。原来,在大家眼里,我易楚已经沦落到依靠何家的力量保住我爸的公司。”

易楚勾唇,有点想笑,可面部肌肉僵硬得厉害,压根笑不出来。

“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我到底为什么要嫁给你。”

易楚抬手将拍扁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站了起来,大厅的水晶吊灯投射出璀璨的光芒,把她的脸照得完美无瑕。

她冷眼看着面前像狐狸一样妖冶狡猾的男人,忽地仰头叹了口气。

所有人,包括你,都说我嫁入何家全为利益。

只有我明白,认识你的十余年里,我对你的爱从未变过。

可是现在,我不想继续了。

“等你想好了就把字签了吧。”

易楚呵了口气,步伐缓慢地朝楼梯口走去,脚掌落到第一层台阶的刹那,大厅里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

何晟睿站在锃亮的白炽灯下,双眼含笑地盯着易楚的背影,“易楚,不要忘了你说过的话。”

易楚身体一僵,半晌动作缓慢地回过头,黑白分明的眼睛仿佛结了冰霜,“我是说过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但何晟睿你要知道一点,人都是善变的。现在,我反悔了。”

说完这句话易楚飞快地上了楼,房间里属于她的东西不多,几件单衣,几瓶化妆品,一个二十寸的行李箱就能装完。

她来时就没带多少东西,走的时候反而还少了很多。

离开房间前她最后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房间,唇边终于露出一丝苦笑。

这场婚姻和她一样,从头至尾都是个笑话。

易楚搬回了易家老宅,易父易母早在月前奔赴藏区旅行,宅子里的佣人大都被遣散,只剩下一位老管家和一位家政阿姨,两人都在易家呆了许多年,养成了勤恳寡言的性子,对于易楚的归来并未过多询问。

实际上易楚也没有给别人询问的机会,把行李放回易宅后她就转身回到公司,开始没日没夜地工作。

何晟睿到公司找过她,穿着做工精良的西装,捧着火红的玫瑰,站在跑车前接易楚下班。

下班时段,公司大楼前人来人往,所有人都艳羡于男人的英俊多金,哪怕他早就花名在外,这偶尔一次的深情都让所有女人疯狂着迷。

但这群疯狂的女人们并不包括易楚,她站在大楼顶层的落地窗前目光清冷地看着他,身后的助手正在按部就班地汇报项目进展情况,念到一半她忽然摆摆手让人离开了。

太累了,连日来不分昼夜的工作耗光了她所有的精力,所有的疲倦与困乏在看到何晟睿的那一刻如潮水般向她袭来,她坐到柔软的办公椅上,想要眯眼小憩一会,可闭上眼脑袋里全都是何晟睿的模样。

他穿着明黄色的卡通T恤,趴在易家老宅前的草地上喂兔子,爬起来时青翠的草叶还挂在T恤领口,他咧着嘴,漂亮的桃花眼眯得只剩两道弯。

那时易楚十三,何晟睿十五。

易楚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素色的长裙,坐在窗前的方桌上喝果汁,那杯亮色的果汁和何晟睿T恤的颜色一模一样,否则易楚也不会在花丛中一眼就看到他。

少年时期,何晟睿就是她生活中的那一抹亮色。

他聪明,却总是喜欢用聪明的脑袋捉弄别人。

他勇敢,勇敢地做出些离经叛道又惊世骇俗的事情。

她喜欢这样的他。

温柔时

可是……易楚猛地睁开了眼,可是她早该明白,这样的人是没有心的。

和无心之人交心,注定伤心。

易楚黯然地垂下眼眸,忽然想起吵得声嘶力竭时她问过何晟睿的问题:

“这辈子,你还会不会爱上某个女人?”

他说:“会,但是易楚,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你。”

她又想起在M国时问过易许的问题:

“如果楚辞理你而去,你会不会觉得难过?”

他说:“会,但我永远不会后悔。”

华灯初上,夜色渐浓,公司楼前人影稀疏,接她下班的何晟睿早就不知所踪,只留一束火红的玫瑰开得正艳。

易楚伸出手,似乎想捡起那束被遗弃的玫瑰,指尖碰到窗户时陡然停下,一束月光透过玻璃落在她的指端,一片莹白。

易楚望着那抹白,眼泪落得猝不及防。

无言问苍天:

何人与我度春秋?何人与我共白首?

唯有冷风吹:

无人伴我以春秋,无人伴我以白首。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