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畅想回忆录 > 畅想回忆2-15:拉尔夫的祭日

畅想回忆录 畅想回忆2-15:拉尔夫的祭日

作者:罗眰阮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03 01:01:15

此后的几天我完全以睡觉和打游戏为生,VARIEN剩下的两次计划被我看淡了。张峰说陈琯领取Halo

的逐客令的时候Halo

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我也就再当回事。

林南好像也有些无聊,一没事就出去走走转两圈,有的时候好像还拿点什么小零碎回来摆弄。

在10.1的时候张峰不知道又怎么混进来了,跑到我们屋里。

“明天就要办正事了,你俩有没有信心啊?”张峰这次换了身打扮。

“有什么信心,现在完全的被VARIEN监控啊,哪有什么信心不信心的,反正生命至上。”林南说。

“你看看,人家心胸宽广。”张峰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这是我给你弄来的,自己拿好。”

“你别多想,我说的是我俩的生命至上。”林南接过东西。

“唉,你要这么说这东西不能给你。”张峰要抢回来,但被林南躲开了。

“装的什么东西啊?都落我手了,你要回去干嘛。”林南打开袋子。

“切,你看看,我这是给你保命的,你要这样我就不能给你了。”张峰斜着眼看林南。

“对啊,我保命所以才拿东西嘛。”林南从里面拿出一只短刀。

“你要是不救人你也没啥生命危险。”张峰坐在沙发上。

“那可未必啊。”林南又拿出一把手枪来。

“不是峰哥啊,你确定这玩意你给她安全吗?”我可是不太放心,就按照林南的风格早晚得因为这个出事。

“不是你还挺瞧不起我。”林南把东西收好,坐回床上。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士兵突然推开门,用枪指着张峰。

拉尔夫从后边慢慢走来。

我打开了变声器,林南从床上下来,张峰站起来,右手摸到裤子后边。

场面尴尬地我有些不太能控制住。

“夫人,这个家伙没对你怎么样吧?”拉尔夫走到我跟前。

“别这么说,他是我的老师。”我觉得貌似他们并没有怀疑我。

“哦?那他为什么会说中文?”拉尔夫掏出长刀,刀尖指着张峰。

“他本来就是一个中国人。”

“跟你说过了,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人。你怎么会认识他呢?”拉尔夫眉头皱了一下。

“要没什么事我先撤了。好孩子再见。”张峰用英语说了一句。

“站住,你的声音不对。”拉尔夫突然转过身。

“怎么了长官,我最近确实有些感冒。”张峰笑眯眯地看着拉尔夫。

“刚才我听到的明明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你能解释一下是谁的吗?”拉尔夫的刀尖突然转向了我。

“你怎么能这样?”我突然有些紧张,“你这样我怎么跟你对话?”

“长官,别误会。”林南突然站起来说,“你听到的是这个声音吗?”她拿起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虽然是林南反应和解围都很厉害,不过为什么她有我唱歌的录音啊。

并且说,那首歌我明明唱跑调了啊。

“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拉尔夫承认了这个声音。

“刚才我们在跟他打电话。”林南说瞎话可是完全不眨眼睛。

“你在给我打过去。”拉尔夫盯着林南。

林南很尴尬地点了点头。

电话被林南拨通了,但我的手机并没有响。

并且电话那边还传来了我的声音。

“怎么了?”电话另一头说。

“长官,你看,确实是的。”林南看着拉尔夫。

“你跟他们聊什么了?”拉尔夫对电话另一头说。

“我问问老师好不好,很久没有打电话了,打一个电话也没什么吧?你谁啊这么爱多管闲事,滚。”电话另一头完全是汉语。拉尔夫可能完全没跟上。

“他说的什么?”拉尔夫看着林南。

“他说的...说的他不太方便接电话。”林南憋着笑。

“林南,告诉他,我说的是让他滚。”电话并没有被挂断。

林南这次真笑出声了。

“你笑什么?”拉尔夫好像生气了,刀子朝林南挥了过来。

我在那一瞬间有些着急,在他的手腕上批了一下,打掉了他的刀。

林南也被吓得躲在了后边。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拉尔夫捂着他的手腕。

这一下可露馅了。

张峰咽了口吐沫,一拳打在一个士兵身上,紧跟着绊倒了另一个士兵,顺着窗户跳了下去。

拉尔夫拿起刀,朝着我砍过来。我躲开他,拿起了士兵手里的拿把步枪。

“别动死胖子,我现在命令你给我出去。”我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我用的是汉语。

拉尔夫朝我走过来的时候一颗子弹飞来,打在了拉尔夫手里的刀把上。刀被弹飞了。

紧跟着,从屋子的四周弥漫起了白色的烟雾。

在我反应过来这是乙醚的时候拉尔夫和林南都已经躺下了,随后昏昏沉沉的我也有些头晕,慢慢的就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还在这间屋子,林南躺在我旁边。拉尔夫坐在一边,穿着睡衣一脸春光地看着我。

“你醒啦?”拉尔夫又用那种很娘的声音说。

我第一反应赶紧从床上坐起来。

“别这样,我知道受惊了,但是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拉尔夫用手拉住我。

“等一下,你要干嘛?”我镇定了一下,确认变声器并没有被拆下来,并且还在正常工作。

“不认得我啦?我是你的爱人啊。”拉尔夫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哦,哦我是?”

“你被那个组织绑架了,之后他们弄来了个冒牌货顶替你,骗了你的仆人。但是你放心,我想你担保,以后这种事绝不会发生了。”拉尔夫好像忘了他先比我倒地上的。

这个时候,一名士兵拍了拍拉尔夫的肩膀说了句什么,之后抬头看我一笑。

这个该死的脸型,明摆着是Halo

嘛。

拉尔夫脸色一变,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又耍的什么新把戏啊。”我看了眼没走的Halo

“好几天没看到你有点想你了。顺便再告诉你个秘密。”Halo

从衣服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

“我猜到了你信吗?”图片是他们的犯罪手法。

“这么简单的方法谁想不到。这次可是你欠了我个人情。”Halo

坐下来。

“我觉得咱们还是尽量保持距离,我知道你不会要我命但是我还是对你们很不放心。”

“好,我离你远点。”Halo

坐到沙发上,“这样可以了吧,明天的时候你要把这个人情还给我。”

“不帮忙。”

“你知道你的小情人为什么不醒吗?”Halo

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

“你们幼稚不幼稚啊。”

“不用这么幼稚的方法怕你钻空子。”

“我跟你做个交易好吗?我帮你做,你把林南带走。这件事过去之后你把她还给我。”

“成交。”Halo

拿着解药把林南叫醒。

林南从睡意朦胧中醒来,Halo

一把抱起林南。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把她还到你们住的那个小房子里。”Halo

打开了窗户。

“等一下,你...”林南好像还要说什么,但是我也没心思听了。

他们走了之后,这间小屋子瞬间就清静了。只不过我的思绪越来越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信任VARIEN。但是我觉得可能带着林南四处跑不如让林南在他们那里待一天。

但是问题就出在明明答应了要保护拉尔夫,但是却还要答应再杀了他。

这个嘛...

确实让我纠结了很久,但是拉尔夫的那些举动也确实让我有些不爽,包括说什么中国如何如何。

只不过要是杀了他的话,那我这一身的伪装不就白费劲了嘛。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拉尔夫说会议在九点半召开。莫不如现在就赶紧睡觉,明天再研究一下。

关上灯,天花板上出现了一行荧光的字迹。

请相信我们,拉尔夫并不配活在世上。

署名Halo

我赌他一定是闲的。

不管怎么说,我先睡觉。整件事爱怎么办怎么办。

四个小时之后,我在意识朦胧中觉得好像有人在旁边搂着我。

我睁开眼睛看的时候,我瞬间意识就清醒了。

拉尔夫这个死变态啊,睡觉为什么在我这屋。

我赶紧翻身下了床,拉尔夫睡得跟死猪一样,并没有吵醒他。

而然我现在已经决定跟他好好的谈一谈了。

我锁上了门,拉上窗帘。把易容卸掉,穿上我自己的那身衣服。

对了,还有那个该死的假发。

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看了眼还在睡觉的拉尔夫。

“醒醒死胖子。”我拽了拽他的脸。

拉尔夫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宝贝怎么了?这么早就起来了?”拉尔夫眼睛还没睁开。

“看清楚我是谁好吗?你前几天对我做的那些事我现在都没工夫跟你结算。我现在问你,会议内容是什么。”我坐在沙发上。

拉尔夫好像清醒了些,抬起头看着我。

“你...你是谁?”拉尔夫四处的找他的弯刀。

“你给我老实的交代。”我掏出M2000,指着他的头。

“你也是易容的吗?你们这个该死的组织到底要干嘛。”拉尔夫恨得咬牙。

“我现在问你会议内容是什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拉尔夫瞪着我。

“我本来是想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在对面的楼上有三名狙击手瞄准你。我完全有能力保证你活下来。但是现在变样了。我的目的很简单,找到合适的目标,让你从这个世界上离开。”

“你不是VARIEN的手下吗?我以为只有他们会玩这套。”拉尔夫好像摸到了什么,右手在身后弄着什么东西。我瞄准他的右手肘部,开下了一枪。拉尔夫惨叫一声,右手手里的匕首掉落在地上。

“别跟我耍花招好吗?我刚才还希望跟你正常交流,那现在没办法了,这就变成审问了。”

拉尔夫怒视着我,左手捂着伤口。

“讨论关于对付VARIEN的方案。”

“就这些?”我对这个答案不是很相信。

“是的。”他说的时候很明显的迟钝了一下。

“还有什么。”

“没有了,就这些。”拉尔夫这句话说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敷衍。

“我没有时间等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还有什么你快点说。”

“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出不去这个地方。你从这里跳下去吗?经过我们的检查,已经没有能从窗户下去的安全途径了。”拉尔夫说的话我完全没有心思去听。

“我让你说会议内容。”我觉得我快没有耐心跟他说这些了。换做是Halo

我估计会比我冷静的多。

“我告诉你,这次的会议内容已经被取走了,所以你杀了我会议的所有内容还是会被发布的。”

“我只想问你会议内容是什么,你别跟我耍颦嘴。”我再次向他身上开了一枪,打中了他的肚子。

拉尔夫再次惨叫,趴在床上抬着头瞪着我。

“小子,会议内容我们已经拿到了,现在灭他的口。”Halo

的声音从屋子的角落传来。

“你什么时候安装的窃听器和扩音器?”

“你睡一下午我还不能搞点动作吗?会议内容你看过一定不会后悔杀了他,听我的,你的小情人不会知道的。”Halo

的语气很冷静。

我走到拉尔夫身边,他肥胖的身体在床上摊着。

“你要杀我了吗?我告诉你就算这次会议没法召开,我们也会对VARIEN展开搜捕,你们这群中国人,永远都是世界的祸害,我诅咒你们被上帝一脚踩死!”拉尔夫的话彻底地把我激怒了。

“你给我闭嘴,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讲道理,你这种还在外面找小三的人有脸这么说我们吗?我把她还给你,祝你一路走好吧。”我从张峰给我的箱子里把那个女人的尸体拿出来。亏的是箱子是特制的,这股臭味有点让我想吐。

拉尔夫捧着她的脸,嘴里不知道还在说着什么。

林南的短刀和手枪被我放在枪袋里,最后就是龙哥计划的最后一步了,我把汽油洒在拉尔夫身上,他还用力的反抗着。之后我用过的东西和什么沙发椅子都撒好汽油。

“好了敬爱的拉尔夫上校,中国的国庆节是在10.1,我劝你下次有机会挑个好时间当忌日。”我打开窗户,才发现拉尔夫说的从窗户下不去的意思是下面排满了官兵。

“怎样,你出去啊?我看你怎么走。”拉尔夫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屋子。三名士兵从门外冲进来。

就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窗外飞来三颗子弹,打在了那三个倒霉的士兵头上。

我走到门口,拿出火柴点燃了拉尔夫身上的汽油。拉尔夫用法语说的乱七八糟的我也听不懂,我关好了门。

走廊并没有人,我也趁这个机会回想龙哥的安排。

首先是把那个疯婆子杀掉,并且留在现场,之后烧毁痕迹,还有是要到会议内容。

首先来说,会议内容我是不可能给龙哥看了,这个会议对中国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没必要帮着拉尔夫。

再有就是这个痕迹清理的话,理应来说应该比较彻底了。当然,VARIEN再弄个小爆炸就更好了。

刚才去三层,突然身后就有人喊我。

没什么办法啊,我赶紧往楼下跑。紧跟着,二楼的士兵也冲上来,我被卡在了二楼和三楼中间。

我翻过扶手直接跳到二楼士兵的身后。几个士兵好像还抓住了我的枪袋。这件事我就更要感谢La

a了,枪袋的表面被设计的抓不住,只能依靠着带子固定。

要不然估计就不能这么顺利的溜走了。

不知道谁这么过分,还对着我开枪。这个问题就有些严重了。费了老大的劲才跑到门口,门外的官兵好像还没收到抓我的消息。我装作从容的坐进了眼前的一辆车。

司机好像并没有看到我是谁,就往前开。

在他说了句话之后,我才发现可能是要出事啊,我没听懂他说的什么。

我赶紧从后边用枪指着司机的太阳穴,用手指着大门。

司机吓得一激灵,赶紧踩着油门就往前开。

到了大门,司机停了下来。我赶紧爬到前面驾驶员的位置,司机跑下车,好像是要喊救援。

我踩下油门跑出这个该死的国会大楼。

后面的人越聚越多,没过多久,几辆警车就跟在了我后边。

问题是这帮高端人士坐的车根本上不去速度啊,警车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

这个时候,后边的警车接连着失控,撞向了一边。

只剩下一辆在后面追着我。

正所谓祸不单行,这辆破车还在这个时候熄火了。

警车停在我身边,打开了门。从车上竟然下来的是Halo

“好小子,干的漂亮,快上来吧。”Halo

冲着我笑。

“我上的不会是贼船吧。”

“是不是贼船你看看不就知道了。”Halo

把我拉进去。

林南在车后座上躺着好像是被昏迷了。

“我就知道你不能一个人来。”

“这次行动可是我们军师一手策划的,还想让我带你过去请你吃个饭。”Halo

点起烟。

“你自己也能干出这一票子事吧?”

“不能,我猜不到你会招来这么多警察,我以为你到大门就歇菜了呢。”Halo

嘴角扬起了苦笑。

“你也想当个军师?”

“我怎么会呢,我们的军师可是我的干爹啊。”Halo

放声大笑。

“好吧,那我就没办法了。”

“好了,我也只能把你送到这了,这件衣服你穿好了,带着你的小女朋友回家吧。”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

“怎么了?”Halo

把车停下来。

“帮我给你们那几个狙击手带好。”我接过她的斗篷,就是他说的衣服。

“那些可是去年把你小伙伴打死的几个高手。”Halo

把烟熄灭了。

“那没办法,他们救了我的命啊。”

“好,我满足你小兄弟,快走吧,那帮法国佬要追上来了。”Halo

朝我挥了挥手。

我把斗篷穿好,抱起林南往我们的住处走。

Halo

把车开走了,我目送着他走远。

紧跟着又是几辆警车从后边开过。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接通之后是Halo

的电话。

“还要打扰你,别忘了,你赌输了,你的小伙伴们没有去商店阻止我们,你也亲手杀了拉尔夫那头死猪,为了奖励我,我把那个女孩的项链拿走了,还有就是她发育的不是太好嘛。”

“你是不是闲的啊,你要点什么你跟我说不行吗?”我看着怀里的林南。

“实在是没时间跟你提要求了,所以呢我就简单的犒劳自己一下,你放心,她以后一定怀不上我的孩子。”Halo

的语调怪怪的。

“你可闭嘴吧,一会法国的大鼻子们再把你抓住。”

“好好唠,我挂了啊,路上慢点走,那个姑娘可只穿了一层衣服,对了,内裤还是白的呢。”

“你...”我还没来得及说,Halo

先把电话挂了。

我当时后悔,在路上的时候为什么不先揍他一顿。

我都不知道林南内裤穿的是不是白色的,就让他先知道了?

回到我们的住所,我确认了一下确实没有尾巴跟着,我就先进去了。

不出乎所料,出了王万铭,都在沙发上坐着。

“哎呦,回来了,林南怎么了这是。”张峰嘴绝对是最快的。

“睡着了,我先带她上楼。”我没停下来,直接到了二楼。

进了屋子,我把林南放在床上,坐在她身边。

我开始想一个问题。

Halo

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我换身衣服睡觉啊,我觉得头有点晕,你不是要出去吗?”林南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哦,对对对,不是,有个事我还得问你呢。”我还是打算问一问,就是关于Halo

的那个内裤问题。

“你问吧,一会我可就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了,困得厉害。”

“就是...就是你...”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欲言又止。

“我?我怎么了?就是有点困啊,我脸上粘什么了吗?”林南还天真的眨了眨眼睛。

“我...不是没事了没事了,我说你好好休息。”我说完就赶紧撤了。

这个傻丫头嘛,裤腰往下脱了点,里面粉色的内裤露出了点边。

虽然不知道整个是怎么样的,反正就先这么安慰自己了。就是粉色的,Halo

没看到。

我下了楼,和他们汇合。

“怎么样啊,拉尔夫....”张峰贴近了问我。

“死了,完全没活口,汽油我分了他点,龙哥这件事你别怨我,还有就是会议的内容也别惦记了,对中国和世界来说没什么特别的好处。”我之后把整个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

“这事干的没什么毛病啊,特别是那头死猪,就是那头死猪,我都服了不知好赖的,还差点把我打死。”张峰听完一拍大腿。

龙哥看着张峰也是一脸苦笑,陈琯和邱大胖也认同了这个做法。

唐瑄俊到屋里把王万铭放出来,王万铭这几天被张峰教训的老实多了,看到我们之后特别安静。

“你们把他...怎么了?”我发现王万铭的脸色有点苍白。

“饿的,你走了之后还耍驴呢。”张峰瞥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张峰手机来了个视频通话。

张峰抬头冲我们一笑。

“唉,暮纯老弟的。”张峰咧着嘴接通了电话。

“早上好啊。”张峰把镜头冲着我们。

“中国现在都下午了,听说你们很成功啊。”周暮纯的样子变了是真挺明显。

“我这比你晚六七个小时呢,你在那边干啥呢。”张峰看着那边。

“我们这群老师国庆出来聚个餐。”周暮纯把相机转向对面。

“介绍介绍给我们。”张峰说。

“这位是刘红艳老师,旁边的是赵志清老师,这位是盛娟老师,这位是郭琳老师,这位是徐晓杜老师,这位是张瑾兰老师,这位是杨云春老师。其他的没来。”周暮纯介绍了一圈。

“人还挺多,挺好挺好,侄子我跟你说啊,当老师可不容易,以后啊要用心教学听找没有啊,舅呢这边事还挺多,就先挂了啊,打这个玩意还挺费钱的,行啦,你们好好吃啊,国庆快乐。”张峰笑着挂了电话。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