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 > 第九十四章 敢打我男人

美妙的清晨总是伴随着阵阵的暖风和略微耀眼的阳光。

露台的窗户留有一丝缝隙没关,风带着阳光的温度穿过纱窗,被分割成细细的风流。

张楚河被尿憋醒。

迷迷糊糊中,感觉手里似乎抓着什么,腿下也好像压着什么,夹在腿里,感觉全身都特别舒服。

意识回归。

一股香味顺着鼻尖透入,令人心神安定,闻着特别好闻。

不是洗发水的味道。

也不是洗衣液和沐浴露的味道。

张楚河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用鼻子闻到的味道,还是用身体感觉到的味道。

总之,很好闻。

恐惧早已消散,感受到怀里温柔的身体,清晨勃发的兴致,带来了一种冲动和贪婪。

于是,张楚河伸出了爪子。

夏兔睡得正香甜。

很少做梦的她,做了一个美丽的梦。

梦里。

她一手牵着张楚河,一手牵着韩迪,将这两人都抓在手里,一直走啊,走啊......

路很长。

但却不孤单。

昏黄的夕阳下,将三人的样子拉得很长。

忽然,感觉有人在抓自己。

夏兔细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悠悠转醒。

美丽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了眨,察觉胸口有只爪子在作祟僵了下,却又闭上了眼。

张楚河并不知道夏兔醒了,小贼一样悄悄在她衣服里探索着,人紧紧贴在她怀里,一股浓郁的诱惑味道出来,手里那光滑细腻也让人头皮发麻,大腿不由自主就用力压了下去,力气之大,简直就像是要把人给融到自己身体里。

夏兔都二十七了,什么不懂。

又是从小习惯一直锻炼,每一寸肌肉都敏锐至极,察觉到张楚河的朝气蓬勃,顿时麻蜒骨髓,肌肉瞬间崩到了一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下。

张楚河知道夏兔是在装睡了。

感觉很好笑,也很好玩,听着她急促的呼吸,看着她的耳垂一点点变红,嘴贴到了耳垂上。

耳垂上一阵酥麻,夏兔打了个哆嗦,没法再装睡了。

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夏兔舒展美妙的身体伸了个大懒腰,反身坐起身。

人嘛,总是特别贪婪的。

第一次结结实实掌握了自家兔兔姐,张楚河又想用嘴尝尝味道,忽然被人跑了,哪里肯同样。

一把将夏兔扑到,张楚河压了上去大嘴毫不留情亲了过去。

夏兔有些不喜欢被人压在下面,但想了想,准备回国给张楚河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任由这家伙掌握了主动权,配合着他乱亲,柔情似水,显得温柔至极。

一会功夫。

张楚河有些控制不住。

这次,夏兔不同意了,说道:“到三宝颜再说,这里不干净。”

张楚河馋涎欲滴。

但也知道此地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昨天还经历那种事,想想就心有余悸。

“兔兔姐,我们要不要报警。”

张楚河虚心请教道。

夏兔任由小男人压着自己,感受着那种热量,嘴里却说道:“没什么用的,这里跟国内不同,市长随时可能都被枪杀,警察不会管这种事的。”

张楚河惊疑不定,说道:“这里治安这么差?”

夏兔解释道:“自从98年之后,菲律宾的治安一直都不是很好,宗教冲突,政府和百姓冲突,黑社会火拼、军方和**武装开火经常都会有的,前两年,这边还在打仗呢......”

这里不是旅游胜地吗?

怎么会这样?

听到夏兔说的这些话,张楚河都不敢相信。

以前在国内,经常会听到同事、同学晒照片到菲律宾旅游什么的。

网上,也经常会有赞美菲律宾景色宜人之类的消息。

各种风景图,看得人心神摇曳,恨不得到美丽的海岛天堂享受一番,无奈荷包实在不允许。

打仗?

那是从来都没有听过的。

但自家兔兔姐怎么可能骗自己。

夏兔心思缜密,一眼就知道张楚河在想什么,于是说道:“一般来说,本地人是不会找华人麻烦的,一方面是菲律宾政府保护旅游,不然以后谁还敢来,另一方面,菲律宾离南海近,所以本地势力没有必要不会找华人麻烦,省的招惹来国内的压力。”

“不过这也是最近几年的事,以前国内海军没法远洋,华人在这里生存很难的。”

“......”

“比起印尼的话,当然要好不少,毕竟离大陆更近。”

“......”

听着夏兔诉说东南亚国家的情况,张楚河感觉像是又推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之门,眼界开阔了不少的同时,也明白了不少东西。

当年,东南亚各国被当韭菜一样收割,经济危机带来了当地的政治不稳定,为了转嫁经济危机,发生了很多灾难。

这个灾难,却只针对华人。

原因说来也荒唐,华人太勤劳,太会节俭。

聊了会。

夏兔准备起床。

张楚河却死皮赖脸压着她,不想放开。

倒也不纯粹是想入非非。

一大早起来,怀里抱着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会感受很舒心,很轻松。

这么一个小男人,夏兔能怎么办。

只好闭上眼,任由小男人压着自己继续睡觉。

太阳,不知不觉升至高空。

等张楚河再睡醒,肚子有点顶不住了。

身上衣服皱巴巴的厉害,因为昨晚心悸之余没有脱衣服,此时乱糟糟的,看起来很是狼狈。

张楚河也不避讳,脱下衣服,只留内裤,当着夏兔的面换了起来。

夏兔偷偷瞄着。

心里闪过许多古怪的念头,更想到了自己趁小男人喝醉偷偷占了便宜。

这一想,顿时感觉人生真的很是奇妙。

在酒店吃了个不算早餐,也不算中餐的饭。

夏兔让张楚河在酒店门口等着,独自到了酒店停车场。

停车场。

张涛和张环,坐在一辆车上闭目养神。

菲律宾这地方龙蛇混杂,夏兔功夫好反应快,但再好的功夫在这个年代也就是强身健体防一些小流氓,所以两人跟着,就是专程保护夏兔的。

这也是厦凌和张家世代的关系。

凌家有钱,张家有人。

彼此互相照应,帮衬,息息相关,才在东南亚站稳了根基。

夏兔的脚步声令闭眼假寐的张涛睁开眼,随之脑袋一缩,就想躲起来。

夏兔一眼不发,就这样看着张涛。

张涛心里慌的一批,凌家人一直都很护短,而且还不讲理,他是很清楚的。

张涛苦着一张脸:“师妹,我也不想这样的,是师傅让我这么干的,他说要是不听话,回去就打死我。”

“下来。”

夏兔淡淡说道。

张环忍俊不禁,张涛心里发颤:“不下去行不行。”

夏兔说道:“可以,但是你别被我抓到。”

张涛立马就怂了,讪笑着下车,说道:“别打脸,不然你嫂子会心疼的。”

夏兔玩味笑了下说道:“行。今天只要你打赢我,我就不找你麻烦。”

张涛一喜。

比真功夫,他可不怕夏兔。

男人的体能,女人再强也没法比的,那天在船上,他只是让着夏兔罢了。

张涛喜道:“这可是你说的。”

张环也跟着下了车,看到张涛眉飞色舞,深深怀疑这家伙的智商。

倒不是张环觉得夏兔能打赢,而是夏兔既然能接任凌氏,那一定达到了凌美云要求的手腕心机,绝对有这家伙受的。

就算是阴招,也一定会把张涛给阴哭。

张涛毫无自觉,摆了一个同门切磋的起手式,眼神凌厉,气势也开始变得凝重。

夏兔也同样摆了一个起手式,矫健的双腿发力,腰若灵蛇,一个垫步滑到张涛面前,右手成指照着他的眼睛就戳。

张涛嘴角一勾。

夏兔的功夫他是清楚的,因为体力不够,所以走狠辣路线。

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张涛纹丝不动,身如泰山,等到夏兔靠近,肩膀一晃,像是一头蓄力的蛮牛,横身直撞。

就在这时,一种极度的危险感觉自心里浮现。

然后张涛就看到,夏兔的左手,抓着一个小瓶子,喷出来一股刺鼻的水雾。

大意了!

完了。

接着。

张涛惨叫一声,被防狼喷雾喷个正着。

惊慌了一瞬,张涛赶紧捂住裤裆,他太清楚夏兔的卑鄙无耻了。

果不其然。

夏兔得手不饶人,一脚朝着张涛裤裆就踢,而张涛却已经算好了他要踢的地方,堪堪拦住了这犀利的一脚。

被拦住,夏兔也不泄气,换了一脚,直接踢在了张涛腿上的环跳穴。

环跳穴控制人身上的麻筋,就算是平时被轻轻打下,就可能麻得没法动,何况还是被一脚踢到。

像是遇到高压电,张涛半边身子一麻木,立马就跪在了地上。

狂风暴雨的拳打脚踢瞬间而至。

张涛死命夹着裤裆,抱着脑袋大喊:“流氓兔,你又耍赖。”

夏兔使劲踹着,不屑道:“什么是武?能打你就是武。敢欺负我男人,你活该。”

噗噗!

对着张涛一阵拳打脚底,夏兔上了一辆红色跑车,扬长而去。

张环拿了一瓶水给张涛眼睛洗了洗,戏虐道:“我都跟你说了别听老头子的,你说你,傻不傻。”

张涛鼻青脸肿,哎呦着上了车,这才彻底明白是被老头给坑了。

不然那么多师兄弟,刚好都有事。

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吗?

眼看跑车已经没了影子,张环顾不上废话,赶紧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张涛对着化妆镜,检查着自己的脸,幸好保护得好,没有被打得太惨:“这个流氓兔,还是这么无耻。”

酒店门口。

张楚河站在马路边左看右看,忽然听到一声跑车的轰鸣。

一辆红色保时捷,从停车场出来,刺耳的咆哮声和妖艳的颜色,让人看着很是不爽。

张楚河暗骂,不就是个保时捷而已,装什么装。

然后,他就发现,跑车速度降低,缓缓开了过来。

兔兔姐?

最新网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