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 > 第1203章:小情歌(2)

纪凌洲从医院出来后,没回学校,翘了一下午课,去了网吧跟张武那几个哥们一起开黑,准备回家时,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了。

纪凌洲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哎,学了一天,头疼。收工回家。”

张武看见那条动态,差点笑喷:“老大,原来你也学习啊,闻所未闻。”

蒋白:“刚才在网吧开黑的人莫非是你的分身?”

纪凌洲白了一眼那几条评论,这几个货懂个鬼,这朋友圈可是写给他爹妈看的。

收了手机,纪凌洲单肩挎着黑色书包,两手抄兜痞里痞气的哼着歌儿朝地铁口走。

最近他的重机车被他老子没收了,他老子说,一个高中生,开什么重机车念书,不像话。

于是,纪凌洲的代步工具成了地铁和11路。

纪凌洲刚走到三号线的地铁一号口,就被几个外校的高中生给拦住了去路。

“纪凌洲,冤家路窄啊,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会在这儿遇到你!”

“既然遇到了,那就前仇旧账都好好算一算吧!”

纪凌洲看了一眼那为首的,是曾经在外国语中学结的梁子。

这陈飞曾是外国语中学的扛霸子,但纪凌洲转学过去后,因为风头过盛,很快就将陈飞在外国语中学的校霸地位给抢了,陈飞怀恨在心,背地里没少找兄弟在胡同巷子口堵纪凌洲。

纪凌洲扫了一眼地铁口四周,抬头,有摄像头。

不宜出现血型画面,否则容易被他老子送去少/管所。

陈飞下巴傲慢的指了指纪凌洲,伸手推了推纪凌洲的胸膛,瞥着他身上穿着的一中校服,鄙视道:“纪凌洲,听说你转学到一中,已经成了乖乖仔了,你要是现在跪下来叫我几声爸爸,没准儿爸爸心情好,就放过你了。”

纪凌洲双手抄着校服兜,瞅了一眼地铁口对面黑洞洞的小胡同,挑眉道:“那儿,有个黑胡同,我让你们揍个够,如何?”

陈飞和他的几个小弟,一愣,随即大笑起来,“纪凌洲,这才多久没见,没想到你变得这么识相!待会儿让爸爸一次揍个爽,你求求爸爸,爸爸心情好了就收你做小弟!以后,你跟着大哥混!”

陈飞伸手拍了拍纪凌洲的脑袋,往下摁了好几下,赤果果的侮辱。

纪凌洲眸色闪现一抹凌厉肃杀,微垂着的俊脸冷然道:“只有我老子敢这样拍我的头。”

陈飞怔了一下,嚣张的又拍了几下纪凌洲的头,“爸爸我就喜欢这样拍你的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老子!”

纪凌洲冷笑一声,“别废话,去胡同里,我赶最后一班地铁,要打快点打,我时间不多。”

一行人进了对面暗无天日的小胡同里。

纪凌洲站在胡同口,将身上的黑色书包随手扔在地上,拉开校服拉链,将乖巧斯文的校服脱下扬在地上,低头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运动款黑色机械手表,冷道:“最后一班地铁是十一点半,现在是十一点一刻,还有十五分钟,你们是单挑,还是一起上?”

陈飞猖狂道:“单挑?哈哈哈……对你,我们当然是……群殴!兄弟们,给我上!这里没有监控给我往死里揍!揍到他叫爸爸为止!”

嘭嘭嘭。

一拳一个。

黑胡同里,有一道枯黄色的光影,笼罩在漆黑肮脏的一面老砖墙上。

黑色剪影里,一打五,那五个小喽啰被纪凌洲一拳一个揍出了胡同。

小胡同脏兮兮的地上,叠罗汉似的堆着五个小混子,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哀嚎声。

五分钟。

KO完毕,碾压级的。

纪凌洲弯腰,捡起地上的校服,拍了拍上面的脏,反手将校服挂在右肩上,又将地上的黑色书包捡起来,随性的挂在左肩上,浪/荡的像个倨傲的败类。

“纪凌洲!你……你食言而肥!”

纪凌洲微微蹙眉:“什么?”

被叠在人堆最下面压成肉垫子的陈飞,吃力的抬着头,愤怒又惧怕的瞪着纪凌洲道:“明明说好让我们揍个够!你怎么能动手揍爸爸?”

纪凌洲若有所思的沉吟道:“原本我是只有挨揍的份儿,毕竟当了那么久的龟孙子,总不能功亏一篑,可谁让你们不走运,我今天中午就破例了,把人小姑娘的脑袋给砸了。反正回家挨一顿揍也是揍,我还不如再教训一下你们这群孙子。否则,总觉得不划算。”

“卑鄙!无耻!连小姑娘都欺负!”陈飞唾骂道。

纪凌洲蹲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陈飞,“叫爸爸。”

陈飞:“……爸爸!”

纪凌洲:“下次还拍爸爸的头吗?”

陈飞:“不、不敢了。”

纪凌洲笑着抬腕,看了眼手表时间,十一点二十五分。

少年迈着大长腿从胡同离开,拎着肩上的校服在头顶潇洒的甩了甩,“爸爸要去赶最后一班地铁回家了,下次再遇到本爸爸,劝你们绕路!揍你们,简直是降维打击。”

少年傲慢嚣张,张扬冷冽,配上那张人神共愤的惊艳面容,匪气乖张,光芒四射。

连他身上那件最普通的一中校服,也穿出了与众不同的校霸气质。

可出了胡同口,上了地铁,回了月牙湾别墅,纪凌洲又秒变乖乖仔。

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一刻。

大门锁上了。

纪凌洲决定从后院翻墙进去。

这么晚了,他老子应该睡了,今晚少挨一顿打。

纪凌洲先将肩上的黑色书包丢进院子里,又想到什么似的,将挂在肩上的校服好好穿上,拉链拉到脖子,一本正经的像个乖学生。

动作熟练又轻巧的单手翻墙,一跃而过,平稳的落在后院的草坪上。

刚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起身,便看见他老子,就站在草地上,面色深沉冷厉的注视着他。

纪凌洲:“……”

纪深爵瞅了这小子一眼,阴晴不定的评价道:“墙翻的挺好。”

纪凌洲嘿嘿笑起来,“爸,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我看大门上了锁,不想吵醒您跟妈,就翻墙进来了……”

纪凌洲打了个哈欠,“爸,您不困吗?我学了一天,脑子累,身体也累,困的不行,您要没事的话,我先进屋睡了。”

纪深爵看戏似的,冷笑的看着他:“学一天了?你不是在学校篮球场把人小姑娘的脑袋给砸成脑震荡了吗?纪凌洲,你能耐了,现在不给我打架闹事儿,专门欺负小姑娘了!”

纪深爵扬起手里的鞭子,就开始抽。

纪凌洲连忙在院子里逃跑,“爸,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那篮球不听话我能怎么着啊,爸,您别抽了行吗!我挺累您也挺累!”

纪凌洲左闪右躲,喘着气儿同他爸的鞭子打着商量。

纪深爵一边挥鞭子抽,一边命令道:“明天给我去道歉,再给我惹是生非就把你送去军事化学校念书!”

纪深爵丢下鞭子,又警告一句:“少给我惹事儿,你妈已经睡了,待会儿进屋洗漱给我动作轻点儿,吵醒你妈我要你好看!”

纪凌洲乖巧的点头哈腰:“是是是,那个,爸,那小姑娘要赔偿医药费什么的,我没钱,你副卡借我?”

纪深爵蹙眉,鄙夷了他一眼,“我像你这么大,都自己买房了,你怎么还跟我要副卡?”

“是是是,爸,您威武,我怎么能跟您比,副卡,当我借的,等我毕业还您钱。”

纪深爵瞪了他一眼,“明早给你。”

纪深爵转身朝屋内走,纪凌洲追上去,“爸,我现在上下学都要挤地铁,挺不方便的,我那坐骑您什么时候还我?”

“安生一段日子再说吧!”

“行,行。”纪凌洲算计着,反正明早那副卡就到他手里了,他买台车改装一下换个新装备,反正他老子根本不会管副卡花了几个钱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

第二天一早。

吃过早餐后,纪凌洲穿着校服准备人模狗样的去学校。

言欢叫住他:“凌洲,你等一下。”

言欢将一篮水果和一些营养品递给纪凌洲,“你把这些送去医院,好好跟人家小姑娘和小姑娘的家长道个歉。脑震荡怎么说也要在床上待个十天半个月的,影响学习人还吃了苦头。”

“妈,您放心吧,我放学后就去给她补课,不会影响她学习的。”

纪深爵嘲笑道:“就你,一成天逃课上网吧的小混混还能给人当老师?你不误人子弟就不错了。”

纪凌洲抬手挠了挠额头,略有尴尬,他老子说的好像不无道理。

……

纪凌洲人刚到学校,张武后脚也到了学校门口。

张武八卦的问:“老大,老大!我听说你昨晚在宽巷子路一打五!把陈飞那几个揍成了猪头!这是真的吗?”

纪凌洲懒散的瞥了他一眼,张武手里抓着一个没吃的手抓饼,纪凌洲劈手抢过来,咬了一口,硬邦邦的,难吃,又塞了回去,“这哪个手抓饼摊子买的,这么难吃也敢出来摆摊儿。”

“被风吹冷了,老大,你还没告诉我呢!”

纪凌洲不想将事情闹大,免得被他老子知道,又要一顿揍,有些烦躁道:“这年头造谣不要成本。这你也信,小爷我当好学生都多久了,已经不爱好打架了。”

“我就说!老大早就成怂蛋了,怎么可能一打五!”

纪凌洲嘴角抽了抽,“……”

张武:“对了,老大,你昨儿砸的那个小妹妹,我打听到了,是高一强化班的宋准,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十,是个好学生,老大,你不会好这口儿吧?乖学生哎,老大你也下的去口?”

纪凌洲鄙夷的剜了一眼张武,抬手用力摁了摁张武的脑袋,“你思想怎么那么龌/龊,我让你去打听就是要泡她啊?老子放学得去给她补课。”

“补课?人年级前十,要你一个高三学渣去补课?”

“……”

纪凌洲:“我他妈让她给我补课,行了吧?”

张武:“那今晚老大你不跟我们一起去网吧开黑啊?”

纪凌洲先走一步,朝身后的张武挥挥手,“不去了,从今天开始,小爷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张武:……鬼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