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鬼婚难逃 > 大结局 相忘江湖

鬼婚难逃 大结局 相忘江湖

作者:苏阡陌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7-25 14:31:54

两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这期间扶摇离开过一次,离开前还特意跟秦梦蝶打了招呼,告诉她自己是出去办事,似乎还在怕她误会逃跑。

秦梦蝶哭笑不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在意她的想法了?她怎么可能还会怀疑他不负责任的逃跑?这几天家里的气氛已经很好了,就等她起死回生。

她一直觉得,只要她能活过来,秦天正和张素云就会既往不咎,扶摇自然也能像以前那样生活在他们家里,想要睡她房间也好,去睡客房也罢,她什么都依着他。

很多女人都是这样,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给予的伤害,有些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有些则是伤疤还没好就已经忘了当初疼的死去活来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了,秦梦蝶无疑是后者。

虽然她相信扶摇,但秦天正和张素云却不禁有些怀疑,所以他一走他们就开始担心了起来,还得她来安慰,然后一边还在心里庆幸,好在没有告诉他们真相,否则他们肯定不会让他走的这么轻松。

然而,眼看着当初说好的时间就要到了,扶摇却还没回来,张素云时不时的看一眼大门,秦天正也越来越紧张了,只有秦梦蝶依旧淡定。

“小蝶,他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扔下你跑了?我看他就是个大骗子,当初说好的会保护你,把你平安无事的带回来也没有做到。”久不见扶摇回来,张素云的怀疑因子又开始作祟了。

秦天正向来都是妇唱夫随,不禁也附和了起来:“是啊,我也觉得最近他的言行举止都很奇怪,没有以前那么放得开了,像是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一样,好几次我都想问,可最终还是没能开这个口。”

“他哪有什么秘密啊?该说的早都跟我说了,你们就放心吧,他肯定会回来的,估计是路上有什么事给耽误了。”秦梦蝶笑着安慰两人。

“都这会儿,他还能有什么事儿?在这紧要关头说走就走,明显心里有鬼嘛,十有**是逃掉了,我当初就说不该让他走的。”张素云急红了眼,“要是他不回来,那你怎么办?我跟你爸爸又要怎么办啊?”

她说着不禁又开始抬手抹眼泪,呜咽着嗓子道:“我原也不指望他有本事让你复活过来,这么天方夜谭的事怎么可能真的做到?我最大的愿望不过是你也能拥有一个实体,能像他以前那样陪在我们身边。”

“我对这事儿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他只不过是只小鬼罢了,又不是什么大罗神仙。”秦天正火上浇油,“可他就这么走了,还是让我很生气,我一直那般看好他,他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太无情无义了!”

他这么一说,张素云对扶摇又开始各种抱怨了,可说来说去也还是之前那些老话,不但秦梦蝶听得烦了,连秦天正都听得耳朵起了茧,不禁后悔自己开了这个口,最后还得安慰她。

就在张素云哭哭啼啼的指责扶摇,说他不会再回来的时候,他却凭空出现在了秦梦蝶的房间里,本来还想出去,听着他们的话他迟疑了。

他辛辛苦苦去想办法让秦梦蝶复活,而他们表面上好像也对他和善友好的,可谁曾想到他们背地里却还是这般看待他,根本就不相信他!

虽然秦梦蝶不知道扶摇已经回来了,但她心里还是带着希望,也依旧相信他的,便一直在为他说好话,让张素云再给他点时间,说不定再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尽管他之前做出的一些承诺的确是没有做到,但世事本就是变幻无常的,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没能做到不也在情理之中么?他们不该以一次的失信判定他就是个骗子。

秦天正也帮着劝慰张素云,父女两说了好一阵,最后才算是把她劝的不哭了,答应再给扶摇一次机会,要是他这次还失信于他们,她就再也不相信这个骗子了。

然而,就她说这话的时候,秦梦蝶房间的门动了,扶摇终于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你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骗子,但在这件事上我并没骗你们,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扶摇,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秦梦蝶连忙起身奔过去,压低声音又说了一句,“你承认自己是骗子干什么?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么,这事儿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许告诉第三人了。”

“做都已经做了,为什么不敢承认?男人不就该有所担当么?”扶摇并没有压制声音,“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但我已经不需要了,欺骗了你就是欺骗,事实如此,我否认也改变不了什么。”

听到扶摇的话,张素云先是愣愣的看着他,然后才看向秦梦蝶,她居然早就知道他是个骗子了,可她却还如此相信他,这不是爱又还能是什么?

“好了,那些事既然都已经过去了,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就好了。”秦天正开始做和事老,“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蝶活过来,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你不会让我失望是不是?”

“嗯,再也不会了。”既然秦天正已经出面打住了话题,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扶摇自然也就不纠缠了,看了秦梦蝶一眼便走到冰棺旁边。

这就要开始了么?秦梦蝶愣了一下才跟了上去,张素云和秦天正也连忙纷纷起身围了过来,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自从遇见这只莫名其妙的鬼,他们亲眼目睹甚至是亲身经历了太多诡异的事,今天这个也一定能让他们大开眼界的,相信比考古还更具有研究价值的。

可扶摇却并没立刻开始,而是要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内,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准备一些必要的东西,其中包括草纸,香烛铜钱等等。

“既然需要东西,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好让我们准备,现在这一时之间我们又要去哪里找啊?”张素云又有意见了。

扶摇回道:“如果提前准备有用,我也没必要等到现在,如果超过规定的时间,效果也是要打折扣的,这会大大降低她复活的成功率。”

“啊?那我们这就去准备。”张素云闻言脸色大变,连忙拉着秦天正出门,由于走的太急,她连钱包都忘带了,后来不得不半路折回来。

他们走了之后,屋里就安静了下来,扶摇轻轻把秦梦蝶的尸体从冰棺中抱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她房间的床上,开始低声念起了咒语。

秦梦蝶的魂魄也跟着进去,站在一旁看着扶摇,不由得想起了七夜梦境,以及后来做的一些有关于扶摇的梦,她后来也在梦里去过长安城好几次,甚至还看到过自己躺在棺木中的样子。

扶摇凡事都做的非常小心,动作也轻柔,像是只要自己稍微用力就会伤害到他一样,此时的他显得更有魅力,秦梦蝶从回忆中醒过来之后便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了。

七夜梦境里,他们约定的是她跟他成亲洞房,他到现实世界里来找他,然后跟她在一起,现在既然他就在眼前,那他们以后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呢?就像当初约定的一样。

扶摇折腾了好一阵才算是初步完事儿了,然后坐在床上休息,发现秦梦蝶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禁低头避开了她炙热而含情脉脉的目光。

好在刚刚做事的时候太过专注,否则肯定要被她这炙热的目光给打扰的,说不定就会影响他的做法,最后功亏一篑,又让秦天正和张素云失望了,从此再也不会相信他。

算了,相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自从他决定要让秦梦蝶起死回生的那一刻起,他跟他们就再也不会有以后了,那还想这么多做什么?

“扶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现在方便么?”秦梦蝶在扶摇身边坐下,小心翼翼的问。

“什么问题,说吧。”如果连现在都不方便,那还会有什么时候会方便?等她活过来之后么?

“我记得在梦里的时候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嫁给了你,你就能到现实中来找了我,然后跟我在一起。”秦梦蝶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扶摇的表情变化,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件事你说的是真的还是骗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就在眼前么?”扶摇回道,“我不但已经来到了你所在的现实世界种,而且还跟你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了。”

“也对。”秦梦蝶笑了笑,然后又问,“那以后呢?你能不能继续履行你曾对我做出的承诺,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生活,就像以前那样。”

扶摇摇头:“我记得你刚刚跟你爸妈说过一句话,世事无常,计划赶不上变化变化,所以关于这件事,我无法对你再做出什么承诺了。”

秦梦蝶的充满期待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噢,那你是介意我爸妈背地里说的那些话么?我也知道他们说的的确是很难听,但如果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换位思考一下,或者为他们考虑,相信你会原谅他们的。”

“不是,你不要胡思乱想,这跟你们没有关系,时间差不多了,你爸妈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扶摇说着,转身离开房间去了客厅。

秦梦蝶跟着他出去,她本来就看不懂他,无法捉摸他的心思,虽然后来他解答了她很多的疑问,可如今她反而觉得他更加无法看穿了。

扶摇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就像之前的张素云一样,时不时看一眼大门,等着他们买东西回来,时间可是不等人的,他相信他们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回来的。

在客厅里等了好一会儿,眼看着时间都要到了,外面才传来了钥匙叮当作响的声音,张素云和秦天正可算是回来了,他们最终及时赶到。

扶摇从张素云和秦天正手里接过东西,向他们道了谢,然后便拿着东西进了秦梦蝶的房间,后者连忙跟上,另外两位也不甘落后的追上。

“你们暂时都出去吧,我需要先布置一下。”扶摇发现身后跟了三位,转身面无表情的把他们赶了出去,然后反锁了房门,以免秦梦蝶好奇的来偷看什么。

他用香烛围着床铺摆了一个阵,叫做招魂阵,也就是把外面秦梦蝶的鬼魂招到床上这具尸体上,只要魂魄成功的进入了身体,那她自然就能活过来了,这就是扶摇说的起死回生。

但这跟鬼附身不一样,招魂是让魂魄进入到身体的里面,但俯身只是附在身体上,而且被俯身的尸体走路的时候脚后跟是无法着地的,因为鬼魂的脚跟后垫在下面,懂这类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扶摇摆好阵便开始低声念着咒语,随着他嘴唇的一张一合,有淡淡的白色雾气从外面缓缓飘了进来,慢慢进入到秦梦蝶的身体中去,但这并不是魂魄,只是阳气罢了。

当初秦梦蝶就是因为阳气消耗殆尽才死亡的,如今要想让她复活过来就必须先让阳气充满她的身体,否则就算是她的魂魄进入身体也无济于事。

退一步讲,其实不管她是怎么死的,身体中若没有阳气,那就只是具尸体,所以在招魂之前还是要先让身体里有阳气才行。

他摆下的这个招魂阵是一个很大的阵,在时间上有很多规定,比如香烛必须是在开始前一个小时之内由血亲去买来的,此阵必须在一炷香时间内摆好,聚阳也必须在一炷香时间内完成,否则就算作失败。

这就要求施法者的力量必须非常强大,阵法中有个副阵就叫做聚阳阵,正是此时在发挥作用的,它的强度和施法者的力量有关,力量越强聚阳的速度就越快,而速度越快就越能提高复活的成功率。

扶摇不但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摆好了阵法,现在又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聚阳成功,让秦梦蝶的身体里有了足够支撑她起死回生的阳气。

阳气越多,聚拢的速度越快对她的身体是有好处的,但扶摇本身却是鬼,鬼物见不得光的原因之一也就是青天白日之下阳气太盛,所以过多的阳气会让他受到很大的伤害,尤其是像目前这种。

可为了让秦梦蝶能更好的复活,以及复活之后能有个好的身体,他仗着时间还没到,硬是引了更多的阳气到她的身体里去,让她的身体里的阳气比她活着的时候还要多些。

待一炷香时间到了,他才去开门,让秦梦蝶进房间,而秦天正和张素云夫妻尽管心里非常担忧又着急,却还是继续被他锁在房门外,这种场合不是他们应该看到的。

扶摇让秦梦蝶在自己的身体旁躺下,闭上眼睛放空思想,也就是什么都不要想,这种事说起来是很容易,但要做起来去很难,秦梦蝶怎么都无法做到心无杂念,这让扶摇也没有办法。

“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这一会儿工夫不去想有那么难么?”扶摇都快被她整的奔溃了,这个阵法可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他只能施这一次法,她也只有这一次起死回生的机会。

“我在想很多的问题,因为没有得到答案,所以总是会想着。”秦梦蝶睁开眼,很无奈的回答,“你说如果我把问出来会不会好点呢?”

“什么问题?你问问看吧。”扶摇现在真的很想说一句,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问题,一天到晚的想什么呢?连这关键时刻都不懂得配合,人命关天的好不好?

“好啊。”秦梦蝶干脆坐起来,跪在床上看着扶摇,很认真的问他道,“扶摇,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无论你怎么伤害了我,我都能说服自己去原谅你,那你有没喜欢过我?”

对于秦梦蝶来说有梦里梦外之分,因为她当初醒来会遗忘梦境,她等于是爱上了扶摇两次。但对扶摇来说,梦里梦外都一样,所以她才没有问他在梦里还是现实中。

她无法做到心无旁骛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问题么?扶摇在心里叹息,他们都不再会有以后了,现在知道他是否喜欢她还有什么意思呢?

稍稍犹豫了一下,扶摇才回答了她一个字:“有。”

“真的?”秦梦蝶激动了起来,“所以你不是完全欺骗我了?你是喜欢我的,我们属于两情相悦,以后还有机会在一起,就想梦里说好的那样是不是?”

“我只能回答以前和现在的事,以后的事请恕我也不知道。”扶摇一本正经的道,“你还有其他问题吗?赶紧问完吧,我们时间不多。”

秦梦蝶略带失望,怎么每次谈到以后他都故意避开呢?虽说世事无常,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吧?她一脸怀疑的看向扶摇:“那你让我起死回生的代价是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不可能轻而易举就做到吧?”

“代价是结果,也是未来的事,到时候你不就能知道了么?凡事不要这么着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小心我又骗了你。”扶摇道,“还有问题吗?”

她点头又问:“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爸妈?以前是真的把他们当成长辈还是故意配合他们,想通过取得他们的好感而留在我家?”

“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真假,我不过是将心比心,他们待我好,我自然也不会只是敷衍他们。”扶摇说着焦急的看了看地上燃烧着的香烛。

“最后一个问题。”看扶摇那么着急,秦梦蝶也就不多问,“我死过一次还能推倒镇魂碑之类的么?如果可以,那我想继续帮你行吗?”

“你不是说历史不能改变,我这样做毫无意义么?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帮我找全身体?”扶摇疑惑了。

“我也没说要你去复活太平公主,让她再跟李隆基斗法,这样不管谁输谁赢都会给朝廷和百姓带来一定的麻烦。”秦梦蝶道,“我只是想让你自己复活过来,回去唐朝也好,留在我这个现实世界也罢。”

“你如何得知找回了身体我就能复活过来?”扶摇不禁好奇,“我离开的那两天你见过谁了?是不是黑仔悄悄回来跟你说了些什么?”

“唔……你怎么知道是他?”秦梦蝶惊讶的瞪大眼睛,“难道你也已经见过它了?听说等它做完地狱规定的鬼差就可以去投胎做人了。”

“它还真的回来过,它到底想干什么?”扶摇低喃了一句,那只神奇的狗有何目的,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安呢?它这个时候回来……

“它还能回来干什么,当然是因为想我了特意来看我的啊,它可是请假正大光明的回来,才不是你说的悄悄呢。”秦梦蝶其实也不过是见了黑仔短短一分钟时间而已,连话都没能说上几句它就匆匆回去了。

“哦,是吗?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么?”扶摇终于显得有点不耐烦了,自他见秦梦蝶以来,还从来都没有如此不耐烦过。

“好吧。”秦梦蝶看他着急了,便就此打住,乖乖躺下,闭上眼睛开始尽力去放空脑子,什么都不去想。

当她的思想真的做到了一片空白的时候,扶摇便成功的将她的魂魄引入了她的身体里,她渐渐感觉到自己不再是轻飘飘的,有了种温暖。

魂魄进入身体之后,她冰冷的身体便开始升温,而与此同时,聚阳阵再次发挥作用,有越来越多的阳气涌入她的身体里,温度什的也就快了些。

用来布阵的香烛突然烧的非常快,眼看着就要燃完了,秦梦蝶惨白的脸色渐渐染上了一丝血色,然后变得红润,看起来不再像一具尸体。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到了身体里,甚至还知道自己活过来了,此时她多么想看一眼扶摇啊,可她却睁不开眼睛,心里莫名的有了种恐惧,似乎她现在要是再不睁开眼,那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扶摇那原本是实体的身体,随着香烛的燃烧变得和秦梦蝶之前一样了,如今更是变成了透明,在香烛燃尽的那一刻,他甚至还飘起来了。

他就像是一只气球,不但飘了起来,还无法把握方向,他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之所以不回答秦梦蝶任何关于未来的问题,就是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复活了她,那他就会魂飞魄散,与她再无机会相见。

气球炸了至少还会有一个很大的响声,扶摇魂飞魄散的时候却是无声无息,就这么在虚空中突然散去了,然后如同星光碎片一样落下,途中就消失不见。

复活秦梦蝶需要什么代价,他也是永远都不会告诉她的,否则的话她肯定宁愿做鬼不会答应,这样一来她的父母必然是又要伤心难过了。

他觉得自己就不该出现,都死了一千多年,早该去投胎转世了,太平公主要不是死有余辜,也不会等了千年才得以投胎为人,而且看她现在生活的多幸福啊?

她有温暖的家庭,良好的家世背景,优异的学习成绩,还有爱她的父母,即便现在没有爱她的男人,相信不久之后也一定会成功找到的。

想必是她这千年来积了不少的福才有这么好的转世,而他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他就是个罪人,为了自己的坚持,硬是毁了一个家庭。

如果他不把她复活,还秦天正和张素云一个活生生的女儿,他都要看不起自己了,哪怕是去投胎也会不安心的,这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一点都不后悔做出了最后这个决定,因为这一千多年来,支撑着他的唯一信念就是找到太平公主的投胎转世,用她的魂魄去复活她。

现在这个信念也被秦梦蝶彻底打破了,那他再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用自己这缕残魂,再结合自己的力量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比如复活她。

可为什么,到了最后那一刻,他却有点不舍呢?难道自己不仅仅是喜欢她,还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么?这个小胖子有什么地方值得他爱?

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后,他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就连知道太平公主死了之后,他偷偷去给她收尸,发现她的尸体居然被野兽给叼走了,他都没有哭过,但在就快要魂飞魄散的那一刻,他却流下了眼泪。

人的眼泪的温热的,鬼的眼泪却是冰凉的,当冰冷的泪水从脸颊划过的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做出这种残酷决定的原因。

他其实既不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能够安下来,也不是为了向秦天正和张素云赎罪,只是因为他爱她,他不想让她这样死了而已。

于是在最后那一刻,他做了一件事,抹去了关于他的一切记忆,这样等秦梦蝶醒来之后就不会记得他了,他不需要她记得,因为那对她来说只是一种折磨,而不是幸福。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可就在他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在外面焦急等候着的秦天正和张素云也突然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整间公寓变成了一片死寂,静的让人害怕。

然而,也正是在扶摇消失的那一刻,突然有一道极盛的光芒冲了进来,裹住了他的一缕残魂,带着一起离开了房间,不知道去往了何处。

秦天正和张素云是在第二天上午醒来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客厅的地板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前者起来拍拍衣服去卫生间洗漱了,后者则是敲了敲秦梦蝶的房门,叫她起来去上课。

秦梦蝶抱着支吾一声,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还说了一句今天是周末,学校不上课,然后就心安理得的睡觉了。

今天真的是周末吗?怎么她不记得了呢?张素云先去拿手机看了一下日历,发现今天的确是周天,这才没继续叫秦梦蝶起来,就让她睡个懒觉好了,反正成绩一直那么好,不用加班加点的看书做作业。

关于扶摇的一切记忆,他们都没有了,感觉这么长的时间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醒了便什么都忘了,就像秦梦蝶七夜梦境时那样。

他们很自然的恢复了扶摇出现之前的生活,秦梦蝶上学,张素云和秦天正开始找新的工作,关于丢工作的事,他们只记得是自己为了去考察古墓群而主动辞职。

找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觉得没一个是满意的,最终选择了放弃,决定还是自己去搞研究,如此一来他们对秦梦蝶的管束就松了很多,甚至还主动提出让她找个合适的男朋友。

如今剩女这么多,他们也怕再不下手,好男人都要被别人的女人给捷足先登抢走了,只是秦梦蝶体重那么吓人,在这个看脸又看身材的年代要找一个好男人也不容易。

于是最后秦梦蝶不得不开始减肥,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将原本肥胖的身躯塑造成了魔鬼的身材,再加上那张本就长得挺好的脸,一时间追求者纷至沓来。

然而奇怪的是,不管对方长得怎么样,她都看不上眼,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可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这可急坏了秦天正和张素云。

他们还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为了女儿找男朋友的事这么着急,她这才二十一岁,即便过了早恋的年纪,也离剩女还远着啊。

秦梦蝶其实很清楚,他们之所以这么着急她找男朋友,只是因为他们即将出远门去考察,而秦天正是独生子,爷爷奶奶又都不在了,他们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如果能有个男朋友帮忙照顾才能放心些。

只是找男朋友又不是去超市买东西,看到喜欢的直接拿走了去买单就行了,谈恋爱的讲究感觉的,而绝对不能将就。

秦梦蝶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她即便一个人在家也一定能把自己照顾好,让他们放心出门去,可他们如何能相信她?

好歹他们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她的自理能力有多强他们做父母的还能不知道么?所以他们再怎么着急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了。

虽然秦梦蝶因为扶摇的事,以及死过一次,但还是正常修完了所有学分,并且于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念研究生。

带她的导师是一个秦天正夫妻的年纪也差不了多少的男人,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秦梦蝶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但第二次见他的时候,她却深深的记住了他,因为她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一张照片。

照片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看上去应该是一家三口,其中一个就是这位导师,那女人应该是她的妻子,而另外一个男的,却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那年轻男人穿着白衬衫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只这一眼她觉得自己已经就爱上这个男生了,那叫一见钟情,所以也就记住了她自己的导师。

因为秦天正和张素云之前都在S大任教,而秦梦蝶又是保送自己学校的研究生,知道父母认识这位导师,但不知道是否熟悉,便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下情况。

“爸妈,苏教授可是我的导师,这你也知道,那你们对他了解么?比如家庭情况之类的?”其实秦梦蝶最想问的是,他是不是有个儿子。

“虽然是同一个系的,但我们跟他倒是不怎么熟,怎么了?难道你想给他送礼啊?”张素云打趣道,“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我们可以帮你打听打听,但送礼就算了,这风气可不好。”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想送礼呢?从小到大我们给哪个老师送过礼啊?最看不惯这种风气了,简直就是**嘛。好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吧,话说我现在不但研一了,还大了一岁,你们也该放心了吧?”

秦梦蝶生怕自己的父母看出点什么来,连忙转移话题,“你们年纪都这么大了,再不出去闯闯的话可就真的老了?我听说苏教授年轻的时候就四处考古呢,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学校把他当佛一样供着。”

“是啊,如果我们当年眼光能看的远点,现在也不至于后悔啊,这才是真正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秦天正摇头晃脑的说着。

“哎,你这么着急的赶我们出门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我可跟你说啊,如果你有了对象必须先让我们瞧瞧,让我们把把关,等我们同意了才能进一步交往的,否则我可不保证到时候不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来。”张素云笑着道。

“哪能啊,我要是真的找了,可不得先告诉你们么?我自己也没个主意,要是被骗了怎么办?”秦梦蝶顺着张素云的话说道,“所以你们就尽管放心吧,我就是觉得自己是时候独立了而已,同时也不想再耽误你们的时间,时不我待啊。”

“那行吧,正好我有个同学在陕西那边,前几天才给我打电话叫我过去帮忙。那我们准备一下就走了,你都这么大了,早晚都是要嫁人生子的,也该学会自立了,要不还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呢?”秦天正一本正经的说道。

虽然这是秦天正做出的决定,但张素云也没有反对,孩子大了总该是要自己出去飞的,但她相信自己的孩子就是一只小风筝,不管她飞的有多高多远,始终会有根线在他们手里紧握着,那就叫做骨肉亲情。

三天之后秦天正和张素云出发到陕西追逐自己的梦想去了,车子留给了秦梦蝶,她前不久才刚拿到驾照,以后这车就是她代步的工具了。

一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秦天正和张素云居然连过年都没有回来陪她,而这一年里她不但学会了照顾自己,还会做几道精致的小菜。

也许是因为她的身材越来越好,也或许是她的皮肤越来越白,在她的身后永远有一大批的追求者,一到节假日就有鲜花礼物快递过来,同学们都羡慕她,而她却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因为她从来不在意。

在升入研二这年,导师突然宣布将有一个师兄过来带他们,听得秦梦蝶的心跳当时就漏了一拍,她突然觉得很快就会有事发生,而且还是与这位师兄有关。

然而,就在师兄要来的那天早上,她自己先出事了,车子刚一开进学校就把前面一个骑自行车的白衣男生给撞到了,他从车子上摔下来。

她连忙停车,下车跑过去,紧张又着急的向他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伤的怎么样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男生从地上爬起来,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才抬眸看了一眼秦梦蝶,笑道:“我又没得罪你,你怎么可能会故意开车撞我呢?今天就算我倒霉吧,出门前忘记看黄历了,不知道今天是不宜出门的。”

而只这一眼秦梦蝶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一年前她在照片上看到过的那个男生么?她所猜测的苏教授的儿子,不禁愣住了:“你……”

男子也是微微一愣,继而扶起自行车笑道:“看你这震惊的小眼神,怎么好像认识我似得?你不会真的认识我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苏,叫扶摇,名字出自庄子的《逍遥游》,高中的时候就学过这段了。”

“我姓秦,叫梦蝶,名字出自庄子的《齐物论》,我猜你应该知道这篇文章。”秦梦蝶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冲着苏扶摇微微一笑,也学着他的句式介绍了一下自己。

“知道,庄周梦蝶,老庄的名篇嘛。”苏扶摇似乎很喜欢笑,即便是一大早的便出了车祸,心情也依旧很不错,对肇事者都能言笑晏晏。

“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秦梦蝶很冒昧的说了一句,而她说的并不是那张照片,这倒是有点像男人勾搭女孩子的方式。

然而苏扶摇却并没这么觉得,居然也说了一句:“那真是怪了,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似得,可我敢确定之前没有看过你,甚至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你不是在这所学校毕业的么?”导师姓苏,扶摇也姓苏,他们还有照片呢,他是导师的儿子可能性太大了,如果是这样,那他不是应该在这所学校毕业的么?

苏扶摇微微摇了摇头:“不是啊?因为我爸爸是做考古研究的,年轻的时候四处跑,这两年才回到A市来,所以我就跟着他跑,考研的时候跟着考回来了。”

“额?那你爸爸应该就是苏教授吧?”秦梦蝶这会儿有点确定了。

“是啊,你怎么知道?难道我跟我爸爸长得很像么?”苏扶摇说着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爸爸虽然长得不错,可应该还没有他这么帅吧?不对,正确的说是比他差远了。

“没有,让我再猜一猜,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带你爸爸的学生,一群研二的学弟学妹?”秦梦蝶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她一见钟情的人啊,居然就这样被她给遇见了,而他也觉得对她有种熟悉感。

“嗯,怎么你连这个都知道,你会读心术么?”苏扶摇好奇的盯着秦梦蝶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可看了半天,除了越发觉得对她熟悉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发现。

此时他们谁也看不到,就在他们头顶的虚空中正漂浮着一只黑色的小狗,它的身体颜色非常淡,眼睛盯着下面的两个人,轻轻的说出了一句话:“主人,他把你还给你父母,我把他还给你,我祝福你们。”

这只小黑狗自然是忠心护主,可以去投胎做人的黑仔,它的话音刚落便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到了。

它用自己做人的机会换取了扶摇的一次重生,然后他正好重生在了苏教授儿子的身上,他们连名字都一样,这不是天注定的又是什么?

站在下面聊天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碎了一般,秦梦蝶没有了关于扶摇的记忆,而扶摇也只有着他这个**的记忆,所以他们的记忆中都没有黑仔的存在。

他们觉得对彼此熟悉,只是因为他们爱过,还留有感觉,那是无法消除的存在,不过他们居然还听到了黑仔最后那句话。

于是秦梦蝶问苏扶摇:“你刚刚听到有谁在说话么?好像是在我们的头顶。”她说着还抬头看了看,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也听到了,那个声音似乎还有点熟悉,像是曾经在哪里听到过似得,可偏偏想不起来了。”苏扶摇也抬头看天,却已看不到黑仔了。

“你喜欢小动物么?比如小狗什么的?”秦梦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问这种问题,问出来就后悔了。

“喜欢啊,突然很想养一只,周末陪我去宠物市场看看如何?”苏扶摇当场就向秦梦蝶发出了邀请,说完之后就愣住了,有第一次见面就约人家去买狗的么?这也太唐突了吧?

秦梦蝶原来还为自己的问题尴尬不已,此时听苏扶摇这么一说,不禁愣愣的看着他,怎么他们初次见面,对话却如此奇怪,不会是中邪了吧?

苏扶摇也看着秦梦蝶,毫无征兆的说了一句:“我现在觉得自己不只是对你感觉熟悉,好像还喜欢上你了?你相信一见钟情的存在吗?”

秦梦蝶居然连连点头:“我相信,因为我也喜欢你,而且还是在一年之前。”她当即把一年前在苏教授办公室的书桌上看到他的照片,然后一见钟情的事告诉了苏扶摇。

两人都觉得非常奇怪,怎么世上还会有这种一见钟情呢?愣了半晌之后才各自上车,不久之后又在苏教授的小组会议上遇见,彼此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秦梦蝶是那个失去了关于扶摇的记忆,却依旧对他留有爱的感觉的秦梦蝶,苏扶摇也是那个爱上了秦梦蝶感觉以命换命的扶摇,他们毫无疑问的相爱了,爱情的火花噼里啪啦。

秦天正和张素云跟他们视频,对苏扶摇各种满意,还说了一句跟秦梦蝶差不多的话,即便还没有真正见面,却对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曾经也跟扶摇在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他们简直就是把他当成儿子看待,虽然后来有些不愉快,但这依旧无法抹去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们笑着拜托苏扶摇照顾好秦梦蝶,说等他们回来之后一定好好谢谢他,有他在他们才算是真的放心了,他一一答应下来,气氛很融洽。

只是,所有的一切都法杖的很顺利,只有一件事还没有做好,那就是他们初次见面时说好的周末去宠物市场却一直都没有兑现。

三个多月后的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他们在聊天的时候终于想起这件事来了,苏扶摇这才领着秦梦蝶去了宠物市场。

他们看了很多种类的狗,从聪明的边牧到超萌的哈士奇,再到巨型犬的阿拉斯加,高贵美丽的杜宾犬,以及可爱迷你的泰迪等等,可最后居然一只都没有看上。

秦梦蝶一边走一边说道:“扶摇,我怎么觉得现在买狗跟当初找男朋友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什么样的都看不上眼,直到后来看到了你的照片,然后再遇见你本人才算是完事儿,看来今天是买不成了。”

“你说我是狗?”苏扶摇当即站住脚步,耷拉着脸摆出一副手上的可怜表情,“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一条狗,哎……真是没想到啊。”

秦梦蝶立刻就急了,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敢对灯发誓绝对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就是打了个比方而已,你千万不要对号入座,更不要放在心上。”

苏扶摇脑袋一偏,不理她,只是在侧过脑袋之后,他不动声色的偷笑了起来,捉弄秦梦蝶早已成了他最大的娱乐了,看到她着急上火的样子他就傻乐傻乐的,不但百玩不腻,还百试不爽。

看他好像真的生气了,秦梦蝶就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他看:“亲爱的,你可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藏,我爱你都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舍得侮辱你呢?你可以一定要相信我啊。”

苏扶摇想象着秦梦蝶现在的样子,心里已经笑到了胃抽筋,却依旧别扭的侧着脑袋不看她,只扔给她两个简单的字:“吻我。”

“什么?”秦梦蝶一愣,不是没有听清楚,而是不相信苏扶摇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这种要求来,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明明是正正经经的一个男人。

“吻我。”苏扶摇重复了一句,并且转过脑袋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梦蝶,那受伤的小眼神看的她心都碎了,只是这两个咋这么耳熟呢?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苏扶摇真的是要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吻他之后,她尴尬的搓着手:“不要吧?秀恩爱可是会死得快的,我们……”

“我不怕,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苏扶摇居然还哼起了歌来,这可是他的杀手锏,一般秦梦蝶做错了什么,只要一唱这歌就行。

果不其然,秦梦蝶立刻踮起脚尖主动吻住了苏扶摇的唇,而这一幕还感觉有点熟悉,最后她不禁又想翘脚,却发现有东西在扯她的裤脚。

“汪汪汪……”她低头一看,扯她裤脚的居然是一只黑色的小狗。

“就养这只小狗吧。”苏扶摇一弯腰把小黑狗抱了起来,“我给它取名字叫黑仔,你说好不好?”

“好,黑仔……真是好名字,我喜欢。”秦梦蝶笑嘻嘻的从扶摇手里抱过小狗,然后便爱不释手了。

他们本想买下这只小狗,结果发现它是一只可怜的流浪狗,它的家在宠物市场的一个垃圾堆,看到他们抱着它的时候还有好多人侧目,或者窃窃私语,甚至是捂嘴偷笑。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一点都不介意,很快就把小黑狗带回家去了,路上还给它买了日常用品和狗粮之类的,把它洗的很干净。

这只小黑狗就是以前的黑仔,它不但不能做人,还只能做一只卑贱的狗,但最后它还是和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