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温柔坠落 > 江雪番外

温柔坠落 江雪番外

作者:折星辰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7-25 14:41:30

第三章

到山庄时已经晚上快九点了。

江雪本没打算睡的,但就这样被季州砚箍在怀里,还真慢慢睡着了。

醒来时周续已经下车了,车里就他们两。

脖子有些僵,江雪动了动。

季州砚闻声偏过头看她,“睡够了?”

江雪起身,看见他肩膀处一块潮湿,脸色有些尴尬。

季州砚也注意到了,笑笑,“怎么办?”

江雪偏头看他,眼神微惑。

季州砚盯着她的脸,慢慢笑了,逗她,“你湿了。”

江雪脸不红,淡淡道,“嗯,回去让张嫂给你洗。”

说着要推门下车。

季州砚拉住她。

江雪回身,又看见他眼里的光,只有在黑夜时才会出现的,“在车上。”她脸上有些烧,低声提醒。

“嗯,我知道,”季州砚挑眉,动手解纽扣。

江雪偏过头不看他。

“你给我洗。”怀里一沉,江雪低头,他把外套扔到她身上。

对上她的目光,季州砚抬眉,眼神淡淡,“怎么了?”

江雪愣了愣,拿起衣服推开车门匆匆离开。

季州砚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了皱,失笑。

——

温泉山庄是顾弋阳前些日子捣腾的,原本只是他们几个朋友闹着玩,为了自己享受的,但没想到开业后没几个月,竟然一下子在圈子里火了起来,周末节假日好多人都喜欢带着朋友往这儿跑。

顾弋阳专门在这边给季州砚留了一间房,江雪过去时直接由侍者领着过去。

房间朝向很好,对面就是一片湖,屋里阳台上设了温泉。

江雪放好东西,捏着胳膊去阳台上看了看,开阔的视线,让她心情顿时好了一大截。

“嗡嗡嗡……”

总是有煞风景的事情,江雪转身进屋,拿起手机,屏幕一片裂痕。

江雪扫了一眼,陌生号码,跟上回那个不一样,但还是没必要接。

直接将手机关机扔进包里。

季州砚这会儿还没回来,估计是跟那群朋友聊天来着。

江雪捡了根头绳,扎起头发,转身脱了衣服泡澡。

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也不过半个小时。

擦了擦身子,江雪打开包,翻出自己早前准备好的衣服,选了一件黑色的吊带长裙。

这件裙子很简单,周身没有一点坠饰,只婉约一条顺下来,即看气质又看脸,脸蛋稍微一寡淡就会穿成黑寡妇的睡裙样。

但跟江雪这张美艳女配脸配上却是刚刚好。

才十点不到,江雪打算出去逛逛,早知道季州砚不会带上她,她也没太多心思,两个人相处难堪,还不如不见。

就像刚才在车里时,那样的气氛简直比她每次对着一群陌生人演示各种基础舞蹈动作还要来得尴尬。

果然,他们还是更适合不穿衣服的相处状态。

——

顾弋阳打从季州砚一进来就拉着他在一楼的包厢里打牌,说是要把上回输的全赢回来。

但这会儿都将近一个小时了,还是一路只有输的份儿。

“艹,”顾弋阳把纸牌一搁,暴躁脾气上头,“季州砚你有意思没啊,打个纸牌而已你这么认真?”

季州砚身子坐的笔直,嘴角勾着笑意,手上利落的洗着牌,闻言也只是笑而不语。

江为止看着忍不住打趣,“州砚你还不了解,但凡涉及到输赢的,他什么时候不认真?”

顾弋阳颓败的垂头,点了一根烟,看向窗外。

包厢正对着外边花园,风景看得清明,美女也自然逃不过眼,很快顾弋阳眼前一亮,眼里挑起笑意,“州砚,你今天来江雪怎么办呐?”

季州砚抬眉看他一眼,眼神淡淡意思明显。

江为止也咳嗽了一声,桌下踹了他一脚。

他们俩的事情,这么多年来大家都默认跟不存在似的,季州砚也从来没有在跟任何人明面承认过他跟江雪关系。

倒也不是说他对江雪不好,只是在此之前他们一直都只是把江雪当妹妹一样对待,默认裴清才是未来的季太太,但谁也没想到,季州砚当年怎么就铁了心的要娶江雪,后面又跟裴清出国,跟江雪断的干干净净,三年前回国后又突然找到人,再次不管不顾的纠缠起来。

季州砚这个人,虽说大家一起长大,但却是他们中最叫人看不透的一个。

他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跟江雪这纠缠,可以说是他这近三十年来的人生里最叫人意外的一件事。

顾弋阳连忙举手投降,“不是不是,你们往外看啊!”

季州砚转过头去。

窗外江雪正坐在一边的木椅上,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正殷勤的给她递水,她抬着头依旧温淡的冲男人笑。

季州砚看着脸色凝了凝,视线里的江雪裸露的皮肤寸寸白的晃眼,一下下闪着他的眼。

——

“江小姐,我是你的粉丝,你的每期节目我都有看。”

“是吗,谢谢你。”江雪脸上挂着淡淡笑。

说实话她是很讨厌这样笑的,但遇见除了季州砚以外的任何人她都必须这么笑。

“江小姐是来这边度假吗?”男人锲而不舍道,他也只是无意间在电视上瞥过一眼江雪,不是什么真粉丝,只是一眼惊艳,如今在这里见到真人,当然不会放过机会。

“嗯。”江雪视线望向别处,笑意不减。

“那太好了,我在这边有认识的人,江小姐如果不介意可以……”

“介意。”

一道凛冽的男声插进来。

江雪转头。

季州砚朝着她走过来,脸色并不好看。

“季总?”同是在商场混,南城没人不认识季州砚。

季州砚没给男人眼神,弯腰将外套盖在江雪身上,搂着她肩膀起身。

“原来江小姐跟季总认识啊,哈哈哈,真是太巧了。”男人尴尬的笑了几声。

江雪抬眸有些意外的看着季州砚。

季州砚抿着唇,眼里有寒霜。

江雪:“……”

一旁的男人尴尬的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陈总也是好兴致。”季州砚勾了下唇,这才偏头看过来。

男人点头,“是是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季总还有江小姐,所以刚才想……”

“嗯,”季州砚打断他的话,微微一笑,“那陈总继续玩,我们先走了。”

说完,季州砚直接掐着江雪的胳膊往外带。

“疼。”进了里边江雪才皱眉挣扎开。

季州砚低头看她,眼里有闪动的火光,似笑而非的打量着她。

江雪不明所以,但他这样的眼神让她不太习惯,所以她低下头,揉了揉肩膀,再度避开他的眼睛,“你怎么来了?”

季州砚看穿她的心思,弯唇,似是嘲讽般的笑了笑,“怕我再不来你又跟别人走了。”

江雪抬眸,淡淡一眼,“想多了。”

季州砚早已习惯她这副冷淡的样子,失笑,目光稍敛,又将她带进怀里,拧着她的下巴,目光狠厉的盯着她的脸,“记住了,我是你的债主,没有我的允许,哪儿也别想去。”

下颚生疼,江雪皱眉,“我知道,放手。”

一边有路人过来,季州砚收了神色,转而温和的摸了摸她的鬓角,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温声道,“进去跟顾弋阳他们打打招呼。”

方才早就在玻璃窗外看见季州砚护妻的一幕,顾弋阳这会儿正激动的跟江为止辩驳着,“我说吧!要是不喜欢江雪,州砚当初怎么可能跟她纠缠不清啊,你看看,你看看,你什么时候见过季州砚他这醋样?哈哈哈哈……”

江为止也舒心的笑着,他们也都算是看着江雪长大的,如果季州砚真是喜欢,那自然是好的。

季州砚推门进来,江雪跟在他身后。

“三哥四哥,”江雪站在门口轻声开口,笑意浅浅。

“小雪!”顾弋阳夸张的上前,作势要抱她,季州砚眼神看向别处。

“小雪你可真是没良心啊,都多久没来看四哥了?”终究也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江雪笑,“这两年工作有点忙。”

顾弋阳撇嘴,“我知道,你那个什么工作室嘛,”他若有指意的看了一眼季州砚,“让他帮帮忙啊,随便宣传一下多少人不都得去。”

“行了行了,顾弋阳你赶紧擦擦眼泪,别蹭人身上了。”江为止嫌弃的踢了他一脚。

江雪转头冲他笑了笑,“三哥。”

江为止点点头,“江雪好像真的瘦了不少。”

季州砚已然坐回自己的位置,在旁边给江雪留了一处位置。

“为了上镜头好看。”江雪开玩笑,找了沙发处坐着,“你们继续玩,我就在这边坐会儿。”

“别啊,一起过来玩,”顾弋阳嚷道,“你不知道刚才州砚赢了我好多钱呢!”

“是吗。”江雪淡笑,没有想过去的意思。

季州砚不动声色的洗着牌,脸上没有笑意。

江为止看了一眼也催促,“江雪过来一起玩。”

“我不会玩。”江雪真的不会。

“不会最好了!”顾弋阳打趣,“我们就从你手上把季州砚的钱全赢回来!”

江雪尴尬的笑了笑,她很少跟季州砚一起出来,像今天这样把她带进私人朋友圈,她是第一回。

“江雪赶紧过来!”顾弋阳催促。

江雪扯了扯嘴角柔声道,“我真的不会,四哥你就放过我吧。”

“过来,我教你。”季州砚洗好牌,看向她这边,稳声道。

江雪是真不会玩牌。

说着教她,但季州砚也只是坐在她身旁看着,什么都不说,该怎么出牌也全是江雪自己瞎打的,不一会儿功夫就连输了好几把。

“江雪,你对四哥可真是太好了。”顾弋阳乐的不行,打趣道,“你是不是故意输给我的啊,看来我在你心里是比季州砚重要些哦。”

他说话一向没个正形,江雪被手上的牌弄的脑子一通乱,也没功夫应他。

倒是季州砚却望过去淡淡给他一个眼神。

顾弋阳自觉闭嘴,做了个抹喉的动作。

“江雪,又归你出牌了。”江为止道。

江雪眉头微皱,看着手上的纸牌,她想问问季州砚该怎么打,他就只把她哄过来,说教可什么都没做,也是带了点赌气的意味,江雪全程闭眼瞎出。

所以这会儿她也没打算开口,随便抽了一张牌就要放出去。

“这张,”季州砚忽然伸手过来。

江雪一愣。

“哎哎哎,不带这样的啊,季州砚,你这是作弊呢。”顾弋阳起哄道。

季州砚没搭理他,自然的伸手从身后环住江雪,把握着她手里的牌,重新理了一遍摆放位置。

“你还真是一点也不会,”他半带着笑意低头睨了她一眼。

江雪神色微淡,很是镇静,“我早说过了,”

季州砚笑,“我记得你中学那会儿不是很会玩么?”

“中学那会儿”是个有魔力的词。

说完顾弋阳和江为止都滞了一下,只有季州砚仍跟没事人一样,抽出牌放到桌面上。

江雪似乎对这也没什么反应。

顾弋阳和江为止也都掩下疑惑,聪明的跳过。

又放了几张牌,季州砚一下场局面明显逆了风向。

“赢了。”季州砚笑,摊开牌。

“得,”顾弋阳把牌一放,“刚才江雪输了那么多把,你这一下子直接全给赢回来了。”

重新洗牌,季州砚笑而不语。

“我去一下洗手间。”江雪起身,没等大家回应就直接走出包厢。

洗手间。

江雪洗了把脸,脑子里还是有些嗡嗡作响,手也不受控制的抖着。

中学那会儿……她有些自嘲的笑笑。

手机在黑色大理石桌面上振动,江雪抽回神思。

裴清。她看了一眼备注的名字,整个人一下子回神,精神抖擞。

“喂,”

“江雪,”电话那头一把好听的嗓子。

“嗯,姐姐,”江雪低头抽了一张纸巾擦手,语调漫不经心。

“今天不回来是因为我吗?”似乎觉得没什么好遮掩的,裴清说的直白。

江雪弯唇,“是,”她一顿,忽然想到季州砚说的话,好像也不全是。

“江雪,”

“嗯,”

那边默了一瞬,克制的开口,但还是掩盖不住语气里的不甘心,“江雪,是你对不起我,不是我对不起你。”

恶心。江雪厌恶的拧眉。

“嗯,是我对不起你。”江雪垂眉看着桌面上的纹理,

“我跟季州砚已经没可能了,你没必要这样。”

“哦,”江雪眉骨微抬,“我没怎么样啊,是州砚说带我来泡温泉的,跟你没多大关系,”她笑了笑,“姐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江雪!”那边终于不忍了,压低了声音道,“他本来是我的,是你……”

“那又怎么样?”江雪打断,轻笑,“他现在是我的了。”

哪怕她是用卑劣的手段得来的,他已经是她的了。

那边没说话,响了几声,电话挂断。

江雪扯了扯一边嘴角,将手里纸团准确的扔进一旁的垃圾篓。

抬头,镜子里季州砚站在门口看着她。

江雪脸色微变,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如常。

季州砚眯了下眼,“还进去吗?都等着你。”

他知道电话那边是谁,但对此似乎也没什么反应。

“不了,你们玩吧,我累了,回去休息。”江雪转身。

“嗯,也行。”季州砚挑了下眉,不知道什么意思。

江雪往门外走,他似乎没打算让路。江雪侧身,他一把抓住她,微微往怀里带了带,姿势暧昧。

她抬头看他,眼神微惑。

季州砚微微挑了下眉,“回去?”

——

季州砚还有事跟顾弋阳他们说,江雪自己先回去。

他刚才说的意思明显,回去?回去自然是要做些什么的。

江雪顺着记忆找到房间,打开门进屋,刚准备关门,忽然被人从外边抵住。

她稍愣,抬头季州砚正盯着她,脸上有薄薄的笑意。

江雪脸色松了松,抬手松开门把,转身要往屋里去。

刚走一两步,人就被捞进怀里。

季州砚反手将她抵在门后,一只手垫在她脑袋后,什么也说,俯身热烈的吻了下来。

三两下江雪就被吻的意乱情迷,手也不自觉环上他的脖子,仰头微微的喘息着。

他们之间总是有这样的微妙的默契,不管在外边多尴尬多陌生,也不管前一刻发生过多不堪的事情,只要进屋,只要脱掉衣服,就可以像这世上所有热切相爱的男女一样。

“去外边池子里?”季州砚低头盯着她,忽然笑了。

“嗯……”

第二天早上,江雪起来照镜子,一身的痕迹,脖子胸口和背后那几块地方最为明显,怎么遮都遮不住。

似是有意为之的一样,反正她今天是穿不成特地带来的那些性感的裙子了。

找了一条稍微保守些的衣服,江雪推开门出去。

“方行科技那边之前跟着商量好几次,他们傅总也不知道……”

季州砚西装笔挺的坐在电脑前,似乎是正在开会,听见声音,他转头看了过来,眼里还带着工作时一向的肃冷,跟昨晚那个在温泉池里把她折腾的翻来覆去的人截然不同。

江雪转身打算进去。

“行,先按照之前说的安排来,其他的事情等我回去再说。”季州砚结束视频会议。

进门时江雪坐在床头翻着什么书,身上的白裙子很严实的遮住所有肌肤。

季州砚似是无意识看了她一眼,走到镜子前重新系领带。

“你是不是还有工作要忙?”江雪忽然开口。

季州砚挑眉,“都解决完了。”

“我们今天晚上就回去吧,”江雪说,“你处理工作去。”

“不好玩?”季州砚已经重新系好领带。

“不是,”江雪淡道,“下次再过来吧,我想回家。”

想到昨天晚上那个电话,季州砚默了默,说了声好。

顾弋阳他们组了不少局,白天的时间也没废着,不过也都是些男人喜欢的活动,江雪不怎么感兴趣。

一般也就只陪着他,什么都不做。

倒是其他人,除了个别像顾弋阳一样知晓内情的,看见江雪都不免有些惊讶,只以为她也是跟其他女人一样来陪着玩的。

他们的关系对外本来就暧昧,所以误会,江雪也不在意。

吃完饭午饭,几个人又到了后边的马场。

江雪对这种运动一向不喜欢,坐在一边候着。

“嗨,”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过来,递给江雪一瓶水。

江雪没接,“谢谢,我不渴。”

女人也没生气,笑笑,自己拧开,自然的坐在旁边,目光也一样看着季州砚那边,眼神毫不遮掩。

“季总可真帅。”她笑了笑,看向江雪,“是吧。”

江雪没搭理。

女人兀自失笑,“挺有意思的,怪不得他能看上你。”

江雪不认识她,但看她说话这语气,好像跟季州砚很是熟悉的样子,终于也多看了她几眼。

身材很好,气质一绝,脸蛋一般——季州砚不会喜欢。

女人坦然自信的迎着她的目光,但只一瞬江雪便收回,还给了她一个略带轻蔑的笑。

钱岚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很快也憋不住。

“诶,问你个事,”她笑着靠近,语气神秘,“季总包你一天多少钱啊?”

江雪被这样问,不是第一次,自然也没什么脾气,只淡淡瞥她一眼,没答话。

说来也是奇怪,好像除了对裴清,其他人都不太能引得起她对季州砚的情绪。

“嗯?”钱岚依旧维持着得体的笑,“我猜肯定比一般价要高不少吧?诶,对了,一般你们这行谁价格怎么样啊?”

聒噪。

江雪扭头看着她。

钱岚挺直腰面带微笑,迎着视线。

江雪唇角翘了翘,“你自己去问吧,”

钱岚还没反应过来,江雪开口,遥遥朝着季州砚那边喊,“季州砚,”

季州砚正好往这边过来,刚骑完马,身上的衣服还没脱,整个人肩宽腰细,显得各外高大潇洒。

钱岚羞恼的看了江雪一眼,没想到她会直接把季州砚叫过来。

“季总,”钱岚起身,朝着他笑,“我是钱岚。”

季州砚淡淡睨她一眼,点点头,算是应答,径直往江雪这边过去。

钱岚脸色微变。

“累了?”季州砚拧开手里的水,递给江雪。

“嗯,”江雪接过水。

季州砚问:“那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上吃完饭回去。”

江雪说:“好。”

“走吧,”季州砚朝江雪伸出一只手。

“等一下,”江雪坐在原地,仰头看着钱岚,“钱小姐有事情要问你。”

季州砚稍愣,转头看向钱岚。

钱岚摇头,看向江雪,带着羞耻的求饶。

这个时候谁都能看得出来她对季州砚不一般。

“什么事?”季州砚挑眉。

“没,没有,”钱岚干涩的笑。

“钱小姐问你,包我一天多少钱?”江雪平静的陈述。

话一出口,气氛顿时跟按了暂停键一样。

季州砚默了片刻,侧身看了钱岚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钱岚低着头,语气唯诺,“季总……我……”

季州砚又看向江雪。

她坐在原地,面带微笑的看着钱岚和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季州砚了然,转身走到江雪身边,站定,与她对视片刻,忽然扯了扯嘴角,然后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介绍一下,这位是……”

“我累了。”江雪打断,“回去吧。”

季州砚看着她,眸色凝了凝,几秒过后笑了笑,“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