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加密疑案 > 第一章 动物卡片

加密疑案 第一章 动物卡片

作者:狐狸猫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9-07 12:07:28

最新网址:

因为不久前刚读过乔川笔记中“有人生还”的故事,吉时又重温了一遍阿加莎原版无人生还的故事。

乔川把原著中每死一个人就消失的一个小黑人雕塑改成了熄灭一盏吊灯的灯泡。之所以这样设计是为了配合他想出来的利用套圈去接触无人能够碰得到的吊灯从而熄灭灯泡的诡计。

但是这样一改,跟原著比起来就逊色太多了,因为原著中不是灯泡,而是十个小黑人,每次死一个人,就会莫名消失一个小黑人,还有一首给整个故事蒙上更加神秘恐怖色彩的童谣。

原著中的童谣最初版本是“Te

little Nigge

s”,也就是十个小黑人,甚至原著最初的名字不叫无人生还,就叫十个小黑人。后来以免被指种族歧视,十个小黑人变成了十个印第安小孩,有的翻译版本中又改成了印第安士兵。

这本书的翻译版本有好几个名字,有叫《孤岛奇案》、《一个也不留》、《童谣凶杀案》,但最广为流传的还是《无人生还》。

总之,这首恐怖的、预示着死亡的童谣是整部小说的亮点之一,提及《无人生还》,读者们最先想到的除了孤岛模式就是杀人童谣。

这还不是杀人童谣最早出现在推理作品中,再往前,1929年范•达因的《主教杀人事件》中,涉及到经典的暗黑童谣《鹅妈妈的摇篮曲》;往后还有《恶魔的彩球歌》、《雾越邸杀人事件》、《从前有个老女人》、《白马山庄杀人事件》、《娃娃大哥》、《山魔•嗤笑之物》……

吉时闲来无事,在网上搜集了这些出现在推理著作中的恐怖杀人童谣,一一品读;这样还不过瘾,他又在网上搜集更多的恐怖童谣,建了一个文档。

吉时私以为,身为一个推理作者,如果没写过孤岛杀人,暴风雪模式的案子,就好像一桌子的饕餮缺了主菜;身为一个解读爱好者,文检顾问,如果没解读过杀人童谣,就好像一桌子的饕餮都是素菜。

杀人童谣,一下子成了此阶段吉时心心念念的主题。

童谣杀人,又可以称比拟杀人,吉时认同《山魔•嗤笑之物》小说中人物的观点,解释凶手对童谣杀人如此执着的原因,主要有三:

第一,凶手被这首童谣迷住了,这个原因已经超越了常识,也可以算是一种特例。也就是说,凶手必须按照歌词的内容杀人和处理尸体。他是在自己强迫自己,这是一种心理方面的疾病。

第二,这首童谣暗含凶手想要表达的内容。他想通过这首童谣的来由,歌词意义,以及演唱时的状况等来向世人传达信息,以此来代替直白的语言。

第三,凶手想把警方的注意力集中在这首童谣上,误导警方的调查方向。这方面有各种各样的例子,而每一个例子在意义上都有微妙的差别。

下班回家的路上,吉时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随意给易文翰发了条微信:哥,最近有案子吗?我能帮得上忙吗?

没想到,易文翰居然很快回复了:我正在去现场的路上,有空的话也来看看吧。

然后就是一串地址。

吉时顿时双眼放光,心情亢奋,盘算着路线。

出租车停在了高层公寓的楼下,吉时还未下车就看到了公寓楼一侧围了不少人,警察和警戒线一起抵抗着这些想要越界看热闹的看客。

吉时下车,看了看周围,看到了易文翰的车和几个支队里熟悉的面孔。于是他便挂上了自己骄傲的小名牌,大大方方朝现场走去。

“让一让,麻烦借过。”吉时从人群中穿过,好不容易挤到警戒带前,可想而知,被一名穿制服的警察拦住,对方动用凌厉的眼神和不屑的表情,外加硬邦邦的手臂,根本懒得去看吉时胸前的名牌证件。

高朗小跑朝吉时过来,冲那个制服警察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警戒带,说:“呦,吉老师,来啦?”

小警察一听高朗叫吉时“吉老师”,不敢置信地瞪着吉时。吉时可以猜想此时这个看起来二十多的小年轻心里在想什么:就他?这么年轻,能是警校的老师,或者是什么被尊称为老师的专家?

吉时窃笑,默默给小警察解释:别误会,我就是个初中语文老师。

“高坠吗?”吉时一边朝不远处易文翰所在的案发中心走一边问。这架势再清楚不过了,他连尸体的脚都能看到,往上看,大概是二十几层的高度,高层住宅的阳台上也有警察,正在朝下方俯视。

“是啊,吉老师,我劝你别看。”高朗挤眉弄眼。

“很那个?”高朗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吉时的眼睛不受控,就是想要看。

“听易队说,你是个吃货,”高朗坏笑着说,“我以前也是,后来渐渐地,有点厌食症趋向。”

吉时吞了口口水,不想深究高朗话中深意。

等到吉时走到尸体前,易文翰突然站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来啦?不过我估计你来也是白来,这案子目前看来没有你的用武之地啊。”

“那可不一定,下面这块我确实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是上面,我得去看看,说不定家里能有什么有用的文字资料呢,比如遗书什么的。”吉时说着,又抬头望去。

“很遗憾,没有遗书,上面一片狼藉。案发是昨晚12点,地点是死者的家,案发时间,家里除了死者还有六个人,都在给死者庆贺生日,根据他们的口供,大家都喝大了,死者很可能是自己失足坠楼。”

“意外?”吉时有点失望,但很快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意外好啊,哦不是,意外当然不好,我是说,总比他杀强。”

“行,反正你来都来了,”易文翰率先迈步,带领吉时,“我就带你再上去看看吧,说不定,你还真的能从那一堆,嗯,狼藉之中找到点线索。反正我们痕检员是够崩溃的。”

“狼藉?”吉时猜想,七个人一起喝酒庆祝生日,那房子跟土匪扫荡过也差不多吧。

“易队!”

易文翰和吉时刚走出几步,身后李法医突然大声叫他。

易文翰对老李还是挺了解的,作为一个见多识广,什么尸体都见怪不怪的资深老法医,是什么发现能让他发出这么惊愕的声音?

“怎么?”易文翰迅速转身,又往尸体和李法医处走过去。

吉时也赶紧跟在后面,很快,他看到了高坠后的尸体全貌。原来一个人,还能以这种摊开的姿态存在,就像是空心的人偶,里面不是血肉骨头,而是流质。最要命的是,大脑中的流质已经流了出来。

吉时只看一眼便马上闭上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得厌食症,世上美食这么多,我不想辜负。

李法医仍旧蹲在身体旁,抬头瞪大双眼,右手缓缓从尸体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来,手里似乎还夹着什么东西。他动作缓慢,手臂还微微颤抖,最后,他把那东西完全展示出来。

吉时本来是眯着眼看李法医的,可是他意识到李法医的发现绝对了不得,他必须看清楚,所以强迫自己睁大眼。

那是一张卡片,名片大小,花花绿绿,大部分是图案,下面只有两个方块汉字,汉字旁边是拼音或者英文。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易文翰、高朗和李法医以及其他刑警都不说话了。吉时莫名其妙,只能凑近些去看卡片上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原来这是一张幼儿启蒙用的动物卡片,教小孩子认动物,认汉字和英文的。上面的图案是一只小鸟,汉字是“小鸟”,英文是“bi

d”。

这东西这么可怕吗?吉时更加莫名其妙。再看大家的反应,很显然,自己跟他们之间有巨大的信息差。

“原来这不是意外,”易文翰用眼神示意李法医收好证据,然后又抬头往楼上看,“看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连环杀手,这一次犯案,他蛰伏了两年。”

李法医把卡片装进证物袋,示意助手把尸体装进尸袋,站起来,长长吐出一口气,“两年前的案子一直是我的心病,刚刚得知这个死者死于18岁生日当晚,我马上就想起了两年前那起案子,所以第一时间去他的衣服口袋里搜,没找到东西,我还以为是自己多心,只是凑巧,没想到,这次凶手把卡片放在裤子口袋。”

吉时不必多问,他知道现在问也只能得到部分答案,待会儿回去易文翰肯定开会,会上肯定会详细说明。而现在,吉时自己也听出了一些端倪:两年前,曾经也发生过一起命案,死者死于18岁生日当天,死者的衣服口袋里也有这么一张动物卡片,当时他们并没有找到凶手,致使这个凶手两年后再次犯案。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连环杀手,杀手针对的对象就是刚刚年满18岁的青年,杀人的时间必定是18岁生日当天,犯罪标记正是在尸体上留下一张动物卡片。

等一下,这张卡片上画的是小鸟,死者是从高处坠楼而死,这其中必定是有关系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