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少年游之名动天下 > 重获新声

少年游之名动天下 重获新声

作者:驴背诗思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8-01 02:26:20

最新网址:

当下众人都纷纷散去,赵寒山孟洛川二人临走前又对顾青莲称赞了一番,更有另眼相看的意思。

几个侍女将顾青莲引到里院,只留柳含烟等人在大厅等候。

哪知夏莲又是叽叽歪歪念叨不停。到是柳含烟温婉毕竟是大家闺秀,不同寻常的庸脂俗粉。

几人把顾青莲领到一出别院,只见那院子青锁绮户,朱栏玉砌,分外清幽,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院里几株桃树开得正艳,微风轻拂,纷纷扬扬的花瓣随风飘荡。

侍女把顾青莲带到一房门前,推开房门一股浓烈的芬芳扑鼻而来,只见一袭红衣女子姿态妩媚的坐在桌前,浓妆艳抹,倾国倾城。

顾青莲走进房中,瞧见房内绛绡红帐,铺陈华丽,两人相对坐下,那女子给顾青莲斟了一杯热茶,顾青莲端起茶杯缓缓抿了一口,只觉得身心舒畅,快意十足。

不待顾青莲开口,那女子抢先说到:“顾郎君果是真君子,方才吟诵幽兰之诗我已经有所耳闻,满座竟无一人反驳,都心悦诚服,就连那平日里最是张狂桀骜的元安也不发一言,以至于连同修文馆双璧都夸赞有加的究竟是何等人物,我也很好奇,如今见了,郎君当真表里如一,言念君子,身若幽兰。”

顾青莲知道眼前这倾国倾城得女子便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绛仙”。囿于男女之间的关系,也不好抬头直视,从进门开始也只是偷偷的瞥了几眼,顾青莲心里觉得这样的人间绝色担当得起“绛仙”的称谓,不过心里总觉得他和其他的女子有所不同,一时半会却也说不上来。

顾青莲心里想那女子夸了自己半天,不说些好的回应,也很难为情,便也彬彬有礼的夸赞了那女子一番,逗的那女子呵呵大笑,直说顾青莲能说会道,最会哄女人。

又饮了几盏茶,那女子和顾青莲聊了许久,言语间带些暧昧的话,顾青莲面红耳赤,几度沉默不语。那女子见顾青莲低头没有回应,起身就要往顾青莲身上靠,一双玉手在顾青莲肩背上来回滑动,熟练而又恰到好处的让人飘飘欲仙,顾青莲一度挣扎开,那女子见状,只好坐在桌子旁一个劲儿的撒娇。

顾青莲心想到如此貌美女子居然这般轻浮,不尽摇头叹息。那女子见着顾青莲一本正经,当下便又心生一计,岂知顾青莲根本不加理会,反而越发的生厌。

一般人面对美若天仙的女人都会心有动摇,顾青莲却能把持得住,其内心如水,澄澈清明可见一斑。

顾青莲背着身子说到:“望姑娘还请自重,在下侥幸夺魁,实属意料之外。哪知满座名宿大家皆咏他物,无一人歌幽兰,在下只是义愤填膺,也有“打抱不平”之嫌罢,在下也并不垂涎姑娘的美貌,只是想一睹所谓的“紫液星泉”,毕竟世人都对奇珍异宝格外上心,在下一介凡人,也不例外。如今美人已经见着了,可否履行承诺,使在下一看珍宝。”

那女子几次三番试探顾青莲,谁曾料想顾青莲软硬不吃,硬是不接茬儿。实在没办法,不屑的瞧了顾青莲一眼,说了一句:“男人都一个德性,装什么装,故作清高。”

顾青莲听着,脸上浮起一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意,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女子起身对着门外拍了拍手,不多时,几个侍女捧着个锦盒走进来。顾青莲定睛一看,正是方才放置在大厅里的锦盒。

那女子打开锦盒,一道紫色光芒瞬间破匣而出,耀人眼目,随之消逝不见。顾青莲凑身察看,只见一透明玉瓶盛着紫色液体,透着无数细小微茫,闪闪发光,似天上银河蕴藏着数以千计的星辰,若隐若现。仔细看那液体,犹似有生命一般,在玉瓶中缓缓流窜。

那女子似乎已经是见多不怪,丝毫不惊奇。嘴里高冷地说着:“宝贝虽好,却也是死的,大活人在眼前都不珍惜,真是榆木脑袋。”说毕,自己进红帐内躺着去了。

顾青莲将“紫液星泉”揣入怀中,再三辞谢——谢娘子宝物。那女子背对着顾青莲已然不理会,顾青莲也无可奈何,转身离去。

那女子虽然些许厌恶顾青莲,仔细想来,却也觉得顾青莲颇有意思,心里不免喜欢起来!

回首一看,一道飒爽身影消失在视野。那女子不免有些气急败坏,却也黯然一笑。

柳含烟等人见顾青莲出来,方才一舒愁眉,喜笑颜开。

夏莲哪里肯放过顾青莲,接着便是一顿冷嘲热讽,顾青莲羞愧难当。还是柳含烟温婉二人极力制止,才消停下来。

话不多说众人回到酒楼。柳不凡正在楼上一角和一位老者喝茶,众人至楼上,柳不凡互相介绍了一番,原来那位老者是有着北魏国医圣手之称的黄连,和南梁的鬼医妙手齐扬并称“北黄南齐”,两人乃是同门师兄弟,都拜在春泉山杏林馆医圣张济生门下,两人虽是同门,治病救人的药理却截然不同。齐扬主张以毒攻毒,剑走偏锋,而黄连遵循一贯的治病救人方法,脚踏实地。天下医者皆以春泉山杏林馆为宗,而江湖上又有人托名黄连齐扬,奉二人为杏林真君,自成两派——黄术派和齐术派!

彼时众人见那老者,素袍裹身,玉钗绾发,鬓丝雪白,仿佛是下了一年的冬雪,迟迟不肯融化。身材佝偻有些年迈,一双眼睛却神光满满,眉宇间自带几分悲天悯人之相,嘴角一绺长须也尽皆成霜,清风一动,似乎便能吹起漫天的寒冷。腰间悬挂着斗大一个黄色葫芦,似有灵丹妙药藏在其中,或延年益寿,或起死回生,或增进功力……

那老者见着顾青莲不同寻常,心里暗自打量。只一眼就瞧出顾青莲身上携带的宝贝,一语道破。顾青莲本来无心此物,权用来医治温婉,便也毫不隐瞒,将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那老者不禁连连称赞,直说是少年才俊。柳不凡打心里也觉得顾青莲确实非凡,不同于一般的纨绔子弟,不仅文武双全还温润如玉,彬彬有礼,心里着实看好顾青莲,也随声附和哪老者,说顾青莲极好的。

顾青莲听不得别人夸赞,一说他的好,就满脸通红,像个小女人一样娇羞。引得柳含烟温婉两人掩面而笑。

众人得知顾青莲是拿“紫液星泉”医治温婉,不免心里又多了一份崇敬。习武之人,不贪图名利,心底澄净,古道热肠,这才是侠义之士的典范。

当下温婉听闻这一切,万分感激,一时梨花带雨,跪在顾青莲面前作揖。顾青莲搀扶起温婉,只说是自己怜惜温婉,又说温婉医者仁心,治愈了无数病疾之人,本是积累些许功德,偏偏造化弄人,却也是无力医治自己,难免心里愤愤不平,所以才思虑帮助温婉,听说“紫液星泉”此物可以让人恢复如初,在大会上也只是尝试,并无十成把握,谁曾料想歪打正着,夺了个花魁之名。

众人听了,打心眼里更佩服顾青莲的为人。

柳含烟越发倾慕不已。

方才顾青莲听得柳不凡说起那老者的名声,乃是杏林泰山北斗,心底思索,若是趁此机会请他帮忙医治温婉,却也省却了自己一番费力功夫。要是自己医治,也未有确定把握,期间有甚突变也未可知,那老者本国医圣手,杏林名宿,自然比及寻常之人更有胜算。顾青莲走到黄连身前,毕恭毕敬的作揖,便把当下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那老者敬重顾青莲为人,却也不便推辞,只说自己虽然是医者,救死扶伤乃是医者天性,但自己也讲究原则,也曾立下了规矩。今日看在顾青莲为人上,权且卖他这个人情,若是放在他人身上,哪怕是说破了天,磕破了头,也断然是不会医治的。

温婉听得这话,喜极而泣,直向黄连作揖。

黄连只说不关自己的事,只是看在顾青莲面子上才答应,让她感谢顾青莲的好意。

温婉走到顾青莲身前,四目相对,一时间竟无语,似乎千言万语都在眼神里。

“你们且送温婉姑娘回房,老夫前后就到”。

柳含烟将温婉送回房里,温婉心里一时悲喜交集,说话语无伦次,柳含烟夏莲在旁边切切安慰。

只说那老者连续豪饮了三盏酒,起身便往温婉房里走去,顾青莲在前面带路,柳不凡和老者并排走着。

黄连走到房里,从身后葫芦里倒出一粒药丸让温婉服下,说此药名为“醉心安”,可以使人短暂失去知觉,没有疼痛之感。黄连又接着解释:“紫液星泉又是上古之物,天地之精,虽历时弥久,难免未曾完全炼化,固有残余炙热之气留存。老夫怕届时灼热难耐,温婉姑娘不能忍受这般剧烈之痛,故此先给她服下药物。到时老夫再以功力催动,使之完全吸收。”

说罢,黄连让顾青莲拿出紫液星泉,众人见时,纷纷目瞪口呆,黄连瞧罢,说一句:“果真好宝贝。”

黄连让温婉张开嘴,自己运功发力,只见瓶内的紫色液体慢慢涌出来,停在空中却也一滴不散,黄连右手两指一动指向温婉,那股液体便也说着手势方向过去,缓缓流入温婉口中。黄连紧接着以玄针指法封住温婉胸前穴道,避免液体下流伤及脏腑。

在站众人屏气凝神,一盏茶时间过去,黄连收功调息,额头边渗出几颗晶莹剔透的汗珠。黄连起身说到:“大功告成。”随即从葫芦里倒出一粒药丸递给温婉,嘱咐到:“温姑娘稍后服下,初始之际且不可用力发声,须待紫液星泉与筋肉紧密贴合,方能自如言语,如老夫推测无误,八到十天便可。”

话语间,黄连走到顾青莲跟前说道:“顾公子且不必担忧,有紫液星泉如此宝物,加上顾公子悲天悯人之心,温姑娘一定能够痊愈。再者,我国医圣手的称誉难道是白叫的。如此传出去不是贻笑天下。”

“有黄老您在,在下不担心。您老给温姑娘治病,想必损耗了不少精力,您且回房休息会儿。”

顾青莲说罢,柳不凡便欲送黄连回房。

两人刚走出门,便传来一阵小二的声音——顾公子,王云公子有请,请你下楼一会。

顾青莲听了,脑子里浮起一丝印象——之前听店小二说起过伏龙镇王氏,略有记忆。

当下顾青莲出了门去,只在楼上便一眼看见一位翩翩公子在楼下正襟危坐,一身白袍点缀着几朵墨梅,又草书凌乱写着些许字,只远观便觉有儒雅之风。身后立着一个随从。

顾青莲下了楼,那人见状急忙起身相迎。一面行礼,一面说,自万花节顾青莲夺魁后,天下文人莫不倾慕其风流儒雅,只因前些日在洛阳参加诗会,无暇分身,沿途至伏龙镇皆纷纷对顾公子夸赞有加,在下便觉得好生好奇,想一睹顾公子天人神貌,方到镇上便打听出公子落脚处,径直前来拜访。如今见了本人,果真少年才俊,仪表非凡。

顾青莲最是听不得别人夸赞,只觉耳根发热,一股热劲窜到头上,憋的满脸通红。

当下顾青莲也少不了奉承王云,只说王家如何如何的好,王云如何如何的气度非凡。

那王云也是个爱好风流之人,席间两人都只谈了些诗文辞赋之类,顾青莲觉得王云比及他的两个兄长,却也截然不同,不料二人互相引为诗文知己。临走之际王云还相邀顾青莲改日过府一叙!

又过了几日,温婉逐渐可以轻微发声,众人劫惊喜不已。黄连还是坚持每日给温婉诊脉。

期间,顾青莲受王云之请,过王府聚会。彼时那王云又邀了三五好友,都是些舞文弄墨的人物,一一给顾青莲引荐。那些人见着顾青莲,也都毕恭毕敬,诚可谓:孤身傲群伦,一诗压万人!

又过了几日,温婉已经能完全发声。

“顾……顾公子”温婉说到。

顾青莲很吃惊,而后脸上露出微笑。

仔细听那声音,有如在严寒冬日里的暖阳,又如春日里的一阵和风。可以平复内心的孟浪,也能勾起沉睡的情丝。此声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