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假面王爷的巧医妃 > 第69章你怎么来了?

假面王爷的巧医妃 第69章你怎么来了?

作者:隐炎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7-27 11:37:16

最新网址:

乐疏怅笑着点点头:“看你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就知道了,放心吧。”

他说完转身笑着跟江伊伊说:“姑娘,稍等片刻,我立刻让人给姑娘备饭。”

江伊伊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看乐疏怅出去了,她走到肖王跟前确认性的问:“你......朋友?”

肖王点点头:“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江伊伊见他走了出去并没去追。

毕竟在她喝过的网络毒鸡汤里,可有一个男人如果愿意带你去见他的朋友,证明他心中是有你的。

所以她心中现在还正高兴呢。

可江伊伊突然又失落的收住了笑容,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现在她真的没有勇气,问她心中的岚偌羽对她的感觉。

许久下人才送来了饭菜,江伊伊见没人就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填饱肚子后,她轻轻的走出了屋子。

刚出门就碰上回来的乐疏怅,江伊伊不等他说话问道:“岚偌羽呢?”

“岚偌羽?”乐疏怅顿了下,立刻明白了那是肖王给自己起的假名字,“哦,他在花园呢,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找到了,不过我劝你现在不要去打扰他,因为这个家伙有个毛病,喜欢独自在深夜费脑子。”

江伊伊看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淡淡笑笑:“我知道了。”

乐疏怅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江伊伊也是够单纯的,那‘偌羽’二字不就是‘冉郁’的谐音吗,连自己喜欢和要嫁的人,是同一个人都弄不明白。”

江伊伊按照乐疏怅的指引找了老半天,才找到花园的所在。

她轻轻的走了进去,找了片刻才在花园的凉亭中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独自坐在亭子中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看风景。

她觉得那应该就是她要找的岚偌羽了。

看着他形单影只的坐在凉亭中,而且还是这个季节。

江伊伊怎么都觉得,他心中都肯定有种不能讲的痛。

所以他才用这种方法来麻痹自己,能暂时忘记那些伤心的事。

想到此,她突然觉得他很可怜,比起她真的好幸福,至少还有疼她的大娘和姐姐。

江伊伊在那里驻足了许久,始终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又过了良久,她才慢慢的朝肖王走去。

可想起乐疏怅的话,许久她都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句话。

“你怎么来了?”

半晌,肖王才像重新活过来似的动了下,猛然瞥见一个粉色的身影料想肯定是江伊伊,头也没回的问道。

“我......,”江伊伊欲言又止的不知要说些什么,她顿了顿,“我只是很久没见你,才来找找看的。”

两人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又过了片刻,肖王猛然起身并轻轻舒口气:“快走吧,外边冷,乐疏怅应该早给你准备好房间了。”

“哎,”江伊伊见他要走,下意识地叫住他略带不高兴的问,“岚偌羽,你是不是很讨厌和我在一起啊?”

肖王看了她一眼:“我没说过。”

江伊伊不甘的追上他,继续追问:“你要去哪儿?”

“回家,”肖王停下脚步顿了顿,“明天会有人送你回去的。”

“这么说你要走了?”江伊伊不等他回答,“那我也走。”

她见肖王转过脸看着她,就算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她也能猜到他的表情肯定包含有疑惑。

江伊伊咬了咬嘴唇:“我又不认识他,而且刚来的时候......。”

“你放心吧,他不敢对你怎么样,”肖王又补充,“我回去还有事要做。”

“那......明天你会来吗?”江伊伊忐忑的问。

肖王淡淡笑笑:“你不回家不怕你爹爹罚你吗,我先走了,小心点。”

他说完边直接从花园的院墙一跃而出,没过多时便回到了与陆冶分别的地方。

肖王落在一个房顶上,想起之前的一幕他还有些生气,便余气未消的叫:“陆冶,出来。”

陆冶听到小主子略带生气的声音,下意识地抓了抓后脑勺。

他对肖王的命令,犹豫不觉得时而皱眉时而挑眉。

本来他是不想当这个大灯泡,才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的。

再说他家小主子都决定要娶那江伊伊回去了,那趁现在让两人培养下感情也没啥错。

所以他这个属下,就觉得自己要多余就有多多余了。

可听他小主子的语气,还生气呢,不过不出去好像也不行。

陆冶也就厚着脸皮,从肖王所在的房顶的下面走了出来。

随之又跃上房顶,他笑着说:“王......王爷,那事办好了。”

肖王看见他的样子只觉好笑,伸出手指了他半天也始终没有把话讲出来。

片刻后,他压住内心情绪,不满地说:“你干什么呢,总在关键时刻溜得无影无踪,我们回去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呢。”

他边走边喃喃自语:“私自替本王做主。”

肖王又猛然转回身,不满地说:“哎,你是不是很想本王喜欢江伊伊啊,真是。”

“属下只是想既然王爷都决定要娶她了,”陆冶委屈地说,“那属下就不耽误你们培养感情的机会了。”

“你......,”肖王好气的说,“谁要跟她培养感情,本王有那个时间吗,再说了如果有一天江伊伊的容貌恢复了,那我和六哥之间......。”

“王爷,”陆冶不置可否地说,“属下真不明白,太子虽然和王爷是兄弟,可他根本就视王爷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立刻拔掉才好,王爷又何苦还要念这份兄弟情。”

肖王沉默了良久:“就算是这样,小时候我在柳后身边时,那么多次若不是六哥知道了柳后要害我,及时把我藏起来了,早就没有我这条命了。”

陆冶不平的说:“可王爷为了报他的恩已经放弃了那么多,同样也救过他数次,这些还不够吗。”

“不要再说了。”

肖王合上眼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一颗晶莹的泪珠突然从他的面具下滑落出来。

他转了转脸,再次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王爷......,”陆冶内疚的说。

“我没事,”肖王深吸了一口气。

“王爷,”陆冶不甘心的劝道,“既然这样,王爷又何苦要为难自己来娶江伊伊呢。”

肖王沉默了片刻:“自然有很多的考虑了,走吧。”

回到王府,他先让陆冶把庞佐叫来问了下今天的情况。

知道央彻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三番五次的来看看他所谓的病情。

肖王淡淡的笑笑,知道柳后这心腹是彻底相信,他这个王爷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了,没必要再浪费这时间了。

“王爷,接下来该怎么办?”陆冶问道。

肖王想了想,淡淡笑笑:“等等再说,现在不急,而且看央彻的架势不到我死的那天,他是绝对不会离开门口一步的,不过我倒希望他能一直替我看着门,这么好用的一只拦路虎不用简直就是浪费了。”

他突然又问:“对了,上次在戈御堂门前抓的两个人怎么样了?”

肖王听陆冶把情况介绍了一遍,那两个人确实是徐墨显所派,但栽害江伊伊确实临时得到的命令。

可那两个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知道徐墨显是领了某个人的命令,要把那些药材从戈御堂拿出来再送到江府。

因为江参事在百姓中的威信很高。

所以才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把他的形象一点点毁掉。

至于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一概不知。

“后面那个人?”肖王若有所思地说,“这件事看来还挺复杂的,远超出了当初的猜测。”

陆冶点点头:“可除了柳后那帮人,也没人会干出这种事吧。”

肖王边思忖边轻轻舒口气:“可惜了,那晚袭击江伊伊的人没来的抓一个回来,我总觉得这些事有什么联系。”

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方才那两个人呢?”

听了陆冶的汇报他才知道,那两个人竟然一个是徐墨显的属下张六,一个是冥柳的属下刘紊。

“有意思,”肖王笑笑,“徐墨显的属下竟然和冥柳的属下联合,恐怕他们的主人也早就同流合污了吧。”

他又吩咐道:“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不要再追查下去,现在还不是时候。”

“属下知道,”陆冶拱手道。

肖王下意识地抬眼看看,门口那缕投进屋内的月光。

想起最近的事,的确够烦的。

虽然他装病装到现在,看似是安全了。

可每逢看到门口那个央彻,他总会想起柳后曾经给他的那些‘恩惠’。

而且他也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母后是到底是怎么死的。

关于这个问题,宫中的那些人,无论丫环还是内侍们,对对此似乎很是避讳。

而他直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那次他只是问了一个丫环一句关于自己母后的事。

竟然被柳后抓回去,打了他整整近一天的时间。

若不是他六哥最后跑过去苦苦的哀求,恐怕那天他就被柳后打死了。

而且很多时候肖王都怀疑,自己的母后说不定,就是被那个蛇蝎柳后害死的。

可事情已经过去了近十年,如今他也已经从一个两三岁的孩子长到现在的十五岁。

脑中除了柳后对他的那些惩罚,也早已把他的母后忘的连个影子都不剩。

就算是想要找出当年的人,来追究出些什么也几乎不可能。

而知道因果的那些人,想必都早已经被那个始作俑者灭口了。

想到此肖王失望的叹口气,他支走了陆冶一个人坐在,仅有一缕月光给予的明亮的屋子中。

看上去好像在躲避什么似的,即渺小又可怜。

半晌他猛然睁开眼并擦了擦有些湿了的眼,随即起身出了门来到水悦阁,却发现陆冶早就在那里,并为他准备好茶点。

“你怎么还没睡?”肖王边说边坐下身。

陆冶笑笑:“属下知道王爷这个时候会来这里,而且我们出去时没来得及吃晚饭,王爷现在一定饿了吧。”

肖王满面笑容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陆冶,你快成本王肚里的蛔虫了。”

陆冶下意识地抓着后脑勺装傻笑笑,心想,我可几乎是看着王爷长大的,还不了解王爷这点习惯吗,哎,就是也不知道能有谁能说服的王爷改掉这个习惯,我知道王爷来这里,无非就是想借水悦阁的风来平复下内心的波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