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七零修真女知青 > 78

七零修真女知青 78

作者:月夜天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27 19:27:07

冬至日一过, 天是一天比一天冷。

因着是年前最后一次打猎,程瑶这回又带了好些猎物下山, 好让大家伙能吃到过年。

等到大队里杀了年猪, 正好能让大队里所有人都过一个肥年。

直到差不多开春的时候,程瑶才会再次上山闭关。

当然这也不是说程瑶就不修炼了,她在家里还是会天天修炼, 只不过大队里人多嘴杂, 事情也多。

修炼没有在山上的洞府中那般清静罢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她现在还不能脱离这个身份, 只能老老实实在大队里窝着。

这次下山, 热闹的场面还是一如既往。

唯一让程瑶觉得扫兴的是, 即便是她已经特意多待了些时间, 可考古队的人竟然还没走。

在大队里遇到苗小凤的时候, 苗小凤竟然双手叉腰,挺着肚子,得意地看着程瑶, 然后悠哉悠哉从程瑶的面前走过。

除此之外, 程瑶还在苗小凤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丝鄙视。

“鄙视?”

这苗小凤有什么好得意, 有什么好鄙视的?

貌似自己跟对方没什么摩擦来着, 对方为何要用那样的眼神看她?

简直莫名其妙。

然而, 忽然间, 程瑶福至心灵, 立马想起了叶博文那个祸头子。

刚才苗小凤那一番情态,搞不好就是因为叶博文。

再结合刚才对方的神态与举动。

莫不是?

程瑶下意识瞪大了眼睛,有一瞬间的惊愕。只不过这惊愕也就存在了一秒钟的时间, 就消失不见。

得了。这是人家的事情, 压根不关她的事儿,爱咋咋滴。

程瑶向来都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

只要苗小凤没有出手害她,她一般都不会主动收拾别人。

因此,苗小凤这事儿,只在程瑶的脑海里停留了一会儿,就被程瑶清理一干二净。

苗小凤那边得意洋洋地从程瑶身边走过后,心里不知道多愉快。

她恨不得此时在程瑶面前多走个几次,也好满足她隐秘的快1感。

呵呵,长得这么好看那有怎么样,男人喜欢又怎么样?

最后喜欢她的男人,还不是乖乖落到自己的手里,成为自己的男人。

自从那次事情后,她跟叶博文的关系是越来越亲密,而现在他们两在处对象的事情,考古队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甚至好几位同事都已经私底下祝福过她们。

每当受到祝福的时候,苗小凤都特别开心。笑得跟一朵花儿一样。彷佛自己跟叶博文完全是自由恋爱才在一起,其中全然没有任何的算计。

至于接受调侃与祝福的叶博文,每回都是强颜欢笑。

这时间一久,几位细心的同志就看出了来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苗小凤显然是开心的那个,而叶博文就不一样了。

平日里对着大家伙,都没什么笑容。

唯有在面对苗小凤的时候,才会挤出笑容。

但他们知道,这并不是代表叶博文跟苗小凤感情好。反而代表着叶博文压根就不乐意。

想想也是,当初苗小凤那么倒贴叶博文,叶博文都没动心。甚至在考古队所有人面前都说过自己跟苗小凤不可能的事情。

叶博文可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又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转变了态度。

显然这其中有什么问题,还是大问题。

可是他们仅仅是同事而已,交浅言深,却并不适合。

再说情侣之间的事情,外人不管怎么说都不好。

无论劝和还是劝分,到头来都会惹人厌烦,里外不是人。

所以他们只能简单地提点两句,对方听不听,那就是对方的事情了,而他们也算是进了同事情谊。

叶博文哪能不知道同事们都是为他好,可是他也没办法,只能维持现状。

话说回来,等到苗小凤回到旧知青点就立马去找叶博文,跟叶博文说起了方才遇到程知青的事情。

见到叶博文面色平静,没有一些不合时宜的表情与举动,让苗小凤还以为自己最近的努力,成功让叶博文接受了她,同时把那程知青成功地从叶博文的心里摘除。

但这可能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叶博文的心里,跟自己未来相伴一生的女子,可不是苗小凤这样的。

可惜的是,事情已经发生,他不可能不负责任。

“叶大哥,你猜猜刚才我上哪儿去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是的,没错,苗小凤刚才还真是从公社的卫生院回来。

前阵子苗小凤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可具体哪儿不对劲她又说话不上来。

如此又过了一阵子,知道她确定了某些事情之后,更加不敢随意去找大夫。

今至于今天这个大夫,还是自己跟大夫攀到了一点交情,花了点钱堵住对方的嘴,才对方答应不把这事儿说出去。

若是这谁让外人知道了,引来大队长或者红小兵一行人,她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因此,苗小凤对这个事情,特别慎重。

叶博文很诧异,苗小凤能有什么好消息告诉他。苗小凤很能说,恨不得把她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说给叶博文知道。

哪怕叶博文不想听这些,但也别苗小凤灌了不少进脑子。

现在可以说,他比以前更加了解苗小凤。

可越了解苗小凤,他心里越不喜欢。

加上考古队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离开的时间越发接近,叶博文更是烦躁不已。

按说工作告一段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然而他内心中觉得空荡荡的,仿佛少了一块儿。

直到今天再次看见程知青,他才终于知道自己缺的是什么。

是程知青,是爱情,是初恋,是白月光。

尽管平日里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然而在面对程知青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个多么可笑,多么无力,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

他那颗心,在见到程知青的时候,疯狂跳动。

那飞快的频率,让叶博文觉得自己的心难受得厉害。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不能有任何不合适的举动。

想到此,叶博文垂下了眼帘,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叶大哥,你怎么走神了?”苗小凤见叶博文没回应,脸上有些不高兴。

她是真的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叶博文,而叶博文却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不得不说,苗小凤有一瞬间的失落。

不过这失落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管怎么说,她马上要成为叶大哥的妻子,中间的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她真正在乎的,只有结局。

叶博文听见苗小凤的呼喊,这才回过神来。

“所以,到底是什么好事儿?”叶博文适时追问。

说起这个,苗小凤脸上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甜蜜地凑到叶博文的耳边,轻声道,“叶大哥,你要当爸爸啦!”

叶博文:“!!!”吓得险些从椅子上掉下来。

还是他坐得稳,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有任何不满的表情,于是立马开心道,“真的吗?我真的要当爸爸了?”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开心与震惊,还有不可置信。

先前苗小凤还有些不满意叶博文的表现,这会儿见叶博文这般开心的样子,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是的,叶大哥,我怀孕了,就是咱们上次……我也没想到,肚子里竟然就有了……”

说到这里,苗小凤也是觉得不好意思得很。叶大哥可真厉害,一次就有了。

但同时也十分庆幸,自己做了那样疯狂的决定。

她十分清楚,若不是自己放手一搏,怕是叶博文现在还不会乖乖跟她处对象。

就凭着现在肚子里有了叶博文的孩子,无论如何,叶博文都不可能让他的孩子出生不正,更不可能不要孩子。

因此,她嫁给叶博文也就这一两个月的时间。她估计,他们这边的工作一结束,叶博文就会带着她会叶家,把他们的婚事定下来。

毕竟,时间拖久了,她的肚子可瞒不住。

果然,接下来叶博文的话,验证了苗小凤的猜测。

“小凤,你上医院看过了吗?”叶博文关心地问。

苗小凤点点头,“我上公社哪儿看的。去县城太麻烦了。”公社医疗简陋,苗小凤当然是出不满意的。

可县城太远,她一个人也不敢去,所以只能去比较近的公社医院。

叶博文沉默了下,然后道:“这样吧,明天我带你上县城医院看看,公社的卫生院,我不放心。正巧明天也可以给你买些补身子的,到时候把我们的孩子养得白白胖胖。这边工作差不多已经结束,我带你回家见爸妈,顺便把证领了……”

叶博文的话,无一不让苗小凤心花怒放。

可心花怒放的只有苗小凤一个人,与叶博文无关。

此时的叶博文,只觉得内心苦涩得厉害。

如此一来,他是真的必须跟苗小凤结婚。

这事儿,板上钉钉。

且不说叶博文跟苗小凤的事儿。

黄家这边也发生了大事儿。

近来铁冬梅感觉自己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病就能彻底好全,男人孩子都还是自己的,根本用不着妹妹铁春兰。

是以,现在的铁冬梅看见铁春兰就觉得不痛快。

隔三差五找茬儿也就罢了,还经常跟男人孩子们说铁春兰的坏话。

黄世义当然不会被铁冬梅左右,可孩子们就不是了。

孩子们见妈妈说小姨这儿不好,哪儿不好,便把话学了过去,当着铁春兰的面骂铁春兰。

搞得铁春兰颜面尽失不说,黄家人都觉得尴尬不已。

空穴不来风,黄家人哪能不知道事情的点出在哪里。

这会儿黄奶奶跟铁春兰准备一家人的晚饭。

“春兰啊,孩子们白天说的话,你别太在意。他们还小,童言无忌。”黄奶奶一边为自家的孙子们开脱,一边安慰铁春兰。

说来,自从儿媳妇身子见好之后,黄奶奶就觉得铁春兰再待在黄家已经不合适。

可人是儿媳妇非要弄来的,这赶人的话由她说也不合适。

所以黄奶奶便一直都没话说,等着儿媳妇自个儿开口。

想来儿媳妇教孙子们这么说,也是起了这个念头。

只是儿媳妇不想做这个恶人,想让铁春兰自己自动离开罢了。

说来,黄奶奶也觉得这事儿儿媳妇铁冬梅做得不地道。

当初人家不想来,结果非寻死觅活把人弄来。

弄来了之后,对人也不咋好。

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些,就想着自己名声不损,一脚把人踹开。还指使孩子们去骂。

着实不是人干事儿。

然而,黄奶奶也没有办法,干这事儿的是自家儿媳妇,还能怎么办。

只能纵容着呗。

难不成还真把人没名没分地留下?

若是她儿媳妇没撑过去也就罢了,可她儿媳妇还活着呢。

铁春兰离开,也就成了必然。

“嗯,我知道的,他们都还小,哪能懂得这些?亲家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她心里明白,孩子们也只是受了她姐姐的唆使而已。

但这并不表明她不生气。

实际上,铁春兰很生气。

只是顾及到对方都是黄世义的孩子,她不能做出对孩子们不好的举动,所以忍着而已。

也就是她姐姐现在还好好的,要真是没了。

她对这些个孩子,才不会好到哪里去。

有自己的孩子可以疼,干嘛要疼别人的孩子。

她又不是有病。

不过她也不会虐待孩子们也就是了,最低的底线就是让孩子们吃饱穿暖。

多余的,她自己都还做不到,更别想其他。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家里怎么样?要不要回去看看?”事情既然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恶人,黄奶奶决定就自己做了。

铁春兰心中一个咯噔。

心说老太太这是要赶走她。

“我也不知道,虽然我挺挂心家里的,可是我出来之前他们就说了,不许我再回家去……”

铁春兰把当初爸妈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黄老太听了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说这铁春兰也是一个可怜人。

只是再可怜,他们黄家也不能留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否则过不了多久,肯定得闹出事儿来。

“你说你爸妈也真是的,你这么好的闺女多招人疼啊。他们怎么就不多心疼心疼你呢。这样吧,过两天你带着我上一趟你家,想必你爸妈看在我的份上,不会多说些什么。你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可以,我再帮你寻摸寻摸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黄奶奶这番话倒也真的考虑到了铁春兰的切实情况,还答应了对方给找婆家。

也算是卖了力气。

只是事情怎么可能随着黄奶奶的意愿发展。

若真是那样,事情也就简单了。

铁春兰听了黄奶奶推心置腹的话,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好笑。

要是老太太得知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她儿子的孩子,怕是会惊得手里的锅铲都掉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老太太的手艺是真不错。

这些天她打着下手,外加老太太看她还算顺眼,教了不少。她做饭的手艺已经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铁春兰笑道,“先听听我姐姐怎么说吧,至于我爸妈那边,只要姐姐说好,那就没问题。他们可宠我姐的,我姐无论想要做什么,他们都会支持。就比如这次……”

说着说着,铁春兰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正巧被去水缸舀水的黄奶奶看见,黄奶奶心里也闪过一丝心疼。

这个姑娘,确实命苦。

但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能把人留下。

“这天底下就没有不疼自个儿亲生孩子的,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但老话说得好,虎毒还不食子呢。想必亲家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

黄奶奶说了好些安慰的话,若真的亲家一点都不疼孩子,想必也不可能留铁春兰在家那么久。

真不疼孩子的人家,随便找一个缺胳膊断腿的嫁过去,可不就少了一个麻烦。

所以说,亲家那头,至少还是想着孩子的。

然而她却看见铁春兰的笑容越发苦涩。

于是她赶紧转移了话题,“春兰,你不是喜欢做饭吗?这些天在厨房打下手可辛苦你了。你也别光顾着烧火,你过来我教你一些做菜的方子。”

自从接下了考古队做饭的任务后,黄奶奶两头跑也是累的够呛。

考古队可是有十来个人,黄家也有十几口,合计起来快二十多个人的饭菜,是真累人。

好在后来春兰来了之后,接下了黄家绝大多数的活计,比如洗衣服,比如准备好食材这些。虽然听着不费事儿,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要花上不少时间。

着实让黄奶奶轻松了不少。所以黄奶奶对铁春兰其实还不错,这不就想着多教对方一些手艺,让对方在夫家时也能多得些脸面。

铁春兰听了黄奶奶的话,立马扬起了真心的笑容。

她是真的挺喜欢做饭,尤其是喜欢做出好吃的饭菜。

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一个倾囊相授,一个竭尽所能学会所有,倒是一派和谐。

当黄世义看见铁春兰跟他妈相处很好的时候,黄世义心中回家感叹,怎么以前他妈以前就没给他说铁春兰呢。

要是嫁给他的是铁春兰,想必现在的日子那个蜜里调油,琴瑟和鸣。

然而没有可是。

他媳妇比春兰大了好多岁,他那时候说亲,怎么可能说到年纪还小着的铁春兰身上去。

黄世义中午闲着没事,就在院子里劈柴。

这是他费劲从山上拉下来的枯木,就这,还是他等天黑了之后偷偷拖回来的。

其实,黄家在红星生产大队也不是没产业,只是这个产业在都变成集体国家的了。

至于那些田地和山林,是从他家那位远亲身上继承来的。

那远亲一辈子没孩子,正巧他们一家子过来投靠,便让他们家给养老送终,允诺死后把把产业都给他们。

然而还没等到人走,那些全都变成了集体。

要是没有这一遭,他们的日子也不至于过得这般辛苦。

只能说时也命也。

相比较起来现在大家伙过得可比以前好多了,倒也不错。

黄世义一边在院子里劈柴,一边听着厨房里他妈跟铁春兰的对话,只觉得岁月静好。

可惜的是看,他知道这种平静美好的生活不会持续太久,很快这种日子就会消失不见。

具体究竟怎么做,黄世义心中早已经有了想法,所以心绪还算稳定。

黄家房子挺大,黄奶奶自个儿是单独住的一间。

等黄家人吃完晚饭回屋准备睡觉的时候,黄世义到了他妈这屋。

“妈,您没睡吧?我有点事儿要找您说说。”他妈辛辛苦苦把他们兄弟俩拉扯大,是他最为亲近的人。

黄世义不想把这件事情瞒着,让老太太蒙在鼓里。

黄老太听了黄世义的话,心中奇怪有什么事情是需要特意找没人的时候说的。

难不成就是铁春兰的事儿?

本来正准备脱衣服上床躺着的黄老太,赶紧把衣服扣了回去,然后开了房门。

“有什么事儿还不能大白天说的,进来吧。”黄老太抱怨了一句。

黄世义跟着进屋,手里还提了一盏煤油灯。

“这天又没黑透,你怎么就提了煤油灯?”这年头煤油也不好弄,家里都是省了又省,轻易不会用。

“妈,我这不是没点嘛。我主要怕等会天黑透了,我没看清楚道儿又摔一次。”

特意寻了晚上的时候来了,黑灯瞎火的怎么说事儿。

黄世义一边说,一边把房门关上,然后点燃了煤油灯,放在老太太床头柜上。

“行了,看你郑重其事的样子,怕是什么要紧的事儿,赶紧说,说完了我好睡觉。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实在是折腾不起。”

搁二十年前,黄老太哪受过这么多的罪。那时候她还是个千金大小姐来着。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让她现在落到了这种地步。

好在孩子们都还在,还健健康康长大,娶亲生子,有没什么糟心事儿,日子倒也算还可以。

只是接下来她小儿子说的事情,完全改变了她此时的想法。

“妈,我有一件事情告诉您,是不太好的事儿,您千万别激动。”黄世义先是打了个预防针,生怕他妈听到太激动像大队里的那些老人一样背气过去。

此时黄老太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你说吧,你是干了什么坏事儿?”除了干坏事儿,黄老太想不出别的什么。

黄世义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妈,我不想跟冬梅过日子了,我想跟冬梅离婚。”

黄老太听了大惊!

“你这说的什么鬼话!冬梅这身子都要好了,脾气也好了很多,你怎么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这话以后别提,我今天就当没听见。”

冬梅嫁给儿子这么多年,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儿子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要跟冬梅离婚,这哪成,这绝对不成。

“妈,您别着急,我跟冬梅没什么感情,这些年过得也不太愉快。尤其这两年,她天天骂我骂得跟狗似的,我这心里实在苦闷得厉害。我也不是说要她直接离开黄家,她还可以继续在黄家生活,只是我……”

“您也知道现在家里欠了一大笔钱,就这靠公分挣钱,一年到头这么一大家子,收成好能拿个百八十就算不错,可收成不好,倒欠大队里都有可能。咱不能就靠着公分过日子。我想过了,要是我跟冬梅离婚了,我就出去闯荡,还带挣些钱回来……”

黄世义把自己的打算,跟黄老太说了一番。

黄老太却是冷笑。

“你这不对吧。你想出去闯荡,我理解。毕竟早些年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留在大队里当个庄稼汉不愿意,我明白。可是这跟冬梅离婚不离婚的没关系,你不跟冬梅离婚,你也可以出去闯荡。”

黄老太一针见血道出了最关键的一点。

黄世义知道糊弄不住他妈,闭了闭眼,然后才说出事情真相。

“妈,春兰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不能对不起春兰。”

“啥?”黄老太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妈,我跟春兰有了孩子,我不能对不起他。当初是我先……”

黄世义这话还没说完,老太太直接抬起胳膊,狠狠往黄世义脸上甩了一个巴掌。

黄世义没吭声,他妈下手并不重。

“妈,我也不想这样,当初我就跟冬梅说了不要春兰来,然而冬梅非不同意,还跟她爸妈说了要春兰做我媳妇的事情,我就想着……”

“想着反正也是你媳妇,睡了也就睡了,是不是?”黄老太一脸嘲讽。

“你怕是想不到你媳妇儿并会好转,结果现在春兰的肚子里有了孩子,眼瞅着肚子就要大起来,才想了这个法子,是不是?”

跟冬梅离了婚,让冬梅照常在黄家住着。

然后跟春兰结婚,在外头安家。

有前媳妇在老家孝顺,又有娇妻在跟前伺候。

想的倒是美。

黄世义从小在她跟前长大,她竟然没发现这孩子得了他爸的真传,一样的不是东西。

“妈,我也没办法,这是我想到最好的一个办法了。”黄世义也很无奈,这还是他思考了很久很久才想出来的一个好办法。

“好个屁!”黄老太破口大骂!

“对你是最好的,可是你怎么只能想着你自己。你跟冬梅离婚了,转头就跟春兰结婚,这你让冬梅怎么活下去,你让孩子们怎么想你?”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个事情的。”黄老太坚决表明自己的立场。

好好的媳妇儿不要,非要起幺蛾子,连孩子都不要了,整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倒是跟他那个爸,一模一样。

“妈。您别这样,我也是想跟你好好商量商量,才专门来找您的。要不,您给想想办法,要是好的话,我也不想搞成那样。”

这话,还真是黄世义的真心话。

他今天来,一个是想告诉他妈这个消息,另一个就是想看看他妈有没有更好的主意。

“呸,我能有什么好法子。要我说,让春兰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最好再给她安排给好人家。”

可是这话,黄老太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

连自己儿子的心都在春兰那边,春兰凭什么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嫁给别人。

怪不得连冬梅那阵子看春兰不顺眼,或许冬梅也是看出了点什么才会那样。

“前两月你媳妇闹腾,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黄世义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那时候我跟春兰倒真没什么。妈,你还记得冬梅羞辱春兰,要把春兰赶走,我连夜去找的事情吗?就是那天晚上……你不知道,那天半夜走路,春兰都吓坏了,我瞧着实在是太……就没忍住……”

黄世义倒是老实,竟然和盘托出。

黄老太简直都被气笑了,“原来你们是那个时候勾搭上的。竟然瞒了我这么久!要不是春兰的肚子大了,你怕是还不会告诉我吧?”

自己生的儿子,什么性子,黄老太还是知道的。

若是春兰没怀孕,儿子绝对不会告诉她。

“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黄世义叹了一口气,“除了这个办法,我是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真的,妈,您给我出出主意吧,让春兰把孩子打掉那种,肯定是不行的。春兰本来日子就不好过,这一打击,指不定就活不下去了。”

黄老太听了这话恨铁不成钢,“你怎么不想想你媳妇活不活得下去。我看你整颗心都偏到春兰那边去了,哪里还管你媳妇的死活!你要知道,你媳妇才刚好一点,你就不怕你媳妇病情加重,真没了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黄世义也来了脾气。“妈。那你倒是说说,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黄老太骂骂咧咧。“我能有个屁的主意,这是你自己闯的祸,我才不给你擦屁股。”

孩子这么大,还要给孩子擦屁股,黄老太只觉得糟心坏了。

“妈,您就帮帮我吧,帮帮我吧,你忍心你儿子被举报抓走吗?这事儿要是一个处理不好,怕是会连累全家。”

黄世义这个口中的举报人,当然是春兰。

当然,他是不相信春兰真的会去举报他的,因为春兰知道他的心思。

可按着他妈的办法,肯定是要把春兰惹急的,万一春兰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他妈有一句话说的不错,他的心确实是偏到了春兰身上,不想对不起春兰。

“我能有个屁的办法!”一向文雅的黄老太忍不住学大队里的老妇女们骂街。

黄世义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受着。

大概是十多分钟后,黄老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这才骂够。

黄世义极有眼色,见他妈停下,立马倒了一杯水。

“妈,您歇歇,快来喝口水,可别累着了。”

见儿子这模样,黄老太就来气。

“你别嬉皮笑脸的,我怎么这么倒霉,生了你这个孽障!”黄老太感叹自己命苦,怎么这孩子跟他爸一模样。

真是要了命!

虽然黄老太很生气,气得恨不得把儿子一巴掌拍死。可是他也知道,儿子说得对,他跟春兰这件事要是不处理好,一个万一,整个黄家都要倒霉。

当然,把春兰害了是最为一了百了的事情。

只是,黄老太这辈子都没做过这种亏心事儿,哪可能做得出来。

她寻思了又寻思,最后才跟儿子说道,“你想跟你媳妇离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愿意,你媳妇也绝对不会愿意。”

儿子是亲儿子,即便是儿子没干好事儿,她这慈母心肠,还是放不下。

“要不你这样,你先把春兰送到县城安顿好。家里你就说去外头赚钱谋出路,每个月都寄钱寄信回来。你媳妇儿这儿就算是妥当了。只不过这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以后但凡是你媳妇儿发现了这个事情,还得闹。”

暂时,黄老太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把伤害减到最低。

黄世义听了大喜,他妈这办法,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当年他跟冬梅结婚的时候,连酒席都没摆几桌,压根就没有结婚证。

带着春兰在别处安家,完全可以再打个结婚证。

以后即便是春兰闹起来,也能处理。

不得不说,黄世义确实偏心眼偏到了胳肢窝。

一心一意都是为春兰着想,把他跟春兰的道路上的阻碍,一一清除。

“行了行了,得了注意,你赶紧给我滚。看见你我就觉得来气!”黄老太人忍不住踹了儿子一脚,让儿子滚蛋。

黄世义揉了揉自己的腿,一脸灿烂的笑容。“妈,我这就滚,这就滚,改天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这事儿您可别告诉冬梅。”

黄世义怕他妈见了冬梅,又改了主意,特意交代了一句。

黄老太摆摆手,一脸倒霉样。

“赶紧给我滚!圆溜地滚!”

见他妈那模样,黄世义就知道他妈这是答应了。

于是赶紧提着煤油灯,开门往外走。

然而,刚走出去没两步。

就看见了黑暗中有一道人影,一直矗立在院子中。

黄世义悚然一惊!顿时冷汗布满全身。

喜欢七零修真女知青请大家收藏:(bttntcom)七零修真女知青BT辣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