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当真 > 全文完

当真 全文完

作者:咬春饼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27 16:57:45

暗夜玫瑰(4)

这事过了很久之后,仍会在凡天娱乐内部传得活色生香。

女同事们都无法想象,英俊出众的孟惟悉对着一个女人撒娇的模样。她们更好奇总裁夫人的来路,但一圈八卦下来,关于本真仍是不甚了解。

婚礼之后,孟惟悉将沈沁保护得很好。

今天没应酬,提早出公司去绣庄。车刚到,沈沁正巧锁门。孟惟悉滑下车窗,支着头,懒洋洋地喊了声:“等我等不及了啊。”

沈沁睨他一眼,笑着说:“这次滴滴司机来得好快哦。”

孟惟悉推门下车,把跑车钥匙抛给她,双手环搭胸前,顺着话说:“车给你,人跟我走行不行?”

沈沁笑意更深,幼稚的互动也变得别有滋味。

到家后,孟惟悉说难得这么早陪她,信誓旦旦地说要亲自做大餐。沈沁深感怀疑,他胜负心被激起,将人推去厨房外。

一顿操作猛如虎,在客厅的沈沁只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是类似锅碗瓢盆掉地的巨响,再接着是男人隐隐约约的自言自语,沈沁仿佛听见了一声“**!”

她无语片刻,不放心地走去敲门,却被孟惟悉念叨回去:“快好了,你去看电视。”

语气不太对劲,有点较劲负气的意味。

又过十分钟,动静消停了。就在沈沁如释重负时,透过门上的半面玻璃,厨房轰然而亮,可谓火光冲天。沈沁吓着了,连鞋都没穿跑过去。

门恰好打开,孟惟悉端着一盘西红柿炒蛋,气喘吁吁地站在那儿,似是历经世界大战一般。

四目对视,孟惟悉含蓄隐忍,说:“吃饭吧。”

沈沁忍俊不禁,点点头,然后俏皮地伸出手指,“我今天一定吃三碗饭。”

女孩儿指尖白皙,嫩如青葱,孟惟悉低头直接含.住,然后用舌尖顺着舔了个圈儿。他松嘴,一本正经地说:“哦,那我今晚吃你。”

沈沁一被他逗弄就脸红,厚脸皮永远学不会。

能吃上孟惟悉这一顿饭,也算是里程碑式的纪念。两人坐在餐桌前,灯火可亲,温馨和煦。孟惟悉甚至动了两分洗手作羹汤的冲动。

他动情道:“沁沁,以后我给你多做饭好不好?”

沈沁被这一筷子鸡蛋的咸味弄得苦不堪言,下意识地摇头,“那倒不必,你还是好好当你的总裁吧。”

孟惟悉起先还失落,紧接着尝了一块西红柿,扭头就给吐了出来。

他认命:“好的。”

沈沁偷偷笑起来,看向孟惟悉的眼睛像藏了小星星。

孟惟悉忽而认真,伸手越过桌面,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沁沁,我喜欢看你笑。”

这话发自肺腑,且真心易辨。沈沁动容,轻声答应:“好,那我以后多笑。”

晚上,两人如鱼得水的欢爱愈发疯狂。

虽未明言,但这份默契已被沈沁允许,孟惟悉很久前就不做措施了。他甚至为此更加努力,每每都要把沈沁折腾得昏死过去才甘心。

结束之后,还要霸道地抬高她的腰身,也不知从哪儿学的招式,贴着她的耳朵下流哼声:“沁宝宝来得快一点。”

沈沁浑身一软,被他这句“宝宝”烫着了耳朵。

这一晚弄得实在是凶,沈沁第二天没按时醒,头蒙在被子里睡得不知天明。孟惟悉没敢太大动作,把衣服带去书房换。走时,交待晨间过来做早餐的阿姨,九点叫夫人起来喝牛奶。

孟惟悉没要司机,一个人驱车去Z大。

早早等在校门口的沈娉是精心装扮过的,花裙子,高跟鞋,出寝室前还特意喷了香水。她的表情隐含雀跃,在看到孟惟悉那辆白色超跑远远驶来时,简直得意。

不是下课的点,但仍有不少学生进出。

孟惟悉从车上下来,英俊高大,忍不住让人多看几眼。

沈娉的虚荣心大获满足,她迎上去,高兴叫人:“姐夫你来啦!第一次来我们学校吧?我做东哦,请你吃饭好不好?”

女生的精明算计全用于一颦一笑之中,她坚信,没有男人会反感这娇俏的主动。孟惟悉看着她,眼神是带笑的,却没有什么温度。

渐渐的,沈娉招架不住这样的目光,脸也止不住地红起来。

她以为的暧昧,不过是男人情绪的酝酿,下一秒,孟惟悉说:“不要再惹你姐姐。”

沈娉一下变了脸。

孟惟悉平静道:“什么样的年龄就做什么样的事儿,还没毕业吧,那就好好学习。成年了,脑子也得跟上,打你姐姐的主意做什么?”

沈娉心慌且心虚,精心描绘的妆容黯然失色。

孟惟悉向来拎得清,怜香惜玉该用在什么人身上。无关紧要之人,连循序渐进的暗示都能免则免。他直接挑破那点小心思,语气之中诸多反感:“你喜欢我?”

沈娉已无地自容,从未料到这个看似温和绅士的男人,会如此不留情面。他的语气笃定,气势更与她不是一个层面,连虚心的辩驳都没勇气展开。

沈娉低着头,像一只熟透的虾子。

她身形如佝偻,更显孟惟悉气势如乘风。他淡声说:“你没资格跟你姐姐比——我不是跟你讲道理,我是在警告你。”

说罢,孟惟悉上车走人。

这般凌厉架势,让回头猜疑好奇的路人更多。沈娉吃了一嘴车尾气,站在原地像个把戏。

——

水心绣庄今天有点忙,沈沁接待了一对想为父母举办金婚庆典的年轻夫妻。他们将父母的喜好,以及礼服的细节与沈沁沟通。这对夫妻儒雅健谈,听得出来,他们对父母是孝顺用心的。

这就是沈沁喜欢刺绣的原因之一,图案、布料是死物,但每一件礼服都有不同的故事,赋予了它们鲜活的灵魂。

青青在前边接待买小件的客人,明天就是元旦,放假的学生多,店里好不热闹。

下午四点,总算得闲。

青青是个小财迷,拿着计算器摁着刚才的营业额,兴奋道:“卖了小一千呢!”

沈沁倒水喝,嗓子干得都快冒了烟。闻言笑了笑,“把你高兴的。”

沈沁给青青开的工资还算不错,刚开业的那一年生意不太好,但后来沈沁的名气传播开来,她手艺好,价格也合理,一整套中式礼服刺绣完工,能挣个小六位数。

这活儿耗费精力,她是求质不求量,也没什么赚大钱的宏图大志。那天查了下账户余额,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存款,往北京五环开外买个小公寓都够了。

沈沁看了看时间,对青青说:“你今天早点下班吧,不是约了男朋友看电影吗?”

青青喜笑颜开,“谢谢美女老板!”

小姑娘兴高采烈地闪人,晚上店里没事,沈沁想着五点闭店。她收拾了一会儿东西,盘点了一下库存。蹲在地上数货架的时候,门口迎客的风铃响。

沈沁本能地招呼,“欢迎光临。”

她放下手中的针线盒,转过身。

白志刚脚步无声,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距离近到能看清他脸上的褶皱。沈沁心脏猛地一蹦,下意识地往后退,目光如临大敌。

白志刚笑眯眯地说:“看到舅舅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咧嘴时,牙齿上的黄色污渍显而易见,沈沁忍住恶心,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听你妈妈说,你这个绣庄开的风生水起,舅舅关心你,过来看看沁沁是如何有出息的。”白志刚左右环顾,最后眼神定在她身上,似笑非笑。

沈沁握紧拳头,甚至有那么一秒,想要狠狠砸出去。就在这时,迎客风铃又响,进来的是孟惟悉。

孟惟悉过来接她回家,看到白志刚时也略感意外。

他有印象,这好像是沈沁的二舅舅。

孟惟悉走到沈沁身边,低声问:“还要多久?”

沈沁神魂归位,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懵懵懂懂不在状态。

她一时语噎,孟惟悉便看向白志刚,维持一个晚辈该有的礼貌,不热不冷地打招呼,“您好。”

白志刚笑得眼纹如刻印,“你是沁沁的爱人吧,年轻有为啊。”他自来熟一般地攀谈,“沁沁从小就乖巧,和我妹妹的关系也处得融洽。她初二暑假补课,我带过她一段时间。”

沈沁突然打断,对孟惟悉说:“我桌上的加湿器坏了,你帮我去看一看好不好?”

孟惟悉觉得她状态不太对劲,但还是点头答应,“好。”

他身影消失屏风后,沈沁呼吸急促,压低声音问:“你究竟想干什么?”

白志刚也变了脸色,笑得意味深长,“老沈把他这位女婿夸得上天入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一个有钱女婿。是个大好青年啊,门口停的那车是他的吧?豪车啊。哎,你告诉他了没有?”

沈沁咽了咽喉咙,嗓子紧得说不出话来。

白志刚作恶,笑得令她毛骨悚然,“如果他知道了你的过去,你说,他会不会嫌弃你脏呐?”

沈沁是真的害怕了,上下唇轻碰,像要哭出来,“你个禽兽。”

白志刚骤然向前一步,表情狰狞地威胁:“识相一点!不然我就告诉你丈夫!看他还要不要你!”

这是沈沁一辈子的噩梦。

她不敢宣扬,只低声呜咽,强逼着自己把眼泪堵回去。孟惟悉还在屏风后,她不想让他担心。而白志刚正是掐准了她这一软肋,越发得寸进尺,笑容恶劣。他忽然弯腰,在沈沁耳朵边说了一句挑衅的话。

沈沁眼前一片花白,脑子热血上冲。像一根断了的弦,倏的就崩断了。

她扬起手,狠狠打了白志刚一巴掌。

白志刚不敢置信,然后伸手去掐她脖子,“你这个死丫头!”

沈沁挨了他一下,下意识地拿脚去踹。白志刚右脚受过伤,吃痛地松开了手。正准备打沈沁时,孟惟悉从屏风后面冲出来,拽着沈沁往后一挡,然后把白志刚狠狠推倒在地。

孟惟悉怒吼:“你干什么?!”

白志刚尾椎骨疼得发麻,恶狠狠地盯着他,“你怕还是不知道吧。”

沈沁下意识地去扯孟惟悉,“没事,你先走。求你了孟惟悉。”

孟惟悉皱了皱眉,不知所以。

白志刚阴恻恻地一笑,似要毁灭沈沁一般,“这么个女人,也就你当宝贝。”

沈沁忽然崩溃,声嘶力竭:“你住嘴!”

孟惟悉眼缝微眯,他何其敏感,将这些细枝末节串联起来,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再看妻子这般失常的反应,便更加坐实了猜测。

他整个人都是安静的,慢条斯理地将沈沁拨到身后。

白志刚一边唾骂,一边踉跄着从地上爬起。

右脚还没支地,孟惟悉的拳头就落了下来。

白志刚一声惨叫,然后眼睛一黑,重力如铁锤,他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要爆了。血腥气弥漫五官,甚至喉咙眼都被糊住了一般。

还没缓过劲儿,孟惟悉又把他踩在地上拳脚相向。

白志刚根本不是他对手,缩在地上像一只疯狗。沈沁懵了,孟惟悉这架势是豁出去了,他眼睛不眨,不打算给对方留活路。沈沁冲过去搂住孟惟悉的腰,“孟惟悉,不值得的!”

孟惟悉是杀红了眼,听不进劝。

沈沁用尽全力把人往后拖,哭着叫了一声,“老公。”

孟惟悉的拳头举在半空忽然顿住。

沈沁的脸贴着他的背,眼泪模糊了视线。

白志刚被打成了一滩烂泥,一脸的血。孟惟悉嫌糟心,转过身捂住沈沁的眼睛,然后打了个电话。

很快,就有人把姓白的给拖走。

孟惟悉这才揽着沈沁离开绣庄。

车里,沈沁始终低着头,脸色惨白,像一个犯了事的可怜孩子。她的手指揪紧裤子,指腹泛成青白色。她脑子一片空白,又被切割出好多块碎片,全部是难以启齿的噩梦。

车内暖气开得足,但她却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她不敢看孟惟悉,她害怕、担忧、惊惧,并且打心底的自卑和怯懦。那是她强逼自己封存的疮疤,丑陋不堪且不愿再回首。

沈沁眼睛都憋红了。

直到温热的掌心忽然覆上她手背,如定海神针。

孟惟悉沉声说:“不是你的错。”

沈沁一愣,然后流泪满面。

孟惟悉没有多言,只找了个合适的地段把车停在路边,他点燃一支烟,不抽,任由它燃烧。他让她哭得歇斯底里,哭得形象全无,哭得像个孩子。等她差不住收声了,才静静掐灭烟蒂,然后给了沈沁一个踏实的拥抱。

他像对待珍宝一样,温柔抚顺她的后背。

沈父二婚后,白姝丽这个后妈对她是有防备心的,加之沈沁自幼优秀,她在白姝丽手下讨生活其实也不容易。虽衣食无忧,但妄想多几分的关系和爱护,那也是奢望。

白姝丽说服沈父,让沈沁初中去了邻省。

沈父起先不同意,沈沁的成绩,在北京上个好学校绰绰有余。但白姝丽几番游说,说邻省的初中更适合沈沁的数学优势,再者,白姝丽的二哥也在本地,说起来也是亲戚,能够多加照顾。

沈沁其实很少见这位名义上的二舅舅,她初中是寄宿,只周末去过两次白志刚家吃饭。那一年,白志刚正和老婆闹离婚,家里气氛相当不和谐,沈沁有眼力劲,自然而然就不去了。

再后来是初二暑假,白姝丽给她在学校报了个学习班,就有借口让她暑假也不回北京了,对老沈说,沈沁住在自己二哥家,给点生活费就行。

这是沈沁噩梦的开始。

白志刚已和老婆离婚,一个人待家里。沈沁时常能看出他的眼神让人极不舒服,十几岁的小女孩儿,不谙世事,但也能凭直觉分辨好人与坏人。

打从一开始,沈沁就对白志刚这个“舅舅”没什么好感。

八月起三伏,炎热难耐,连空气都变得粘稠。

这天下课回家,白志刚忽然走进她卧室,说要给她看一些对学习有帮助的视频。小沈沁不疑有他,画面一开机,竟是赤身**的限制内容。

沈沁一声尖叫,白志刚抱住她,下流的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沈沁拼命反抗,反倒助燃对方的火焰。她像一只发疯的小兽,不顾一切的撕咬,身上的短袖被褪尽,少女玲珑的曲线鲜艳稚嫩,沈沁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一口逮住白志刚的侧颈用力咬下去。

白志刚疼得大叫,拨不开沈沁,她的牙齿都染成了红色。最后,白志刚一巴掌下去,打得她当场晕厥,右耳朵如炸雷。

白志刚捂着脖子骂骂咧咧,估计咬到大血管了,鲜血不断往外冒。走之前,他又狠狠踩了沈沁两脚肚子,沈沁疼得脸如白纸,那一年的月经都不正常。

沈沁跑出了白志刚家,衣服钱包都没带。

她流落街头,明明是有家的,却无家可归。

她打电话给爸爸,却是白姝丽接的电话。小沈沁哽咽道:“白阿姨,我想回北京。”

白姝丽说了些什么,她已记不太清了,只知道,白姝丽很不耐烦,还带着一丝丝厌恶。

沈沁自揭伤疤,在暖风送香的车里,平平静静地说出自己的故事。

她鼓起勇气看向孟惟悉,目光中怯色难掩。

孟惟悉久久没说话,只笑了笑,一如往昔,温和道:“没事儿,我们回家。”

回家的路,只要遇红灯停车,他的手都会越过中控台,温柔地握住沈沁。电台里放着舒缓的情歌,孟惟悉会附和唱念几句,每每到缠绵的歌词,他的视线便下意识地落向沈沁。

很奇妙。

他一句安慰的话都不曾说,但沈沁却在他的安抚中,渐渐平复心情。

这一晚,孟惟悉陪她早早睡下,他搂住她的腰身,挺立的鼻尖故意剐蹭她的蝴蝶骨。沈沁怕痒,扭来扭去。

孟惟悉笑了笑,气息热热地扫过她皮肤。

黑夜里,沈沁听到他说:“沁沁,我爱你。”

后半夜,孟惟悉轻声下床,带上门,进了书房。他在书房枯坐数小时,看落地窗外华灯万丈,看东边霓虹熄灭,西边光影变幻。

他什么都明白了。

明白沈沁的性格为何如此清冷,明白她如此优越的条件,为何从未谈过恋爱。明白她对自己总是有尺有度,甚少逾越取闹。明白笼罩在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愁绪为何经久不散。

他之前总觉得,沈沁对他,没有他对沈沁用心。现在想来,自己简直是个混蛋。她这样的遭遇,能做到这样,已是她的全力以赴。

烟灰缸蓄满烟灰,他把最后一根摁灭。

孟惟悉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日子照常过,两人都不刻意提及这一晚的事。沈沁依然忙碌于绣庄,赶制那对金婚伉俪的中式礼服。黎枝又介绍了两位国外友人给她,他们热爱中国文化,希望留下传统旗袍留作纪念。

沈沁忙得脚不沾地,孟惟悉倒时常过来陪她。

她赶绣活,他就在一旁的藤椅上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

那对龙凤和鸣终于绣好,沈沁揉了揉发酸的脖颈,抬起头,看着藤椅里的丈夫会心一笑。

没过几日,白姝丽急急忙忙回了一趟C市。

她老家那边传来消息,白志刚酗酒,晚上回家的路上,被人打了,命根子受伤严重,做完手术估计都恢复不到完全正常。手术费贵,白志刚自身没存款,白家几个兄弟姊妹都不愿掏钱。

最后口径一致,签了放弃手术同意书。

这事儿传到沈父耳里,老沈不屑一顾,早看白家这个大舅子不顺眼了。为此,还和白姝丽吵了一架,意思是让她少招惹老家那些好吃懒做的亲戚。

沈沁听说这事后,心里已隐隐有了预感。

她试探孟惟悉的口风,斟酌半天,小心翼翼开口:“那个人他……”

不料孟惟悉就这么承认,“我没要他的命都算仁慈。”

沈沁怔然。

最先涌上心头的不是感动,而是担忧。担心孟惟悉会为了这个人渣做傻事。

孟惟悉一眼看穿她的心,牵起她的手,笑着说:“老公有数。”

他不愿多谈这件事,时过境迁,过去便过去,不必再去揭沈沁的疮疤。无论是愤恨、同情、打抱不平,都是对她的二次伤害。

孟惟悉只讲行动。

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沈沁一次迟来的撑腰。

沈沁对视他的眼眸,如坠深海,被温柔席卷包裹,是无尽的安全感。

半晌,孟惟悉的指腹轻轻蹭她的眼,低声说:“乖,沁沁不哭。”

这一晚,沈沁跟他聊了许多话。

说她逝去的母亲,说她的学校生活,说她为什么学的西语却偏偏改行开了绣庄。初二之后,她的性情大变,更不爱说话,不主动交朋友,甚至有男生主动示好追求,她都如避洪水猛兽。

她看了一年心理医生,这才勇于交际,回归相对正常的生活状态。

沈沁窝在孟惟悉怀里,喃喃道:“我第一次见你,觉得你顺眼。”

孟惟悉笑,“所以你就决定嫁了?”

沈沁坦诚,“嗯,反正是要结婚的,挑个顺眼的就无所谓了。”

孟惟悉捂着心脏,佯装痛苦,“啊,老公好受伤啊。”

沈沁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愧疚道:“对不起啊孟孟,以后我一定加倍补偿。要不,要不你就把刚才我说的给忘记吧,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孟惟悉安静了会,主动提及,“是不是一直介意我之前的女朋友?”

沈沁愣了愣,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

坦诚相见最易交心,她亦诚实,“是。外面传,你爱她爱了几十年,一直没有放下过。”

“哪有几十年,把我说成糟老头子一样。”孟惟悉不满道:“谁放的流言,我要给他寄律师函。”

沈沁微微一笑,低下头。

孟惟悉说:“我是爱过,但也只是过去时了。人家的二宝都能打酱油了,再提这些,就是打扰人家生活了,多不体面识趣儿是不是。”

沈沁点点头,够了。

有他这一句话,就够了。

孟惟悉把她搂紧,下巴上的胡茬刮她的脸,真心实意说:“沁沁,我比想象中更爱你。”

沈沁被直白的情话撩红了脸,不说话,只抿唇偷乐。

孟惟悉低下头,调侃问:“刚才谁说,以后要加倍补偿我?沁沁是个小骗子,你的承诺可不作数,我上了你太多回当了。我不管,我不要你的以后,我就要你的现在。”

他的手开始为非作歹,眼神也变得浪荡放纵。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沈沁与他抱在一起,如山水亲密。亲吻像雨后酿出的花香,沈沁轻轻闭上眼——

她看见彩虹了。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