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咸鱼小师妹努力赚钱后成了仙界大佬 > 第二十七章 另一个大营

最新网址:

她一番话说的极为巧妙,看似公平却直指陈继德的不作为。

白晓花没想到那个尾巴翘到天上去的严昳之能支持她,其实严昳之只是看不惯卑怯之人。

白晓花道:“长老,你听见了,连大小姐都这么说。我根本无罪,为什么叫人来押我。”

玉虚脸色变了,聆戒站起身道:“小弟子,说话不要太狂妄,你自从进了密林,一路上无人监管。长老问两句话,你便如此暴躁。如此行事风格,不是正教作为。”

玉虚与聆戒交换一个眼神,其实他们真正关心的并不是白晓花有没有救人,而是她与魔教究竟有没有勾结,谁知她居然甩开天蕴殿的人先行到达,监视的目的根本没有达到。

白晓花叹了一口气,她刚要开口,李惊弈接过了话茬,道:“长老言重了,师妹是和天蕴殿的师兄商量后,才先行到达的。”

白晓花万万没想到李惊弈居然开口就是大谎话。可是看李惊弈胸有成竹的样子,一点不像是编的,连白晓花自己都怀疑了。

我商量了吗?

没有吧?

“咳。二师兄?”白晓花瞬间熄火。

“嗯?”李惊弈笑眯眯地转过头,还是平常温文尔雅的样子,道:“小师妹,你不是和我说,天蕴殿的师兄走累了,让你先来报道吗?”

白晓花:阿巴阿巴?

聆戒皱眉,问:“当真是天蕴殿的人玩忽职守?”

李惊弈道:“长老若是有疑问,可以亲自问天蕴殿的几位师兄。”

聆戒看向玉虚,玉虚摇头,意思是天蕴殿派去押送白晓花的人还没到。李惊弈道:“几位师兄还没到,看来确实不紧不慢。”

太清出来打圆场:“罢了罢了,等雨桥等人回来了再做商量,期间晓花可不能乱跑了。此地恐怕有魔教作祟,危险得很。你就待在琼门的帐篷里别走动,惊弈,你看好她。”

“是。”李惊弈应答。

太清自从听闻有琼门弟子在密林中大开杀戒,就晓得那人一定是白晓花,在宗门大比中他已看出这女孩子心性坚定,性情耿直,一点委屈也不能受。几天前玉虚和聆戒决定要押她过来时,他已觉得不妥,又听了白晓花用了奇怪武学,在林中大显身手,他心知天蕴殿的人一定苛待她,她肯定愤愤不平才做出此举,所以太清隐隐担心这个小弟子真的走入魔道。

白晓花本来做好了准备被长老刁难一番,没想到李惊弈居然带着自己像没事人一样在主帐里晃悠了一圈,安然无事出来了。

回了琼门的营地,刚进帐篷,颜臻从屏风后探出一颗头,无声地凝视。

白晓花摊手:“我没事。”

颜臻点了点头,又转头看李惊弈。

李惊弈:“长老也没提你。看来没人发现。”

颜臻又点了点头。

李惊弈吩咐人准备另搭帐篷,准备灯柱地毯等物。白晓花忍不住问:“二师兄,你说的我和天蕴殿的人商量好了,是什么意思啊?”

李惊弈笑道:“你今晚就知道了。”

白晓花摸不着头脑,正要追问。

已有人来报,帐篷已经搭好,细软炊具等也已齐备。白晓花便按照李惊弈的安排随侍从去自己的帐篷。颜臻自然留在李惊弈帐中,白晓花道:“你们两倒好,可以整晚切磋叙旧了。”

李惊弈挑起眉,惊讶地说:“我和他?恐怕是我单方面叙旧。”

颜臻点头,蹦出两字:“切磋。”

白晓花笑了,抱着自己的被子一边摇头一边走出了李惊弈的帐篷。李惊弈的侍从给她搭建的帐篷离李惊弈不远,紧邻李惊弈的帐篷东边,单个搭起来的帐篷略小,她走进去,里面已有几位侍从在收拾布置。内装倒是一模一样,还多了个熏香炉子。

白晓花先请各位侍从离开,她这个现代人实在是受不了被人伺候,在乾教都只有她担水扫地的,哪有别人伺候她的。侍从离开了,她才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趟,别说这皮毛铺成的床铺还真软和,不知道李惊弈叫人往上垫了多少层,在琼门她都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铺。

在炭盆的噼里啪啦声与炉子的暖香中,她眼皮子越来越困,一点头,居然睡着了。

白晓花醒来时,四肢沉沉的似乎泡在水中一般,身体整个都陷入了软床中。这床铺太舒服,她居然一挨上就睡着了。她揉揉眼睛,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帐内的灯烛没有完全点上,只有角落点了几盏小灯,昏暗中隔着帐篷帘子,隐隐约约能听到外间的脚步声,还有火把移动的样子。

她心想,二师兄说的晚上就知道了,到底得要多晚呢?

不一会儿连脚步声也没有了,想必是大家都知道了失踪的严昳之与张留七顺利找到,各门弟子都归营不再出动。

这时外面有个人举着火把走过来了,白晓花看着他火把的影子在帐篷上移动,上上下下,然后到了她的门帘上。

“白姑娘,醒了吗?”

这人的声音极为克制,很有礼貌,有点像怕吵醒她一样。

白晓花坐起身来,回答道:“醒了!有什么事进来吧。”

门帘掀开,一张粗糙但不失硬朗的武士脸出现在门帘的缝隙里,白晓花认出这人是白天在大营门口向李惊弈行礼的属下之一。

“是你?”白晓花道:“二师兄找我?”

“属下夜岩。奉少主之令接白姑娘去营地。”武士半跪行礼。

吓了白晓花一跳,这么大块头给自己这个小姑娘跪下,有些微妙的不协调感。白晓花赶紧说:“快起来快起来,简直折我的寿。”

夜岩道:“少主的客人,就是我的主人。”

白晓花头大,赶紧穿鞋:“行行行,咱们走吧。”

白晓花冒着夜风掀开帘子,凛冽的夜风中居然传来一声马儿的嘶鸣,一头骏马停在帐前扬蹄,耀武扬威一般摆动着长长的鬃毛。

夜岩上前来摸着马儿的脖颈,扭头对白晓花道:“白姑娘别害怕,我们凡人只能走路骑马,不像你们修仙入道之人可以御剑画符。”

说起来,白晓花还真的是第一次在乾教见到马,周遭的人几乎都是乾教弟子,大家各有各的交通方式,唯独没有这种最普遍的,骑马。

白晓花摸摸鼻子,说:“那你还真是高估我了,我还不会御剑。”

夜岩道:“那么我带姑娘一程吧。请上马。”说着双手给白晓花的一只脚一垫,助白晓花翻上马背。白晓花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坐在马背上了,夜岩给她套好两个脚蹬子。然后自己也翻身上马,道:“冒犯了。”

一扬鞭,马儿奔出了好远。

白晓花颠簸中慌张道:“不对,咱们去哪儿?二师兄的帐篷不就在旁边嘛。”

风呼呼的从两颊刮过,把夜岩的声音都稀释了:“到了就知道了,姑娘坐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