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 174、番外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174、番外

作者:扶苏与柳叶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29 15:38:22

系统弓起身子,把自行车踏板踩的飞快。

他唰的一下从两边的小摊小贩中间掠过去,还不忘降下速度,和旁边熟悉的老爷爷打招呼,“李爷爷好!”

老爷子从兜里掏着钱,望他一眼,“哦,熊伟好。”

又问:“今天怎么就你一个?”

系统说:“马赛克生病了。”

他指指自己前头车篮里的药,“我就是去给他买药的,爷爷,我先走了?”

他重新踩了两下脚踏板,熟练地滑行过去,在单元门口把车子停下来了。车子一锁,系统拎着袋子蹬蹬蹬跑上楼,熟门熟路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去开隔壁的房门。

里头的少年穿着毛拖鞋迎出来,脸色潮红,额发就垂在额头上,看起来比往日更呆。他喊:“统统......”

“你怎么出来了?”系统说,将药盒掏出来,把人往回推,“不是让你在卧室里休息的吗?”

马赛克烧得已然有些糊涂,把这话费劲儿地想了半天,才慢吞吞道:“......我想,看看你回没回来。”

“我买好了肯定回来啊!”系统没好气地说,把人拉过来,探了探他的额头,又一阵心疼,“快回去快回去,我去给你倒水!”

马赛克被他一路推回到床上,瞧着系统抿着嘴,把他给盖得严严实实。长了对小梨涡的少年这才站起身,又去厨房烧水了。

躺在床上的人望着他的身影许久,这才眨眨眼,缓缓将眼睛闭上了。

这还是马赛克第一次生病。准确来说,应当是又被病毒入侵。

只是,之前入侵的都是木马病毒,这回入侵的,是流感病毒。这病毒并不比之前的那种弱,可谓是来势汹汹,没两天,班里的同学硬是被感染了一大半。只有个系统,虽然看起来小身板单弱,可有他阿爸天天熬生姜糖水严阵以待,硬是没出半点事。

马赛克却不幸中了招,夜里发烧到了三十九度。他的父母都出差了,只有第二天早上例行来找他吃饭的系统发觉了不对劲,立马出门去给他买药了。

药片很苦,触及到舌头都是一阵麻酥酥的疼。马赛克还是头一回吃这种东西,下意识拿牙咬了咬。

“哎!”系统急了,“别咬啊!”

他把手里杯子放下,掰开少年的嘴,“等待会儿喝口水,直接咽下去。——你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呢,还准备尝尝味道?”

虽然话说的气鼓鼓,可语气却一点儿气劲儿都没,软的像是团一戳就散的水豆腐。

马赛克的心里又软了软。他嗯了声,乖乖张开嘴。

系统试好了水温,小心翼翼让他喝几口。药片打着旋儿被冲下去,系统仍不放心,严肃道:“张嘴。”

马赛克听话地把嘴张得老大。熊伟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点点头,满意地在自己兜里掏来掏去。

掏了半天,拿出了一颗奶糖。手指飞快地剥掉手指,一下子把乳白的奶糖塞在小媳妇嘴里了。

小媳妇愣愣的,忽的睁大了眼,刚才听了寇秋的话,这会儿连舔也不敢舔了,就呆呆地望着他,等着他给喂水。

连声音都是含糊不清的,“统统......”

系统被他逗笑了。

“不是药了,”少年说,小梨涡更显了,“是糖——你尝尝,不觉得甜吗?”

“......”

马赛克怔了半晌,舌头这才卷了卷。甜蜜飞快地泛上来,一股浓郁的奶味儿。

让人想起少年的味道。

他的鼻翼动了动,面前凑过来的人身上,也是这样清清甜甜的奶味儿。偏偏系统毫无自觉,仍然凑近他,又去摸他的额头,“刚才你又量过没?”

“......”

马赛克着迷似的望着他,不出声。

系统小声哎呀了声,拿毛巾把他额头盖上,这才又穿着粉蓝粉蓝的毛绒绒小熊拖鞋跑出去,“我还是给你再熬点粥!”

他卷起衣袖,很是自信,“你等着,我肯定会做的很好喝!”

马赛克点头,慢慢阖上了眼睛。

他忽然又睁开,问:“寇叔和霍叔......是又走了吗?”

系统围上了小围裙,在厨房忙着淘米,听了这话,就哎了声,说:“阿爸和爸夫很忙的......”

只是忙的点,并不那么一样就是了。

霍起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按照系统的话说,那叫“他爸夫的人格魅力和他阿爸的高尚情操终于得到了规则认可”,不管其过程到底是怎样,结果却当真是美好的。寇秋已经成为了主神,手下管理着千千万万个小系统,系统崽子头一回听说这个消息时,简直如同五雷轰顶。

......他一直以为,自己顶多是几分之一的小可爱。

可这一回,这特么真要变成茫茫人海里看不见的小可爱了!

寇老父亲对他的心情了如指掌,上任之前,专门过来给他打预防针。

“阿崽!”

系统委委屈屈地缩在角落,也不扭头看他,“阿爸......”

“阿崽,”寇秋摸摸他的头,相当郑重,“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哦是吗,”系统幽幽道,“那原来吞龙含瓶他们几个,在你心里都不是儿子了?”

“......”寇秋顿了顿,改口,“我就你们这几个儿子。”

“!”

呵,男人!

寇秋干脆也蹲在了他身边,望着他气鼓鼓的脸,含着笑。

“真的生气?”

系统的脚在地上蹭了蹭,声音更小。

“也不是,”他小声说,“我就是怕,就是怕阿爸忘了我......”

他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

与他同样程序编码的系统,在主神世界里存在着千千万万个。它们有的比他更会卖萌撒娇嘤嘤嘤,说话甜的就像能掐出水。系统放在它们里头,普普通通,倘若不是被随即分配给了寇秋,也许这么多时间,也就像它们一样过了。

系统想的鼻子泛酸,越想越觉得自卑,几乎要把鞋底给蹭破。寇秋拍拍他的脑袋,反倒笑了。

“是啊,”寇老父亲道,“可和我一起走过这么多的你,只有这么一个。”

“......”

系统埋着头,半晌,才小心翼翼问:“真的?”

“真的。”寇秋语气笃定,“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他在那之后上了任。系统也曾经偷偷跑过去探班,看完当时那一幕后,瞬间放下了心。

......他宿主手里拿着厚厚一本《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在那儿讲课呢。底下一堆只有对话框的小系统一个个仰着头听的特别认真,俨然是受到了深刻的教诲,连灵魂都被洗涤。

和人说话时,基本都是一板一眼,张嘴闭嘴就是“马克思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唯物史观中说......”

系统和它们说了几回话,宛如看见了当年的寇老干部。

这浓的足以闪瞎人的红色光芒呦。

系统把勺子放在粥里搅了搅,说:“我真为之后的那些宿主担心......”

会被逼疯的吧。

马赛克在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呆呆地笑了笑。他说:“霍叔叔不管?”

“我爸夫怎么可能管?”系统嗤笑,“我爸夫甚至还给人印教材了!”

名字就叫《寇秋语录》,偷偷发下去教育系统的,相当闭眼宠了。

好好的任务系统,也不虐渣了,也不给人戴绿帽了,也不考虑什么走肾不走心充当万人迷了。如今甭管是虐渣系统还是绿帽系统还是别的什么,都只有一个伟大的共同目标:为了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而奋斗!

正能量的一批。

俨然就是一群接班人。

系统简直没法想,就它们这样,之后要怎么督促宿主完成任务——这跟一群政治老师逼着学生去混社会,也没什么区别了。

总不能说,看在我们都是接班人的份上,我觉得你需要和并肩作战的同志都发展发展超越同志的伟大感情吧?

系统忧心忡忡:“我真怕他们之后,没事就给宿主唱国际歌。”

马赛克低低地笑了。

他侧着身,透过大开的房门,能看见系统在灶台前头忙碌的身影。熊伟实在是愧对他这名字,腰细的很,像是柔嫩的柳枝。他鼓起嘴,对着碗猛吹一股子气,隔这么老远,都能看见对方抿嘴时抿出的那对小梨涡。

马赛克的喉头慢慢动了动,觉得自己的额头烧得更热了。连同一颗心,也燥热地蹦起来了。

这感觉实在奇异;像是所有数据都回归了应当在的位置,机关咔咔地转动着。他捂着自己沸腾的岩浆一样的心,又闭了闭眼。

系统把白粥端来,认真地一勺勺喂给他喝。还体贴地问小媳妇,“烫不烫?”

马赛克想了一会儿,摇头。

系统瞧着他呆呆的模样,更心疼。

这么个傻媳妇,自己可不得做个体贴的强攻?

他又喂过去一口,心里给自己的表现打了满分。等喂完了,系统还给娇滴滴的小媳妇唱了摇篮曲,掏出自己的小本子,念了整整三页的土味情话。

小媳妇的眼皮慢慢耷拉着,阖上了。外头阳光渐渐收敛下去,上来的是满天星子,就在深蓝的天空中挂着。

系统瞧着,忍不住就笑出了一对梨涡。

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满足的了。

系统仔细盘算,再过几个月,就和马赛克煮煮饭,煮成熟的。阿爸和爸夫都疼他,在这个世界待的差不多了,他们也能去别的地方走走。

这么多个小世界,他们俩牵着手,不怕有厌烦的时候。

要是可以,还能让爸夫出手帮个忙,让马赛克给他生出个小系统——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好,最好能像他的媳妇一样可爱,那就更好了。哪怕说话慢点都没事,慢点招人疼啊!

系统越想越美,梦里都不禁笑出声。

明天,又会是一个好天气了。

......

第二天,系统美滋滋地给了小媳妇一个早安吻,屏息等着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半天反应不过来的那一刻。

“早安,媳妇儿!”

躺在他侧边的人猛地睁开了眼,系统懵逼了。

“哎?”

怎么一下子反应这么快?

马赛克瞧着他,笑意沉沉。

“媳妇儿?”

马赛克反问。

系统崽子的小心肝砰砰跳,懵逼二连:“哎哎?”

马赛克干脆伸长手臂,一下子反倒把人压在了自己身下,黑黝黝的眼对上他的,尾音上挑。

“嗯?”

系统:“......”

系统:“!”

系统:“!!”

他忘了,特么的手速这种东西,是能练出来的啊啊啊啊啊啊!!!

这群大骗子!

什么软绵绵木呆呆反应慢还动不动红脸的小媳妇,什么给他生小系统,全特么是大骗子,大——骗——子——啊!

与此同时,另一个系统也正式开始了工作。

【滴,】它热情地说,【第7777号系统为您服务。这位同志,我们的和谐社会建设需要每一个公民的共同参与,或许,您愿意贡献出一点自己的光和热,让我们的家园越来越富强美好吗?】

新接入的宿主:【......】

啥?

【您穿越的意义是什么?】7777满怀红色激-情,【是想与我们一道,肩负起伟大使命,聆听伟大教诲,共同做社会主义的建设者,让真理的光芒照耀世界大地么?】

新接入的宿主:【......不。】

7777不气馁,【那您一定是想亲自走进群众,亲近群众?】

宿主:【也不。】

【那您是想贯彻雷锋精神,做永远哪里需要哪里使劲儿的螺丝钉?】

【都不。】

7777:【那您——】

【我穿越,只有一个目的,】它新任的宿主眉眼凉薄,淡淡勾起唇角,【就是睡他。】

脑子里没音了,7777被这个张口闭口就是“睡他”这种完全不和谐字眼的宿主吓呆了。

【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宿主说,笑意更深,【要是不让他好好带我上几回天堂,怎么对得起我为他送的这条命?】

7777听上去像是要窒息。宿主却猛地抽了一口雪茄,喷了口烟,瞧着眼前光怪陆离闪烁着的灯。

他的眼前又浮现了男人那一瞬间睁大的眼。他瞧见迸发的血丝,男人被喷了满脸血,恍惚地拿手替他堵着。

就像是魂魄也跟着他一同被碾碎了。

那手很凉,甚至还没他的血热。

宿主有些想笑。

他喜欢了这个男人十几年。从当初被捡回去时,就喜欢。

可那些世俗啊,道德啊,担忧啊......它们永远都横亘着。男人可以把他宠上天,把他从无家可回的可怜儿,捧成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男人把能给的都给了他,却只离他这颗热忱地捧上去的心远远的,碰也不敢碰。

【......我就要睡他。】他又重复了一遍,狠狠的,【一定要,每天都要。】

教堂里的黑袍神父睁开了眼,神色不再如往常悲悯。他眼角上挑,带着凉薄的艳色,慢慢抚着自己的嘴唇,把脑海里喋喋不休教育的系统屏蔽了。

然而这,已经是其它的故事了。

下个故事会发生在哪儿呢?

谁知道呢,它们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也许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个人,他想做在你掉眼泪时能帮你擦去的手呢。

又或许,你们根本无需再掉眼泪呢。

生命——

这个词说起来很大,说起来也很小。它被拆成一天一天,哪怕今天很艰难,明天的太阳,也会照旧来到的。

被世界宠爱的主角,你们也许就是下一个。

祝愿你们是下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正式完结啦!

本来还想多写几个番外,但可能是因为最后一个故事太圆满了,已经找不出什么遗憾可以写了。

最后的马赛克升级了,反应不再慢了。

最后出现的是下篇快穿文的主角,满嘴骚-话受和在寇秋教育下朝着红色方向发展的系统,嗯。

明天微博见,后天开猫薄荷。

------

第一篇写了这么久的文,从四月份开始,一直到如今,走了快半年了。

想想看,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这其中经历了很多变故,一次被锁,两次换名,作者任性地放飞自我,从不写大纲,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陪我走到今天的你们,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了。

挨个抱住么么,不许拒绝!

也在这儿,祝愿所有看文的小天使们,愿世界把所有的美好都给你们。

愿你们能快乐,愿身体康健,愿每一天都有新的期盼。

愿你们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最后用本命的一句歌词,“你看到了哪一段不喜欢哪一段都感谢收看”,再次鞠躬,(* ̄3)(e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