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诡异监管者 > 第七十章 大煞之兆

诡异监管者 第七十章 大煞之兆

作者:露馅的芝麻胡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9-07 20:46:26

最新网址:

民国风格的街口,是一栋青石打造的门楼,上面的白底黑色已经在夜色下看不清晰

只有冒着冷光的冰凉石板,在两侧红灯笼的照耀下,闪着诡异的红光。

从遥远的长街里,刮来一阵裹着雾气的风,将这个夜晚的寒意添了几分。

落定在街口的六名店员,是当今唯一的活人。

他们已经站在这里良久了,出租车的速度出奇的快。

比预想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

现在位于十月三十一的晚间十一点五十五分,距离任务开始,仅剩下最后的五分钟。

季礼站在寒风里,长发随风飘摇,嘴唇微启,突出的不知是烟圈还是冰冷的水汽。

“红灯笼代表着什么?”

这是一句自顾自的询问,在未到达任务时间的情况下,他一直在仔细观察着这条街的构造。

在林立的小楼与房屋之间,最为醒目的就是那家家户户的屋檐下,诡异的红色灯笼。

“这很明显,是这条街上有喜事!”

余郭高高地举着手机,开启了直播,一边跟着直播间的观众们解读,一边回应了季礼的问话。

没错,红灯笼必定是代表着喜事。

因为这里不仅仅只有红灯,每扇房门上还都贴着崭新的对联。

从坚硬的质地来看,这些对联都是刚刚贴上,与老旧的木门发生摩擦。

风一吹,哗啦啦作响。

表面上一切,似乎可以解释为,这条街上应该是有一件天大的喜事,以至于张灯结彩。

但如果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一种极为荒诞的情况。

红色灯笼,上面贴着黑色的“奠”字。

而那些崭新的红色对联,书写的也不是迎春送福,而是一幅挽联:

“齿德产推尊,月旦有评,慈惠常留众口颂。

斗山今安仰,风流长往,典型堪作后人师。”

这些发现,几乎是余郭和第三人格同时意识到。

红底黑字下,在月色昏暗之际,如果不是有余郭的直播记录,以及第三人格近乎变态的观察力,根本无法发现。

“红喜、白丧,混若一体,矛盾交融……”

潼关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门楼边缘,眯了眯眼睛看着距离最近的一扇房门,上面的挽联。

“这应该是一个当地地位崇高之人的葬礼,以至于全街百姓,都要贴上挽联,但……”

“但是,这条街是景点,哪来的黎民百姓、哪有什么地位尊崇?”

常念说出了潼关没有说出的那个转折点。

“疑点太多了,先不管如何,任务时间要到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方慎言,将烟头丢在脚下,猛地一踩顺势跨入了门楼之内。

等再回首时,他已经完全进入了民国街之中!

其余五名店员,也分别进入,时间正好转到了午夜零点。

今夜,就是十一月一日,也是鬼魅真正复苏之时!

而陡然之间,长街的远处拐角,视线看不清的位置上,刮起了一阵大风。

狂风裹挟着浓雾和落叶,将那里衬托成了一条虚幻的存在。

渐渐地、季礼看到,好似不止是落叶,还有一些元宝、纸钱……

“长街的南口出现了出殡所洒的纸钱!”

余郭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激动地直接原地跳了起来。

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差点将身边的陶小依吓得惊呼起来。

“收声!”

季礼耳边出现了一丝丝异响,像是某种曲调、但却呜咽呜咽,类似啼哭。

为了听清这到底是什么,他有些不耐地让余郭那边收声。

“是哀乐!”

他的五感似乎要异于常人,其他人对此毫无察觉,但他却可以隐约探听到一丝痕迹。

“南口,即将出现一队出殡团队!”

季礼此话刚刚说出口,那股由唢呐演奏的哀乐,就更加大张旗鼓得出现。

这一次,是所有人都听得见了,甚至还有些震耳欲聋。

与此同时,南口的拐角,大量的黄纸铺天盖地,像是下了一场大雪,地面厚厚一层全被铺满。

幽暗之处,来了一对身材矮小、体态圆润的影子……

季礼眯了眯眼睛,站在原地望去,有些看不真切。

“是出殡的金童玉女,看样子是用纸扎起来的,就是不知有没有点睛。”

第三人格的观察力到底要胜过季礼,他已经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点睛关键吗?”

“不好说,我听闻一些古代奇谈,纸人点睛必成妖魔。

现在我们这种情况,也说不好是否成真。”

他们二人在脑海中交谈的过程中,金童玉女已经完全现身,身后是一对白袍男子。

同时不止于此,一样样纸人纸马、高楼元宝、包括玉器金石纷纷出现,不过都是用纸扎起来的。

但看起来,也足够具有声势。

棺材,最终还是出现,但从抬棺人的压力来看,这似乎是一口空棺。

季礼已经接触过类似午夜出殡的情况,倒是有些了解。

而正当此时,潼关看着面前的出殡队伍,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砸手心。

“白事出现了,是否还该有一个红事?!”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余郭激动的浑身直哆嗦,像是犯了某种疾病,惹得陶小依往方慎言那边靠了靠。

而一贯冷漠的方慎言,此时竟然看着这个女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不知何意。

果不其然,几乎是潼关一句话说出的同时,另一个方向、另一个唢呐吹奏的乐曲同时响起!

这个曲子与出殡的节奏截然相反,极为欢快,甚是高调。

但两方的乐曲,混合在一起,却形成了某种融合,本该是完全相反的两种声音,竟逐渐成为了统一旋律。

季礼转过身看向了正背后的北口。

只见,刚刚来时的那条大街已经完全消失,高楼尽数失踪,取而代之的是同为民国风格的街道。

而那边赶来的,是一伙迎亲队伍,红花漫天,鼓乐齐鸣。

为首的那群人,身穿红袍,各个手拿乐器,蹦跳前行。

抬轿的几人,面色涨红,像是涂了胭脂红粉。

一顶花轿,摇摇晃晃地往前逼近。

但这顶轿子与棺材绝不相同,那重量分明表示…

里面有人!

季礼突然之间有些喉咙干哑,这一幕冲击力太过强劲,让其头皮都有些发麻。

店员们站在长街的中央,一南一北,两伙诡异到了极点的队伍逐渐逼近。

南方黄纸铺天、北方红花盖地、一送葬、一迎亲、黑棺、花轿、贡品、礼金……

季礼的左手小拇指已经颤抖到了极致,连带着左手都出现了癫狂般的战栗!

左肩落满红花、右肩洒上黄纸的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字一顿地说道:

“红白相冲,大煞!”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