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拒绝嫁给权臣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又不是她娘,凭什么让着她!

叶母那边,已经让赵嬷嬷在外头候着,瞧着叶卓华过来,便赶紧朝屋里走去,向叶母禀报。

叶卓华进来的时候,叶母已经让赵嬷嬷扶着起身。

“娘。”叶卓华上前从赵嬷嬷手里接过叶母。

叶母上下打量叶卓华,眼睛瞬间通红,“瞧着,瘦了。”

虽说沐浴更衣,可眼底的通红,眼下的淤青是掩盖不住的,想来在大牢里定是受了不少罪。

叶父下朝后也没将朝服换下,便直接过来与叶母说说这两日发生的事情,虽有所隐瞒,可也让叶母听的心惊胆颤。

尤其是杀靖王,叶母的心瞬间便提了起来。

说句大不敬的话,幸亏圣上因为悲伤过度中风了,身子动弹不得,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

若是皇帝年轻十岁身子硬朗,今日怕绝不会罢休。

她不怕死,只怕孩子受罪。

想到这,叶母抬手捶打着叶卓华的肩膀,“你这孩子,日后可不许这般莽撞!”

“娘请放心,我心中有数的。”叶卓华解释了句。

他重生而来,布了这么大的局,朝中自也有他的人。若是真的需要正面硬撞,大不了大事不成,心血毁于一旦,背上佞臣骂名,他也要护顾夭夭周全。

“行了,儿子这不是无碍,大是大非面前,便死犹荣。”叶父看叶母又落泪了,便在旁边劝了句,上前拍了拍叶卓华的肩膀,“好样的。”

他之前还觉得叶卓华心思重,但如今可以冲冠一怒不计得失,却也能称之为有情义。

再则说,从前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都是好日子。

叶卓华如今得太子看中,年纪轻轻便与自己平级,做了尚书之位,前途不可限量。

不定,还能效仿孟相。

“什么大是大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家人好好的,我便心满意足。”听着叶父这般教孩子,叶母的脸便沉了下来,一边说一边瞪叶父。

叶父只得赔笑着说是。

“你父亲说,你一会儿要去顾家,虽说夭夭先过去不合规矩,但是咱们两家是老交情了,自不能挑她这个理,我准备了一些东西你带过去。”说了几句,叶母便提到了正事。

只是听这话说的,叶卓华微微的皱眉。

什么叫不能挑她这个理,便就是在说,在她心里顾夭夭就是做错了。

只是叶母看着外头,却没注意叶卓华的脸色。

一会儿赵嬷嬷便领着人,端来了许多盒子,上头都贴着喜字,入目的红色自是喜气洋洋。

“这么多,会不会不合适?”叶父瞧着这架势,总觉得别扭的很。

顾家才出了事,估计上下悲戚,这么多东西过去,总觉得张扬的刺眼。

听了叶父的话,叶母不赞同的瞪了一眼,“你懂得什么,夭夭是咱们的儿媳妇,咱们的一举一动便都代表了咱们对夭夭的态度,只有礼重了,旁人才会知晓咱们的心意!”

而后指了指院子外头的箱子,“不是我说,这回门礼拿出去,必是京城头一份,顾家长房姑娘不幸,顾家二姑娘才更需要风光,给顾家争脸。”

“夫人慎言!”叶父听着,这话越来越不中听了。

什么叫长房姑娘不幸,虽说会有些闲言碎语,可看那小冯将军的态度,那是将人放在心尖上疼的,好日子还在后头了。

“娘,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就不牢您费心了。”一直沉默的叶卓华,此刻上前抱了抱拳头,态度恭敬语气疏远。

叶母自也听出叶卓华语气里的不悦,脸色瞬间变冷了,“你这孩子是什么态度,莫不是娘会害你不成?”

叶卓华抬手,掀起了上头的喜字,拿在手里一点点撕碎。

看着散落的在地上的红色,叶卓华将手背在身后,“娘的心思,就非要我说破吗?”

唇间噙着一丝冷意,“娘,夭夭是我的妻,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求来的妻,我不求娘对她像对旁人一般包容,但求娘莫要对她太过于苛刻。”

听的叶卓华这般言语,叶母的身子一晃,险些有些站不住。

一直以来,就是外头的人提起叶母,都是心善之人,还从未有人将苛刻两个字用在她的身上。

如今第一次,竟是自己的儿子为了儿媳,与自己翻脸。

手捂着心口的位置,只觉得一阵阵发疼,“我苛刻?我若苛刻我就不会放任语诗被她算计!”

想着李语诗,叶母的心便一阵阵刺痛,叶父将人救下来的时候,李语诗已经伤的奄奄一息。

府医给瞧了之后,说是李语诗旁的地方淤青,都是外伤,只是女子那地方像是被重力敲打,今生再无生育可能。

她到底是自己娘家侄女,即便犯了错也该由自己惩处,顾夭夭但凡有半点顾及自己,何苦将人伤到这般地步?

“算计?”叶卓华眯起眼睛,有些讽刺的看着叶母,“莫不是是夭夭让李语诗对我起旁的心思?还是夭夭逼迫她,在大牢里不要半分脸面?”

叶卓华一顿,继续说道,“惩罚的命令是我下的,凭什么算在夭夭头上?就算真要算在夭夭头上,那也只能是夭夭在成全,成全我们家藏在暗处那些个不为人知的龌蹉心思!”

叶卓华这话不可谓不重,叶母终是支撑不住,一下子倒在椅子上,几度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来。

叶父有些看不下去的,拍了一下叶卓华的肩膀,“怎么与你娘说话的,语诗那丫头纵然犯错,不过是年幼不懂事,何至于落这般下场,你娘也是心疼她,才上了火!”

“年幼不懂事?”叶卓华重复着叶父的话,她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都敢在宫里诱惑皇帝了,怎还能用这五个字?

“再说了,就算不懂事又与我何干?我又不是她娘,凭什么要让着她?难不成就因为我比她懂事?”叶卓华这话,却将叶父堵的也说不出来其他。

这世上,总不能谁弱谁有理。

李家不会教育孩子,凭什么要让叶家的孩子受委屈。

低头,轻轻叹息,“此事就此作罢,莫要再提。”

对此,叶卓华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赵嬷嬷一眼,“罢了,既以过去我也不会再提,只是再有以后,我绝不会这般轻易善了。李语诗你们想护便护,只是我不希望在叶家,再看到她!”

“叶卓华你何时变得这般冷血?”叶母一听情绪便又激动了起来。

李语诗现在正在养身体的时候,叶家有人照看还能好的快些,若是送回李家,少不得被那家子挤兑,莫要说养病了,不加重都不错了。

“冷血?让她在我们家那是人情,既承了人情就该夹起尾巴好好做人,不是让她给主家添堵!”对于这事,叶卓华便是分毫不让。

大婚第二日,叶母将李语诗留下来,叶卓华当时虽没说旁的,可心里肯定不痛快。

若是正常的表妹,自也可以留着,可李语诗的心思叶家上下谁人不知晓,无论当初叶母做这般决定是有什么理由,终归不合适。

他没有当场撵人,已然是给足了叶母面子。

没想到,李语诗竟还敢给顾夭夭添堵,真以为自己不会将他如何了?

叶卓华说完,便领着周生带着他自己准备的东西,离开。

叶母坐在椅子上默默的落泪,“人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绦之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叶父上前拍了拍叶母的肩膀,“娘俩没有隔日仇,有误会以后定能解开,只是,李家那孩子确实不是正派,留在府内让孩子们不高兴,那咱们就各退一步,你也不送回李家,我花些银子,给她在外头置办一处院子,让她安心养病。”

“这怎么成?”叶母立马拒绝,“这个时候送出去,你让那孩子怎么想?”

叶父轻轻摇头,“都出这般事了,你好生的养着她的心里肯定也不痛快,左右她已经这般了,总不好因为她,再给咱家俩孩子添堵。”

李语诗在牢里的作为,他也听说了,虽说她是被顾夭夭带到大牢里的,可是勾引叶卓华本就是她心里所想的。

将她留在府里,俩孩子心里肯定别扭。

再则说了,叶母心慈,若是李语诗日日以泪洗面,瞧着肯定不舒服,此事到底是叶卓华所为,万一起了糊涂的心思,让叶卓华收了李语诗可该怎么办?

“罢了罢了,我比不得你们男人的心肠。”叶母揉着眉心,瞧着叶父都不同意,她还能如何。

总不能真的因为李语诗,闹的她自己家宅不宁。

轻轻的揉着眉心,这会儿功夫,头痛的毛病又犯了。

叶母将叶父撵出去,自己清净清净。

“夫人也莫要惦念了,各人有各人的命,所有种种皆是上天注定,只是表姑娘正好是个命苦的罢了。”赵嬷嬷为叶母轻揉双鬓,轻声宽慰。

虽都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可她到底没有那么高的悟性,真的看淡了。

这会儿安静下来,她的心里又有些后悔,若是当日她没有心软将李语诗留在叶府,会不会也不会有今日之祸。

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到底是因为她的私心,害了李语诗。

“罢了,让语诗留在叶家吧,我着人看好便是。”良久,叶母做了这个决定。

事情因她而起,便由她恕罪,好生的照看李语诗。

赵嬷嬷微微拧眉,“只是,今日少爷的态度,怕是不会罢休的。”

叶母冷哼一声,“我是他母亲,难不成他要对我动手?”

“虽然不会,可如今少爷已经是尚书爷了,就算是旁府他立,也在情理之中。”赵嬷嬷轻轻摇头,驳了叶母的思量。

叶母猛的睁眼,旁府他立?他怎么敢?

可心里又没底气,诚如赵嬷嬷说的,叶卓华已经是尚书了,有自己的府邸也不过分。

今日他为了顾夭夭,都敢将话说的这般难听,明日便就可将事做的那么难看。

眉头紧锁,“莫不是,我就没有法子了?”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为了一个女人,与自己离心?

“也不是没有法子。”赵嬷嬷低头在叶母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叶母听后面上有些纠结,“这会不会不好?”

赵嬷嬷一叹气,“奴婢却也没有旁的法子了。”

若是论情,自会让人不喜,若是论理,就算说破天,也不能说叶母一个错字。

叶母沉默着不吱声,却在心里仔细的思量。

或者,想着一切理由,说服自己。

想着想着,眼睛越来越沉,沉的却能瞧见,李语诗的在一个空旷的屋子里,选择轻生。弥留之际,口中却念的一句,“姑母,我恨你。”

叶母瞬间惊醒,睁眼瞧着四周原是在自己的屋里。

赵嬷嬷端来茶水,放在叶母跟前,“瞧您睡觉的时候面上痛苦,可是被梦魇着了?”

叶母摇了摇头,只抬手在腿上敲了几下,“许是有些着凉,腿抽了一下,一会儿便好。”

让丫头进来为自己敲了敲腿,而后让赵嬷嬷将自己供在佛前的念珠拿过去,闻着那淡淡的檀木香,叶母的心才定下来。

此刻心中,才有了定量。

叶卓华上门,自下头的人自然赶紧禀报,顾家虽然出事,可今日是回门日,姑爷上门自也得让人接待。

顾父与叶卓华说了几句话,却也寻不到话题。

他已经听下头的人说了,杀害靖王是叶卓华先动的手,只因为靖王敢算计顾夭夭。

于理他该是劝一劝叶卓华以后莫要这般冲动,于情看着他这般在乎顾夭夭,自是满心的欢喜。

话既说不出,那便不言。

让顾明辰陪着,待晌午开宴,正儿八经的宴请自家姑爷。

顾明辰是个不爱多话的,屋子里面就剩下他们的时候,多少觉得有些尴尬,低头抿了一口茶水,才说道,“那日参你,和该给你道个歉。”

“兄长言重了。”叶卓华笑着摇头,莫说这是顾夭夭的意思了,就算不是他也不会与顾明辰计较的,“如今朝臣都说,兄长铁面无私,是真正的青天明日。”

顾明辰轻轻摇头,“哪有这么好。”不过都是私情。

不过他与叶卓华着实没有话说,再则说自从胡氏去了,顾明辰能少说便少说一句,自更话少。

虽说不合规矩,可却也在情理之中,便让人将叶卓华带到顾夭夭那边。

左右顾夭夭夜里就回来了,老太太身子不爽利,也没有那么多话吩咐,顾夭夭屋里该只她自己,叶卓华过去,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再则说,之前商议好等回门后这小两口便回顾家住的,顾父这两日已经将屋子给休憩好了,床榻也换了。

只不过顾**出事,顾家正在风口浪尖上,让他俩回顾家住,到底于常理不合,届时不定又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来。

现在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顾夭夭一整夜未消息,在塌上小歇了会儿,此刻才起来重新束发,便听得下头的人说,顾明辰竟然让人将叶卓华送到自己这边。

面上,便沉了下来。

“姑爷有心了。”夏柳为顾夭夭插上最后一朵珠花,忍不住调侃了句。

“装模作样。”顾夭夭冷声说了句。

不过人都已经送来了,若是不让进屋,平白的让旁人看笑话。

叶卓华手里拿着准备好的盒子,进来后先将东西放在顾夭夭跟前,“这是我偶然间得来的,说是女子戴上会有好运。”

顾夭夭打开瞧了一眼,从外表上来瞧不过是个色泽上乘的平安扣罢了,仔细瞧却发现,上头刻着梵文,想来是有些出处讲究的。

只是,她却不见得,一个死物能护人周全。

顾夭夭在看平安扣的时候,叶卓华却在看顾夭夭,看着她盘起发丝,做妇人装扮,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子满足的感觉。

到底,是因他盘发,面前这人是自己的妻,不再是旁人的。

许是因为看的入神,连顾夭夭抬起头来,都没有发觉,以至于被顾夭夭踹了一脚,才反应过来,赶紧做直了身子,规规矩矩的不敢斜视。

“叶绦之,我最见不得你这般,装做情深的样子!”顾夭夭冷哼一声,心中总是觉得不舒坦。

为了自己杀靖王?这么大的帽子,她可戴不起。

叶卓华轻轻摇头,端起旁边的茶壶为她添上新茶,“那我郑重的像你道歉,你可原谅?”

看着他说的这般顺嘴,顾夭夭心气便又不顺了,“凭什么,你道歉我便要原谅?”

“若是不想原谅,那便不原谅。”而后,将茶往顾夭夭跟前推了推,“你既生我的气,便惩罚我自己便是,瞧你嘴唇都干了,赶紧润一润。”

听得叶卓华这般般说,顾夭夭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唇。

看叶卓华眼里含笑的瞧着自己,顾夭夭赶紧将手放下来,目光不自然的看向旁处,“听闻你惩治了你表妹,你母亲不与你生气?”

那一声表妹,顾夭夭刻意拉长了音。

“自是生气的。”说完,便冲着外头换一声,来人。

如今正是石榴成熟的季节,叶卓华让人端上几个石榴来。

姑爷上门,为了妥帖自是夏柳亲自照看,听闻叶卓华交代,赶紧去办。

只是,下去的时候,忍不住看向顾夭夭,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