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枕边权谋妃 > 第四十六章 君臣

枕边权谋妃 第四十六章 君臣

作者:泡芙糖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9-02 20:36:27

最新网址:

正出神时,房门忽然打开,只见十五倒了进来,躺在了地上。

“十五?”温玉言放下书,疾步上前,在她身边蹲下,紧张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王爷……”十五看向他,有些憨傻的笑了笑,然后抓着门从地上爬起来,另一只手里还拎着酒坛,一身的浓烈酒味。

温玉言也站了起来,诧异道,“你出府这么久,是去喝酒了?”

虽然这也没什么,但十五是向来滴酒不沾的人,这次居然自己跑出去喝酒,叫他很意外。

十五步态不稳的向他走近,可刚迈出一步就又要摔下去,好在温玉言当即拉住了她。

“王爷。”十五摇摇晃晃的站着,对他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心悦流萤姑娘了啊?”

“她总是让你那么难过。”十五心疼无比的说到,又拍着自己的胸膛道,“心悦我吧?我不会让你难过的,我会让王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我知道十五没有流萤姑娘漂亮,可是我会心悦你,我会非常非常的心悦你。”

她扑入了他的怀中,抱住了他,真诚的直言,“王爷,换个人心悦吧,心悦十五吧,十五真的特别特别的心悦你,我从第一眼见到王爷,就很心悦王爷,那个司徒流萤她根本就,不值得你为她所做的那一切!”

温玉言抬手将她推开,声色俱厉道,“十五,你怎么能,这么说流萤?”

“我又没说错,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伤你!明明自己已经是个有未婚夫婿的人了,却还是隔三差五的来寻你,不知道保持距离,简直就是不知廉耻!”十五酒意上头,什么也不管不顾了,直接口无遮拦的说了起来,把那些一直压抑在心里的话,通通的往外说。

温玉言当即呵斥,“够了!”

十五当即语塞。

温玉言疾言厉色训斥道,“看来是我平日里太纵你了,才让你现在如此不知分寸。”

“十五,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温玉言态度坚决,毫不留情直言,“君为君,臣为臣,君臣之间永不可僭越!收起你那些无用的心思,做好你臣子的本分!”

“我的心意,对王爷而言,只是无用的东西?”

她皱了皱眉,微歪头表情像孩童般,疑惑的看他,眼底逐渐泛起水光,然后泪珠,从眼眶中宛若露珠般,直直的掉落下来,一颗接着一颗,滴在了冰冷的地面。

“原来……那个我视若珍宝的心意,曾试图小心翼翼捧到您面前的心意,却是您哪般嗤之以鼻的东西……”

她自嘲的笑了起来,凄楚又苦涩,然后红着眼眶,缓缓转身,跌跌撞撞的往外走,落寞的融入外面静寂的夜色。

温玉言见此,又于心不忍,方才一时气急,现在他冷静了下来,心里却又渐生难受。

她会不会出什么事?

温玉言心中担心,出门跟了过去,好在十五踉踉跄跄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桌边,眼泪还是不止的往下掉,落在衣裙和手背上。

“十五你这是怎么了啊?”糖豆第一次见她哭的这么难过,手足无措的询问到。

十五哽咽,“王爷……王爷说我的心意,是无用的……”

说着她泪如雨下,语气中满是难过和委屈,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

糖豆擦着她的泪,气愤道,“王爷真是冷酷无情,就算他不喜你,也不能这般说啊!”

十五埋头在膝间,双手攥紧了手臂上的衣物,泣不成声。

门外的温玉言欲前往,可却又转而想,长痛不如短痛,也许这样才能叫她好死心。

他轻叹一气,转身拂袖而去……

流萤婚期将至,看着府中人为此忙碌的身影,原本应喜悦的她此刻,却一点开心不起来,楚潇然和长孙霏霏谈笑风生的画面,以及楚夫人的话,像块巨石压在她的心头。

“娘,我有点……不想嫁了。”司徒流萤忍不住同司徒夫人说到。

还正开心为她准备嫁妆的司徒夫人,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愣,慌张的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你在胡说什么?这是婚姻不是儿戏,可是上达天听了的,岂是你愿也不愿,方才的话可莫要再说了!”

司徒流萤低下了头。

随后,她闷闷不乐的离开了府中,来到了城头,买了碗抄手吃。

口中熟悉的味道,不由勾起那一些熟悉的回忆,仿佛只要她一扭头,就能看到温玉言的傻笑。

那个时候,他们多开心,她多开心。

世人常说,这世间最幸之事,便是嫁给了心中所爱。

可是,为何她却心里那么难受。

当时一腔热血,恨不得马上嫁给那个人,可现在想想,他真的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吗?

曾经的那些风流韵事,她可以不管,但是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那长孙霏霏,却依旧与她交好。

司徒流萤想到这些,心里就气就难受。

“流萤?”

耳边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扭头看去果然是温玉言。

“小哭包!”司徒流萤意外,开心道,“你怎么在此处?要吃抄手吗?”

温玉言点头。

于是司徒流萤便也给他点了碗,又好气的问,“今日,怎么就你一人,你平日常带在身边的十五呢?”

“她……在府中歇息。”温玉言欲言又止。

那次事情后,他与十五已经两日,没再说过一句话。

司徒流萤言,“你对下人可真好。”

“你不是也一人吗?”温玉言笑道,说,“小萝呢,怎么没带在身边?”

“她话太多了,我觉得有点吵,就让她别跟来,算了,不说这些了。”司徒流萤叹气,又说,“我还以为就我一直惦记这家抄手呢,原来你也一样。”

温玉言笑了笑,但他其实惦记的并不是这家的抄手,而是以前的事,以前的人。

“小哭包,你手头上,还有事吗?”

温玉言摇了摇头。

司徒流萤道,“那你能陪我走走吗?”

“好啊。”温玉言欣然同意。

于是吃完抄手后,两个人便在城边,人烟稀少的地方漫步。

“流萤,你是不是有心事?”温玉言见她愁眉不展,问到。

其实之前见面,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忧虑。

司徒流萤脚步一顿,身边的人也只有温玉言,能够看透她的心境。

她转身面相他,湿润了眼眶,说,“小哭包,我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再见到楚潇然,他就是个王八蛋!”

“我想离开皇城,去哪里都好。”司徒流萤难过的说到。

离开,那母妃,王府……

温玉言内心挣扎许久,攥着手心鼓起勇气开口问,“那你可愿随我离开?流萤,我带你走,带你离开那个人!”

想到楚潇然和长孙霏霏在一处的画面,以及他母亲尖酸刻薄的模样,司徒流萤满腔愤意,一气之下道,“好,我跟你走!”

“那我们今夜就走,我在城外口等你。”温玉言道。

“要,这么快吗?”司徒流萤有些犹豫。

温玉言点头,“要的。”

他怕,再迟疑,就会因为那些牵绊,而再无法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还是,你舍不得?”温玉言见她迟疑,问。

“没有。”司徒流萤赌气道,“好,就今夜走,我这就回家收拾东西去!”

说着便往回跑去。

温玉言也回府开始收拾东西,他也没多少必须要带走的,所以只拿了些衣物和银两,然后跑去书房取剑。

却不想十五竟在书房中,温玉言顿时愣住。

“我,我就过来打扫打扫。”十五局促的说到,低着头打算往外走,可走的他身边时,却看到他背后的包袱。

十五不解,忍不住问,“王爷,这是要出远门?”

温玉言也没打算瞒他,直言,“流萤说她不想再见楚潇然,所以我打算带她离开皇城。”

十五心中一紧,道,“那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

“我自知,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温玉言打定主意。

十五低下头,语气发颤的问,“所以,你什么都不要了?”

不要王府,不要阿卓,不要娘娘,不要她……

“我已经决定了。”温玉言没有迟疑,拿过剑,便跑出了书房,没有停下来,看过她,哪怕一眼。

不都是这样吗?

他甚少会回头来看她,永远都是她在追逐着他……

到了傍晚,司徒流萤从家里出来,步行前往城外,结果半道看到楚潇然,又和那长孙霏霏在一处。

“反正我要走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司徒流萤心中想到,可她却怎么也挪不开脚步了。

挣扎半天,还是忍不住上了茶楼,走到了他们附近。

长孙霏霏直言,“其实,我一直觉得,司徒小姐配不上楚公子你。”

楚潇然道,“我自小就看上的姑娘,怎么就配不上我了?”

“你难道不觉得,司徒小姐太过任性了吗?”长孙霏霏嘲讽道。

楚潇然不以为然,道,“任性也好,贤淑也罢,我若不中意,任凭那女子有千万好,我也不会娶,我若中意,就算她有万般不是,那也是我所喜的。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流萤,是我情之所钟。我不喜任性的女子,但我喜任性的司徒流萤。”

“可她被黑市之人抓去过。”长孙霏霏暗里内涵。

楚潇然没听懂她之意,只是顺心而道,“我知道,所以,我要对她更好些。”

“那公子有没有想过,也许司徒姑娘已然失贞,就算没有你娶了她也会遭人非议,对丞相府颜面怕是有损。”长孙霏霏也不绕来绕去了,直接开门见山说。

楚潇然无所谓的道,“我之前流连花街柳巷,早就落人口舌了,这些年丞相府的面子也没好到哪里去,所以我在乎这做什么?而且郡主,恕在下直言……”

楚潇然认真告知她,“这是我们的家事,我很感激郡主之前的援助,但还请郡主分清主次。”

一旁的赤林握紧了手中的剑,长孙霏霏皮笑肉不笑的说,“多谢公子提醒。”

偷听的流萤心中又开心了起来,以至于她没忍住笑出了几声。

楚潇然一听,顿时来到了她面前。

“流萤?”他很意外。

司徒流萤赶紧尴尬的跑了,楚潇然便追了上去。

赤林看着楚潇然的背影,眼中泛起杀意,怒言,“他竟敢如此折辱您!”

“预料之中。”长孙霏霏无所谓的坐了下去,身子斜靠在墙上,玉指端起一杯茶盏,勾人慑魄的看着赤林,问,“你为何如此在意?”

“属……属下,不想郡主受辱。”赤林忙躬下身子,慌乱的说到。

“只是如此?”长孙霏霏似乎期待着什么。

赤林道,“是。”

失落在眼中转瞬即逝,长孙霏霏放下茶盏,苦涩一笑,喃喃,“我受的辱还少吗?这又算得了什么……”

为了帮贤仁笼络朝中大臣,被他们搂腰摸手时的辱都受过了,这又算得了什么?

天色暗了下来,温玉言孤零零的站在城外,再寒风大雪中等着,始终不见人影的司徒流萤。

城外的寒风比城内的更加凶狠,吹得温玉言面色通红,口唇发紫,他冻的开始瑟瑟发抖,可还是痴痴望着城门。

眼前的景物逐渐有些模糊,温玉言踉跄了几下,一下倒在了雪地里。

“王爷!”十五撑着伞跑了过来,原来在什么时候,她就在附近默默的注视着他,油纸伞上都落了一层白雪。

而这时小萝也匆匆而来,看到温玉言的样子愣了下,然后说,“那个王爷,我家小姐让我跟您传话,说白日里都是她的气话,还请王爷不要在此等候了,早些回府吧。”

“又是这样……”十五又气又替温玉言难受。

可温玉言却还是只道,“好,我知道了。”

“王爷,我们回家吧?”十五心疼的说。

温玉言点头,拖着早就冻僵了的双腿,靠着十五的搀扶往回走。

至此,温玉言又大病了一场,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十五在房外煮着药,温玉言在房内剧烈的咳嗽。

阿卓走来,悄悄对十五说,“流萤姑娘来了,这事需要告诉王爷吗?”

“别告诉他,你。去同她说,王爷病了,不方便见客。”十五道,心里忿忿不平。

阿卓点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