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百年山河 > 三十六年 江南有把未出鞘的刀

百年山河 三十六年 江南有把未出鞘的刀

作者:夜家曲声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8-28 17:39:51

最新网址:

四十二年前,一个儿童哇哇坠地,名为江实。

七年之后,当年风头正盛的江南第一才子江贤终于迎来自己的一片坦荡仕途,在官路上追随十五年,实在说不上长,却遇见了人生中最大的机遇。

他由一名五品官,一举跻身于从二品。

三十五年前,如今名声举国皆知的国师江贤却只是一个小官,家于江南,却不惜长居京城,只以五品官的身份日日立于殿外早朝,为求一席高升。江南不少才子学士嘲笑江贤有才学却目光短浅,明明以他才能,二十出头时大可激流勇进入殿科举,以他名镇江南的才学至少可以考个状元,稍稍不济也可以搏个榜眼探花,有了皇帝亲见,虽说只是在六七品的翰林院当起一个小官,也可以比别人不知道快多少的速度步步高升,以成就一番美名。但当年二十出头的江贤却是选择急流勇退,接受了致仕后一四品官员的举荐,选择了进县担任一芝麻大小的九品官位,并且也不参加科举,让人无不扼腕惋惜,如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说到底,若这江贤有真实力,也不会抛弃科举机会进那九品的官位,很多人觉得这位江南才子实在是被眼界淹没了才学,不值一提。

然而江贤却不这么觉得,当了这九品官也没有参加科举,而是兢兢业业地在位置上干了数年,做出了在他职位范围外的许多功德,在十五年的仕途上不断被高位相中,一步步攀升至一名五品官,令人咂舌。据人说,这江贤出色而不死板,对于很多逾越规则外的所谓人情,虽说没有亲身其中,但也都是视而不见,很多浙江的上头官员都对江贤意料外的才能和性格喜爱无比,才让他慢慢爬上五品的高位。对于寻常人来讲,这已经是一辈子没法触及的万钟了。当年笑江贤目不识珠的人们都纷纷感慨果然官场能变人,这江贤当了这么多年官,眼力见也是上去不少。懂得随波逐流,贪多贪少都是平淡以对。

很多人以为当了五品官,这江贤也算成家立业,就该好好过过日子,靠着朝廷给的厚禄咸淡度过一生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江贤在自己儿子出生七年,自己踏上官途十五年后,既然一有了参加早朝的资格,便一封信上奏于京城,然后马不停蹄进京参加早朝,三品官下无法站在太和殿内,江贤就这样站在殿外广场上数日任由烈日暴晒。这消息穿下江南,刚刚有所改观,关于江贤的议论又顿时四起,真的是一边倒戈的唾骂。无数学士啼笑皆非,这江贤,莫非是美梦盼望成真了不成?

然而一日,皇帝招江贤入殿内。

江贤当千位大臣之面,弹劾浙江七名四品以上官员。其中不乏两位三品大官。江贤拿出字据数张,证书数张,一并请皇帝过目。

天子大怒,消息未到江南,骑兵已下江南,连夜抄了几个官员的家,搜查私藏家中银两不知几万,一时轰动江南。

更为让人胆颤的事,其中一官,还是曾经提携江贤的恩人,照样不顾恩情,被一纸上供。

七位大官,三位例斩,一位流放,三位解甲归田。

放在全大华这也是翻天的大事,江南一时舆论漫天,但无不在震撼于这江贤隐藏之深,所谓的人情世故只是假话而已,在正面应承的时候,江贤早已做好了推翻棋盘和全身而退的准备。

踩七名大官上位。

江贤心机与城府之深,才有人略知一二。

此时,浙江一从二品大夫告老还乡,皇帝将江贤邀入皇宫,一番密谈,后一句拔擢,由初面世于京城的江贤取而代之。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跨阶上位,江贤一次又一次震撼了大华的百姓。

京城下纸张纷飞,无数大臣上书驳斥,但皇帝闭门不见。

“这就是你的爷爷。”江实淡淡地道:“一个野心和谋略一样通天的男人。”

一番故事讲完,江闻归和颜九昔皆冷汗直流。

“你爷生了我依旧没有停止他的棋局,他的眼界比我想的还要宽得多。在我刚懂事的时候我就听他对我讲过,这个天下就是他的一个棋局,何处落子,何处谋算,都是他一手一手慢慢步下的。而我也是他一枚重要的棋子之一,我可以没了,但如果我在,这盘棋的胜算会大十之一二。”江实淡淡地说:“于是我跳了出去。”

“现在想来,他不去科举,而是从一九品小位做起,苦苦蛰伏这么多年,每一步其实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必须要坐在那个一人之下的位置,才能把自己的棋下满天下每个地方。若他做了状元郎去那翰林院,也许可以步步高升,但必须要站一党才能攀上大树,时不时就要留意会不会被反咬一口。也会让无数人警戒,但他就这样在江南一步步蛰伏,十五年后一步登天,又十二年后一步入室。”江实顿了一顿,然后由衷地说出了那几个字。

“得此子,得天下。”

“我出生之后,你爷爷还没位居高位,但在我出生八年后的那场震惊大华的查污后,你爷爷成功登上了高位,回来后就对着我说了两个字,幸好。”

“随后我表现出极强的剑道天赋,但我爹并没有多加宣扬,他让我日夜学习兵法,倾心练剑,我那时不知何意,但也只得跟着他做。在我十五岁那年,当时的天下第七木洛川南下江南,我执一剑前望,最后三剑险胜。”江实伸出三根手指,淡淡地说:“那时我就知道,我绝对是日后的天下第一。”

“十八岁时,我入学堂研习圣人训,也就在那里结识了你妈,一见钟情。”江实讲到这里,却是终于笑了笑:“遇见你妈后,我就决心,与我爹分道扬镳。”

“后面在我二十岁时,爹上京城,那时先帝才死十年,现在的天子上位,正求一名谋士。爹一上京城,只面帝一夜,便被拔擢为国师,举家迁往京城,而皇帝要把我封为帝婿,那时我才知道我爹的所有打算。”

“研习兵法,练剑,和读圣人书其实都是他的谋略,当时大华和北蒙关系僵持,北界时常战乱纷飞,三天两头便是一场仗,我爹他其实就是想以帝婿身份把我调为北境将军,以我的力量来与北蒙一战。他知道我的天聪和我的实力之深,苦读十年,兵法我早已了然于心,以我的剑道更是可以于万人中入无人之境。”

“这一帝婿,其实就是他最大的棋子,我,是帮他帮大华扫平四夷的最大棋子。为当今天子谋一个天下太平,或者开拓疆域。他以整个江家作为赌注压给龙椅上那位。而我,跳了出去。”江实一直平淡的话语终于出现涟漪,他似乎有着巨大的开心,喷薄而出。竟然忍不住脸上的笑意,笑的浑身发抖。

“后来的事你也能猜到一二了。我被他掌控了二十年,却在最后一晚跳出了棋局,那晚他愤怒地想吃了我,问我为什么不去,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那一战大华北抗北蒙并非没有胜算,相反,那场基本是必赢的局,但有我在,至少可以少死二三成的士兵。但我就是跳了出来,毕竟天下人的百姓,在我看来,都不如你妈和赢他一次重要。”江实面带笑意地说着。

“那晚,他和我大吵了一场,我若只是颗废子,那尚好,只是少了很多人,少了很多平定的力量。大多可以让别人代替,但我是天下第一的剑客,哪天我老了,孩子成人老婆死了,无牵无挂。如果我想疯一把,我大可一剑出世,一剑斩了南方的哪位天下绝顶,一剑杀入京城断皇帝性命,这些我想做我都可以做到。你爷爷知道我是个怎样疯的人。于是那晚,我和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提剑杀人,并且当他面挑断了右手的手筋。当时他面色铁青,见着我义无反顾地做完这一切,灰溜溜地带着家里其他人去了京城。”

“然后我带着你妈私奔,隐居在了现在住的地方,直到生下了你,如今山河十年白头,你继承了星辰,我就知道,这一切还是脱不过他的布局。你有了星辰的实力,必然会为国出剑。当年我不去战场,我们大华仅仅是赢了一仗,兵马死伤惨重,无法再北犯北蒙,如今希望似乎都压在你身上了。”江实摇了摇头,沉默了片刻还是叹了口气,说出来的话全是苦涩味道:“江南这地潮湿无名,怎么闻都觉得胭脂水粉味太重,说到底就是厌世厌仗,所谓书生谈国事谈不透彻,也提不起几两刀子,比不上北凉那边的风沙琵琶,京城那边的秋风冬霜。但水墨和丹青画的就是英雄,不来好说,这成片的山河图,一来就是响当当的新剑。我是,山河也是。最后没好命,都做了别人的新鞘。”

“爹想了好久好久,都不想让你做那天下第一。”

这么多年,不知思索了多久,最终,江实得出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江南有张厌世的脸,一把没出鞘的刀。

江南的天下第一没副好命。

“之前我是天下第一,我走出了我爹的棋盘。后来山河替皇帝杀掉了祸害太平藩王李神机,我就知道他是彻底为皇帝卖命的。之前藩王李明全造反,消息刚上京城就下了五万兵下江南,不用想就知道所有东西都在他的思考里。未来闻归你做了天下第一,不说是父债子偿,但你也必须要上京见见你的爷爷,做一些当初我未做成的事。十来年前北蒙和大华的战乱好不容易平定下来,如今养精蓄锐,一看北疆又是战火纷飞,你未研学兵法,站不在那几十万人的战场上,但你爷爷怎样也会让你上北蒙做点事情,总而也不会坏了你星辰的使命。十来年前如果我去了,或许可以一举拿下北蒙,棋盘重新打乱,就要靠你。”

“就像山河一样,也许你以后也会拿到一块帝令金牌,这些担子如今全交到你身上,就看你怎么走了。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一步步走总能遇到。闻归,你是个聪明的人,但比我更加成熟稳重,很多事就这样发生,想也想不到,希望你能好好思量。”

最后说完,江实背靠在凳子上,仅仅说出句“天算不如人算”。

二十年前,天下第一江实尚未出世,便已消失。

十年前,天下第一剑山河出世未到一年,剑斩藩王李神机,保当今天子无恙。

如今,又是十年,江闻归即将出世。

十多年来,江实为何如今不将这沉重的话告诉江闻归,江闻归已经猜到一二,不是因为责任,而是未知,却已知。

世事万千,变化无常,所有事的发生似乎都见不到轨迹,但江贤所下的一盘棋,除了江实外所有棋子却都在一步一步地按着他的手走,落到他指的点上。

颜川坐上提督,消息未到,而五万精兵已南下,助铲除藩王李明全;剑山河出世尚未一年,皇帝便已借他之手剑斩藩王李神机;江贤做从二品位十二年,新皇立,江实成人,便成国师。

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江贤知道。

所有人都像站在多个分岔路口,一条道走向一条不同的路,最后变化万千。而江贤就像站在天顶看人的神。江闻归未来会怎么样?会走怎样的路,江实不知,讲不出口。但江闻归也要为皇帝卖命出剑。

毫无疑问,就是江贤的下一步棋。最后的胜局,都落在当今的皇帝手上。

所以江闻归的身世,同时也担负着他爷爷的棋运。只有他完全长大,才能告诉他。

江闻归听毕,久久沉默。

颜九昔握着他的手,同样不语。

江实闭目,颜川看向门外,厅内一片寂静。

“我知道了。”江闻归轻轻地说。

所有人看向他。

“爹,那些你没救下的人,那些我要救下的人。我都会救下来的。”江闻归轻轻地说。

江实愣了愣,然后欣慰一笑。

那时北界战火纷飞,顺着南风到了江南,尽是死讯。他江实总是再洒脱,又怎么会不后悔于那些死的人呢。

少年如今也知道,他的担子,不仅仅是四年后的泰山。还有即将的战乱,未到的不平。

江实抛弃的命,他江闻归会捡起。

谁曾想,两年后,边界局势临近崩溃,一执剑少年于北蒙南归,带来两颗头颅,一时太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