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美人师尊他渣了全门派[穿书] > 我是偷看你了

美人师尊他渣了全门派[穿书] 我是偷看你了

作者:叶叶之秋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8-17 10:09:30

真巧。陵澜心情好了些,他正要要用师兄来做做文章,做文章的对象还是攻略对象,一举两得了。

他看着不远处那个仿佛伸手想要摸一摸,又不知道从何下手,冰着张脸皱着眉头,却难得显得有点幼稚的冰块大师兄——

不对,比起他初见他那时,已是一派掌门的他,他现在,该只是个小师兄。

毕竟再怎么早熟,年龄的差距也在这里。那么……

他摸摸绵绵的头,“绵绵,我今天心情不好。”

绵绵茫然地看着陵澜眼里的不怀好意,总觉得主人刚才确实心情不好,可现在却半点也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反而有点将要恶作剧时的跃跃欲试。

陵澜道,“我心情不好,就想整人。”

绵绵:“主人整人就整人,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我呢?”

陵澜:“我的意思是,你回避一下。”

……

小白猫在草坪上打滚,滚来滚去,就是没让楚烬寒碰一下。

忽然,假山石后传来一道水声,伴随水边草地被轻轻踩压的窸窣。

楚烬寒神情一凝,站了起来,冷锋出鞘。

月神殿中灵气旺盛,灵气源于月亮,临近水边,夜里一点一点月白的荧光散落在草丛之间,如凡间的萤火虫。

利刃寒光映照月色,划破飘浮的点点荧芒,凛冽异常,随之而来的,却是浅浅的一声布料割裂声。

然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楚烬寒本是满面冷意,在下一刻,果决握剑的手却骤然颤了颤。

月光之下,飞散的点点莹白光芒之中,一个少年正弯着腰,提着鞋,悄悄拿了河边的衣服要穿上,却猝不及防被他一剑刺来,手里刚拿的衣服也掉到了地上。

少年的身上还挂着水珠,显然是刚刚在这儿沐浴过,晶莹的水珠在光滑如脂的雪白皮肤上滑落,湿润且诱人,他一手拧着浸湿的发尾,被吓到似的站在原地。

在刚瞥见陵澜身体的一刻,楚烬寒就飞快转过了身。

这座宫殿中种了许多玉兰花,品种各异,此时他身旁九幽一株紫玉兰,随着他的转身,颤颤落下几片花瓣,兰香旖旎。

他背对着他,又全身紧绷,陵澜也看不出他害羞不害羞,只听他道,“抱歉,姑娘。”

竟然把他看成了姑娘。

陵澜想了想,他现在这模样,身无寸缕不结发冠,确实匆匆一眼难以分辨。

但居然把他认成了女孩子,他还是有点生气。于是故意说,“你偷看了我,一声抱歉就够了吗?”

他的声音清脆干净,带着一种沐浴后独有的湿气与慵懒,听得人耳根发痒。

楚烬寒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耳根发烫,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想到外人半夜出现在幽兰殿,仍是可疑,于是放下了暂时的羞赧,质问道,“你是何人,怎会半夜在此?”

他问得严肃,身后之人却自然无比地说,“我是被你偷看光了身体的人,在这儿,是因为洗澡。”

一句话,把楚烬寒所有的质问都堵在了口中。随着他的话,他脑中无意间划过方才月色中看到的一幕,依稀是白可胜雪,微微被吓到而警觉的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猫……

他将所有画面赶出脑海,握剑的手紧了紧,“我并未偷看你。”他一字一句,清晰解释,“我只是听到水声,以为有魔物闯入。”

陵澜绕到他跟前,并不听他解释,“你明明就是在偷看我。”

“我没有。”

“你就有。”

他走到他跟前,楚烬寒下意识想要闭上眼睛,却发现他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他穿着月神殿仙侍的衣服,离得近了,也能看清,这并不是个姑娘,而是个唇红齿白,长得极好的少年,琉璃般清透的眼瞳中映出他的模样。

楚烬寒从未在月神殿中见过他。

虽然不是姑娘,也已经衣冠整齐,可少年的鞋子却还提在手上,莹润白皙的脚趾在草地一缩一缩的,绿叶衬得他的脚背皮肤更白,伴着点点荧光,恍若草间精灵。

楚烬寒猝然瞥过脸去,但仍然坚持,“我没有——”“偷看”两个字,他似是觉得不雅,没有说出来,剑眉深锁。

“难道你没有偷看到我的身体?没有在我沐浴的时候,蹲在我草丛边上?你还划破了我的衣服,就算想偷看,也不用这么粗暴啊,这件衣服可是新的……”他从玉明那里新要来的。

他一句一句,都不离“偷看”二字,说的虽是事实,却又只是部分事实,其实句句都在暗示他是个刻意蹲守在此的登徒子,句句都是故意的污蔑,且言辞越发轻浮。

月神殿中何曾有过这样的仙侍。

楚烬寒终于回头看他,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座小山,但他向来不善言辞,说不过他,只能道,“勿要强词夺理!”

他本就气质生冷,如一块冰做的寒玉,平日里,一般月神殿的仙侍从见了他,都只敢低头打个招呼便溜。此时眼中隐隐怒色,不知是因为陵澜的故意污蔑,还是因为他轻浮的言语,这个模样,本是让人畏惧的。

面前的少年本来笑眯眯的,手里的草鞋在他指间悠然一晃一晃,被他一凶,却忽然就变了脸。

楚烬寒从未见过,有人变脸可以变得那么快。上一刻笑盈盈,下一刻,就好像委屈地要哭出来了。

他抽噎了一下,楚烬寒顿时如临大敌,只见面前少年的眼睛立刻就湿了,“你把我看光光了,不承认,还凶我。”

楚烬寒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陵澜要哭不哭,他像一下子变成了大坏蛋一样。

毕竟才十九岁,再成熟,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也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办,他的手几次抬起又放下,无所适从,最后只能说,“你,你别哭了。”

声音依然冷硬。劝人不哭,反而像训斥似的。

陵澜不买账,说他凶。楚烬寒紧绷着脸,实在不知道怎样才是“不凶”。

终于,陵澜不为难他了,“那你说,你是偷看我了。”

“我……”楚烬寒根本不是故意偷看他的,可对方眼看就要掉眼泪,满脸的委屈至极。

他难以启齿,但在陵澜充满谴责与受伤的目光中,终于还是闭了闭眼,一字一字地说,“我是,偷看你了。”

他说得万分艰难,堂堂月神座下的大弟子,连“偷看”两个字都觉得不雅说不出口,却要在第一次认识的人面前,被迫承认自己偷看了他。

陵澜得寸进尺,“是你自己承认的,是事实,可不是我逼你的。”

他眼角还挂着眼泪,但一点不影响他为难人。楚烬寒额角抽痛,却只能说,“不是你逼的。”

“你还要说是你自己承认的。”

楚烬寒已经自暴自弃,有了第一次就有无数次,想着一切都随他,只要他别哭就是。

“是我自己承认的。”

这最后一句话出来,陵澜马上就笑了出来,笑得不怀好意,琥珀色的瞳孔中满满恶作剧得逞的笑意,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委屈和受伤。

楚烬寒看他这样,哪里还反应不过来。

一夜间做尽从前未做之事,满心羞耻,承认自己是登徒子,说了从前从未说过的话,结果,从头到尾却只是对方的一个恶作剧。

恶劣如斯!

他顿时冷了脸,甩袖就走。

陵澜连忙拉住他,“你不要走嘛。”

楚烬寒已经一眼都不想看他,再也不想理会他,却听这个恶作剧的少年道,“你是不是喜欢猫,但是不敢碰,我教你呀。”

他说完,就把那只丝毫不怕人,猫步走来走去,正好走到他脚下的小白猫抱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左抓右抓,那只猫就在他怀里打起了舒服的呼噜,还蹭了蹭他,把他蹭得笑了出来。

陵澜捕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视线,捧起了小白猫,握着他的爪子,冲那个冷着脸,但身体很诚实地没有再走的小师兄挥了挥爪,叫了一声,“喵。”

少年眉眼弯弯,蹲在地上小小一团,握着猫爪的样子,好像他自己也变成了一只小猫。

猝不及防被抓包了,楚烬寒匆忙避开眼,紧绷着脸,可陵澜方才的模样却挥之不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