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萤火夭夭灼灼其华 > 金莲卷 番外二 故人归

萤火夭夭灼灼其华 金莲卷 番外二 故人归

作者:何以唯酒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8-30 23:00:28

最新网址:

天界十天,人界十年。

临近无妄寺山门下的一条街道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位戴着面具的算命先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时间久了人们也就给他取了名字:酒半仙。

大家见他算得准,又不收钱,晓得他喜酒便也就成了给酒算命,至于给多给少,这位酒半仙好似也并不在乎。

唯一在乎的便是每逢无妄寺开山,这酒半仙就算是顶着暴风骤雨也一定会去,且一去一整天,十年如一日。几乎整个街道的人都知道,故而无论是多急多忙的事都不会在这日找上酒半仙。

这日便又到了无妄寺开山门的日子,九极趴在算命摊前陷入回忆的呆滞目光望向手中的炫光玉佩,耳边传来不停唤她一路的邻里,所幸收了玉佩,提起膳盒跟了上去。

十年人界光阴,他从祭海沉渊中被复位神级的玄天帝君伏霜白救出,伏霜白用百年轮回换她一世为人,说他心中有悔。

可九极很清楚,伏霜白并没有任何对他不起,又何来的悔,不过是心中的执念,就如同他现在这般....

即便被沉渊中的浊夜侵蚀了半边容颜,戾如鬼厉,丑陋不堪。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看看他...

不多...不久...不打扰...

只每年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足够了,人生短短数十年,每看一次便少一次,九极知道她虽不会老,但会和人一样生老病死,却再也无法/轮回转世,这就是代价。

思索间,九极已随人群上了无妄寺,按照惯例上了香行了礼,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到后山,悄悄将自己准备的膳盒放在独立的禅门外,再寻到离院子最近,视野最好的一个参天大树下。

现在的她不仅没有修为没有灵力,更是连爬树都需要付出浑身挂彩的代价,天晓得她每爬一次树,摔得全身肿痛数月是怎么熬下来的。

“哎...总算上来了...”

终于爬上了大树的九极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避免压制到方才已经淤青不少的伤口,同每次来时一样静待着那人走出禅房。

可今日等待了尽半日都不见那人出来,就连每日必出拿膳的时间也没踪影。心下惊慌,他生病了?受伤了?还是走了?

心乱如麻,九极麻溜的滚下树,咬牙强忍着身上不停叫喧的疼痛,跌撞着爬起来,刚走到门栏处抬起脚又收了回来。

幽荧毕竟是上古神,数十万年同自己一样的存在,自己所担忧的这些...好像...根本就不是可以放在幽荧身上思考的范围...

意识瞬间清醒,九极正欲原路溜下山,却被身后院内传来的惊呼声,给吓得连忙推门而进,脚下一个不注意,整个人连滚带爬的跌倒在禅房外的黄土上,吃了满口土。

“呸....”

禅房内的喊声越来越大,九极迅速吐出口中的黄土,随意擦拭奔向禅房,却被里面冲出的小僧给再次撞倒在地

“老子...要不要这般倒霉...你!”

再抬头,满身是血的小僧正惊恐无比瞪着自己,那眼神若非巨大的戾杀之气不可体现。

说时迟那时快,九极起身一脚“轰”的踹开房门,果真如他所想,此时禅房内血染四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居然被一只玉鳄碧蟒缠在其中,明显陷入昏迷的俊颜上苍白无色。

玉鳄碧蟒乃岐山灵物,少则百年,多则千年,而这只至少有三千年以上。若是以前,不过瞬眼的功夫九极便可解决。

而现在...

九极左右看了看,抄起唯一可以用来作为武器的扫帚就往玉鳄碧蟒打去,明知无用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拼尽全力保护那个人。

感到吃痛的玉鳄碧蟒,一个摆尾便将九极甩入了幽荧怀中,九极急忙转头以身为盾将幽荧紧紧护在身后,目光炯炯有神,朝正吐露着信子的玉鳄碧蟒嚷道。

“我...我乃上古战魂帝烛照,你若知好歹速速离去,若不然,东皇不会放过你的!”

九极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比当初冒充极渊城主的夫人还要没谱,毕竟那时候的自己好歹还是有点势力的,而现在简直就是废人一个,东皇又岂是说来就能来的!

正当胡思乱想之际,九极压根儿就没空注意身后

沉睡之人忽然睁开的双眸,盯向两人身前的玉鳄碧蟒,玉鳄碧蟒会意瞬间消失。

“呃...还...真管用啊....”

以至于当九极抬头发现玉鳄碧蟒消失时,还偷偷乐得没想到自己的名号数百年后居然还能这般管用。

“刚才那只玉鳄碧蟒凶猛无比,幸得姑娘想救,不知...”

背后久违的声音传来,九极全身僵硬,本能的拂住面具,起身便朝屋外奔去,惊慌失措间滚到屋外的黄土小院间,跌得满身是灰,狼狈至极。

“九极!是不是一定真要我死,你才会舍得出现在我面前!”

侵染了寒冰的话语犹如惊雷打在九极身前,停顿了九极的脚步。

“十年十次,你次次都来,为何却不愿一次踏进这扇门!”

“你...你认错人了!”

幽荧见九极站在原地,就是不转身。唯恐九极会夺门而出,一步上前将九极拉了回来。

“认错人?”幽荧伸手扭住拼命低头的九极,钳制着九极下颚的指尖劲力霸道至极,逼迫九极与自己四目相对:“为夫,怎么认错自己的娘子!”

“我...你...不是...”

见九极胡言乱语间,全然不顾自己的力道硬是将下颚刮出可血痕也要挣脱自己的束缚。

“不是?好!为夫倒要看看到底是不是!”

六百年的等待,撕心裂肺的痛觉瞬间化为极致怒火,幽荧一把捞起九极就往屋内走去。

‘嘭!’

闻得一阵关门声,九极被摔上卧榻,额角碰撞间面具应力破碎,乌发尽散,露出半张恐怖至极的容颜。

感知到面具的碎裂,九极全身不可抑制的抖动,紧紧抓住身下的床褥,余光擒着面具滑落后盯着自己半晌都未动静的幽荧,泪瞬间流落。

羞愧,自卑,心痛吞噬九极所有感官,蓄力朝着屋外冲去,却在起身的瞬间被再次推回了榻上,被撞得头昏脑胀,心痛难耐间猛然抬头望向幽荧,启齿嚷道。

“我知道你绝世风华!我也知道自己现在不人不鬼!我不该来打扰你!不该来惊扰你!更不该再出现在你面前,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我就是想见你...唔...”

九极话还未说完,便见幽荧倾身而来,将自己揽入怀中压在身下。正欲抬头,吻已然落下。

“那你就来见我啊!”

“...”

凝望着怀中突然沉默的九极,幽荧深叹了口气:“我见过你数十万年,寻了你五百年,等了你六百年...难道在你心中,都抵不上你的半张脸?!”

“幽荧...我...”

熟悉的话语声就在耳边,最想见的人就在眼前,最想说的话哽在喉结,迟迟无法吐出。

“你第一次爬上那棵树,我就知道了。你每次来,我便刻意落入你的视线,你每次去,我只能院门处偷看你消逝的背影”

幽荧轻轻扶开九极遮住面容的乌发,在九极惶恐的眸上落下轻吻。

“我总想着,会有那么一次你会来到我的身边,亲自告诉我,你回来了...可整整十年,今日若非我逼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永远都不再见我?!”

“不...不是的...我...”

“那你刚刚为何要跑!”

幽荧几近压制的低吼声在九极耳边绽开,震碎了九极眼眶内的波光,瞬间化为泪光滑落脸颊。

“我...我怕...”

禁锢着九极的手臂只能让她望向近在咫尺的幽荧。

“怕什么?”

“...”

“哈哈哈”

幽荧突然而起的笑声夹杂着痛苦响起,让九极慌乱不已,只觉此刻全身发抖的幽荧竟像是快要疯掉一般,忽而笑声停止,幽荧坐了起来,看也不看九极一眼。

“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

九极最怕听到的话语在幽荧口中溢出,痛自心底喷涌而出,再回神时自己发颤的双手已然紧紧抓住了幽荧的素袍,嘴角开合数次始终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不是的...幽荧...我....”

幽荧从九极手中抽回被紧抓的素袍,满是倔强的凤眸余光始终擒着极慢极慢朝自己靠来的九极。

“想跟我说话,叫夫君!”

“夫...君...”

“听不到!”

“夫君”

强压着内心的笑意,幽荧一把将九极拉入怀中,俯视凝望。

“夫...唔....”

....

此时正站在幽荧房门外的炎霄、云佛铃、长庚相视一笑,意味深长的望向禅房内的两人。

“明晚再聚吧...”

终是长庚出了声,炎霄两人点头,便各自散去。

......

数月后,赤炎国大街上,瞬时间聚满了人群,纷纷望向行走在大街上的银发男子。

“哇...这位公子好帅呀...”

“对啊!尤其是那双凤眸真正是天上有,地上无啊...”

“恩恩...”

耳边讨论声此起彼伏,九极忽的转身看向幽荧,只见其银发披肩,凤眸绝色魅惑,行走间衣襟微松傲人身材更是展漏无疑,本来大好的心情顷刻醋味弥漫,

“谁让你这样穿的?!”

“娘子...为夫一直都是这样啊?”

“谁让你到处乱抛媚眼?!”

“娘子...为夫没有啊...”

“说!你...你...到底还有没有私藏其他的人!”

“.....”

语音落下许久,幽荧仅是盯着自己不发一言,九极紧咬银牙,沉默低头却又被猛然抱起,失重落入幽荧怀中,双臂本能挽住幽荧的颈脖,得幽荧当众倾心一吻。忽而朝街道一踏,触底成冰间蕴含宛若寒冰般穿透力的声音传遍六界。

“我幽荧今昭六界,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唯爱娘子一人,至诚之心,六界共鉴!”

“幽荧...”

“娘子,叫夫君!”

“夫君!”

“真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