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撩而不自知 > 【番外·6】第一

撩而不自知 【番外·6】第一

作者:清悦天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8-03 14:56:28

灼烧的空气。

段琛受到了勾引,他的额头开始滚落下一颗又一颗的汗珠,明明屋内开的风很凉,

但是四周却都是火热的。

小姑娘的眼睛中,含着水光,那么情深,愿意奉献一切。

“段琛……”

林墨快哭了,她都这么明了的暗示出来了,

为什么,段琛还在忍耐?

他到底在等什么?

“我们又不是未成年,为什么,不可以!”

段琛深深吸了口气,眼底在波涛汹涌,林墨可以看得到他在剧烈挣扎,

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他的情/欲。

“你要是真的不行,那我来主动,好不好……”

林墨拽着他的T恤领子不要让他离开,另一只手就要去扯男生的裤松紧带,她哭哭啼啼的,觉得自己好失败啊,求着人家做,人家都不肯。

反正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睡到段琛,管他的将来两个人会不会分手,林墨被自己这个想法给下了一大跳,想自己是不是疯魔了啊!居然为了这种事,连分手都念出来了。

可是,

性与爱,不应该是连在一起,爱人之间才算完整的么!

林墨咬了一下牙,硬拼着头皮继续干下去,她对事向来执着,段琛的松紧带系的很牢固,林墨用手指抠了半天,都没解开,

突然就好委屈,眼泪开始吧嗒吧嗒掉。

什么嘛!为什么会这样啊……

林墨一哭,本来抿着嘴强忍着心底翻江倒海的段琛一下子就破防,浑身紧绷的男生终于抬起手,去擦拭女孩的眼泪。

“滚吧滚吧!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了!”

林墨一把推开段琛,爬着往沙发下滚,呜呜要离开,心里乱糟糟的,你说这种事女生都那么主动了,男生却无动于衷,

太难受了太丢脸了!

然而下一秒,她又不小心一头栽倒在沙发和玻璃茶几之间的空隙。

脸贴着地,瞬间就从对面的落地镜中,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模样。

衣服都是懒懒散散。

林墨心里升起来好多好多委屈,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老天爷快来收了她吧,她这都是在做什么啊!

她委屈地用手背抹着眼泪,

忽然间,

手腕却被人紧紧攥住!

林墨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却猛地被拦腰抱起。

段琛将林墨,一路抱回到客房内,

狠狠丢在了大床上。

林墨傻了眼。

段琛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软塌在雪白被褥间的少女,十八岁的正是一朵花最烂漫的年华,女孩的肌肤如同阳光下最烂漫的花,

娇软白嫩。

乌黑的长发,在凌乱的被褥间散开,扭曲出妖冶的弧度。

段琛站在那里,眼底的封禁,

彻底破防。

他伸手压在脖颈前,

几下,扯开了T恤的圆领。

那张让林墨一直哔哔教导主任老和尚的脸,

头一次,渲染开疯子似,控制欲十足的笑。

林墨本来躁动的身子,突然被男生肆虐的笑给吓得哆嗦了好几下,

手指抓着床单,下意识往后缩。

“那个……我……”

段琛慢慢津津将T恤扔在地上,

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

嘴角笑意加深,林墨每哆嗦一下,在他眼中,仿佛都是一份邀约……

“我一直,惦念着你太小了。”

“才十八岁,不该就这么、献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段琛一只膝盖跪上床,软榻瞬间凹陷下去一大块。

女孩纤细的脚踝,被男生宽大燥热的手,狠命攥住。

一个用力,扯到身下。

彻底占据。

“林墨啊,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是和尚我不行么?”

林墨都快忘记啥时候当着段琛的面说过他的不行,脚踝被攥的发红,腿折叠出羞耻的弧度,太热了,太羞耻了,刚刚那些胆大此时此刻都被吓飞到脑后,林墨终于明白,原来段琛一直以来都在小心翼翼保护着她,

忍的那么痛苦。

她却还不知廉耻地来勾引他,穿那样的衣服!

“我、我没有……”小姑娘吓得话都说不稳,断断续续,抽噎着,

但听到了男生耳朵中,

却像一剂毒药,

激发着让人疯狂沉沦,想要把这朵娇嫩的花,弄死在床上,只为他绽放的**。

“那为什么……”

段琛一只手利落解着绳子,另一只手后方绕过林墨的后脑勺,

俯身在她滚烫的耳朵边,一点一点咬,

“要给我、炖羊腰子补补?”

“……”

“嗯?”

林墨扑棱着求饶,绝望地说自己真的没这么想啊,饶了我吧。段琛冷笑一声,把头发往后一抓,扯着林墨的一个脚踝给绑在了床头顶。

“墨墨,小黄文里面的那些姿势,我们今天就来一个一个实践一下,你觉得如何……”

……

林墨每次看小h车,边倒着手机往下翻,边吐槽攻抓着受的脚踝把人从门边再次拖回到床上,

“真的太骚了太骚了,这受怎么就这么不经折腾???”

然而今天,一下午,加上一个晚上,

她通过亲身体会,

终于明白了。

那些h文作者,没有在胡编乱造!

林墨心里流着宽面条泪,穿着她买来那些用来“引导男人”的黑丝,被段琛翻过来身子,抓着床头,

嗓子都喊哑了。

“好哥哥?亲亲老公?18cm大锤子?哥哥让我爽到失禁?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他妈都是跟谁学的?!”

“呜呜呜,我我我、我没跟谁学。好疼啊小琛琛,轻点儿轻点儿,啊——————!”

“还黑丝内衣,林墨啊林墨,你真他妈胆子肥了!江小白是你这么大能喝的吗!那天晚上要不是我还没睡听到了你爬地上的声音,你是不是就会因为穿的太少而被冻死在宾馆里,嗯!”

“没没没,啊呀啊啊啊啊啊疼疼疼,你不要再训我啦呜呜呜,你一发怒就好疼好疼……”

“疼?林墨,这才哪到哪儿,我都还没热完身,你就、不行了?”

“……大哥您最行了您大人有大量球球了饶了我吧呜呜呜呜呜呜……”

……

接下来几天,林墨和段琛两人也没怎么去景点玩,他俩就跟解开封印似的,白天蔫了吧唧,晚上精神抖擞,哦不对!是白天林墨蔫了吧唧,晚上段琛精神抖擞。

林墨特么真的老后悔了,当时怎么还去买了盒夜光带按摩颗粒的廉价套套!段琛第一次用完后,怒斥她居然买这么便宜的东西,

“不知道伤身子啊!!!”

用着最教导主任的训话方式,说着最无耻下流的事情。

接着段琛就拉着林墨,亲自去药店,传道授业解惑式地买了好几百块钱的盒子。

什么口味、什么样式,除了型号固定,其余的非得一样来三遍。

林墨感觉自己下楼的时候,腿都合不拢。

那件羞耻的睡衣也不知道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晚上就变成了布条条,林墨本来想扔掉的,看着它就勾起了她的羞耻又伤心的夜生活回忆,可是段琛却不让她扔,淡淡地斜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笑了起来,

“有用。”

当天晚上,林墨就知道了这玩意儿居然还有这种用处???

原来h文上的蒙眼捆绑play,真的不是胡写八写的啊呜呜呜呜呜呜!

离开重庆的那天,纪柠学姐果然来送送她们二人,学姐仍然穿着白色的裙子,却不是那天晚上的那一条。

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学姐嘱咐他们路上要小心。

“以后再来重庆,学姐还来招待你们。”

林墨孩子般地笑了起来,

“嗯嗯!学姐你也加油!”

段琛让纪柠等一下,弯腰从电脑包的夹层里找出来一个信封,信封边缘都泛了黄,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

他将信封,递给纪柠。

小学姐微微歪了一下脑袋,“?”

段琛搂着林墨,语气挺淡的,对纪柠缓缓开口道,

“是物理奥赛组找出来四年前的东西,”

“徐听眠前辈,写的。”

纪柠的手瞬间剧烈颤抖了一下,

信封差点儿掉到地上。

段琛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按住学姐颤抖的手腕,

“信我们没有拆开看,封皮上也没有写究竟写给谁,”

“但是,画了一个小柠檬,大家就推测,应该是……当年学长走之前,留给学姐你的吧。”

纪柠忽然就蹲到了地上,

她攥着那封信,

伏在膝盖前,

眼泪一颗一颗砸在了帆布鞋里。

林墨轻轻戳戳段琛,段琛静静地望着学姐,

用力握住了林墨的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道路,

我们无权干预别人的命运。

所以有时候即便去传达了迟到很多年的信,

却也只能是一介看客罢了。

坐在飞机上,林墨望着底下越来越渺小的山城,水在蜿蜒,这座城市很魔幻很神秘,车辆在里面川流不息,晚风吹起一片片树叶,不知道有多少热在这座城市遇见了又走散了。林墨突然扭过头来,歪了一下脑袋,

开口问坐在旁边的段琛,

“小琛琛……”

“嗯?”段琛透过镜片,温柔地问林墨。架着眼镜的他更带有了教导主任的气息,可在金色阳光的过渡下,却意外的染上浓浓的书卷气。

林墨摇了摇他的袖子,

“你说,将来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嗯、我们也会……”

“在前进的道路上,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意,走散了……然后就,越来越远……”

段琛合上手里的书,摘下眼镜挂在领子口,

伸手将女孩轻轻地揽在怀里,

声音沉稳而又坚定地回答道,

“不会的。”

“因为我会……永远抓住你的手,不会让你在任何一条道路上,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你的人生、未来的路,都有我的存在。”

*

两人在西安呆了四天半,林墨到底是没那个本事去挖了秦始皇的墓看看里面是不是扶苏睡在棺材里而不是嬴政。段琛倒是收敛了些,晚上没那么折腾林墨,

但是也累的够呛!

林墨顶着两个熊猫眼,坐上了回家的飞机。本来是24号上午的票,但是由于天气不佳,航班硬生生地给拖到了下午两点钟。

6月24号下午三点钟,S省发布高考成绩。

躺在飞机的座椅上,林墨却意外的不怎么紧张。其实昨天夜里她是紧张的,紧张到要死,满脑子全是明天就要出分了出分了完了完了我考不上大学了我要家里蹲了。

结果到最后,她折腾比段琛还要热烈,两人一来二去大战三百回合,弄得差点儿血漫大床房给人家赔床单。

飞机从咸阳机场到流亭机场要两个半小时,林墨直接睡死过去。段琛也好不到哪儿,难得搂着自家姑娘,睡的毫无风度可言。

两个人是被空姐给摇晃醒的。

乘客们已经陆陆续续下飞机,林墨迷迷糊糊地被段琛拖下了机舱,进入摆渡车。摆渡车里已经有了信号。小姑娘靠着男朋友,听着旁边的人纷纷打开手机后,

摆渡车内,有接二连三嗷嗷叫声,

“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上600了啊啊啊啊啊!”

林墨的心脏,猛地一颤。

艹!

段琛抓着吊环,也已经联通了手机,里面的短信哗啦呼啦往外跳,林墨看到居然还有她父母的短信,知道肯定是老人家急了,直接把信息发到了未来准女婿的手机上。

林墨一下子扑到了段琛面前,

死死压住他的手机壳。

“不要看!!!”

小姑娘泪眼汪汪的。

段琛僵持住。

可还没等到他说什么,也没等到林墨把他手机给摁上。段琛的手机屏幕突然再次嗡嗡响起,

打来的,是盛路。

林墨颤抖着双手,将手机递还给了段琛。

然后立刻躲到了远远的,

堵住耳朵。

段琛划开盛路的来电,

将手机贴在了耳边。

“盛老师……”

“嗯,嗯。墨墨跟我在一起。”

“……”

忽然间,少年的表情,凝结成块。

躲得远远的林墨,悄悄松开了手,眼睛微微睁大。

段琛猛地冲到林墨面前,攥着她的肩膀,

爆发出失控了的情绪,声音无限度地颤抖着,

对着林墨,

一字一句,

大声喊道——

“全、全市,第一!!!”

“欸?”

“墨墨!”

少年捧着女孩的脸,眼眶里滚落下欣慰的泪水,

“你是咱们市里的,”

“文科状元啊——!!!”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