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她那么甜(完结) > 第 72 章

她那么甜(完结) 第 72 章

作者:曲小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8-03 15:03:16

经过了游乐场鬼屋的“同甘共苦”之后,时药认为自己和隔壁小哥哥的友谊关系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于是逐渐以此为基础,频繁出现在戚辰的视线范围里,并见缝插针找准一切机会把戚辰拖出去“晒太阳”。

久而久之,大院里的孩子们都发现——原本和他们扎堆被他们当做主心骨的瑶瑶,越来越少参与他们的群体活动,反而时常被看到和那个新来的性格冷淡的男孩儿一起出现。

这天也是一样。

在大院孩子们的游乐区,刚下楼来的沈骄隔着老远便看到了和戚辰肩并肩坐在滑梯尾巴上的时药。他表情变了变,张嘴似乎想喊一句,但“瑶瑶”的口型做了一半,他又有些颓然而沮丧地低回头。

沈骄没往两人的方向走,而是直接走向了另一个方向的扎堆的孩子们。

“哎,松子儿来了!”不知道哪个调皮的孩子喊了一声。

“……”沈骄极为不悦地抬起头来瞪了那个开口的男孩儿一眼,他挥了挥拳头,“再这么叫我,我真要打你了啊。”

“哈哈哈跟你开玩笑啦。”

见沈骄走到面前来,又有另一个女孩儿跟他搭话,“沈骄,你怎么这几天都不去找瑶瑶了啊?”

“是啊,这几天瑶瑶一直都跟你家那个小表哥一起出来哎。我们喊她一起玩她也不怎么来,除非带上你家那个小表哥。”

“对对对,瑶瑶最近一直在跟你表哥一起玩呢,瑶瑶不会是喜欢你表哥吧?不过我也觉得他长得真好看,他——”

“……他才不是我表哥!”沈小胖儿终于有了反应,他懊恼地皱起眉来,气呼呼地对旁边最后一个开口的女孩儿吼了一声。

那女孩儿被他吼得一愣,没用几秒眼圈就红了。

“你……你凶什么凶!我要回家告诉我爸,让他打你屁股!”

说着,那女孩儿扭头就哭着转身跑走了。

旁边几个小孩儿看得一愣一愣的。

沈小胖儿迟疑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儿跑走的方向,想说什么又没能出口,最后只得把目光投向游乐区的另一个角落——

坐在那儿的女孩儿扎着个小辫儿,似乎是自己动手扎的,看起来有点乱有点傻还有点可爱。此时女孩儿正跟身旁的男孩儿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漂亮的杏眼都笑得弯成了月牙儿。

而和她并肩坐着的男孩儿,虽然一张精致的小脸上不见什么表情,连眼神似乎都冷冷淡淡的,但在女孩儿说话的过程中,他没有露出半点烦躁或是其他在别人面前时常出现的反应,甚至还把目光一直落在身旁的女孩儿身上。

两个孩子坐在那儿的画面看起来出奇地和谐,像是天生就该这样似的。

沈小胖儿抿了抿嘴,表情不太好看地收回了视线。

就在这时,旁边有个常和他一起玩的男孩儿探头过来,冲他挤眉弄眼的,“你不是最喜欢瑶瑶妹妹长,瑶瑶妹妹短的吗?干嘛不过去,胆小鬼!”

沈骄嘴硬:“你才胆小鬼呢!”

“我可不是胆小鬼,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想办法把瑶瑶妹妹抢过来!”

“抢过来?”沈骄呆了呆,“怎么抢?”

“那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瑶瑶妹妹,又不是我的。”

沈骄:“……”

那男孩儿看沈骄一副难以抉择的模样,想了想,问道:“你不是说你姑姑今天来吗?”

沈骄点点头,“对,她已经去我家里了,所以我妈才把我赶出来玩的。”

“那简单了!你就过去跟他说……说他妈妈让他回去一趟,然后你趁机带瑶瑶去玩游戏机或者去游乐场玩,反正不让他看见就好了!”

沈骄迟疑地看对方:“能行吗?”

“那我怎么知道,你试试才知道啊。”

“……”

沈骄犹豫了下,扭头看向那个方向。

女孩儿正歪着头看着身旁的男孩儿,笑得花儿似的灿烂。

沈骄一咬牙,“……那我过去了。”

于是另一边,时药正和戚辰聊着关慧今天早上制作出来的黑暗料理,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和戚辰面前的沈小胖儿。

“松子?”时药惊讶地问,“你怎么过来了?之前我去你家,你不是不来的吗?”

“你那时候又不是去找我的……”沈小胖儿嘀咕了声,随后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他看向戚辰,“那什么,姑姑来了,家里大人叫你回去一趟……好、好像是有事找你。”

戚辰闻言,眼帘往上抬起,撩了一眼之后便又垂下去。

他一语不发地站起身,但没动作。

沈骄正不解而担心地看着他,就见时药反应过来,也立马站起来笑嘻嘻地对戚辰说:“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戚辰眉眼一松,没说话,但这时才迈开步往回走。

时药立刻抬脚就要往那儿跟。

沈骄见状急了,扭过头去拉时药,“瑶瑶,你跟去干嘛啊——”

时药不解地看向沈骄,“怎么了,你有事找我吗?不过妈妈让我有机会记得跟芳如阿姨问好,今天就是个好机会啊。”

说着,时药扭头看了看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戚辰,连忙挣脱了沈骄的手,跟他挥了挥手跑过去——

“松子,改天见啊!”

“…………”

看着女孩儿追上去,重新和男孩儿并肩走出去的模样,沈小胖儿气得眼圈都红了。

沈骄家和时药家都是在四楼,两人进到电梯间,才发现三部电梯都在上面几层楼停着。

时药拉了戚辰一把,见戚辰回头看自己,她笑着冲他眨眨眼——

“我们赛跑吧?”

戚辰:“……?”

时药伸手指了指两人身后的消防楼梯间的门,笑说:“从一楼开始往上跑,谁先到四楼算谁赢,怎么样?”

“……”

戚辰用冷淡的眼神表示了自己对这个幼稚行为的排斥。

时药却不放弃,“跑一跑嘛。……你说,你是不是怕输给我,所以才不跟我比赛?”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戚辰对时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性已经再了解不过了,他只得认命,面无表情地扭过脸往楼梯间走。

计划得逞的时药乐了,扭头跟了上去。

到了一楼阶梯下面,时药把脚才上第一级阶梯,笑眯眯地扭头看和自己并肩的戚辰,“我喊三二一我们就开始咯。”

戚辰没说话,也踩上了第一级。

时药弯起嘴角,“三——二…………跑!”

“一”字根本没说出口,时药便嗖地一下迈出了脚步,飞快地往楼上跑去。

站在后面的戚辰怔了0.1秒,无奈地一垂眼,轻吸了口气追了上去。

——

他觉得前面像个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蹦的女孩儿可能有点傻,不然为什么跑起来还要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然后被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吓得又加速往上蹿……还边蹿边笑?

这样想着,他刻意控制住速度,保持着和女孩儿始终距离三四层阶梯的位置,一直跑上了四楼。

早他几秒到达四楼的女孩儿撑着楼梯扶手一边换气一边笑:“我……我赢了,你输了吧?”

戚辰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你怎么都不喘粗气的?”时药好奇地凑上来,“你不累吗?”

被女孩儿温热的鼻息突然贴上脸颊,男孩儿的身形蓦地一顿。

空气安静几秒,时药退回身,“啊,你是不是在憋气?明明脸都红了——没事没事,我不会笑话你输给我的,不用憋气啦!”

戚辰:“……”

时药拉住戚辰,推开消防楼梯的门,“好了,我陪你去——”

她话没说完,前面盲区里的T型走廊的一端突然响起了房门打开的声音,隐隐约约一个恼怒的男声从屋子里面追出来——

“整天想着戚桥戚桥——他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戚辰是你自己的亲儿子?!”

尖锐的高跟鞋敲击在走廊的地瓷上,而那个鞋跟的主人同样冷锐的声音随之响起——

“不用你提醒——我一直都在后悔生了他!”

“你这叫什么话?!你——”

沈芳如和追出来的沈家叔叔,一同出现在了T型走廊的中间。

两人话语动作都戛然而止,怔愣地看着手拉手站在消防楼梯门外的时药和戚辰。

沈芳如脸色大变,而沈家叔叔也同样表情难看起来。

时药呆了好几秒才慢慢反应过两人交谈话语里的含义,她慌忙扭回头去看和自己拉着手的戚辰。

沈芳如也在这时向前一步,“对不起,戚辰,妈妈不是那个意思……”

说着,她便走过来蹲下身,伸手去拉垂着眼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的男孩儿。

在沈芳如碰到男孩儿空垂的那只手的前一秒,男孩儿将手向后一抬。

沈芳如捞了个空。

而在她和时药的视线里,戚辰缓缓抬眼,精致得近乎漂亮的小脸上看不到一丝冰冷之外的情绪。

他和沈芳如有些惊慌的眼相对视了几秒后,嘴角勾起一点像是随时都会淡掉的笑。

“……没什么好意外的,妈妈。”

说完,他松开了时药的手,径直和蹲着便愣在那儿的沈芳如擦肩而过。

“再见。”

话音落时,戚辰拐进了沈骄家那一侧的长廊。

几秒之后,房门被带上的声音传来。

时药捏紧了空落落的手。“……叔叔好。”跟沈家叔叔打完招呼,她皱着眉看了沈芳如一眼,便收回视线往自己家里走。

——

尽管妈妈让她跟沈芳如问好,但她还是不想说了。

让他难过的,一点都不漂亮。

……

这天半夜,时药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睡梦里惊醒的。

躺在床上懵了两秒,时药才堪堪醒神,她皱着眉嘟囔着爬起来,捞过旁边闹钟一看——

03:17

时药:“……”

实在不解到底是什么情况,时药赤着脚丫溜下了床,一路小跑到自己卧室门边,推开了一条门缝,然后她趴了过去。

客厅里,穿着睡衣的时恒正皱着眉从主卧里走出来,去向门边,而他身后,关慧也睡眼朦胧地趴在卧室门口,倚着墙打着呵欠看向房门。

须臾之后,房门被时恒打开——

“……芳如?”

时恒惊讶的声音响起。

紧随其后,一个泣不成声的女音传来——

“戚辰……戚辰他突然不见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你们能不能帮我找找他……”

“不见了?!”

这句话是倚在主卧门口被突然惊走了睡意的关慧问的,说话时她快步过去把沈芳如拉进门,“怎么回事?怎么这个时间突然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戚辰他舅舅说的——昨晚睡下前还在,之前他舅舅起夜,再看了一眼客卧,却发现门是开着的——戚辰他也……”

话没说完,沈芳如就再次被泪噎住了话音。

“你别急,芳如,我们都下去帮你找找看——这外面还下着雨呢,肯定走不远的,别担心啊!”

关慧说着,就连忙回卧室拿出来两件大衣,其中一件递给时恒——

“快,穿上,下楼!”

时恒接过来,“没拿伞。”

“哦哦,对……”关慧刚准备转身去储物室拿伞,就见时药穿着自己的外套裹着里面的睡衣,手里抓着放在自己卧室里的两把伞跑出来。

“瑶瑶也醒了?赶紧回去睡觉吧。”关慧伸手就要接伞,却被时药直接避了过去。

关慧一愣,“你不把伞给我……你穿外套干吗?”

时药皱眉看她,“这把是我的,这把是给哥哥的。你和爸爸自己去拿。”

说完,她快步跑向玄关。

关慧还怔着,时恒反应过来,皱眉:“你帮不上忙,别捣乱了,回房间睡觉。”

时药扭头不高兴地看着他们——

“你们加起来和他一起的时间也没有我自己多,你们才是捣乱!”

“那你——”

“我不小了,会注意安全的,只在大院里面找。”

时药说着,难能严肃地绷着小脸,换上鞋子快步跑出了门。

找到戚辰,对于时药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下楼之后她都没考虑别的地方,撑着伞就往一个方向去了。

——

凌晨的大院里的孩童游乐区里空荡荡的,路灯照着那些滑梯和秋千,在地上拉着长长的影儿,像是童话故事里会吃小孩儿的怪物。

时药一边在心里打哆嗦,一边快步绕过整个长长的滑梯,到了后面阴影挡住的地方。

果然。

衣着单薄的男孩儿面无表情地坐在滑梯下面,眼神空茫而漠然地望着面前蒙蒙的雨幕。

时药心里突然就很难受很难受的。

像是有人在她喉咙里塞了一团棉花,又涨又涩,还说不出原因。

而之前一路受着惊的那些想要埋怨的小情绪也都说不出口了,她慢吞吞地挪到了戚辰的面前,然后撑着伞蹲了下来。

男孩儿没有焦点的眼睛终于渐渐聚焦,最后定格在她的身上。

令时药意外的是,这次竟然是男孩儿主动开了口——

“……你来啦。”

他的声音微微带哑。

没来由的,时药感觉自己鼻子都有点酸。

但她想她不能在他面前哭出来。

他已经很难过了……她不想让他更难过。

“……”时药张了张口,强撑起一点笑,“你就只会在这里啊。”

许是除了路灯和女孩儿的眼睛以外,漫天漫地的黑暗让男孩儿放松了心神,他第一次和女孩儿完整地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谈——

“下次……会换个地方。”

“别,别换。”

“为什么?”

“不能换。”时药很认真地皱起眉,然后她又笑,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男孩儿的手,“因为我要找到你啊。”

女孩儿轻轻地包住他冰冷的指尖,“如果你换了地方,那我找不到你了怎么办?”

“……”

戚辰的瞳仁微颤。

须臾之后他垂下眼,嘴角很浅地勾起来,“好,不换。”

时药看着男孩儿身上半湿半干的衣服,又皱起眉,“你不冷吗?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戚辰反手攥住她的手,他的眼睫颤了颤,慢慢拢上。然后他俯下身,将冰凉的脸颊贴到女孩儿温热的手背上。

像是在暴风雪里走过无数长夜,汲取那冰天雪地无尽黑暗里唯一的一点火光和温暖。

他声线微颤。

“冷。……但是回去一样冷。”

这天高万丈,地广万里,这无尽的长空与世界里,他好像没资格得到一丁点依靠和温暖。

或许对于这个世界,便如他父亲所说,他是那个不被欢迎的存在。

“不会冷的,因为有我在啊。”

女孩儿的声音穿过冰冷的雨幕,到了他的耳边。

戚辰微怔。

他正要起身,便感觉自己握着的手的主人动了动,然后伞被放开,女孩儿慢慢环了上来,轻轻抱住他的肩,额头贴在她的头顶。

声音在两方小小的胸腔里震动——

“别怕,我保护你呀。”

“……”

戚辰愈紧地攥住手心的人,他眸里的焦点慢慢定住——

“好。”

我不会像他那样懦弱到放弃。

因为有你在。

……

……

除了戚辰和时药以外,没人知道那天夜里长滑梯下面的两个孩子说过什么。

他们只知道,时药和戚辰的关系再明显不过地亲密起来。

戚辰的性格似乎越来越孤僻,但只要有时药在,他却多数时候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可以交流,甚至会笑。

沈家父母对这一点了解最深,看时药的目光都不一样起来。

而除了沈家父母之外,对这点了解最深的大概就是沈骄了。

——

他大概是亲眼见着,自己的瑶瑶妹妹是怎么一步一步被这个莫名其妙就突然出现的小表哥彻底从自己身边抢走了。

沈骄忍了大半个假期,一遍一遍安慰自己——等到开学,等到开学以后,他就可以每天和时药一起上学下学,两人的关系一定能恢复的……

这样的念想,在他无意间听到父母说要帮戚辰转到他们班里时,彻底破灭。

沈骄气得扭头回了房间,趴到自己卧室窗边生闷气。

结果不趴还好,这一趴就刚好看见楼下不远处,时药正拉着戚辰往游乐区的方向跑。

沈骄气极了,换上衣服转身跑下了楼。

他跑到游乐区的时候,正看见时药和戚辰站在长长的滑梯顶上,声音也远远的传过来。

“你先。”是男孩儿有点抗拒的低声。

“不不不,我都玩那么多次了,今天一定要看你滑一次。”女孩儿笑嘻嘻地回答。

站在下面的沈骄攥紧了手。

……从好久以前他就要拉时药玩,可时药嫌幼稚,说是小孩儿才玩的,从来没答应过他。

现在跟戚辰在一起,就不幼稚了吗?

“——戚辰!”

这样想着,沈骄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攥着拳冲上面喊了一嗓子。

沈骄因为气愤而有点嘶哑的声量很高,把上面的时药吓了一跳。她怔怔地扭过头低下眼看去,“……松子?”

沈骄绕过滑梯所在的沙坑,从滑梯另一边的楼梯快步跑到了最顶上。

他气愤地攥着拳站到了时药和戚辰面前。

时药犹豫地开口:“松子,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戚辰一言不发地看向沈骄,眉微蹙起,眼神冰冷得带着点戾。

——

他一直不喜欢这个总想缠在时药身边的小胖子表弟。

“戚辰!有本事你跟我打一架!”沈骄气极,瞪向戚辰,“谁赢了,时药就——”

话没说完,小胖子自己先犹豫了。

时药在旁边听得一脸懵,戚辰却已经察觉了沈骄未完的话意。他眼神更冷,暴躁的情绪在心底里不安地搅动起来。

他深吸了口气,直欲将这情绪压下。

时药虽然没听懂沈骄后半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前面那一句她却太明白了。

她皱起眉往前走了半步挡在戚辰身前,“松子,你别欺负戚辰。”

一听女孩儿第一句话就是维护戚辰,沈骄气得胸口都快炸了。他直接甩开时药拦上来的手臂——

“不关你的事,你让开!”

男孩子这会儿正是力气大得厉害又不知道控制的年纪,沈骄一推出去就知道不太好,但还是没能及时收住力道。

时药被他推得直接摔在了这滑梯顶上的铁栏杆旁。

三个人都同时一懵。

戚辰最先反应,连忙蹲下身去看时药,眉拧成了个疙瘩:“你没事——”

还没问完,他就看见时药抬起撑地的手——这高台上栏杆边沿的铁片翘起来了,在时药的掌心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殷红的血瞬间溢了出来。

女孩儿吓呆了,看着自己的手,连疼都忘了。

而戚辰的眼睛更像是在一瞬间被那血色染得通红。

……又是血、会顺着割开的手腕淌下来、把目之所及的所有东西染红的血。

而这一次,这血是她的……

时药被那长长的伤口和可怕的血泊刺激得头晕眼花时,突然听见了耳边一声低哑的嘶吼,那声音仿佛已经不是人所能发出来的、带着发了疯的闷压在胸膛里的咆哮的余音。

她只听见耳边一声惊叫,就意识不清地昏了过去。

……

再醒来时,时药已经在家里的床上了。

关慧担忧地坐在床边,而时恒靠在墙上眉头紧锁,隐约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从那么高的地方被踢下去,沈骄差点出了大问题,他妈都差点冲上去打那个孩子……你是没见那孩子当时的眼神多恐怖。”

“恐怖怎么了?”关慧的声音带着点罕见的哭腔,“那也是为了护瑶瑶,你看瑶瑶手上这大口子、脑袋上这淤青!一不小心出事的还是她呢!”

时恒叹气,“……出了这茬,沈家肯定是容不下那孩子了,而且他那病看起来是更重了啊……芳如联系好海外的医疗机构了吗?”

“联系好了,听说已经办好手续了……”关慧说着话一低头,突然看见了床上睁开眼的时药,她惊叫了声,“——瑶瑶?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

时药睁开晦涩的眼皮,“妈……我这是怎么了……”

一见时药醒过来,关慧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她扑上去抱住女儿连声安抚——

“没事没事……你什么事也没有,别多想了,快好好休息…………”

“嗯……”

与此同时,去往Q市国际机场的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坐在副驾驶的男孩儿眉眼间低沉郁结,神色漠然得近乎冰冷。

耳边还是驾驶座上的女人没完没了的嘱咐:“……去了那边以后要听他们的话,不能乱跑,不要——”

“我能给她打个电话吗?”

男孩儿突然开口,声音微哑。

沈芳如一愣,继而了然地叹了声气,“瑶瑶需要休息,他们不会想你打扰她的。”

“……”

戚辰垂下眼,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

须臾之后,他慢慢攥紧了五指。

捏住的只有空气,但又好像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男孩儿抬眼看向窗外,视线在虚无的空中描绘着女孩儿的笑靥。

……

……

不管离开多久,我会回来找你。

一定。

*

【全文末尾,附文案原句】

戚辰:

“你曾是我寒夜里唯一的光,也是我这一生心之所向。

向你而行,

踏荆棘平山海,九死不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