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待到罂粟绽放时 > 第五十一章 裴家兄妹(二)

最新网址:

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殷粟还是难得感觉到了热闹的气氛。他们煮了好大一锅热汤,在夕阳时分一起咕嘟咕嘟吞下肚子。那两人看起来着实是饿了,狼吞虎咽的架势糟蹋了他们这一身时髦的打扮,活像个原始人。毕方一如既往地摆着一张臭脸,她似乎很是不满这裴家俩兄妹。处处都要刁难他们,最后还安排了他们刷锅。殷粟有些看不下去,挥挥手又招呼他们回来。

“东西放着等会洗,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你们和我聊聊天吧。”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殷粟便觉得自己仿佛从一个16岁的少女,变成了退位的太后殿下,明明面对着同龄人却还慈祥的不行。

两人十分感激的望着殷粟,裴以峤首先开了口:“那,姐姐你今年几岁了呀。”

呃,一上来就是如此犀利的问题,殷粟到底有些招架不住。她有些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报上真实年龄,总感觉说了不论是自己还是他们都会受到不小的暴击。不过犹豫再三,不怎么会说谎的女孩还是苦笑着开了口:“16岁哦。”

果不其然,那裴家两姐妹做出了一副膛目结舌的样子,让人想给他们扭一扭下巴。殷粟挠了挠眉心,尴尬地笑笑:“哈…哈哈,可能是因为我有个弟弟所以比较显老把。”

裴以娇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想出来几句话:“没,没事的姐姐,就算这样你也是我们的姐姐哦!其实,我今年只有14岁。”

裴以峤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这回轮到殷粟膛目结舌了,怪不得这女孩看着比她自己还要小一些。她想了半天,这才问道:“这次的祭祀,最小年龄是16岁吧?”

裴以娇笑笑,她怎么想毕方的,对方也怎么想自己。不过她倒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好羞耻的,朝她抛了个媚眼,用豆蔻色的指甲指了指自己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这种事情随便混进来就好啦!祭祀开始的第一天那惨状你也见到了吧,瞧?”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胸针样式的名牌证明,殷粟把头凑上去一瞧:这白底黑字上写的哪是什么裴以娇,分明是不认识的人的名字。这么说起来,祭祀的头一天确实有很多人趁乱争夺入场名次。可殷粟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不是这女孩究竟有没有手上沾血,而是这女孩如此身份,究竟会不会被祭祀那规矩所约束。于是她撇过头去,抿着嘴朝毕方使了个眼色。

毕方只是思索了两秒,便朝殷粟挑了挑眉,暗自肯定了她的猜测。

——看了是会的了。

见殷粟虽然狐疑,但却也没有追问兄妹俩来意的意思,他们也松了口气。转而裴以娇又开口问道:“姐姐你才是,先前带我们上来的那对大翅膀是怎么回事?”

殷粟犹豫了半晌,她倒也没有遮掩自己有着异于常人的力量的意思。知道与否,结果都一样,这种环境也没有什么扮猪吃老虎的必要。于是她倒也大方,诚实地答道:“我体内有法力,”接着有调笑着看向毕方,“与这位毕方姐姐相比倒是班门弄斧了。”她伸出手,将一股力量从掌心汇聚,随后扑哧地绽放出一颗火球来。

兄妹二人吓了一跳,半晌才相信了眼前的人竟真是个半仙。他们这一个多月以来倒也是见到了一些小妖怪,却没有一个能修成人性,可想而知这两位姐姐的法力之高深。

殷粟并不知道两人将她与毕方一道误以为成了妖,看着他们那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却也不由得莞尔一笑。她彭彭地拍了两下这两位孩子们的脑袋,笑道:“火也生起来了,睡吧。”

她招招手,毕方便听话地化为一只独足的小火鸟窝在了殷粟的怀里,暖烘烘地像个小火炉。

兄妹二人又是一阵哑然,但也没有多说,一齐草草睡下了。

半夜时分,没有解手习惯的殷粟依旧沉沉地睡着。她从小有着鼻炎,睡觉时虽然不算鼾声如雷却也有着细小的呼吸声,加上饥荒导致的窘迫环境,自小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叫不醒的类型。毕方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一只生活在山中千年的妖怪,更是走哪睡哪。可却是苦了两个富家来的兄妹,即使是饥荒也足以温饱的家境使得他们这一个月来反倒备受折磨。在吃饱喝足后反倒是睡不着了。

“哥哥?哥哥你醒醒。”裴以娇微微晃动着兄长的肩头。

裴以峤本就没睡着,被家妹这么一喊便也索性睁开了眼皮子。

“计划,还要行驶吗?”

“这殷粟长得真像小愀,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重点不是这里吧?那两个女人都是半仙,到时候被找上门来,你怎么办?”

裴以峤也不害怕,他干脆直起了身子,笑道:“这女人连性格也同小愀如出一辙,就是个心软的种儿,到时候求求情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裴以娇抿了抿嘴,点头应好。

兄妹二人互相对视一眼,抓起了熟睡的殷粟与毕方一旁的大背包,转身就跑。

“我靠啊!殷粟你快起床!那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又是一日清晨,毕方被阳光的照射恼醒,正迷迷糊糊地从殷粟的怀里钻出来,却见这夜宿的山洞里哪还有什么裴家兄妹的影子。火早就被灭掉了,甚至还有一大包装粮食的背包也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毕方又气又急,好不留情地用羽毛狠狠地拍打着殷粟的脸:“早就和你说了那两个杀千刀的小鬼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倒好,饭也被人抢去喽!”

殷粟原本还浑浑噩噩地不愿睁眼,一听“饭”这个词,却猛地从毛巾铺成的小榻上蹦了起来。果不其然,这裴家兄妹已经不知所踪,甚至连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殷粟皱起了细柳眉:这裴家兄妹加起来都不过三十岁,可做起这些个小偷小摸的事来却是十分娴熟,一看就是个惯犯了。她不由得感叹,明明是不曾吃过苦头的小姐少爷,怎么反而落得这番境地。若是自己初入祭坛没有遇见韩楚翊,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可她转念一想,若是没了韩楚翊,自己只怕早就死于赵辉的枪下了。

毕方见她也不是很着急的样子,更是气愤,她不停地拍打着殷粟圆润的额头,道:“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快追!”

殷粟点点头,虽然她也很是可怜那裴家兄妹,可饭到底是要吃的,经历饥荒数年的她更是懂得其理。若是别的什么事倒还好说,可竟然要抢夺食物,那在这个世代和世仇便没什么不同了。虽然眼下没有什么线索,但她知道毕方的话一定能够发现些什么。果然,对方马上便开口:“我问道他们的气味了,果然没走多远。”

殷粟也不再拖延,马上打包好了行李准备追过去。若是用她那炙火的翅膀追击,要不了多久便能赶上,她这样想着便也控制着体内那股浑浊的力量向背部聚拢。然而和上次一样,虽然翅膀成功地展开了,可背部却传来了愈来愈勇的热感,仿佛要将她的嫩背灼伤。

殷粟咬咬牙,此时可不是能让她慢悠悠地走路的时候。她奋力地一挥翅膀,速度竟比平时还要再快上一些!毕方也愣了愣,待到回过神来,脸色上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她只是默默地跟在殷粟的身后,眼神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背部。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殷粟便发现了那两个小人。为了再快一些收起翅膀,她近乎是坠落一般地两脚直直着地掉在两人面前,地面被她的双脚砸出了两个大坑。若是往常,殷粟那没说过训练的小身板不说断骨也得麻上好一阵,可如今竟然像个没事人一般。她心下诧异,却还是板着一张脸朝裴家兄妹伸出手去。

女孩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双腿分开很是威严地站在那里,风将她那及腰的长发吹得到处飞舞,在这一片树林之间卷起一丝独属于少女的雅香。殷粟的眼睛很是园润,但那琥珀色的瞳孔此时泛着微微的金光,竟显得有些可怖。

裴家的骗子兄妹也倒抽了一口凉气,昨日还如此温文尔雅的那位姐姐此刻真像一名威严的仙女,让他们亲自来领罚来了。裴以峤只是讪笑几声,毫不犹豫地将那装着粮食的包裹递给殷粟:“殷粟姐姐你来了啊,我们正想回去寻你呢。”

裴以娇虽只有14岁,但面上也不显出多少的畏惧,而是顺着哥哥的话茬道:“姐姐你瞧!我们给你找了些野味儿,虽然不比这些祭祀的战利品,但这个年头食物多一点是一点。”她拉开背包,只见里面除了原本的一些粗粮,还多了只野兔和一些野果野蘑菇。

毕方也侃侃降落了下来,她嗤笑一声,什么也不答。

殷粟接过那袋子,竟也从脸上绽出一个笑容来:“谢谢。”她那金色的眸子被略长的刘海遮住半边,眼瞳仿佛一颗小恒星在她的体内永不熄灭。裴以峤微不可见的吞了口唾沫,下一秒,便被殷粟用箭矢的头部抵住了喉头。

这一下连毕方都吓了一大跳,她怎么不知殷粟的性格,就算对方犯了自己,但只要不威胁性命她便绝不下杀手。方才也以为殷粟拿了粮食回来便会放了这兄妹俩,因此才没有多吭声。可她此时竟然做出了威胁性命般的动作,着实使她吓了一跳。

该死的!果然是因为那个傻逼女神!毕方想着,连忙准备出手阻拦。她对这裴氏兄妹的生死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的,只是此时时候未到,绝对不能因为殷粟而破坏了规矩!

然而她还未开口劝阻,裴以峤就先说话了:“哈哈,原本以为你骨子里眉眼里都有点像小愀,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一毒妇罢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