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荣兵日记 > 第三十七章 总督府的夏日舞会(上)

荣兵日记 第三十七章 总督府的夏日舞会(上)

作者:雷森道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10-15 01:04:45

最新网址:

荣兵这几天过得无聊透顶。这不,他正躺在床上,双手各握着一支德克帮新购入的胡桃木柄燧发手枪,瞄准棚顶那只正倒立着气他的苍蝇,用嘴“piu~piu~”地射击玩儿。

老德克他们四个搭船去北美的英属殖民地麻萨诸塞了,他们此行就是去执行德克帮下一步计划里的关键步骤——造船。

有了条好船,再想办法弄到一张法国私掠许可证,然后德克帮就能以海盗猎人的身份去做他们一直想做而没能力做的那些事——打击“达斯•拉皮德奥”那种残害良善的凶暴之徒!向那个残酷地把自己这样的加勒比走私商们挤兑得走投无路的“黑格公司”复仇!

当然,拥有一条武装精良的好船之后,平时也可以跑跑商走走私,总之,德克帮不想再窝窝囊囊地活着了!他们要做一群自由自在快意恩仇的加勒比游侠!

说到造船,只要不是造大战舰,那么加勒比很多海岛都有船坞。尤其是牙买加和百慕大,都有相当规模的造船厂。为啥要跑麻萨诸塞那么远呢?

因为这也是荣兵提出来的。据他说,在麻萨诸塞的“格洛斯特”有个叫“安德鲁•罗宾逊”的造船工匠,他在二三年前曾设计建造了一条新型双桅纵帆船,航行时的速度简直就像贴在水面上飞行一般!苏格兰语叫schooner,大意是在水上飞翔的人,所以这种船型就叫做“斯库纳纵帆船”。

可这事儿连资深的老加勒比德克大叔都没听说过。大伙就很奇怪了,罗宾你是肿么知道地?

荣兵只能扯谎,说这是有一次在拿骚码头上蹓跶,和一个经常跑麻萨诸塞航线的老船长闲聊时得到的信息。他总不能告诉大伙儿,这是他在海洋学院的世界船舶史课程里学过的概略性知识吧?

他给大家详细介绍了这种“斯库纳”的造型特点和性能。大伙都是老玩船的,一听之下眼睛就全都闪闪亮!如果真有罗宾说的这么神奇,那这种船确实太牛掰了!无论是装载量,还是速度,火力,基本上完美碾压加勒比地区现有的一切海盗船!

其实加勒比的海盗们基本上没什么大船。他们也不需要大船。如果是对上像西班牙宝船队、各国皇家海军、罗杰斯家族那种武装私掠船之类的战舰,好办,直接开溜呗。你见过鬣狗去惹狮子老虎的吗?它们自然有自己的食物来源。属于它们的羊群是那些速度慢、火力弱、战士少的商船们。

所以轻便灵巧的斯卢普纵帆船、机动灵活近海航速颇佳的佩利亚加轻舟,这些才是海盗们的首选。

如果哪个海盗抽风,非要作死地弄条300吨以上的战舰满加勒比地招摇装逼,那基本上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在哪片海边的“棺材吊笼”里,或是哪座要塞前的绞架上,看到这货的尸体在那儿当啷着呢。

所以,大伙经过商量,决定无论如何要弄一条90-130吨之间的“斯库纳”。有了这条船,再配置15到20门火炮和40到60个水手,打那些海上的散盗们基本可以一打一个准儿!绝对能让海盗们“打还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像恶棍达斯那条“猎食者”要是碰上这样一条“斯库纳”,那直接就一个字——死!

德克帮给每人都发了30镑的压兜儿钱。咋说也是发财了,总不能老让大伙继续**丝着吧?

老德克他们带走了不到3000英镑,具体要订的吨位到时视情形而定。一条130吨以内的 “斯库纳”怎么也花不了3000镑,剩下的2000镑依然存放在唐娜那里。他们想好了,这钱无论是带在身上还是存放在别处,都没有放在唐娜处保险。所以德克帮干脆把夜皇后当银行了。

荣兵和切里没有一起去麻萨诸塞,因为他俩各有任务。荣兵的任务是等待唐娜的回音,她正帮着联系蝴蝶岛总督,看能不能有机会申请到一张私掠许可证。其实这也不需要在这儿干等,从麻萨诸塞回来再听信儿也不迟。可夜皇后点名要罗宾等在这里听回音,谁敢违拗她?

至于切里的任务当然是谈恋爱啦。嘿嘿,开个玩笑,恋爱只是任务之一,他的另一个任务是监工。

这个时代的风帆船都需要定期做保养,“嫩苞米”现在就放在老约克船坞疗养呢。包括重新涂焦油沥青,清理船底附着的海螺和藻类,更换缆索和松动的船钉之类。而最重要也最难的工作,就是清理船木中隐藏的凿船贝了。荣兵一直只敢管这种生物叫“凿船贝”,如果提到它另一个名字时,荣兵就会有恶心迷糊浑身发麻起小红点等症状并发……因为这种生物还有个相当恶心歪瑞恐怖的名字——船蛆!

海盗们通常都是找个偏僻的小岛沙滩,把船搁浅之后倾斜过来,自己动手干这些活儿的。以前德克帮在拿骚也自己动手保养过“嫩苞米”。但现在有钱了,荣兵可实在不想再亲自动手干这活儿了。他倒不是懒,而是太怕那种让他汗毛直竖的船蛆了!

所以老德克他们一走,他就联系了城东边“卡普斯特滩”的老约克船坞,谈好价钱直接付了12镑,所有活儿和需要更换的耗材都打包交给对方处理了。切里只要每天在谈恋爱之余抽空去监个工就成。

新订造的船就算再顺利,恐怕也得几个月到半年才能到手吧?所以“嫩苞米”还是得保养。再说了,这可是德克帮的第一条船,它还曾载着大伙从胡大砍的魔口逃出生天!大家对它是非常有感情的。

有钱啦?这就有钱啦?无聊啊,真是无聊啊!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又不想给人家小两口儿当灯泡,所以屡拒了切里和小莎拉一起出去游玩的邀约。每天只能在巴掌大的小城里闲逛,再不就是坐在一楼吧台和莱奥大叔一起抽烟喝酒吹牛。

“唉……这有钱人的日子可真没啥意思啊!”

刚摞下盛着恩希玛的破碗没几天的荣兵,也学着“内些人”的风格矫情了一把。嗯,味道果然好极了!嘿嘿。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其实心里都美着呢。

“笃笃笃”……荣兵正“piu~piu~”地对那只苍蝇连发射击,忽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唐娜的女管家安雅。

“罗宾先生,海若恩小姐请您方便的话,现在就去家里坐坐。”

一定是私掠许可证的事儿!荣兵有点小兴奋又有点小紧张。盼了这么多天,不知能不能听个好消息。

私掠许可证这东西可太重要了!有了它,你的海盗行为都可能受到奖掖。没有它,你从任何一条船上拿走个土豆都可能让你上绞架。区别就这么大。有了私掠船主的身份,以后干啥事儿都有国家来背书了。

听说那个可恶的“黑格公司”是一帮英国人掌控的,所以德克帮必须在与英国的对立的国家弄到一张私掠许可证,这样以后打击黑格公司时,就能有个可靠的大后方。否则被对方反击时你连个庇护所都没有,早晚得完蛋。

大伙原本的打算是等珠宝出手后有了钱,再来找唐娜还钱并商量弄到法国私掠许可证的事儿。现在更好,连珠宝的事带私掠证的事都是唐娜帮着操办了。

跟在姿容秀美衣妆得体的安雅身后走着,荣兵觉得这夜皇后可真够抬举自己的。以两人之间悬殊的身份而论,人家随便打发个仆人来叫荣兵也算不上失礼。可她居然派安雅亲自来叫,这就太高看了。

安雅可不只是管管唐娜三尺门里那些琐事儿的管家。荣兵他们都知道,夜皇后的所有财务和包括水手之家在内的几处产业都是安雅具体经管着,身份相当于唐娜集团的副总吧。

唐娜小姐上身斜靠着沙发扶手左手撑着头,正慵懒地蜷在大沙发里。见荣兵进来她也没说话,只伸出右手笑着招了招。

荣兵这才注意到,唐娜居然只穿着件领口开得很低的浅绿色绣花睡衣,就这么大大方方地会客了。这也太……荣兵赶紧低下头,保持礼节地让自己的视线迅速脱离唐娜睡衣领口那一抹惊人的白腻沟壑……

他现在对这时代也渐渐了解了些。贵族或有身份的人对你客气,那是因为你不够资格让他们对你随意。像唐娜此时这样熟不拘礼,那得是对待极其亲厚的人才会这样。可到目前为止,两人之间的对话全加一块儿还没超过二十句吧?

荣兵听安雅说了声请坐,就拘谨地远远坐在唐娜斜对面那组沙发边上的最远端。

“罗宾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安雅微笑着柔声细气地问。

“给他拿一瓶圣雷米修道院啤酒。”

唐娜又是自作主张,但这次的选择极为正确。上次回去后,大伙谈完正事,荣兵问老德克的第一句话就是:“唐娜家内种啤酒肯定特好喝吧?”

荣兵在自己的时代里就对艾尔啤酒有点小上瘾,可惜限于财力不怎么喝得起而已。那天他一见老德克和螺丝面前那两杯啤酒的颜色和酒花,就知道绝对是上发酵的精酿!顿时很没出息地产生了“巴甫洛夫反射”,口内生津喉结微动……

难道夜皇后的眼辣么毒?居然连这等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都落在她眼中而且还能记在心里?看着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不出声的夜皇后,荣兵觉得这个女人就像她的年龄一样,深不可测,让你完全看不清也猜不透。

矮腰大肚的啤酒瓶放在银托盘里端上来时就是打开的。安雅把咖啡色的酒液缓缓倒入水晶杯中,膨胀的酒花瞬间就抵达了高高的杯口。按说啤酒的味道只有舌头才有资格体会到,基本没鼻子啥事儿,毕竟是啤酒又不是高度的威士忌。可荣兵却明显地闻到一股软厚的醇香浩浩荡荡地侵袭过来,片刻之间就笼罩了他……

安雅静静地退了出去。荣兵端起水晶杯,望着在杯顶溢出了一顶圆帽子般的酒花,出神地凝视了片刻,慢慢喝下一口……刹那间,中等烘焙的麦芽焦香、黑巧克力的醇香、李子桃子葡萄干的果香、丰富而有层次地伴着微苦的味道和泡沫带来的充实口感,顿时就让荣兵的舌头在一种麻酥酥的熏熏然中被攻陷了,紧接着味蕾也被立刻征服!俄顷,从胃里缓缓升腾起一股奇妙的温暖感,几乎令人恍惚失神……

“坐过来。”

荣兵有点茫然地抬头望向唐娜。唐娜又冲他招招手,指指她近前的那个沙发。

“坐过来。让我看着你喝酒。”唐娜的脸上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要问荣兵内心的话,他可真不愿意过去。和这么一位背景复杂气场强大,只穿了件睡衣的妈妈桑大美女坐辣么近,不由得会让人暗暗担忧——万一哪句话不小心惹毛了她,前一秒还风信子般温暖的唐娜,后一秒忽然变成浑身是刺的大花蛇鞭柱可咋整?

可夜皇后的召唤是强大而有魔力的,由不得你不从。荣兵只好站起来,走到她指定的那个沙发前坐下,把银盘放在面前的黄金檀雕花条桌上。

也不知该说点啥,他只能低着头,小口地慢慢品咽这从没喝过的好啤酒。伴着精酿啤酒香味的,是对面袭来的淡淡香气。荣兵分辨不出香水的香型,只觉得这种香和唐娜的微笑一样,带着某种神秘的甜味。

太尴尬了!荣兵都不敢抬头。因为唐娜非但没戴手套,甚至连帽子也没戴。就那样随意地挽了一个慵懒的发髻,让波浪一样弯卷的发绺自然地从耳畔贴着面颊垂下来。她还是那样懒懒地斜倚在大沙发的扶手上,静静地看荣兵喝啤酒。两人一时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唐娜才轻声开口了:“罗宾,你的本名是什么?我是说你的中国名字。”

“荣兵。海若恩小姐。”

“别叫海若恩小姐,叫唐娜小姐或者唐娜都行,随你。”

“这……嘿嘿,我不太懂西方礼仪,我这人比较笨……”

“不要跟我装憨厚,荣兵。我知道你是善良而聪明的那种人,但绝不是憨厚之人。你们之中只有贝格才是。”唐娜打断了荣兵的话直接掀老底。

“我咋不憨厚了?你打哪儿看出我不憨厚了?噢……好像也对啊,憨厚和厚道是有区别的。这个大花蛇鞭柱的眼睛怎么跟刀子似的?可你那刀子老瞄我干啥呀怪吓人的!我就一个东方小流浪汉呗……”

荣兵不知咋回应大花蛇鞭柱,只能自己在心里嘀咕。

唐娜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荣——兵……荣兵帮,嗯,听起来还不错。”

反正也被刺扎过一下,荣兵反而放开了点。他抬起头来笑着说:“唐娜小姐,您就别惦记什么罗宾帮荣兵帮的了。大叔才是我们的领袖,只要他在一天,我们永远都是德克帮!”

唐娜忽然笑了,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嘴角扬起优美的弧度,整齐洁白的贝齿微露,水润的眼中透射着温暖愉悦的光彩……

“嗯,如果这话是真诚的,那我又发现了你的一个优点。”

“嗐!我这算啥优点啊?德克大叔……”

“德克是个好人,我很欣赏他,甚至有几分敬重。但他不是个杰出的领导者。”

“唐娜小姐,我不敢说您这样的评价不公平,毕竟您或许是见识过太多的杰出人物了。但我们所有人一致认为德克大叔比我们全体加起来都强十倍!绝对是我们最称职的领导者。”

“你错了荣兵。德克其实最适合做一位经验丰富的副手。做为领袖,他欠缺的东西就太多了!创造力,想像力,还有情怀……或许他的思维已经被他的经历给捆绑了吧。但你就不同。”

荣兵现在真是觉得哭笑不得。就一直摇头:“唐娜小姐,如果德克大叔这么棒的人在您眼里都不合格,那我实在想不出我哪里比他还强。”

“一颗钻石,即使还没经过切割研磨,还没能完全释放出他最耀眼的火彩,你以为人们就看不出他与石头的不同吗?当然,这世上也有太多毫无眼光的瞎子了,幸好我还不是。”

荣兵放下啤酒杯苦笑了笑:“唐娜小姐,您到底是从哪儿看出我像钻石的?从小到大,我都是周围人中平庸得快垫底儿的一个了。真的,我真不是谦虚更没骗您。”

“噢?你们中国人竟会如此优秀么?又或许,你周围是个非常杰出的群体?荣兵,你是位贵族吧?”

这谈话气氛就渐渐松泛了起来,荣兵也感觉对方气场带给他的压力在慢慢减弱了。

“唐娜小姐,我没有不敬的意思啊,但您的分析确实越来越离谱了。”

“接着说,荣兵,我喜欢和你聊天,起码比和老德克那家伙聊天要愉快多了。”

“我没撒谎,唐娜小姐,我在中国就是个最普通的家庭出来的最最普通的一个人。无论在随便哪个方面,我都没有任何突出和值得偷偷得意一下的地方。这么多年来,那些‘别人家的孩子’谁都比我强,哪哪都比我强,没招儿啊,活活气死你!”荣兵说得非常诚恳,一看就不是假话。

“咯咯咯……你说话的方式很特别,我喜欢。如果不是你在自谦,那你们中国一定是个无比神奇的国度吧?我竟然有些向往了!”

“可能就是西印度群岛这边中国人比较罕见的缘故吧,所以我让您产生了过多的关注和某些错觉。但德克大叔是我们毫无争议的领袖,您要是再说类似的话,恐怕会……会影响到我们的团结。唐娜小姐。”

唐娜专注地望着荣兵微笑摇头:“那不是错觉,荣兵。我可没有乱说话的习惯噢。”

荣兵惊奇地望着她:“那您到底觉得我哪一点与众不同啊?我自己咋一点没觉得呢?”

“能让一位种植园主骑着马追出几英里,只为给一个在他家打过短工的人送一瓶绝对可以称之为稀世珍品的朗姆酒,你觉得这位短工先生会是个平凡之人吗?”

“呃……”

“一个弹着拉丁吉他的小水手,能用那样传奇的仪式,给了一个小女孩那样一个梦幻般终身难忘的生日。还用歌声笑声和众人的赞美声驱走了她们母女天空中盘踞了十几年的阴霾,你能说那位小水手是个平凡之人吗?我……真希望自己在少女时代也曾拥有过那样的一个生日……”

“唔……”

“那些点子都是你出的吧?那个场景都是你设计的吧?不但吉他弹唱是你自己,那首歌也是你自己写的吧?听说你似乎还比较深刻地了解历史,政治,读过许多文学作品,懂诗歌哲学和各个宗教。如果不是世家贵族中的杰出子弟,在你这样的年龄,是基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物。除非……”

“啥?”

“你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唐娜紧盯着荣兵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脑袋里“轰”地一声!像火药库里忽然被扔进来一根火把,荣兵在一阵剧烈的闪光和巨响之中彻底懵了!

“唐娜小姐,你喝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

“你说的……对不起荣兵,有好几个词我没听懂。是中国词汇吗?含义都是什么?”

“噢……没事儿了,我随口乱说的。呵呵。”

握地玛雅!灵魂总算归窍了……大花蛇鞭柱刚才的话也太吓人了吧!?如果她能看出自己的身份,那她自己也必然是个穿越者!

还好,在荣兵突袭式的发问中,唐娜茫然的神色和反应是绝对装不出来的。老天保佑啊!没被看穿。唉……不过反过来想想,要是在这个时代里真能遇上个同样的穿越者……那该多好啊?

别看这几年里,荣兵和德克帮众人早就如同相依为命的亲人一般,但那种无人可说的孤独感总会跑出来骚扰他。每到这时,他就会一个人找个安静的地方发着呆想心事,默默地咀嚼那份无法形容的,远隔了漫漫三百年的刻骨寂寞……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