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鬼眼当铺 > 第069章 逢六必雨

鬼眼当铺 第069章 逢六必雨

作者:冰儿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10-15 07:00:33

最新网址:

所有的一切,来得是太快了,让我有些应付不过来。

商鼓的会所,竟然挂了牌子在古道茶楼,在这儿办公。

所有的资料都送来了,当了会长,自然有人会告诉你怎么做,商梅也是一个指导,最优秀的。

商鼓每一个人的资料都送来了,当然,不是明面的资料。

我看着,每个人都不简单,深深深如水,看得我后背发凉,就我最清了,从市井鼓出来,师从刘德为,然后被赶出来,靠了谈大炮。

我在办公室里坐了四个多小时,才离开。

找柳小絮,这事玩得点过头了。

牛不喝水是强按头,谈大炮可以这样玩,我玩不了,这是把人架在火上烤。

柳小絮说:“强食弱肉,你没进来之前,你看着是风和日丽的,其实,每个鼓儿都是这样的,就是市井鼓也是凶险异常的,每一鼓儿,都是处心积虑的,不是吗?“

我点头,确实是这样,只是这商鼓扯上了官鼓儿,更凶险了,因为这利可以舍命,市井的鼓儿,还没到如此的程度。

高处不胜寒,这些人现在摸不清楚我的底细,他们不知道谈大炮还活着。

只是因为不知道我的底细,心里害怕,也是看着,生气也没用,不过,他们如果找到机会,就会弄我的。

我死得有多惨,我都不知道,想想,不禁的一哆嗦。

陶次春陶野,竟然被人刺杀在胡同,一刀就毙命了,谁干的不知道。

那花更,吉野,扬福也都跑路了,所有的东西,财产,被人弄走了,什么人弄的,我知道,但是他们不知道。

陶野的财产也是同样,几个人的宅子都被拍掉了。

惨呀!

那官鼓的苏三苏子强,也消失了,家里的东西,银行的钱,他家的人也离开了京都。

这些人都是坏人,我定义为坏人,他们的行径也足够是一个坏人了,罪有应得的下场。

但是,我真是害怕。

你再怎么经营,无善良无终呀!

瞎眼于一直就是提醒我,善鼓善打,渔利之鼓不打,唯利是图之鼓不打。

我努力的在做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雷虎告诉我,这次弄了不少的东西,钱,已经换成了抵制外侵的枪炮和物质了,谈旅长让我谢谢你。

我看着雷虎,心想,你和谈大炮不把我弄死没完。

雷虎说:“商鼓会长这个位置你尽管着坐,苗青会帮你做的,不懂的,你问,或者是吩咐她做就行了。”

我问:“下一步也有计划吧?”

雷虎说:“对,等信儿,更好玩,更刺激。”

我说:“雷老虎,你少跟我扯犊子,我真不跟你玩了,我都吓尿了。”

我转身就跑了。

你爷爷的,你还真想弄死我?

我不开心,找少小年喝酒。

少小年跟我说:“现在商鼓是都老实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你得小心,平静之后就是大浪,官商之鼓是牵扯着的,你动了茶业的三位头主,这就可以了,别再弄了,弄急了,容易出事。”

我说:“小年,我何尝不想退呀,这也是太狠了点,这是弄得人家破人亡呀!”

少小年说:“我感觉要出事。”

我一惊,问:“什么事儿?”

少小年说:“这段时间市井鼓儿的人,有点奇怪,说不上来,我也串胡同了,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呀?”

我说:“明天我们两个去晓市看看。”

少小年说:“你现在是商鼓儿的会长,也是古道茶叶公司的总经理,还有古道茶楼,这个不太好吧?”

我说:“我特么的就是一个傀儡,你还能认我这个哥们,在别人的眼里,他们就得骂我是一条狗。”

少小年乐起来,我上来去拳,他闪开了。

喝酒,晚上九点多回家,白蕊跟我说,于师傅找我。

我进了瞎眼于的房间,他在喝酒,我坐下了,他说:“陪我弄点。”

我倒上酒,问:“有事儿?“

瞎眼于说:“你说天会不会总是晴天?“

我一愣说:“那怎么可能呢?“

瞎眼于说:“知道就好,逢九必春呢,逢年必是节,逢六必是雨呀,在有半个月就是六了。“

瞎眼于所说的,这是按照卦象来讲的,我不懂,但是我听他的。

我说:“我明白了,是不是找一个人带您去外面玩一些日子呢?“

瞎眼于说:“你骂我?我瞎子,看不到风景,我的风景在心中,比任何人的都美。“

我比划他了一下,他说:“你比划我?“

我一激灵,你爷爷的,你能看到?

瞎眼于说:“以后动作别太大了,但凡行之有踪,动之有声呀!“

这老瞎子是太牛掰了。

喝完酒,我回去睡了。

早晨起来,我坐在台阶抽烟,瞎眼于说得没错呀,天晴得太久了,必会有大雨呀。

逢九必秋,遇六必雨呀!

这场雨来得肯定不小。

白蕊叫我吃饭,然后我们一起出门,出了胡同分开,她去学校教书,我去古道茶叶公司,也是商鼓会。

我让苗青通知各商鼓,明天开会。

我也要立会,看看他们的心思。

复杂呀,三十多人,都是商鼓连商。

最早的商鼓不经商,现在是商鼓相连。

最早的官鼓不做官,现在是官鼓相连。

算算市井鼓,打得到是平稳,如生活之响,如幸福之唱。

可是这官商之鼓,确实食人之地。

第二天,我和少小年去了晓市,我感觉有点怪,有一些货出得怪。

有些货叫价孟浪,和以前不一样,有一些货确实是超过了晓市的价格之外,而且很多,真品无疑,上品无疑,但是,撸货的人少。

而且,晓市的人,突然就多起来。

但是很少有人出手。

这事太奇怪了。

我和少小年去下一个晓市,依然是如此。

我感觉不对。

天亮,我和少小年去了酒馆。

喝酒,很少在早晨喝酒。

少小年说:“恐怕要出事,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这话一出,我冒汗了。

我心里很明白少小年要说的是什么。

如果是这样,恐怕这鼓儿应该是越打越烈了。

九点多,我回家,躺在床上就睡了。

很累,很累。

下午起来的,吃口饭就出去了,去雷虎的酒馆,我把他叫到了后院问了。

我问:“是不是要乱?“

雷虎想了半天说:“有可能。“

我说:“雷老虎,你别跟我玩这个。“

雷虎想了半天,到后院,半天回来,拿了一个包儿,放在我面前,跟我说:“拿着吧,剩下的事情就是你的了,我能不能活着再出现在这儿,能不能再和你喝酒,不一定了,不过我拿你是当了兄弟,真的兄弟。”

这话冒出来,你特么的耍我呢?

我脑瓜子,跟要爆炸了一样,“咣咣”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