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凤行 > 第159章

凤行 第159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9-17 13:32:08

建平三十七年十一月,凤笙诞下了魏王府唯一的小郡主。

当时正值隆冬,外面大雪纷飞,凤笙为其取乳名瑞雪。

这是凤笙和魏王第一个女儿,也是两人期盼已久的女儿,更是珒哥儿和玹哥儿早就念叨的妹妹,所以从生下来就注定受万千宠爱。

与生珒哥儿和玹哥儿时完全不同,随着小瑞雪一天一个样,凤笙怎么看女儿怎么觉得像自己,可魏王却持反对态度,他觉得女儿像自己。

可惜就这个话题来和凤笙说,是注定说不下去的,因为两人总会为此争起来。

谁知等过年时抱进宫,皇贵妃却说瑞雪像自己,这下凤笙和魏王也不争了,婆婆(娘)最大。

这个年紫禁城比往年都冷清,随着吴王出京就藩后,赵王、襄王、齐王、安王等人都一一被赐了封地,出京就藩。如今魏王虽没被封为太子,但京中就留了他一个皇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无冕之王。

朝堂上迎来了空前的平静,等进入二月后,魏王再度离京前往福建,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事。

这次不光他一人去,还带了妻女,珒哥儿和玹哥儿则被留在京里。

会留下两个儿子,一是考虑到珒哥儿还要念书,玹哥儿也到了启蒙的年纪,二也是怕皇贵妃在宫里孤单,没有儿子儿媳,孙儿总是要留在身边。

其实皇贵妃还想把瑞雪留下来,觉得小孙女还太小,跟着爹娘出去受罪,可已经留下了两个,再把小孙女留下,魏王大抵要不愿意了。

凤笙和魏王就这样来到了福建,这个临着海的地方。

这个曾经因为临着海,遭受过无数的苦难,却又是因为临着海,格外繁荣富裕的地方。

在前朝时,因为朝廷屡屡禁海,福建也是几经大起大落。到了大周,朝廷虽没下明文禁海,但因为倭寇及一些其他问题,朝廷对于海的态度还是谨慎占多。

这趟魏王来到福建,明面上是打着户部通海清吏司的名头,为了主持从海外购粮一事而来,实际上就是为了肃清几处市舶司,整顿朝廷对海外通商事宜。

这事乍一听去似乎并不难,但若是考虑到当地盘根错节的大海商,以及那些官商勾结的状况,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以前朝廷也不是没想过整顿过,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情况无疾而终,这次建平帝既然下了决心要改变,自然要先从最根本的做起。

可什么才是最根本?

对此,魏王并没有着急,而是一边将通海清吏司的架子搭起来,一边放出朝廷有意长期从海外购粮,并打算将这件差事安排给一些有实力的大商人来做的消息放了出去。

消息放出去后,一些洞悉的商机的商人无不是纷沓而至,但这也仅仅是一小部分,大部分有资本的商人还是持观望的态度。

谁知中途京中发生吴王谋逆之事,魏王受诏回京,等于是把这摊子事扔了下来。本来开始的势头还算不错,因为这场事冷了下来,众商皆以为朝廷是故意戏耍他们,几个特别积极的商人为此还遭受了同伴的耻笑,笑话他们是热脸贴冷屁股。

也因此等魏王再度从京中回到福建时,刚一开始进展并不理想。

本来对于朝廷乃至朝廷命官,当地商人们都是一种既巴结又暗中唾弃的态度。巴结讨好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他们要想把生意做好,离不开这些官员的提携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唾弃就是他们的朝令夕改以及翻脸如翻书,至于这些官员为何会如此,大多数商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为了讨要好处。

所以朝廷在商人们眼里是没有信誉的,甚至会压榨他们的生存空间,又因为市舶司高昂的关税和尸位素餐的态度,他们很多宁愿走黑路子进行走私,也不愿和市舶司的官员打交道。

最终,魏王还是借由陈浩等一批小商人,把通海清吏司的第一炮打响了。

只要从通海清吏司拿到资格,就能自由地通过市舶司门下进出海关,虽然也是要交税,但不用交两茬税。

所谓两茬税,就是指市舶司官员巧立名目收取关税来填补个人腰包,出海时收一茬,美曰其名为人头税和舶船税,等商人从海外归来,又是一茬税。

这茬税就重了,按带回的货物来算,又分粗色与细色两种。

细色是指较为贵重的货物,粗色则是指一般的货物,分别是十抽三或者四(没有一定,视情况而定),以及十抽二。

仅从粗色来看,从海外千辛万苦运回货物,还没上岸售卖就必须得上供至少两成。这两成是不论你亏损与否,也不怪那些商人宁愿走私,也不愿经过市舶司。即使经过市舶司,也是走暗路子,也就是收买市舶司官员,拿出一定好处给官员个人,让对方开后门通关。

这种情况是最多的,肥了彼此,损的却是朝廷的利益。

这些内情也是魏王来到福建后,经过一些明里暗里的了解才知道的。这次借由购粮一事,他修改了通海清吏司的税法。

两茬税改为一茬,不看人头只看货物,货物到港后,不管是进还是出,都需由清吏司官员进行抽检。

抽检不光抽检货物,也抽检是否有夹带兵器、铜、人口等朝廷明令禁止出海的东西。货物抽检完毕,按照抽检的数量进行收税,细色十抽一,粗色十五抽一。

且对粗细两色进行了很分明的确定,并给予公示张贴在通海清吏司衙门外。

这一行举,迎来许多商人的好评。

无他,因为粗细两色从没有很明确的确定,所以抽检时,都是随当时负责抽检的官吏的心情而定。也就是说,他今天心情不好了,说你这粗色就是细色,因此而多收税,你也得认了。

一般商人都不愿得罪这些人,毕竟这一船的货物可能就是自己的整个身家,耽误不得,也轻忽不得,哪怕含冤受辱也得忍着。

通海清吏司这一行举,等于杜绝了以后的这种事发生。

这个主意还是凤笙给魏王出的,也是她当初在泰州当师爷时有感。

很多百姓不是真的愚昧无知,而是许多底层官吏尸位素餐,对朝廷政令颁布的不够清楚,执行的不够彻底,以至于中间总会出现很多误差,造成老百姓怕官不敢进衙门,而那些贪官蠹役为了方便行事,索性就含糊不清敷衍了事。

如今拿着白纸黑字写出来,能出海经商的没几个不识字的,胆子也够大,就不信还能出现政令执行错层之情况。

魏王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把通海清吏司的名头打响了。

现如今出海不用经过市舶司,只要手里有通海清吏司发下的通行证,就可通行无阻。不过货物在入港时,需押送至通海清吏司指定的地方,进行抽检并缴税。

这等于是通海清吏司直接绕过了当地市舶司,市舶司的一众官员当即就慌了。当初魏王初来乍到,他们仗着魏王不熟悉当地情况,对其阳奉阴违,再三敷衍,就想浑水摸鱼过去。

谁曾想魏王当面没说什么,扭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甚至硬生生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通海清吏司的招牌打响了,期间无数次斗智斗勇,他们硬生生吞下了无数个哑巴亏。

如今通海清吏司办得风风火火有声有色,魏王已经向朝廷上折子有意打算停闭市舶司,改为建立通海清吏司。

这一下子等于把所有人的饭碗都砸了,实在容不得他们不慌。

其实魏王打的主意也很明白,既然市舶司已经腐朽、老化、不听使唤,不如打碎了重建。就好像奴才不听话了,直接换一个就好,实在不用那么多废话。

魏王用绝对压倒性的强势,教会了市舶司一众官员做人的道理。这一切自然离不开朝廷,正确的应该是说建平帝的支持。

自打去年朝廷经过了一次大清洗,建平帝的手段就变了许多,变得比以往更雷厉风行,更铁血强势,告诉了朝野内外,他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什么,就一定要成功。

一个有想法有手段有抱负的君王,自然比一个浑浑噩噩度日不理朝政的君王更不好侍候,可不得不说这样的君王,对于这样一个看似繁华盛世,实则内里千疮百孔的江山更有益处。

有了建平帝的支持,魏王更是势不可挡,在肃清了福建市舶司后,就奔赴杭州、泉州、广州等地。

即是如此,他也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几乎是马不停蹄,没有一刻空闲的时间,这期间凤笙也带着小瑞雪跟着魏王奔赴南北,中间他们只回了一趟京城,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就再度出京了。

自然是辛苦的,甚至期间少不了面对一些危机,但夫妻二人携手共度,自然化险为夷。而凤笙空闲之余,也没少充当魏王的左右手,替其出谋划策拾遗补缺,堪称真正的贤内助。

当终于把广州这个难啃的大骨头啃下后,包括魏王都不禁松了口气。

他看了看陪着他经历了诸多风雨的妻子,才发现不经意间彼此都老了许多。一时间爱怜心顿起,对凤笙许诺待这边事一罢,就带她和瑞雪去游山玩水。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封密诏不期而至,带来了一个噩耗。

建平帝龙体垂危,召魏王速速回京。

夫妻二人诧异惊讶自是不必说,连行囊都顾不得收拾,就连夜往京城赶去。

等魏王和凤笙回到京城,整个紫禁城都陷入一片低迷的氛围之中。

其实建平帝的龙体早就不好了,多年的积劳成疾早就给他的龙体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只是他一直在强撑。

“……他的龙体早就出问题了,所以当年他才会施展雷霆手段肃清了惠王一党……这件事他早就想做了,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着,如今好不容易抛掉一切累赘,他的性格也不允许他自己半途而废。”皇贵妃紧抿着嘴唇道,脸上分不清喜与悲。

凤笙这才想起那次回京见皇贵妃有些憔悴,她作为儿媳不免关心几句,皇贵妃却说人上了年纪,夜里总是睡不太好,让她不要担心,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可能那时候皇贵妃就心知肚明了,却一直瞒着他们。

至于为何会瞒着?

显而易见,建平帝并不想魏王分心,不想他因为顾忌他龙体而动摇士气,想让他一鼓作气把这件事办成了。

“行了,你们也别太担心,太医院有一大半人都在这儿守着,你们长途跋涉,还是去歇息休整一下再来。就算你们父皇真的不好了,也不会这么快,我还在这里守着。”说着,皇贵妃回头看了看龙榻上陷入昏迷中的建平帝。

自打建平帝陷入昏迷多清醒的时候少时,皇贵妃就一直待在乾清宫没出去过,寸步不离地守在这儿。

“母妃……”凤笙有些犹豫。

“快去吧,别担心我。”皇贵妃说。

凤笙只能跟魏王走了,两人也没出宫,而是去了皇贵妃所住的咸福宫。

在这里,两人见到了快两年没见到的儿子们,宗珒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小少年,而宗玹也已经长大了。

六年多的时光荏苒而过,回头看去才发现时间过得如此快。

一家人简单地说了些话,也没功夫更没心思去庆贺一家人的久别重逢,建平帝的倒下,就像一个秤砣重重的压在所有人的心上。

他是建平帝,他勤政爱民,他雄才大略,他无坚不摧,他也许帝王心难测,却给人一种稳如泰山之感,似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回头去看,他都在哪儿。

可现在这座山却要倒了。

直至此时,魏王依旧有种做梦的感觉。

“你也别想太多,父皇到底上了年纪。”凤笙劝道。

魏王默了默,有些恍然道:“这几年是我这几十年来最安心的几年,什么都不用想,只用埋着头把差事办成了就行,不用害怕被人从背后捅刀,不用瞻前顾后,因为我知道父皇会支持我,这同样也是他想做成的事。

“从当年我领差下江南,这些年来经历了太多,也看见了太多,江山于我们这样的龙子凤孙来说,似乎天经地义就该存在在那里,我们不需要对它费太多的心思,因为我们天然凌驾于众人之上,只要能坐上储君的位置,这个天下就将会是我们的。

“可这个天下它到底是怎样的,该如何去掌管它,我们却从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百姓种一亩田会有多少收成,又会有多少能交给朝廷,我们不知道米盐作价几何,不知道看似貌不其扬人人都会吃到的盐,竟然暗藏着如此大的弊政。

“不知道在海外,我们大周早已不是令万邦来朝的泱泱上国,还有别的国家已经远超了我们,我以为还会有充足的时间,让我们出去游山玩水一段时间,再回来进行接下来的其他事,却突然发现原来早就没时间了。”

凤笙沉默。

她与魏王夫妻几十年,可这样的魏王却是她第一次见到。也许这就是心灵支柱轰然崩塌,必然会面临的张皇失措?

这种事是没办法劝的,她只能静静地陪着他坐在那儿,任他去慢慢沉淀,并接受这个现实。

德旺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他的声音里带着惊惶,似乎就昭示着不祥。

“殿下,皇贵妃召您速速前去乾清宫,陛下不好了……”

等两人带着孩子匆匆赶到乾清宫,还没走进乾清门,就听见里面传来阵阵哭声。

魏王慢慢地走了进去,凤笙领着三个孩子随后。

进了寝殿,除了满地跪的都是奴才,远远就看见皇贵妃趴在龙榻上的身影。

她跪在龙榻前,低垂着头,脸还埋在建平帝掌心里,就那样静静地趴着,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凤笙忍不住想叫一声她,皇贵妃突然直起腰,回过头。

眼神是凤笙从没有在她身上见到过的。

“你们父皇他,山陵崩塌了……”

“母妃!”

举国哀悼,一夕之间紫禁城就被层层白色给淹没。

到处都是哭声,甚至明明已经远离了,耳边还回绕着哭声。

宗钺按部就班地成为了嗣皇帝,为先帝举行丧葬之礼,为其拟定谥号,并在群臣再三劝说下登了基。

待丧葬之礼完毕,宗钺也整整瘦了一圈,而紫禁城也像他一样,完全没缓过劲儿来,陷入持续的低迷之中。

在这期间,皇贵妃被封为圣母皇太后,坐上太后的位置,凤笙的封后诏书也下了,只等礼部安排册封大典事宜。

冬去春来,大地焕发出无限生机,紫禁城也像个久病康愈的病人,渐渐有了色彩。

立后之后充盈后宫,是老生常谈之事,宗钺却以要为先帝守孝三年给拒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朝臣也算是看明白了,陛下就是十足的惧妻如惧虎,他还是魏王那会儿,和方皇后成婚二十多载,一直没有纳过妾,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难道就因为现在成了皇帝,就能改变秉性?

明显是不可能的嘛。

且这方皇后可不是善茬,智谋心计丝毫不逊于男子。这些年魏王两口子在外面做下的一些事,朝臣们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也通过人言及身边的例子见识过了。

谁愿意得罪这样一个皇后?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所以宗钺前脚给推了,那些上书的大臣们也没多说什么,俨然一副‘我身为臣子我要尽到臣子的义务,既然陛下不领情,那身为臣子的就不多浪费口舌’的架势。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给宗钺和凤笙省了不少事,免得为了这种事还要斗智斗勇,实在是无聊至极。

凤笙的身份变化,俨然也影响到她的生活。

以前当王妃的时候,可以紧闭王府大门自己过自己的日子,现在可不行了。

一国之后是什么?是国母,乃天下女子表率。

都知道方皇后驭夫有道,本人也足智多谋,非寻常女人能比,于是找皇后来出主意做主的命妇渐渐就多了起来。

从某某大人宠妾灭妻,到某侯爷逾制纳妾,总而言之就是东家长西家短。

虽然这东家西家都是非同一般人的人家,但既然扯到家事,左不过就是那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凤笙推不得躲不得,只能苦哈哈地一边帮着做主出主意,一边没少听些京里的趣闻轶事。

这些看似琐碎,其实也不是没作用,至少当宗钺查办起某个官员时,冷不丁就能从凤笙这里听到些关于对方府里的私密事,也给宗钺帮了好几个大忙。

而宗钺,如果说刚做皇帝时,他雄心壮志,充满了无限抱负,如今被那些如山般的政务日复一日的压下来,也尝尽了其中的酸甜苦辣,终于明白为何当年父皇面相不老,却早生华发,原来都是给愁的。

夫妻二人虽处境不同,但境遇竟出奇的相似,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偶尔有了空闲,宗钺也没少当凤笙抱怨,诸如皇帝真不是人干的之类的话。

还说让宗珒赶快长,等他能独当一面的时候,他就退位给儿子,带着凤笙去云游天下。

当然,这也仅仅是说说而已,近些年却是莫想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

这句话我说得极为心虚,这本书也写得断断续续,中间因为卡文、家里有事、要更另一本总是断更,让许多亲都对我失望了。

说些完结语,在我的设想中,这本书应该会在魏王登基后完结,毕竟登基以后还有许多许多事,不过那也都是后来的事了,可以预料的是宗钺和凤笙会一直不离不弃,毕竟两人之间的感情确定的极早。

对外通商篇,我思虑再三,没有细写。这篇的背景算是明清结合,而明清时候的海上若是要写,左不过就是围绕着皇帝、官员、海商、海盗(海寇)、夷人来转。

曾经我在《家养小首辅》里,写过薛庭儴作为一个年轻的官员来到浙江宁波,为开海禁之事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发生了许多精彩的故事。可作为一个板上钉钉是未来皇帝的魏王,我觉得不太好展开。

其实也不是不好展开,只是身份带来的压倒性优势,让彼此之间的胜负显然少了许多可供猜度的,因此必然少了许多趣味兴,所以便简略了。

其实明清的时候,尤其是明朝,海上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了,我曾经专门找过这方面的资料,进行了一些深入的了解,对这个世界背景特别喜欢。也许以后还会尝试类似海上的剧情,但我不会去写官写王爷,也许会换个角度,例如一个大海盗或者女海盗什么的,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说到这里,我唯一的感慨就是以后再也不双开了,双开要人命,也谢谢一直追下来的亲对我不离不弃,我愧对你们,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关于番外,其实我想过番外写写皇贵妃和建平帝的故事,毕竟我实在很喜欢这两个人,觉得他们可以写的东西有很多,但因为我没忍住把这个梗单独拿去开了一本书——《媵宠》,所以也只能搁浅,好奇的可以去看媵宠。

至于孩子们,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写孩子们的番外,可能是因为写多了,也可能是我一直觉得孩子的以后其实和男女主的故事是有割裂性的,留白比较好,不适宜深挖。

么么哒,爱你们。

2019.5.12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