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2案:血忌 第8章 空悲切

罪恶边缘 第2案:血忌 第8章 空悲切

作者:秦幕遮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10-11 13:12:17

最新网址:

听到女人的话,樱田鸣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笑容来,而是对着她追问道:“不好意思,我想再多问一句,您说的那个纹身是什么颜色的?为什么会觉得它刚纹没多久呢?难道是纹身周围有红肿的缘故吗?”

女人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愣,眼睛瞟向右上方想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回答说:“好像就是黑色的吧,或者是深蓝色?有没有红肿我不知道,因为当时灯光很昏暗,看不清楚。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纹身,所以就猜测是不是新纹上去的。”

“也就是说,您并不知道那个海鸥的图样,到底是纹身贴纸,还是真正的纹身,是吗?”樱田鸣了然地点了点头:“好的,那我清楚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请您不用放在心上。”

在这次对话过后,停尸房里便突然陷入了一场可怕的沉默之中。

中年男人仍然在仔细看着尸体的脸。英矢在几年前搬去了外面独自居住,每个月回家来吃饭也不过两三次,有时候赶上自己出差或者外出有事,一个月见不上面也是常事。比起自己,妻子和英矢的未婚妻藤原小姐要对他近期的身体状况熟悉得多。

他到底是不是英矢?男人双手握拳,心中惊疑不定。虽然刚刚乍一看,这具尸体和儿子根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连英矢那标志性的卷发都被剃了个干净,看起来就更不像了。但是他看着看着,又从那眉眼里找到了一些熟悉的感觉来。

一想到这具尸体真的有可能是儿子时,刚刚萦绕在男人心头的喜悦突然荡然无存。他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年轻女人,她也正小心翼翼地仔细观察着尸体的面庞,眼神里带着惊讶和隐隐约约的悲伤。

男人不敢再看下去,他仓皇地抬起头,对着日暮俊介问道:“日暮警部,我们,我们两个都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英矢。那,那怎么办呢?”

日暮俊介理解地点了点头:“好的,没有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给您做一下DNA检测,和这具尸体做一下对比,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看来只能用这个办法了,男人轻轻点了点头,最后一次看向了尸体。

他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脸上没有什么伤痕,却已是面目全非,微微露出的胸口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痕,从咽喉处开始,一直蔓延到了被遮住的腹部深处,并且经过了细密的缝合。胸膛和中腹部奇怪地凹陷着,不知道是因为解剖时胸骨和肋骨拿出来的原因,还是在他死的时候,胸骨和肋骨都被打碎了。

男人不敢再看下去,他扭过头,直接朝着停尸房的门口走去。拜托你,拜托你,他在心里求着这具尸体。你千万不要是英矢,只要你不是英矢,你把我的命拿去也没有关系。

当他们两个走到会客室门口附近时,中年女人已经在那里站了许久。一看见他们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女人便立刻奔了过去,一把拉住男人的衣袖急切地问道:“吉良,阳菜,那个人是不是英矢?他,他到底是不是英矢?不是他对不对,你们说话呀,快点告诉我!”

看着妻子瞬间像老了十岁的脸庞,神之木吉良的眼睛泛起酸来。怎么办,他是一个多么失败的父亲,就连那具尸体到底是不是儿子,他都无法百分之一百确定。

见男人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来,站在一边的藤原阳菜只能走上前去,安抚地挽住了女人消瘦的肩膀:“阿姨,我和叔叔都不能确定,那具尸体到底是不是神之木君,所以警方说……说需要做一个DNA鉴定。”

女人震惊地扭头看着她,努力消化了许久,才明白了藤原阳菜话中的深意,她想要开口说话,可是还没说出口,两行热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都看不清楚那具尸体的脸,是吗?他怎么了,他被毁容了吗?你们怎么能认不出英矢呢?他多好认……天哪,我可怜的儿子,到底是谁杀了他,是谁,是谁!”

她疯狂地扑到丈夫的身上,拉扯着他那件质地极好的开领毛衣,就连男人脸上的金边眼镜都被她一掌拍落在地。林真一他们站在旁边,不知道该不该出手阻止。

不过女人的癫狂并没有坚持太久的时间,极端的悲愤和恐惧明显超过了她身体所能负荷的阙值。她突然眼睛一闭,浑身的力气戛然而止,然后便软软地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神之木吉良眼明手快地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住。看着妻子憔悴又毫无生气的面庞,他将脸藏在了她的肩膀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悲痛,无声地呜咽了起来。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的背影,日暮俊介不禁叹了一口气:“虽然说后续还要做DNA检测,但是看情形,检测结果应该已经很明朗了。”

这时,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问樱田鸣:“樱田法医,你在停尸房问藤原阳菜的问题我有些在意。她说神之木英矢的肩胛骨附近有纹身,不是正好能证明尸体背部那些烫伤的由来吗?”

“哦,没什么。”樱田鸣皱着眉头,眼睛还看着前方。那三个人在五分钟前就上了车,可是车子却迟迟没有发动,不知道在干什么。可能是司机感知到了樱田鸣疑惑的打量,汽车的尾灯突然亮了,有人踩下了刹车,将汽车发动了起来。

车子发出了一声低低的轰鸣,开始缓缓地朝着警视厅的铁门开去。

樱田鸣这才收回了目光,低声说道:“我觉得奇怪的是,纹身一般会将色素打入皮肤的真皮层,只有这样做,色素才能牢牢地被锁定在皮肤内部,而不是被排出去。那具尸体背部的烫伤是用类似香烟头的东西烫的,有许多只是伤到了表皮,能不能将纹身的色素完全烫没,就很难说了。

还有一点,藤原阳菜在形容那个纹身时,说它很小。你们也看到尸体背后那块烫伤了,它们联合起来,足有人的手掌这么大。如果仅仅是为了把那处纹身烫没,哪需要烫这么多下。而且那种海鸥纹身,这几年在霓虹是烂大街了,根本就没有掩饰的必要。”

日暮俊介头痛地挠了挠后脑勺,喃喃说道:“其实现在,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希望那具尸体就是神之木英矢了。如果不是他,我们还得继续等待亲属来认尸;如果真的是他,这对夫妻不知道会怎么样,尤其是他的母亲,看她的精神状态,对这种级别的打击到底能不能承受住,还是未知之数。”

樱田鸣对此倒是不以为意:“日暮警部,你这就说错了,每个人都是爸妈生养的,如果这次不是神之木夫妇伤心,那伤心的就是另一对夫妇了,都一样。”

他扭头看了看日暮俊介,突然苦笑了一声:“我倒是希望没有人再来认尸了,因为多一个人来认尸,就说明还有另一个人失踪,甚至遇害了。法医实在是一个厌恶性行业,真希望有一天,我没有尸体可解剖,彻底失业就好了。”

他平时习惯冷言冷语,独来独往,倒是很少有这般情绪外泄的时候。日暮俊介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不过,DNA的检测结果出得很快,神之木夫妇的祈祷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经检测,那具尸体与神之木吉良有亲子关系,确实是神之木英矢本人。

日暮俊介拿到报告后,沉默了许久。他将林真一叫到办公室,想和他说些什么,但是考虑了一会儿后又苦笑道:“算了,这个电话还是我自己打吧。希望这几天,他们夫妇俩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

接到日暮俊介电话的时候,神之木吉良正在上班。

他是一家中型设计会社的副社长,今年63岁。本来以他的年纪,还有2年就要退休了,又是高层领导,其实平日里已经很少去公司上班了。但是这几天,他却每天都准时去办公室报道,风雨无阻。

公司的同事们都很惊讶,有几个关系不错的还悄悄来问他,是不是因为快退休的原因,所以突然开始舍不得公司和上班的感觉了?神之木吉良对这些疑问都是不置可否,一笑而过,但其实他心中的苦楚,不知道该向谁诉说。

自打妻子从警视厅回来之后,就开始生起了病,每天都在发低烧。可是去医院,医生却瞧不出什么,只能嘱咐她躺在床上多休养,避免剧烈的情绪波动。他有心照顾,却被妻子婉言拒绝了。

神之木吉良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英矢和自己长得颇为相像,每次妻子看到自己的脸,就会立刻想起儿子来,这会让她的心里愈加难受。所以吉良只能拜托儿子的未婚妻藤原阳菜来照顾妻子,而他自己只能远远地离开那个家。

他知道,不论最终DNA的检测结果到底如何,警视厅都会打来电话通知自己。所以这些天,他的手机一直都不离身,静静地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当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日暮俊介那略带歉意的声音,问自己是否方便再去一次警视厅的时候,神之木吉良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也被彻底击碎了。那具尸体,居然真的是英矢,那个不羁、张扬而又独立的儿子,真的就这样离他远去了。

神之木吉良没有回答日暮俊介的话,而是悄悄地将电话挂断了。他顺手拿起办公桌上一家三口的合照,里面的英矢对着镜头咧开嘴笑着,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神之木吉良用手轻轻地拂过儿子的脸,手指的触觉却是相框玻璃那冰冷的感觉。

那天去认尸的时候,如果自己能亲手摸一摸他就好了,就算他已经死了,就算他当时比这块玻璃还要冰冷,那也是自己的儿子。英矢一定对自己很失望吧,他明明就躺在那里,可是他那个不称职的父亲,却连他的脸都认不出来。

神之木吉良这样想着,他的眼睛就像泡在沸水里,涨得难受,很想流下泪来,但是眼睛里的水分就好像蒸发了一样,就连一滴泪水都挤不出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