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一不小心撩到你 > 彩蛋

一不小心撩到你 彩蛋

作者:匿名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9-18 07:11:49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晋江有约》,我是主持人闻笙。今天给大家请到的嘉宾是若一科技的ceo叶潇扬先生和他的太太罗漪女士。大家鼓掌欢迎~

叶潇扬:大家好。

罗漪: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这一期节目呢,好多观众朋友给我们留言说非常期待,叶先生和叶太太当年也是红人了。

罗漪:这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

主持人:叶先生还记得当年是怎么回事呢?

叶潇扬:嗯……大一的时候,我参加过东海卫视的一档益智类节目。

主持人:对,当时我也收看了。

罗漪:是吗?

主持人:这节目很火的呀,男女老少咸宜,周末的时候携家带口一起看。我记得叶先生帮清华大学代表队拿下了那一年度的总冠军。

罗漪:也不是啦,还有他五个队友帮忙,他一人哪行啊?

叶潇扬:(笑)还有你。

主持人:当时罗小姐在场外的表现也非常出色,很多人就记住你们这一对情侣了。所以你们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了吗?

罗漪:(害羞)这个……

叶潇扬: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主持人:(惊讶)那么早吗?

罗漪:我们不学好,希望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们别跟着我们学坏,高中的时候应该以学业为主。

叶潇扬:嗯,说得不错。

主持人:是怎么在一起的呢?或者说,是谁追的谁。

叶潇扬:我追的她。

主持人:当时是怎么回事呢?

叶潇扬:(回忆)高一的时候,她转到我的班级,就这么认识了。

罗漪:不是吧,明明是一个意外认识的。

主持人:什么意外?

罗漪:我们学校有一片小树林,我去那边喂猫。他正好在操场踢球,把球踢到了小树林里,他过来捡球。

主持人:然后就一见钟情了?

罗漪:(笑)怎么可能嘛。但过程确实有一些曲折。

主持人:看来二位是有故事的人。

罗漪:嗯,当时我们学校的德育处主任正好在小树林抓小情侣谈恋爱。

主持人:你们被抓了吗?

叶潇扬:被抓了。

主持人:(笑)那可真是个大乌龙了,后来怎么说的?

叶潇扬:后来问了问,发现没什么问题,就把我们放走了。

主持人:那这个主任一定很后悔,没有把你们爱情的小火苗掐灭在摇篮里。

罗漪:其实,高三的时候我们又被抓了一次,他还被全校通报批评了。

主持人:像他这么优秀的学生也会被通报批评吗?

罗漪:是啊,毕竟违反校纪校规了。

主持人:那当时你也被批评了吗?

罗漪:我没有,我爸不让学校批评我。

主持人:(惊讶)你爸爸也知道这件事吗?

罗漪:嗯,早就知道了。他爸爸也知道的。

主持人:所以是在双方家长的支持下谈的恋爱吗?

叶潇扬:算是吧。

主持人:你们的家长还挺开明的。

罗漪:小时候不理解,现在想想,还是因为父母爱我们,才做出了让步吧。

主持人:那你们认识之后,又是怎么变成男女朋友的呢?

罗漪: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叶潇扬:那我长话短说吧,我当时就挺喜欢她的,想追她。可是她不肯答应我。

主持人:这样男神级别的风云人物也会被女生拒绝吗?

罗漪:……也不是不喜欢他吧,他那么优秀,女孩子多多少少都会动心的。

主持人:叶太太当时为什么要拒绝他呢?

罗漪:他成绩特别好,每次都是全校第一。我成绩一般,差距太大了。当时,还是有一些自卑和不自信吧,觉得自己不值得他这样的人喜欢。

叶潇扬:(拉过罗漪的手)没有的事。

主持人:看来太优秀有时候也会成为一种烦恼啊。拒绝之后,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叶潇扬:我过生日,请同学吃饭,她也来了。那天晚上我送她去公交站,结果出了点儿小意外,我右手骨折了。

主持人:听上去还挺严重的。

罗漪:当时我快吓死了。

叶潇扬:她在我旁边一直哭,哭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把我送到医院(笑)。

主持人:骨折以后发生了什么事?

叶潇扬:我想着,骨折都骨折了,那也不能白骨折啊。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跟她表白了。

主持人:成功了吗?

叶潇扬:成功了。

罗漪:……他好坏的,明知道我那个时候不好意思拒绝他。

主持人:可现在看来,结果是好的,你们结婚了。

罗漪:当时又不知道将来我们会结婚。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你不喜欢他么?

罗漪:要听实话吗?

叶潇扬:要。

罗漪:(深吸一口气)就……没有那么喜欢吧。

主持人:那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喜欢的呢?

罗漪:在一起之后他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还是挺感动的。

叶潇扬:别看她柔弱,心肠很硬的。

主持人:所以后来慢慢被融化了吗?

罗漪:嗯,后来发现自己也越来越喜欢他了。

主持人:问一个冒昧的问题啊,你们上高中的时候有没有做过比较亲密的举止,比如接吻这种?

罗漪:(害羞)

叶潇扬:(笑)亲过。

主持人:那初吻是什么时候?

叶潇扬:没记错的话,是高一的暑假。她从非洲旅行回来,我去找她。当时她家住在一楼,有一个防盗窗,我就在窗子外面看着她。

主持人: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了吗?

叶潇扬:(笑)与其说是情不自禁,不如说是蓄谋已久吧。

罗漪:(推一下叶潇扬的胳膊)

主持人:听说叶先生没有参加过高考?

罗漪:他是保送清华。

主持人:那他保送以后,你还要备考,是怎么平衡心态的呢?

罗漪:我没有心态不平衡啊,他太聪明了,保送很正常。再说,他还一直辅导我,不然我也考不上人大。

主持人:叶太太也是名校毕业,这样的学霸情侣挺让人羡慕的。

罗漪:我不是学霸,我只是高考发挥得好而已。我的成绩比估分高了三十分,我都没想到。

叶潇扬:她太谦虚了。她当年可是我们省语文单科状元。

主持人:叶太太也很优秀啊。

叶潇扬:高中的时候她语文就经常考全校第一。

罗漪:(笑)别的科目也没法考啊,数理化生就是我的天敌。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可能对叶太太不是很熟悉,但罗漪这个名字在传媒界是有名气的。叶太太写过不少具有现实意义的新闻,算得上是新闻界的楷模了。

罗漪:哪有,过誉了。

主持人:人大新闻系全国排名第一啊,我们台好多工作人员当年想考都考不上。

罗漪:也就是运气好啦。

叶潇扬:一分运气,九分实力。

主持人:人大是你当初的目标院校吗?

罗漪:……不是,高考成绩出来前,我想不都敢想。

主持人:那当时想去哪里?

罗漪:中国政法啊,中国传媒啊这些。

主持人:这些也都是好大学啊,而且都在北京。

罗漪:没办法,因为清华在北京嘛。

主持人:所以是为了叶先生才去北京读大学的吗?

罗漪: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为了这个我跟我爸还吵了一小架。

主持人:你爸爸不同意你去北京上大学吗?很奇怪啊,正常家长都会希望孩子人往高处走。

罗漪:我从小身体不太好,我爸爸不希望我离家太远。

主持人: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你第一次违逆你爸爸吗?

罗漪:……算是吧。不过这也说不上违逆不违逆,我觉得去北京是一件好事,后来我爸爸也是这么认同的。

主持人:(笑)也算是为了爱情在抗争了。

叶潇扬:这一点我很感谢她,愿意迁就我。

罗漪:算不上迁就,因为在这之前我都没什么具体的目标。他说希望我跟他一起去北京上大学,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和勇气。

主持人:去北京是希望不要异地吗?

叶潇扬:对。

主持人:我听说,你们后来好像还是异地了一段时间。

叶潇扬:那是我去麻省理工读硕博的事了。

罗漪:你大三的时候也去美国交换了。

主持人:那这么一算,你们异地还挺久的啊。

叶潇扬:大三的时候,交换期是一年。硕博的时候,是三年零七个月。

主持人:(惊讶)记得那么清楚啊?

叶潇扬:因为是数着日子在过。

主持人:硕博连起来只读了三年零七个月吗?

叶潇扬:是的。

主持人:天才啊。

罗漪:他一直都是个天才,有些时候我会不理解他的一些想法。

主持人:什么想法?

罗漪:他是理科生思维嘛,我是文科生。

主持人:平时沟通会有困难吗?

罗漪:这倒不是,只是他研究的那些东西我都不怎么懂,有时候他跟我解释半天,我只能不懂装懂。

叶潇扬:什么东西不懂了?

罗漪:比如说你上次讲的视觉感应……

叶潇扬:这个东西,你要这么去理解——

罗漪:打住,今天来参加节目可不是让你说这些的。

主持人:没关系,说出来让大家伙见识一下。

叶潇扬:(讲了两分钟)就是这么回事。

主持人:……呃,在场观众有听懂的吗?

观众:(摇头)

主持人:所以不是叶太太的问题,是你的问题(笑)。

罗漪:是他的问题太高深了。

主持人:这会让你困扰吗?

罗漪:没有呀,平时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谁管他这些。

叶潇扬:说得对,一点儿都不影响我们的感情。

主持人:回到刚刚的话题。你们异地这么久,有没有想过放弃?

叶潇扬:(沉默)没有。

罗漪:……中间分手过一次。

主持人:是叶太太提出的分手吗?为什么呢?

罗漪:事情有点复杂,当时我家里出了一些变故。

叶潇扬:是我给的安全感不够。

罗漪:现在想想这事也怪不了你,你也有你的难处。

叶潇扬:以后不会了。

主持人:分手多长时间?

罗漪:一年。

主持人:后来是怎么复合的呢?

叶潇扬:我毕业之后回国去找她。

主持人:然后就复合了?

叶潇扬:没有,她装不认识我。

罗漪:(沉默)

叶潇扬:但是后来她主动来上海找我了。

主持人:叶太太,这是怎么回事呢?

罗漪:一开始我是不想跟他复合的,但是我爸爸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主持人:看来你爸爸很喜欢这个女婿。

罗漪:……爸爸的建议是一部分原因,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放不下吧。

主持人:是怎么想通的呢?

罗漪:他在q丨q给我留言,我看到了。

主持人:留言都写了些什么?

罗漪:分手以后的一些心情吧,从分手的时候开始,每天都给我留言,我是到后来才看见的。

主持人:叶先生方便透露一下给太太写了什么吗?

叶潇扬:(不好意思)无非就是想她啊什么的,顺便还卖卖惨。

主持人:卖惨?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你骨折的时候是不是也卖惨了?

叶潇扬:因为知道她会心疼我。

罗漪:你怎么那么坏啊?亏我当时看了之后担心得要死。

主持人:他说了什么?

罗漪:他失眠,吃了药也没什么用。我看了他的留言,生怕他想不开。

主持人:这是真的吗?

叶潇扬:是真的。

主持人:看完以后就决定去找他了?

罗漪:一周以后去的,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主持人:叶先生看到叶太太来找自己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叶潇扬:一开始不敢相信,后来是震惊和感动,也有些害怕。

主持人:害怕什么?

叶潇扬:怕她又走了。

主持人:见面当天还做了什么?

罗漪:(害羞)

叶潇扬:该做什么做什么呗。

主持人:复合以后就结婚了吗?

叶潇扬:差不多隔了一两个月。

罗漪:是十周年的时候领的证。

主持人:什么十周年?

罗漪:恋爱十周年。

主持人: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吧,听你们说这件事,都觉得很辛苦。

罗漪:有辛苦,也有幸福,所以我很庆幸,最终还是跟他走到了一起。

叶潇扬:我也一样。

主持人:婚后就决定要孩子了吗?

叶潇扬:她想生,但她身体不太好,隔了一年之后才怀上。

主持人:宝宝现在多大了?

罗漪:两岁了,是个男孩儿。

主持人:有考虑再添个女孩儿吗?

罗漪:(害羞)

叶潇扬:咳咳,这个……明年家里可能会再添个孩子。

主持人:明年?这都十月了——是已经有了吗?

罗漪:两个月了,现在还看不出来。

主持人: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叶潇扬:女孩儿。

罗漪:因为已经有个男孩儿了,所以我也希望是个女孩儿。不过,男的女的都好,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叶潇扬:这事儿还是得看男人。

主持人:什么意思?

叶潇扬:男孩的性染色体是xy,女孩是xx。母亲只能提供x染色体,而父亲可以提供x或者y染色体。所以孩子性别的决定权在男人手里。

罗漪:可这是随机的,也不是你能决定的啊。

叶潇扬:嗯……昨天我梦见了,是个女孩儿。

主持人:(笑)看来叶先生很希望要个女儿。

叶潇扬:女儿比较乖,儿子太调皮了。

罗漪:小孩调皮很正常啊,你小时候不调皮吗?

叶潇扬:因为我小时候调皮,所以我才不希望再来个儿子。这样也太辛苦了。

主持人:如果是个女儿,想过叫什么名字吗?

叶潇扬:叶怀箬。怀抱的怀,箬竹的箬。

主持人:(在手上写了出来)这名字是什么意思呢?

叶潇扬:箬是竹子的意思,有一个成语叫“胸有成竹”,我希望她以后能自信,遇到事情处之泰然。

罗漪:他应该是想跟儿子的名字保持统一。

主持人:儿子叫什么?

罗漪:叶立筠。站立的立,筠竹的筠。

主持人:还真是哎。果然是文化人,起个名字都很有讲究。

罗漪:其实这两个名字都比较中性,男孩女孩都能用。

主持人:叶太太对孩子的将来有什么期待吗?

罗漪:我没有什么太高的期待,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就好,考不考第一无所谓。

叶潇扬:能考第一还是要考的,万一实在不是读书的料……

主持人:我觉得叶先生多虑了,你们俩的孩子再笨能笨到哪去?

叶潇扬:遗传学上是有回归的,如果父母在某一特征上达到巅峰,下一代往往会向平均值靠拢。

主持人:看来叶先生也是做好了思想准备工作啊。

罗漪:他才没有。天天盯着儿子学英语学算术。

主持人:(惊讶)两岁就开始学了?

叶潇扬:闲着没事随便教教,他学得很快。

主持人:看来,天才的孩子还是天才啊。

罗漪:还好啦,反正我不希望儿子有太大的压力。

主持人:马上就要有两个孩子了,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呢?

罗漪:我工作时忙时不忙,空下来的时候就带带孩子。

叶潇扬:我每天如果要加班,也尽量保证不超过九点。周末我一般都会空出来,陪陪家人和孩子。

主持人:那家务是谁做?

叶潇扬:保姆做。

罗漪:上大学那时候是分担家务的,现在有保姆就解放了。

主持人:你们上大学的时候就同居了?

罗漪:(害羞点头)

叶潇扬:她爸给她在北京买了套房,不住白不住啊。

主持人:(笑)看来老丈人很疼女儿。

罗漪:不过后来那套房卖了。

叶潇扬:去年我买回来了。

主持人:北京的房子很贵吧?

叶潇扬:以前觉得贵,现在就还好了。

主持人:也是。听说若一科技刚刚完成pre-ipo轮融资,准备要上市了。

叶潇扬:大概明年吧,算是给第二个孩子的见面礼。

主持人:看得出来,叶先生很疼爱孩子。

罗漪:他平时在家可不这样。

叶潇扬:夫妻嘛……总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教育孩子一味溺爱可不行。

主持人:所以谁唱红脸,谁唱白脸?

叶潇扬:她唱红脸,我唱白脸。她心疼孩子,我训一下她在夜里都要偷偷说我太凶了。

罗漪:确实凶啊,把儿子都吓哭了。

叶潇扬:我不帮你管管,他以后都能拆家了。

主持人:(笑)问你们一个问题啊,如果你们的儿子以后上高中早恋了,你们会怎么办?

罗漪: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叶潇扬:看看情况,教育为主,训诫为辅。要是不耽误学习,那就别操心那么多了。有时候管太多,适得其反。

主持人:万一你们女儿上高中的时候早恋了怎么办?

叶潇扬:那可不行。

罗漪:你怎么那么双标啊?

叶潇扬:女儿是我的小棉袄,怎么能那么早就被别的小子拐走。

罗漪:我上高中的时候你还不是(小声)……

叶潇扬: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女儿身上,我恐怕不能接受。

主持人:这双标就有点过分了啊。儿子能谈恋爱,女儿不能谈。

叶潇扬:其实这个分人。

主持人:怎么说?

叶潇扬:她要是找个好男孩,我也不会舍不得。主要是现在很多家长太放纵男孩子了,总觉得出了什么事情男孩又不吃亏,所以女孩的家长才会格外担心。

主持人:那你们对儿子的教育是怎样?

罗漪:性别是平等的,但是不同性别之间是要相互尊重的,我希望他以后能尊重和体贴每一个女孩子。

叶潇扬:这话不对啊。

罗漪:怎么不对了?

叶潇扬:他以后要是有女朋友了,你还让他去体贴别的女孩子,这怎么行?

罗漪:(恍然大悟)是哦。

罗漪:总之呢,我希望每对生育男孩的家长好好想一想。假设你们有个女儿,你们希望她得到其他男孩怎么样的对待,就怎么样去教育你的儿子。

叶潇扬:因果是会循环的。你的儿子如果做了坏事,可能他不会尝到恶果,但万一他以后有女儿——

主持人: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叶潇扬:这很难说,至少不该直接去否认这种说法。

主持人:像你这样的理科生也会这样思考问题吗?

叶潇扬:是受我太太的影响吧。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非黑即白的东西,你需要去包容很多事情。

主持人:对了,在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节目组向网友征集了一些问题(拿出卡片),网友们很期待你们的回答。

罗漪:是什么问题呀?

主持人:一位名叫“楠柟陌逸”的网友问,结婚纪念日你们会做什么?

罗漪: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我一般会在家里做点菜,两人一起吃。

叶潇扬:我太太手艺很好的。

主持人:有什么拿手菜吗?

叶潇扬:做的鱼很好吃。

主持人:那你会送你太太纪念日礼物吗?

叶潇扬:每年都会送。

主持人:送过什么呢?

叶潇扬:一些自己做的小玩意儿,她挺喜欢的。

罗漪:嗯,去年送了我一个智能管家机器人。

主持人:那是什么?

叶潇扬:是公司提供的一套家居解决方案,相当于是一个物联网——

罗漪:你又开始了。

主持人:叶先生还真是不忘记给公司产品打广告啊。

叶潇扬:这还真没有,每次公司想出什么新东西,我太太都是第一个体验顾客,她也给了我很多灵感。

主持人:比如说?

叶潇扬:刚结婚的时候,她不太会垃圾分类,经常分错。我就给她做了一个智能垃圾桶,可以识别95%以上的日常垃圾。

主持人:(两眼放光)这么厉害?怎么没在市面上看到?

叶潇扬:因为成本过高,暂时还不便投入量产,所以现在也就只有我太太一个人能用到这款垃圾桶。

主持人:(羡慕)我也好想买一个。

罗漪:(害羞)他特地给我做的。

主持人:去年送的这个,那今年呢?

叶潇扬:今年的礼物有点儿特别,看不见也摸不着。

主持人:那是什么?

罗漪:(无奈)这是我觉得最没用的礼物了。

主持人:他送了你什么?

罗漪:他买了一个月球环形山的命名权,那个坑居然叫我的名字,你说我住在地球上,要这个东西干嘛?

主持人:……这礼物还真是别具一格呢。

叶潇扬: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罗漪:我什么时候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了?

叶潇扬:你以前跟我说,你想去月亮上住。我寻思着,你也上不去月球,那就买个环形山命名成你的名字了。

罗漪:可以退货么?

叶潇扬:这东西说退就退啊?nasa上都有备案了。

主持人:好了好了,咱们赶紧看看下一个问题。一位名叫“只爱快乐水f”的网友问,最喜欢对方身上什么特质?

罗漪:很聪明,很努力,很温柔,很强大。

叶潇扬:(期待的眼神)还有呢?

罗漪:长得很帅?

主持人:哈哈,这也算一个。那叶先生呢?

叶潇扬: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这种都说烂了,我就不说了吧。

主持人:那你还能说什么?

叶潇扬:她很善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周遭的一切,不是那种圣母式的善良。她像只小蜗牛一样,默默努力着,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主持人:还有呢?

叶潇扬:(笑)很漂亮。在家里是好妻子、好妈妈、好女儿,对待工作上认真负责、一丝不苟。

主持人:看样子,十几年相濡以沫,你们互相都很欣赏对方。

叶潇扬&罗漪:是的。

主持人: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来自网友“roganna”,有什么话想对对方说?

叶潇扬:我得想一会儿。

罗漪:我也是。

主持人:没事,不急,你们慢慢想。

(三分钟后)

叶潇扬:我想好了。

主持人:想好了现在就可以说。

叶潇扬:(深情凝望)老婆,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想一直在你身边,呵护你,爱护你,陪伴你。

罗漪:(鸡皮疙瘩)怎么突然这么肉麻?

叶潇扬:这是真心话。

罗漪:(小声嘀咕)我还大冒险呢。

主持人:叶太太有什么想说的吗?

罗漪:我想送他一首诗,《上邪》。

主持人:《上邪》这首诗写了什么来着?

罗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罗漪:(害羞)突然发现这首诗也好肉麻。

叶潇扬:我很喜欢。

主持人:今天的《晋江有约》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我代表节目组祝二位百年好合!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罗漪&叶潇扬:再见~

-彩蛋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