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顾先生与陆恶犬 > 第六十九章 许泽番外(完)

顾先生与陆恶犬 第六十九章 许泽番外(完)

作者:酱子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9-18 13:49:37

许泽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算是知道那群肌肉男为什么喜欢当0了,爽是真的爽。

但疼也是真的疼啊。

妘妘背着书包进来:“许泽哥哥今天不送我上学吗?”

“哥哥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明天再送你好不好。”许泽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好,生病记得吃药哦。”妘妘说完转过身,出门前还朝他挥手道别。

吴肖翔站在门口,一脸平静。

想到自己事后这么疼,对方还摆出这幅冰山脸,许泽就忍不住使坏道:“妘妘,想知道我为什么生病吗?”

妘妘问:“为什么呀?”

许泽刚想说什么,吴肖翔就把妘妘带出门外:“要迟到了。”

说完,他撇过头,轻咳了一声,躲着许泽的目光,“……很快回来。”

两人出门后,许泽把头埋在枕头里,笑得乐不开支,自言自语说出接下来那句话:“……因为你哥昨晚打我,特使劲儿。”

……

吴肖翔回来时,带着膏药和早餐。

许泽趴着看他:“开窍了,还知道给我买药了?”

吴肖翔不理他,动作上倒是轻柔,擦完后,把药膏放在了柜子最底层。

许泽挣扎着起身搂他脖子:“来个早安吻。”

吴肖翔按开他的脸:“你没刷牙。”

许泽啧了声,艰难地跑去刷了个牙,回来时早餐也顾不上碰,撅起嘴:“我刷牙了。”

吴肖翔还是不理他,当着许泽的面换了条薄薄的长袖。

许泽趁机摸了两把,然后低头啃了一口肉包子,“换衣服干吗?”

“后天要拍节目,今天要去公司谈事情。”

许泽哦了声:“那你早点回来,不然我很无聊。”

“嗯。”

吴肖翔应完,俯下身,侧着脸轻轻在许泽嘴上亲了一下。

直到吴肖翔都走到门口了,许泽才反应过来,放下手上的肉包子:“喂!你回来!再亲一下啊!”

回应他的是无情的关门声。

许泽脸上笑掩都掩不住,打开手机,发现那群狐朋狗友又在拼命@他,信息都刷了一整个屏幕。

“@许泽,人呢?人呢?”

许泽:“干吗?”

“好意思说,那晚什么时候走的,都不跟我说一声?”

他躺回大床上,把平板架在前面看电视,悠闲的回:“急事。”

“多急,急到你连人都忘了带走?那晚那个男的一直找我要你电话,我给他了啊。”

许泽蹙眉:“你把我电话给别人干什么?”

“?你不是吧,以前不是巴不得把电话号码贴脸上吗你?”

许泽:“滚滚滚,让他别找我。”

“我X,你出什么事了最近,跟哥们说说。对了,你离家出走了?你爸前几天还来问我爸你有没有跟我在一块,你那什么情况,还有钱花不,给你转点?”

许泽:“不要,不缺钱。”

他从来不喜欢借人东西,情愿回家偷拿。

“行吧,你还没说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许泽想都不想:“我遇着真爱了啊。”

这话把微信群里的人都炸出来了。

“哪家倒霉汉子啊?”

“说,这回爱几天?”

“说泡仔我就服你,什么时候传授传授秘诀?”

许泽看得烦,直接把微信群退了。

刚退,就被人拉了回去,里面几个人纷纷认错。

“脾气这么大,该不会真遇上了吧?”

许泽一字一句敲着键盘:“对,以后谁叫我去酒吧,我跟谁翻脸。”

发完,他把手机一丢,继续美滋滋的看电视。

第二天,许泽刚恢复不少,就把腿往吴肖翔身上挂。

吴肖翔不挪他,也不动:“睡觉。”

“你是不是男人啊?”许泽抱住他的脑袋,“别睡啊。”

说完,又开始上下其手。

吴肖翔年轻气盛的,哪经得起这种挑拨,压着嗓子应他:“明天要拍节目,睡觉。”

许泽在他耳边吹着风:“你轻点不就行了?”

见吴肖翔不为所动,他狠下心,往被窝下面钻。

……

吴肖翔当时就炸了。

不是气炸,是爆炸。

……

许泽也顺利的吃到了苦头。

这刚开荤的男人,是真惹不起,许泽第二天去录节目的时候屁股还疼着,偏偏这次录制还需要坐着玩大半场。

最后再喝下吴肖翔一碗辣椒水。

这酸爽,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

他疼得眼睛都皱到了一起,到医院时,还趴在许泽肩上嚷着:“你他妈不是人,昨天这么狠,今天还要给我下毒!”

吴肖翔不应他,匆忙给他办了急诊,把人搬进了肛肠科。

上过药后,许泽终于缓了一点,扶着能走了。

他趴在吴肖翔身上,问他:“你把我弄成这样,你得负责的。”

明明是他撩拨的,现在却要自己负责。

吴肖翔应下:“嗯。”

许泽满意了,挑到一间厕所,“把药膏给我,我再涂点。”

吴肖翔:“我进去帮你。”

“别,”许泽抢过药,“隔间太小,碰到脏。”

说完,一瘸一拐的进去了。

吴肖翔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收到了经纪人发来的微信。

“小翔,最近有个电影找你,片酬一般,演员咖都不大,但番位好,二番,那个导演说了,他就看中你的长相和身材,只要你来,角色就你的。但我个人是建议你不用接,动作片,吊威亚什么的很麻烦,那导演要求也高,拍摄时间又长,受伤什么的就得不偿失了。”

吴肖翔扫了一眼,正准备回复。

“那个……你好。”一个有些粗重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

转过头,是个大壮个,身上穿了条背心。

吴肖翔点头,没说话。

“我有点事想告诉你,我们换个地方说?”男人说,“关于许泽的,我应该没看错吧,刚刚你跟他从……那个科室出来。”

许泽出来的时候,没见到吴肖翔。

刚准备打电话,人就从拐角出来了。

他靠在长椅上,朝吴肖翔伸手:“快过来扶我一下。”

吴肖翔站着盯了他半晌,没说话。

许泽:“快来啊,我疼。”

吴肖翔走来,闷声把他扶起。

似乎就只有这么几分钟的不对劲,回到家后,吴肖翔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

不,甚至比以前还要温柔一点。

日子照常过着,某天,两人舒坦完,许泽躺在吴肖翔旁边,戳他的手:“我真的爱死你这肌肉了。”

吴肖翔有瞬间的僵硬,然后从鼻子里应了一个嗯。

就在许泽快睡着时,旁边的人又说话了。

“你以后……收敛一点。”

许泽以为吴肖翔是在指不可言喻之事,他闭着眼笑:“那你主动一点。”

身边没了声音。

……

第二天,许泽是被拎着耳朵起来的。

睁开眼就看到他爸那张准备吃人的脸,他一愣,四处环绕了一圈——

新床,桌子,衣柜,凳子……是吴肖翔的房间没错。

但人不在。

他回过神:“你怎么会在这?”

“你好意思问?!”许父气的想当场把这儿子解决了,“马上给我穿衣服!”

许泽问:“去哪?”

“能去哪?给我回家呆着,公司也甭去了!”

许泽被抓着套衣服,嘴里问:“小翔去哪了?”

这个问题直到他被关进房了都没得到回应。

刚挨了一顿打,许泽手上青紫了一大片,好在他爸还有最后一点良知,手机没收走。

他打了吴肖翔的电话。

无人接听。

正在通话中。

不在服务区。

所有能得到的回应他统统听了一遍,终于明白过来,吴肖翔把他拉黑了。

那破手机居然还有拉黑功能?

坚持不懈的拨了半个小时,他终于冷静下来。

直到翻阅短信后,才知道出了什么事。

陆晏被爆绯闻,对象是他,还附了一张激吻照。

可是——照片里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啊?他和陆晏就牵过一次手,哪他妈来的激吻照?!

不过总算明白过来了,他马上给吴肖翔发了好几条微信。

“小翔,陆晏那张照片上不是我。”

“真不是我,你认不出来吗,我哪有这么高啊。”

“别瞎吃醋,你不信,等我逃出去,我们当面去问陆晏。”

他刚准备给陆晏打电话,吴肖翔回了微信。

吴肖翔:“我知道不是你。”

许泽:“那就好,你接我电话。”

打过去,依旧没通。

五分钟后,吴肖翔回了消息。

“别逃了,逃了,也别找我。”

许泽一愣:“什么意思?”

吴肖翔:“结束了。”

许泽僵着手回复。

“结束什么?你再说一遍?”

吴肖翔:“炮友关系。”

后来许泽的信息就发不过去了。

他看着那红色的感叹号,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昨天晚上还睡一块,今天跟他说结束了?

他坐回到地上,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吴肖翔一定是被哪个傻逼盗号了。

许泽是绝食抗议,才终于被放出来的。

出来后,他马上去了吴肖翔家。

敲门,没人。

他从早上八点等到晚上十点。

丘姨回来时,见到一个人影缩在墙边,胡子拉渣,衣服凌乱的,吓了一跳,开了锁就想进去,却被人抓住了手。

“……阿姨,我想问问,您知道住您对门的人去哪了吗?”

“你认识小翔?”丘姨狐疑道。

许泽眼睛一亮,“认识,我是他……朋友。”

丘姨问:“小翔没告诉你,他搬家了吗?”

“……搬家?”

“是啊,前几天就搬走了,”丘姨说,“挺急的,唉,都住了三年了,说搬就搬了,我也挺舍不得的。”

许泽继续问:“那您知道他搬去哪了吗。”

丘姨本想说,但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想知道,直接问小翔不就行了?

想到这,她摇头:“不知道。”

许泽听了一怔,然后苦笑道:“谢谢您。”

第二天,许泽去了妘妘学校。

妘妘转了学。

许泽出了办公室,眼泪猝不及防就掉下来了。

像是开了闸口,哗啦啦的流。

他很少哭,只有在他爸打得重了,或者吴肖翔做得狠了的时候才会流几滴生理性眼泪。

想到这,他眼泪更凶了。

他想不通,吴肖翔怎么就走了。

他靠在墙边,哭得正畅快,有人停下问他:“先生,您没事吧,需不需要送你去校医室?”

许泽刚想说不要,突然猛地抬起头——

医院!

他想都不想,拔腿就跑。

……

看到病房里躺着的吴母,他心终于安了不少。

好友看到他,忍不住问:“你这是怎么了?”

许泽问:“吴肖翔最近有来看过他妈吗?”

“前几天来过,一次性缴了三个月的医药费。”

许泽点头:“下次他来了,你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又觉着不对,“算了,我这段时间就住你这了。”

好友吓了一跳:“到底怎么了?”

“……他躲我。”

医生叹口气:“都跟你说了,小翔人好,也老实,让你别去招惹他。”

“我招惹他怎么了?”许泽说,“我又不是不负责。”

“说到负责,你还记得啊Ken吗?”

许泽摆过脸:“不认识。”

“你之前跟人谈过几天,这就忘了?”医生说,“他这段时间到处在说你坏话。”

许泽:“让他说,管他的。”

“其实也不算坏话,就是把你的风流韵事都传播了一遍,蛮可笑的,圈子里谁不知道你,还需要他传播?”医生打趣道,“他前段时间还来医院看病,被我撞着了——玩得太嗨,东西取不出来,还住了院,你说好不好笑?”

许泽没兴致听:“不好笑。”

“哦,那天你也来了,看到你们进了一个科室,当时我赶着动手术就没过去,怎么,他没刺你两句?”

“他敢……”许泽突然瞪大眼,“你说他跟我进了一个科室?哪天?”

“日子忘了,肛肠科,”说到这,医生揶揄他,“你长痔疮了?”

还没说完,眼前的人就走了。

找到啊Ken不费力,当晚许泽就把他堵在了酒吧厕所:“你把我的事跟谁说了?”

啊Ken个子大,也不怕他:“说的人多了,一一给你列一遍?怎么,你那些破事敢干还怕人说啊?”

许泽懒得跟他耍嘴皮:“那天跟我一起去医院的那个人,你说了吧?”

“皮肤黝黑那个?”啊Ken一笑,“说了啊,说得可详细了。怎么,被新欢甩了?”

许泽一瞬间觉得有些吸不上气。

就在啊Ken觉得眼前人快爆发时,许泽转过身,走了。

……

“好!马上要引爆,小翔你记得跳远点!”

吴肖翔点头:“好。”

一声爆炸声,吴肖翔跟着一跳。

“卡!”导演看了眼镜头,“可以,去换衣服吧,辛苦了!”

一天的戏拍完,吴肖翔离场,把汗抹干净,转身进了化妆间。

化妆间里,一个男人坐在写着他名字的位置上,坐的端正,两手揪在一起。

见他找来,吴肖翔不怎么意外,抓起衣服就准备走。

许泽一把抓住他,之前想的很多话瞬间就忘了,脱口就道:“……你先别走。”

静默片刻,吴肖翔转过身:“已经说清楚了。”

“没有,”许泽怕他跑,手攥得死紧,“我说了,你可以因为以前的事生气,但是你不能直接判我死刑。”

吴肖翔看着他,半晌才应:“我没有生气。”

许泽:“没生气,你还躲我?”

吴肖翔:“没躲,只是没必要接触。”

“为什么?”

吴肖翔拍了一天,身累得很,这会再加上心累,实在是有些心烦。

他转过身:“许泽,我没资本陪你玩,你找别人。”

许泽鼻子一酸:“我没跟你玩,我是认真的。”

吴肖翔叹了口气。

然后掰开他的手,转身走了。

许泽没追上来。

回到酒店,吴肖翔往床上一躺,又困又累,却睡不着。

那天那个人告诉他,许泽上过的男人不少,个个都是肌肉男,最后没几天就被甩了。

说实话,他当时并没有很愤怒。

打从他决定接受许泽那天起,他就不会追究以前的事。

但是他对以后充满迷茫。

如果以后许泽腻了,又或者他的身材走样了,怎么办?

到时候如果分手,他抽得出身吗?

不能,因为他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痛难耐。

所以他选择现在就抽身离开。

他有一个家要担,不能承担任何风险,他什么都赌不起。

许泽自从找到他后,就天天来片场报道。

每天吃喝往里送不说,还上下都好好打点了一番。

吴肖翔也不赶他,因为他知道赶也赶不跑。

回到化妆间时,听到了许泽和化妆师的聊天。

“你天天来找小翔,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许泽玩着手机:“朋友关系啊,我可以为他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那一种。”

吴肖翔走进来,越过他,拿着手机就出去了。

许泽在片场呆了将近一个月。

吴肖翔休息时,许泽就在身边不断跟他聊天:“你说你拍戏时都一个表情,导演怎么会看中你啊?”

转脸就听到他跟别人说:“小翔演技天下第一。”

过段时间,他又问:“这个角色傻得冒泡,你为什么要接啊?”

然后他就会跑到导演面前:“导演,我觉得小翔这个角色很棒,要不你再给他多加几个镜头?”

可爱成这样,吴肖翔好几回都险些忍不住。

结果今天,许泽没在片场了。

剧组一半的人见到他都问,你的跟班怎么没在。

吴肖翔没回答,一整天低气压。

回到酒店,看了眼毫无动静的手机,他想,终于是腻了。

一个多月,比起那些几天就甩的肌肉男,他还算好的。

正麻木的想着,手机响了。

经纪人说:“其他都准备好了,你去赞一下游茗的微博吧。”

游茗是剧组里的女二。

吴肖翔不解,“准备什么?”

“前段时间不是说了?你要和游茗炒下恋情,新闻都发出去了,就差你那一赞了,尽快啊。”

还没问完,一个电话接了进来,是一个月前从黑名单拖出来的许泽。

他毫不犹豫地把经纪人电话切断。

刚接,许泽的哭声就一阵接着一阵的,“吴肖翔,你他妈不是人。”

吴肖翔一愣:“你在哪?”

许泽不应他,继续自说自话:“你居然跟别人开房,老子跟你在一起嗝,后,都没正眼瞧过别人,你……你他妈不是人!”

这又哭又骂的,一听就知道是真醉了,吴肖翔沉着脸:“你在哪?”

啪嗒,对面挂了。

他马上又拨了过去,对面半天才接起,一个陌生男声:“你好……”

“你是谁?他呢?”吴肖翔抓起衣服就出了酒店。

“我是酒吧老板,你快过来,他好像喝出问题了……”

……

……

许泽睁眼时,胃还隐隐作痛。

他眼睛根本睁不开,不用看就知道肿成猪头了。

头一瞥就看到了吴肖翔。

他开头就是:“吴肖翔你不是人。”声音哑的可怜。

吴肖翔见他醒了,马上按下了呼叫铃。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遍:“已经稳定了,以后喝酒别喝这么猛,胃出血可不是什么小毛病啊。”

吴肖翔点头,把医生送出了病房。

等他坐回来时,许泽又说了一句:“吴肖翔你不是人。”

吴肖翔应:“嗯,我不是人。”

“我也不是人,那我们能不能凑一块啊,”许泽说着说着,鼻子又酸了,他边在心里骂自己,边问,“你不是被我掰弯了吗,为什么还能跟女人开房?”

吴肖翔心软成一滩泥。

他没说话,拿棉签沾水,在许泽唇上沾了沾。

许泽继续说:“你为了躲我,居然让妘妘转学。”

“她才跟同学玩熟,你就把他们拆散了,吴肖翔你不是人。”

“……嗯,”吴肖翔说,“你说的都对。”

他突然软了语气,许泽先是一喜,然后更难受了:“你真的跟那女的开房了啊?”

吴肖翔这口气叹得很重:“没有,炒作。”

许泽:“真的?”

“嗯。”

轮到许泽闭上眼,不说话了。

吴肖翔挑眉:“没话了?”

“没了,”许泽仍旧闭着眼,“电充满了,我觉得我还能追你十年。”

他没睁眼,错过了吴肖翔红了的眼眶和上翘的嘴角。

“就十年?”

“再说吧,没准以后又充电了,就还能久一点。”许泽说,“所以你得多给我点甜头,不然我撑不住的。”

刚说完,许泽觉得自己嘴上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软软的,有点熟悉,不是棉签。

反应片刻,他倏然睁眼——

吴肖翔仍坐在旁边,表情平静。

“你亲我了?”许泽问。

吴肖翔不说话。

许泽挣扎着想坐起来,“你是不是亲我了?”

吴肖翔伸手把他按回原位,淡淡道:“先多充十年电吧。”

……

许泽想尖叫,又怕被医院赶出去。

吴肖翔继续说:“妘妘转学是之前就定下的事,那边的学校出了校园暴力,我不放心。”

“家也没搬。”

“怎么可能,”许泽打断他,“你邻居都说你搬走了。”

吴肖翔蹙眉想了想,他带妘妘出来的时候,手里推着行李箱,丘姨瞪大眼问他,要走了?

他赶着送妘妘去新学校,匆匆的应了句嗯就走了。

许泽:“骗人,那妘妘住哪?”

吴肖翔说:“她现在的学校是寄宿,一个月。”

许泽:“……她才四年级你就让她住校,吴肖翔你不是人。”

吴肖翔嗯了声:“是人,还怎么跟你搭一对?”

许泽又要哭了。

他也真的哭了,边哭还边说:“……吴肖翔,等我好点了,我们来一发医院play吧……”

“……”

………

事后,吴肖翔在许泽的威逼利诱下,说出了自己拉黑他时的心路历程。

许泽听完后,突然一脸认真地捧着他的脸。

“不是人,虽然这句话很老土,但是我一定要跟你说。”

“——你尽管赌,我绝对不会让你输。”

吴肖翔先是在心里好好感动了一番,然后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不准给我起绰号。”

“……喔。”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