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针尖蜜(辛夷坞最新现言,阅文独家) > 第106章 刚烈小奶狗 2

第106章 刚烈小奶狗 2

陈樨正索然向隅,有人急哄哄推开影音室的门闪了进来。里间没有开灯,墙上播放的电影正变幻着光影。对方没料到这里有人,被一双幽幽回望的眼睛和忽明忽暗的脸惊得脚下一滞。

“喵喵!”陈樨认出来人,毫不见外地朝他招了招手,又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示意他过来坐。

男孩儿犹豫片刻,选择了与陈樨隔了个空位的沙发坐下。陈樨被他正襟危坐的模样逗乐了,暂时卸下脸上的郁郁之色,摊开手心问:“吃瓜子吗?”

“不了!”男孩儿拒绝,扭头对身边的人说:“为什么你要学猫叫?”

“你不是叫喵喵?”

“我叫苗淼。树苗的苗,三个水的淼!”

“哦……我叫陈樨。”

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两人陷入了沉默。封闭的空间里只有电影哀婉的配乐和陈樨嗑瓜子的声音。陈樨倒没有什么不自在。换个情景,她或许还会有逗逗小屁孩儿的心思。可眼下不知是因为被宋女士的桃花刺激了,还是因为刚才吃到的一颗坏瓜子,美色在旁,她也提不起什么劲。

这苗淼也不是个善于周旋的,腰背笔直地盯着大屏幕,眼睛也不眨。他虽坐在陈樨不远处,可浑身上下透着警觉,仿佛她稍有不妥,他就要拔腿走人。

“你躲谁啊?”陈樨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问。

苗淼没有说话,长睫毛的阴影忽闪了几下,嘴角绷紧了。陈樨已猜到了几分,今天单身的客人不止她一个,他又是全场最鲜嫩的一根葱,不招人惦记才怪。有个画沙画的姐姐一晚上眼睛都围着他打转。陈樨从洗手间出来时,还看到某中年男士靠得极近地与他探讨今天的舞蹈。他退到了墙角,那表情仿佛站在一个月没打扫的茅厕里,四肢五感都无处安顿。

“你是跟谁来的?”

“我师哥。”苗淼终于艰难地开了口,“师哥在这边有演出。他们都说我性格内向,要多与人交际。”

“你师哥好像很希望你多交‘朋友’。”

“我不需要动手动脚的朋友!”

陈樨忍俊不禁,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还是个刚烈小奶狗。

“舞者要打开自己!”她有样学样地戏谑道。随即她仿佛听到了某个内心封闭的舞者发出了一声冷哼。

丁恕英老师是国内顶尖的舞蹈艺术家,更是最享有盛誉的舞蹈教育家。她的舞团极少有地还保存着传统师徒制的传承模式。能够被她慧眼识中的无不是万里挑一的好苗子,从小带在身边,衣食起居、练功学艺都在跟前,手把手地调教成才。她的弟子即使长大后前往专业的艺术院校深造,或外出闯荡历练,最后多半也会回到自家舞蹈团,那里有顶尖的团队和表演平台。这些年不少摘下大奖的舞蹈艺术家都出自丁恕英门下,也流传出很多经典的作品,业内把他们这一脉称为“丁派”。

丁恕英孑然一身,无儿无女,她的弟子视她如师亦如母。不过丁恕英比宋明明还长一个辈分,精力已大不如前,近十几年没有再收过徒,现在剧团里的新人都是她弟子的弟子。所以苗淼这个关门弟子才称得上金贵,师兄们都不忘对他处处提携。

陈樨八、九岁的时候仰仗她外婆和丁恕英的交情,被宋明明厚着脸皮送往丁恕英舞蹈团跟练过一段时间。但是一则家人舍不得她长期在舞蹈团生活,二来丁恕英也认为陈樨欠点儿火候,所以她只在那里待了一个暑假,算不上丁老师的学生。说起来,也正是丁恕英对宋明明直言,她认为陈樨的天赋更适合走演员的路子而不是舞蹈,宋明明这才默许陈樨放弃了学舞的路。

闲着也是闲着,陈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苗淼闲话:“你几岁入的门?朱焰是你师姐吧?”

“你认识她!”苗淼的目光终于聚焦在了陈樨身上,“他们说你跟我老师学过跳舞。我七岁开始跟着老师,可我没见过你。”

“那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陈樨摸了摸鼻子。她总不能说自己在丁老师那里学艺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就和朱焰混了个眼熟。后来十五六岁的时候两人重新遇上,成了吃喝玩乐的朋友。每逢陈樨到宋明明身边过寒暑假,都会和朱焰玩儿在一起,直到两年前朱焰去了英国。

“你看起来确实像她的朋友,说话的样子也像。”苗淼冷不丁冒出这一句。他脸上依旧不见笑容,语气似有几分嘲弄。

这可算不上什么好话。朱焰一身反骨,陈樨的胆大妄为跟她比起来那就是小儿科。她是极少数受丁恕英亲传,但成年后与跳舞绝缘,也断了和师门联系的人。要是在古代,她就是逆徒,要受家法伺候的那一种。

原本动了想走心思的苗淼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箭重新钉回沙发上,陈樨敏感地捕捉到了他隐隐约约的焦躁和激动。因为朱焰?同门学艺的孩子打小一处长大,情谊自是与旁人不同,她知道他们这些师兄弟姐妹们一贯关系紧密。不过朱焰比陈樨还大三岁,和苗淼更是差着岁数。更遑论朱焰家世特殊,行迹乖张,和这既淳朴又刚烈的小奶狗完全不是一个路子,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会带着他玩儿的。

“为什么现在不跳舞了?你的形体条件是很好的!”

“没你好。”

“我也不够好。学艺不精,天分一般,常常被老师批评。你刚才不该点秦王破阵乐的,场地不合适,这个舞我跳得张力不够。”

“又不是上春晚,差不多行了。总好过跟我跳罗密欧与朱丽叶!”

“你在厕所待了很久,他们说你今天不方便跳舞,你吃坏肚子了?”

“……”

陈樨看出来了,这个不久前还浑身散发着“全世界莫挨老子”的人在一板一眼,严肃生硬地跟自己套近乎!早先包裹着他的那层生冷的壳忽然不见了。陈樨转动眼珠,满怀兴味地又瞥了苗淼一眼。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