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星兽师 > 第二卷 学院风云 第22章 不可逃避的责任

最新网址:

“不!不行!”

“不要!!!琉璃!不要!!”

光着膀子的少年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失声的呼喊换来的是身旁雪白琉璃色双瞳的小兽歪着头发出的疑惑声:

“哩?”

苏醒过来的陆晨星看到琉璃安然无恙地呆在自己的身旁,长呼了一口气,他方才梦到琉璃奋不顾身地为他挡住了敌人致命的攻击,完全被汗水所浸湿的床单无声地阐述着梦境里的凶险不平静。

这个时候陆晨星才慌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只不过稍加用力抬起的左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白色的绷带触及到他的脸颊之际,陆晨星才意识到自己左肩以至于整条左臂的伤口被细心地上药并包扎了起来。

我还活着?我没有死?这里又是哪?

见陆晨星醒来,琉璃也再无顾忌,直接一跃钻进了陆晨星地怀里,使劲地蹭着陆晨星,蹭得陆晨星有些搔痒,只能先用他还能动弹的右手一遍一遍顺着毛发的纹路轻柔地抚摸着琉璃的身子。

“哩......哩......”

似乎是被陆晨星大手抚摸得有几分舒服的琉璃发出了几声慵懒的叮咛。

陆晨星不曾中断手里的功夫,脑海里不断再寻找自己最后“断片”之前所有相关的回忆。

他记得是......自己被颜植偷袭,千钧一发之际从水蟾蜍族群中杀出重围......紧接着是和琉璃一起,逃到了最后筋疲力尽,只能无奈在一棵显眼的大树旁歇息,在之后是......

对......对了,奇怪的爆炸,爆炸过来颜植追上来了,但是他死了,不知道是被活活掐死,还是被自己的毒匕穿心而死,再然后呢?

面具男......印有树的白底金框徽章......等等我好像知道这里是哪里了!是学院!红叶城的初等灵兽师学院!最后出手救下自己的人是谁?是这所学院的学生吗?还是老师?

陆晨星环视四周,屋内的布置很简单,挂着湿毛巾的面盆,透露着书法行家手笔的诗词字画,冷掉的茶壶和摊开阅读到一半的书籍,泛黄纸张表面的褶皱和边角的完整很直观地揭示了书籍的主人一定很热爱阅读,一堵大的夸张的书墙,隔得太远看不清楚书架上的书名,但是以书的厚度以及迎面扑来的古老气息,陆晨星敢肯定那里面一定都是他看都看不太懂的晦涩名词。

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对!对了!

厄硫斯!诱使自己进入漫长时空旅行之中的厄硫斯!自己的第二契约灵兽!烦......好烦!为什么这些该死的暗元素这么活跃!已经严重干扰到他进行深层次的回忆和思考!

等等,为什么自己能这么亲切地感受到暗元素的流动!为什么暗元素对自己这般亲切?天啊!才刚刚突破没多久的精神力什么时候又突破到二阶三段了?自己又睡了多久!!

许多问题得不到解答的陆晨星决定先接触意外闯入自己灵海中的厄硫斯,他想或许可以从小家伙的身上找到部分的答案。

陆晨星的思绪慢慢地内视,走过跳跃着璀璨光尘的精神空间,绕过镌刻着琉璃生命本源印记的浮空肥皂泡岛屿世界,终于来到自己曾因为契约失败导致破碎濒临崩碎的第二灵海世界,映入眼帘的是他想也不敢想象的光景!

灰绿色的大地。

大裂口般深不见底的漆黑悬崖。

青紫色的没有叶子的树。

盘旋拔地而起的蘑菇枝丫。

以及时不时会从地下窜起的诡异触手。

高挂天空的两轮蓝月。

只不过没有了长在悬崖峭壁上散发着荧光的奇特真菌,没有了悬崖底的粉色巨型蘑菇。

这怎么几乎跟他从厄硫斯记忆离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怎么跟厄硫斯故乡的样子一模一样!

难道说,灵兽师每次契约的灵海世界,都是按照着灵兽最喜欢的模样进行内在世界的演变的?可琉璃那个肥皂泡岛算什么回事!

小家伙躲在悬崖上的一处小山洞内不肯出来,如果不是陆晨星跟它之间有着契约的联系,有着微妙的心灵感应,晾他也无法从漆黑一片的世界里,找到眨巴着紫宝石眼睛的厄硫斯藏身的洞口。

似乎是知道自己正处于这个人类的意识空间之内,身为意识体能量的陆晨星并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厄硫斯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眼神里毫不掩饰地充满着对自己契约主的好奇。

当初它只是为了躲避敌人的追击,天性胆小且习惯于依赖他人的它慌不择路地选择了一个最安全也最舒服的藏身之地。

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狭长的空间隧道“滚”出来后,第一眼就看到这个人类十分顺眼,他身上的味道好好闻,他的精神力让自己好舒服。

鬼使神差地自己就放开了全部的身心,同这个人类结下了伙伴的证明,自己也名正言顺地霸占了这一片地盘,将其打造成自己记忆里的模样。

只要它自己不出来,又有哪里能比得上这里更令它舒心和踏实呢?

果然,如马赛克一样看不清边际的绒毛,浑圆的小黑球样子,像极了一块发黑的焦碳,也跟陆晨星记忆里的模样重叠在一起,他确定了自己并不是还在做梦。

可不就是像一枚焦炭吗?

“焦炭?”

陆晨星小心地呼喊着,试图将厄硫斯勾引出来。

厄硫斯闻声而来,它不知道是很喜欢陆晨星对它的这个称呼,还是纯粹对靠近的人类的亲近,它努力使自己漂浮起来,左摇右晃地绕着陆晨星身边打转。

陆晨星此时又回想起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疑惑,曾经获得的前辈的“馈赠”里有提到,灵兽体获得力量的同时也肩负着不可逃避的责任,你既是自己,也是灵兽本身。

起初他并不懂这句话所代表的的含义,因为自从和琉璃缔结契约这么久以来,他也只是跟琉璃分外的亲近,他或多或少也能感受到那份血浓于水的依赖,可既存本我,又为灵兽究竟象征着什么?

直到现在他也许已经有了答案,自他跟厄硫斯,也就是小焦炭缔结契约的那一刻起,自己已经接受了厄硫斯全部的记忆碎片,接受了它所有的喜怒忧愁,并且相应的获得了厄硫斯给予自己的馈赠——没错,身体素质的些许提升,对暗元素感悟亲和力的极速上涨,都是自己与厄硫斯友好关系的证明。

这应该是也是灵兽体本质暗藏的恐怖力量和天赋,也正是从那一刻起,小焦炭已经不再单单只是一只厄硫斯,而是命运与自己交织捆绑在一起的共进退的伙伴。

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对他曾经的遭遇置之不理!

可为什么,曾经同琉璃的契约却几乎没有给他带来一分一毫明显的改变?当然,除了突然出现的一阶精神力修为以外,陆晨星更相信,精神力的修为是灵兽体所带给他的第一份馈赠。

难道说就因为琉璃当初还只是一颗蛋吗?还是说因为还未诞生所以并不存在所谓“记忆的碎片”?

厄硫斯并不排斥陆晨星的亲近,即使他目前仍处于陆晨星的精神空间内,但作为暗元素的宠儿它其实并不是不知道外界的变化,最起码在感知力天赋的这一方面,大多是灵兽都还是会给它拿捏得死死的。

它欢快地拉着陆晨星一起离开了意识空间,陆晨星睁开眼重新看见被自己一下又一下安抚得有些昏昏欲睡的琉璃,以及——不曾言语却好奇地飘着绕着房间四处打量的焦炭。

此时的厄硫斯更多的是带着一股顽童的贪玩,以至于陆晨星下意识地以为,它是不是没心没肺地忘记了自己在迷界中的遭遇,还是说已经忘记了带着它一路逃亡的那可靠的大哥?

不过陆晨星想到了一个更接近真实的荒诞答案——会不会是,厄硫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亲身介入并在它的记忆碎片里有过一段漫长的时光旅行?所以它表面上装作没事人一样其实是不想表现出异样的情绪让自己察觉?

灵兽体不可逃避的责任。

陆晨星有些体会到了,为什么“记忆馈赠”的最后,传来的是一声冗长的、无奈的叹息了。

小屋的木门被从外而内轻轻推开,陆晨星因外界过于明亮的光线被晃的有点恍惚,他下意识地张开摊开的右手遮挡光线,刺目的光斑下缓步走来的是个穿着宽大墨绿色教袍,戴着金丝雀眼镜的老人,老人双手负后,胸口处象征着新生和茁壮之意的莫迪斯学院的徽章在阳光的余晖下熠熠生辉。

跟在老人身后不断探着硕大虎头往里瞧的,是陆晨星倍感亲切怎么也忘不掉的灵兽——炽焰虎。

如果不是老人的脚步轻快身子骨过于硬朗,完全不像上了年纪的样子,再加上金丝雀眼镜这般儒雅的装饰,有那么一刹那,陆晨星甚至看到了陆远清的影子。

“小同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陆晨星率先听到的是老人不带任何情感波动的提问,很公式,但是也听得很舒服,是那种长久以来受家族熏陶以及博览群书的读书人腔调。

“谢谢您,是我欠您一命。”陆晨星轻微地摇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他心照不宣地没有故作矫情去问这位明显是莫迪斯学院的老教授救自己的理由,也没有去过多在意老人开头那一句小同学的深刻含义,他以为那只是老教授习惯性的口头禅,他甚至没有去遮掩暴露在老教授眼皮子底下的真实面容,毕竟身为被军法处天价悬赏的自己,醒来不是被拴在监狱底漫无天日的大牢里,身边堆满的不是各式各样血腥的刑具而是温暖舒适的大床已经足够能说明理由。

最起码别人无心伤害自己,至于后来出现的那些面具人最后的下场,陆晨星也识趣地没有再去多问,甚至他还要避免去打探沾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怎么看自己都是“刚好”被卷入这起麻烦里,虽然说这起麻烦还帮他顺带解决了另一个“麻烦”。

这么说来他还算的上是利益既得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