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时空异事录 > 第十二章 计划回宫

时空异事录 第十二章 计划回宫

作者:墨雨瑄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9-27 14:01:31

最新网址:

雨辰殿

大殿下辰宇抿了一口刚沏的茶,一个婢女走了进来,行礼。“殿下,李大人求见。”

辰宇摆了摆手,示意宣人进来,随后李大人走了进来,他深深鞠躬。“见过大殿下。”

辰宇挥了挥手,让四周奴仆都散了去,才道,“人找到了吗?”

李大人抬头看了一眼辰宇,随后低下头,回答道:“还没有。”

辰宇皱眉,显然对他的回答很失望。

“上次那件事情,臣查出来了,是臣的疏忽,信件被人中途劫走了。”

辰宇听后,顿时怒了。“大人向来做事稳妥,怎可在此处出了纰漏!此事若是被外人知晓,可是要诛九族的!”最后的那一句,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殿下放心,臣一定处理的干干净净。”

“最好是这样。”

李大人从袖口掏出一个药瓶,递给辰宇,“听闻大殿下回来那日手臂受伤了,臣特意送药过来给殿下,望殿下早日康复。”

“这等小伤不牢李大人挂心,宫里不缺好的药膏,大人以后还是少来。”

李大人上前将药放到了辰宇方才放茶的桌子上,回道:“是,臣这就离开。”

随后,李大人便告退了。

辰宇坐回椅子上,手碰到方才李大人送来的药,他吩咐婢女道,“去,把静瑜叫来。”

“是”

良久,一女子走了进来,她身材瘦小,身穿一身紫衣,头发自然的散下,妆容十分精致,看不出半点瑕疵。

“殿下宣静瑜有何事?”

辰宇指了指桌上的药,“过来给我上药。”

“是。”她轻声回应。

她小心翼翼将他的衣服褪下,将包扎伤口的绷带解开,露出伤口,她轻轻将药擦拭在他的伤口上,一边擦一边对着伤口吹气,生怕弄疼了他。刚换好新药,穿戴好衣服,便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辰阳道。

婢女小心地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鸡汤,“殿下,是旭后派人送来的鸡汤,旭后特意吩咐让殿下趁热喝。”

“放着吧。”

婢女走后,辰宇走近了那碗鸡汤,眼里看不出丝毫感动,有的只是厌恶。“得知辰阳出事后就开始巴结我了,哼,还真是铁石心肠的女人。静瑜,拿去倒了。”

“是,殿下。”静瑜端起鸡汤走到房间一副画前,画上是一盘发女子,她掀起画,一个盒子映入眼帘,她向左旋转盒子三圈,又向右旋转了两圈,房间一侧的小门开了,她从小门走了出去,那是一道只有她和大殿下才知道的门。她离开后,门便自动关上了。

辰宇望着画上的女子,神色忧郁,那女子是她的额娘。

天色已晚,陈兮等人找了个地方歇脚,大侠熟练地生了一把火,从包袱里掏出一块饼叼在嘴里,又拿了两块递给二人,三人围着火坐着吃东西。

陈兮看了一眼他头上的斗笠,从早到晚他一直都戴着,不曾摘下,以至于到此为止她都不知此人长什么样。“大侠,你这斗笠一直戴着不累吗?”

“不累。”

“这周围也没有旁人,您放心吧,您对我们有恩,我们不会对你不利的。”

大侠不说话,安静低头吃饼。

“还是说,您长相太难看,怕吓着我们了?”

辰阳用手点了点陈兮的脑袋,责怪道,“你怎么说话呢,大侠既然不愿意让我们见到他的脸自然有他的原因,你问这么多干嘛。”

“哦。”

大侠三两下啃完了手里的饼,忽的起身,走到一旁的树下,靠着树坐下,离开的时候一条白色的手帕掉了下来。

“都怪你,问这么多,你看他,肯定生气了。”辰阳责怪道。

“我就是好奇嘛。”陈兮无奈地撇嘴,忽的,她看到了地上的帕子,她小心拾起,看到帕子上锈了一个“徐”字,她同辰阳对视了一眼,难道这是他的姓?陈兮心里正想着,一只手将手帕从她手里夺了过去,陈兮抬头正巧看到大侠紧张地拿着方才她捡到的手帕。

“你怎么随便拿我的东西!”他显然有些生气。

“我,我刚刚在地上捡的。”陈兮吞吞吐吐的解释说。看的出来这手帕对他来说很重要,即使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觉到他此时的怒气,陈兮不觉后背一凉。

大侠小心的将手帕收好,冷哼一声回到了树旁坐下,一言不发。

“看来这手帕对他来说十分重要,说不定是他心仪的女子送她的东西。”辰阳小声对陈兮说。

“我也觉得,刚刚吓死我了,这江湖人士脾气都这么臭吗?”陈兮小声的回应。

“我们同他只是萍水相逢,他又怎么可能同我们说他自己的故事呢。”

“也对。”

“我看啊,现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安全的回宫最重要。”

“进了城不就可以回去了吗?你回你自己家,很困难吗?”陈兮有些讶异。

“宫中侍卫把手严苛,况且他们并没有见过我本人,我现在没有办法证明我就是二殿下啊。那日摔下山崖的时候玉佩摔坏了,不然那块玉佩还能派上用场。”

陈兮看了一眼他脖子上挂着的五色石,说道:“你脖子上的五色石不行吗?”

辰阳低头看了一眼五色石,将他窜在手心里,摇了摇头,“这个绝对不可以,这个只有宫里和我亲近之人才知晓我有,倘若要用此物证明我的身份,就要让宫中侍卫一级一级呈上去,等到了父王手里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人手了,说不定中途被人劫走了呢。这是我母妃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不能冒这个险。”

“那你打算怎么做?”陈兮问。

“你还记得那日酒爷爷离开的时候同我们说的话吗?”不等陈兮回答,他继续说道,“他说他看见山脚下有人在找我们,虽说有可能是当日刺伤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宫里的人在找我们。宫中殿下被人陷害是大事,就算人没了也得找回尸首让死者安息,所以,父王和母后一定在找我们,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等我们进城,城中早已贴满了我们的画像了。”

“那你回宫不就是露个脸的事情了!”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相反,我们更应该小心谨慎才是。现如今还不知道那日刺杀我们的人是谁,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宫中之人,一个对我们行踪了如指掌的人,此人,一定就在我们身边,一直窥视着你我。”

“你脑子里就没有几个人选吗?你想想这人到底是同你有多大的仇,费尽心机要至你于死地?”

辰阳长叹了一声,“毫无头绪,那日知道我们要出宫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知道我们路线的人,应该不多吧?况且,我们是提早离开的,这种临时性的决定,要预先布置好埋伏也需要时间的。当初决定提早离开的,只有你我,大殿下和三殿下,还有那三个护卫而已啊。”

“你说得对,但如果对方早就料到我们会提早离开呢?”

“你就从来没怀疑过你的大哥和三弟?”

辰阳抿嘴笑了笑,答道,“我和大哥还有三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大哥什么都让着我们,三弟吊儿郎当的,他这人无欲无求,成天嘻嘻哈哈的,还是出了名的大嘴巴,心里藏不住半点秘密,他们害我对他们自己有什么好处?况且,他们也受了伤,那天那群刺客的目标分明是我们全部人,怎么你就代入了你自己和我了?”

说道这里,辰阳蹙眉,许是想到了那日的情形。“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想,我们是险些活下来了,不知道他们两最后逃走了没有,大哥还受了伤,三弟功夫又一般。”

陈兮拍了拍辰阳的肩膀,安慰道,“我们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都还活着,相信他们也好好的,别太担心了。”

“谢谢你!”辰阳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还好有你照顾我,我才能恢复的这么快。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站起来了。”

陈兮被这突如其来的道谢吓着了,有些不知所措,她尴尬的回应,“唉呀,不客气,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了嘛。”

辰阳张嘴想继续同她说早上土匪来之前没说完的话,见她神情闪躲,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辰阳心想:还是等回宫了再说吧,现在的确不合时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