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和离后我成了病娇战神的掌心宠 > 第一百九十章、大结局

最新网址:

东宫正殿,眼见父母携手迈过门槛,少帝脸上刚褪去的红晕再度浮现。

卫景辰在静姝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了些什么,静姝唇边泛着一丝窘意,故作镇定地看向旁处。

卫景辰却浑不在意,拉着她落落大方地在主座坐下。

少帝神色一凛,跪拜了数月不见的父王:“姑苏城外,是儿子连累了父王!”

卫景辰扶他起了身,面上如常:“你我父子,谈何连累。煦儿既已登基,父王与你母妃打算搬离东宫,回梁王府住下。你母妃不喜约束,这些年住在东宫,着实委屈了她!”

少帝心中万般不舍,抬头看了一眼母妃,见她低垂着眼眸,如鹌鹑般默不作声,只好点头道:“但从父王母妃心意!”

“煦儿宽心,白日里,父王依旧随你上朝议政,待你大婚之后,父王便不再插手这朝堂之事。”卫景辰轻拍他的肩膀,“辅政大臣,你选得极好!”

许是看出儿子的失落,卫景辰又宽慰道:“至于你母妃,会时常入宫看你!你依旧是我们的孩子,并非孤家寡人。这点,不会改变!”

少帝心中漾起暖意,兴致勃勃地问起父王在江南获救之事。

谈及救命恩人,卫景辰才骤然想起,婉娘子已被他晾在东宫外久矣。

静姝亦觉荒唐失礼,带上少帝,亲自来到东宫外,拜谢婉娘子。

那靠在宫墙上的窈窕佳人,肤腻鹅脂,眉眼秀丽,朱唇含春,确是个难得的江南美人。

静姝深施一礼:“婉娘子大恩,非谢字可言尽!怠慢了恩人,还请婉娘子见谅!”

少帝也恭敬拜谢,方才自己着实失礼了。

婉娘子等到眼神空洞,终于有人记起了自己,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婉娘子并不掩饰地打量着来人,是位明艳丰泽的年轻妇人,笑如弯月的桃花眸,顾盼流转间皆是风情,一人便占尽了这世间半数的风流。

婉娘子看直了眼,半晌才欠身回礼:“当不起陛下和王妃的大礼。难怪王爷瞧不上婉娘,神仙妃子也不及王妃半分。”

静姝含笑,并不觉得她失礼:“婉娘子好性情,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恩人好生在京城住下,待我们夫妇替恩人寻得良缘。”

“在江南时,便常闻京城多才俊,王妃盛情,婉娘却之不恭!”婉娘子盈盈一笑,福身谢过。

夜晚,静姝躺在卫景辰的臂弯里,温热的脸颊感受着他颈侧有力的脉搏,微凉的指尖在他胸膛轻点,喃喃道:“得亏了郎君的好相貌,一把年纪还那么招人稀罕。那位婉娘子想来就是看中了郎君的皮相,才服侍了郎君这么些时日。”

卫景辰将她额间汗湿的发丝别过耳后,捉住她的指尖亲了亲:“王妃慎言,本王此生,唯得王妃一人服侍!”

“郎君今日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与往日很是不同,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静姝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的眼睛。

卫景辰抬起脖颈,在她唇上轻啄了几下:“险些就没机会再与你说这些!静姝可知,在江南醒来,得知自己昏睡了近两月,我有多慌乱。”

静姝微怔:“郎君是怕宫中生变?”

“非也,我担心回到京城,你又将自己托付给了许晏清。”卫景辰敛了神色,认真说道。

静姝恼羞成怒,有意气他:“郎君胡说些什么?便是改嫁,好歹也得等上些时日!”

卫景辰红着眼,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捉住她的手,咬上她的唇,下狠劲地咬,沉声宣示主权:“痴心妄想!我会好好活着,不会让旁人有半点机会!”

烛燃过半,风雨渐息,静姝赖在他的怀里,连指头都懒得动一下,任他绞了热帕子给自己擦着身子:“真是的,明明是你开的头,反倒折腾起我来!”

背着烛光,卫景辰手中捧了个泥塑上了榻,静姝原本眯起的眼睛闪着光,坐起身来,惊声叫道:“皮老虎!郎君何处寻来?”

“静姝竟识得此物。当日进姑苏城,便是打算给静姝带回些南地的物什。”卫景辰将那只皮老虎放在她手中。

静姝靠在他怀中,眸色深深,哀怨地说道:“可郎君险些为此没了性命。”

卫景辰轻轻吻着她的发顶:“我这不是全须全尾地回来了,静姝教教我,这玩意如何玩耍。”

静姝抿唇一笑,熟练地拉着尾端的红绳,兴奋地看着皮老虎在塌上一边爬着,一边从肚皮里发出声响:“幼时外祖母给我买过一只,连花纹与这只也一般模样。”

卫景辰揽住她的腰肢:“朝堂和军中,我还有些人和事要处理。明年开春,便带你南下,故地重游可好?”

“政事要紧,与郎君在一起,我无时不欢喜,并非一定要游山玩水。”静姝知他还要替煦儿铺平道路,不想他因自己分了神。

卫景辰却不愿委屈了她:“理顺些事情而已,并不麻烦。入了姑苏城才知,人家尽枕河、水港小桥多,是何般景象,难怪静姝喜爱凫水。”

静姝笑了,想起上一世屋前的流水石桥,院中的古井枇杷,耳边似又响起了卖货郎走街串巷叫卖芽糖的声音。

二人聊了半宿,直到静姝沉沉睡去,不再答话。

半夜,静姝恶梦中惊醒,身后卫景辰紧紧贴着她的身子,伸出手臂,搭在她的腰间,放柔了嗓音哄着:“静姝不怕,我在!”

静姝的心软作一团,上苍并未薄待自己,往后的岁月里再也不会孤枕难眠,满心欢愉地凑到他的怀里,又睡了过去。

启德六年正月,梁王府的管事忧心忡忡地看着王府正门的门槛。

每年过了除夕,府里宾客如云,青石地砖被命妇们踩得光亮。

正月里,是梁王妃不去医馆坐诊的日子,也是世家为子女们定亲的好时节。

自打促成了婉娘子和卫景良的姻缘,原本立志要做女华佗的梁王妃被迫抢起了月老的活。

京城世家、军中将领的婚事一半皆是梁王妃的手笔。能得王妃赐婚,实乃阖族的荣耀。

若论这其中最让梁王妃欢喜的一桩,便是亲子与周氏女儿的亲事。

两家儿女一早看对了眼,梁王妃只是欢天喜地下了道赐婚的旨意,兴师动众送去了许国公府。

启德六年三月初三,钦天监挑选的黄道吉日,兴国运,息灾疫,帝后奉旨大婚。

大殿之上,梁王眉目疏朗清贵,浅笑安然,却以袖口遮掩,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王妃的手指,想起了多年前泸州的洞房花烛夜。

静姝也不恼,在欢闹声中,若有所思地望着被送入洞房的帝后,浅浅又绵绵的笑容从嘴角漫延开去。

暖春暮光里,桃花悄悄绽放。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